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带着夫君去修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师父父不是师父父

带着夫君去修仙 凌家小雪 2009 2019.09.13 02:07

  “师父父,鸢儿最喜欢师父父了。”

  那时候的梦鸢只是一个可爱的小孩子,她第一次换上了精致的衣衫而不是粗布衣服。

  夜楠的三千青丝随意的飘在脑后,他轻轻的拍一下梦鸢的小脑袋,随口说了一句:“只有生辰才有一件新衣服的,鸢儿不要高兴的太早。”

  这话他说的特别理直气壮,可是他不知道在不久后,这个男人就开始给她当成宝贝了。

  他现在说的话,在未来也会被自己疯狂打脸。

  “我梦见我家鸢儿得到新衣服时候了,我要给我家鸢儿弄两件好衣裳穿穿。”夜楠这么说着,然后就进去炼丹房了。

  别的不说,他每次给梦鸢的小物件都是自己炼化出来的,也是他顺手,就说自己徒儿没有潜力,这些都不教她。

  睁眼说瞎话的能力可是很棒的。

  “姑娘家家的就是要有很多衣服,这样才合适啊。”夜楠看着像是小山一样的一堆衣服,他很开心。

  这回梦鸢终于明白了,她家师傅肯定很想成为一个姑娘家的,因为这样自己就可以有很多漂亮衣服穿了。可惜他知道,自己并不能成为一个姑娘,所以好看的衣服都给自己穿了。

  “我也想要啊,可是我师父不给做啊。”笙秋看着梦鸢这一个房间都快装不下的衣服,她是真羡慕啊。

  尤其是那几件华服,虽然不是大红色,但是上面用的材料可都是笙秋不可触摸的珍宝啊,本来可以化成绝佳灵力的宝物,就成了梦鸢穿不上几回就摆在房间里的衣服。

  偏偏那些衣服都下了禁锢,只有梦鸢上身才能净化身心,强化她的自愈力和灵力。

  “师傅,我真的不需要衣服了。”

  梦鸢推开门对着院子说一句,她看着东边的墙头,因为她师父经常趴在那个墙头,他说那个墙头能吸收天地精华。

  只是那边有一颗樱桃树,他经常喜欢趴在墙头吃樱桃,一点不像是百姓敬重的,长生门的一代弟子。

  可是她的师父父是从房顶上飞下来的,他随手拍了拍梦鸢的脑袋瓜说了。

  “要不弄一点簪子带带?或者弄一点武器玩玩?”

  梦鸢冷漠脸,她现在已经不会被她家师傅好看的脸还有好听的声音而迷惑了,她已经习惯了。

  而且还会透过现象看本质了。

  她说:“师父父,你体验过被欺师灭祖吗?”

  夜楠点头:“你每次生病哭着让师父父抱时候,每次病好了后不承认轻薄了为师的时候。”

  “都在欺师灭祖哦。”

  他的笑是会勾人魂魄的,不是说那种很好看的意思,而是真的有法力,能吸走人的魂魄。

  梦鸢一直不知道一个正直门派的为什么要练这种邪术,而且整个长生门就只有他会。

  虽然长生门的人就不多。

  笙秋从房里出来,虽然先看见的是梦鸢的背影,但是她感觉到了深深的哀怨。

  也不知道两人之前都说了什么。

  “师叔,你要是有心情能不能让我师父也给做两件衣服穿一穿啊,咱都是普通的衣服,可羡慕鸢儿了。”

  “他不会。”这是夜楠的回答,罗阳毕竟只会做药。

  梦鸢倒是不在意,随口说了一句:“实在不行就把我衣服的禁制解除了也行啊,灵力那么大,秋秋穿两天也能提升不少修为啊。”

  她说完还拿出一颗果子,是她每天必定会有的吃食。

  红彤彤的果子看起来垂涎欲滴,夜楠看都不看一眼。他傲娇的哼了一声就消失不见了。

  “生气了?”梦鸢愣神,估计是没有考虑过这个事情。

  “鸢儿,我不是故意的。”笙秋没有见过夜楠这样,可是梦鸢已经熟悉了啊。

  她咬着那个红彤彤的果子,拿着自己搞来的书籍随口说了句:“师父父真是靠不住了,咱去给你弄一件有法力的衣裳穿一穿。”

  “她不能穿,不管是谁做的,你师父是为你好。”罗阳拒绝了梦鸢的想法,虽然他知道这是小女生关系很好。

  梦鸢想问为什么,可是这时候神灵被人开启,她听见属于自己师父的一句:“她没有灵体,穿着也没用。”

  “那你就不会早说啊。”梦鸢不开心了,她要生气了,她觉得不能只是自家师父会傲娇了。

  “鸢儿,你可别生气啊。”笙秋不知道怎样能都哄好,但是知道梦鸢和自家师父都在闹脾气。

  一个在气自己师父,另外一个是觉得徒儿不信任自己。

  “你在担心什么?和你没关系,师父就是和师叔学的,他以为你也会和他撒娇。”

  一边算计着支出的罗萌他一边和笙秋说话,随口说了一句:“不过你们本来就不同归宿,她虽然说是师叔的徒弟,但是她并没有拜师,而且名字也不在族谱。”

  “我不是师父父的徒弟?师父父说我是他徒弟的啊。”

  梦鸢委屈了,她在长生门这些年,却没想过自己真的不是夜楠的徒弟。

  她反应过来了,自己本来就没有拜师仪式,笙秋和罗萌拜师时候夜楠却说:“为师没有那么多精神来做这些无用功,走,给我家鸢儿做两身新衣裳穿穿。”

  自从那时候,夜楠就开始沉迷给梦鸢做衣服,往上加灵力,让小小的梦鸢那时候就靠着外用加持了。

  “是吗?鸢儿已经知道了啊。”夜楠拿着刚做好的点心往嘴里送,还塞给梦鸢两块让她一起吃。

  这是他的日常操作,和严厉的罗阳不同,夜楠主要就是宠着梦鸢,然后给她做新衣服,给她塞点心吃。

  梦鸢没有收下糕点,她说自己生气了。

  “虽然师父父愿意带徒儿去撑场子,但是徒儿为什么不是师父父的徒儿啊。”梦鸢来了一句灵魂拷问。

  “鸢儿想拜师?可是师父父发过誓,师父父永远不会有徒儿的,因为师父父我带不好徒弟啊。”夜楠扁着嘴在和梦鸢一个调调说话,让梦鸢有一点不开心。

  她没有了父母,而且师父父也不是她的师父父,她没有亲人了,她不开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