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带着夫君去修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师父父成了夫君

带着夫君去修仙 凌家小雪 2103 2019.09.15 02:41

  “不过没有关系啊,我家鸢儿还是师傅的宝贝啊,师父父这里有陶家的消息,想不想听一听啊?”

  夜楠可一点不像是金陵城中百姓传说的如神仙般的人物,他是修仙者不错,有机会成仙也是真的,但是他看起来像极了城中的纨绔子弟的语气和这看起来未经打理过的头发。

  反倒是像极了一方恶霸。

  “师父父坏,我才不要师父父呢,我要去下山找我真正的师父父了。”梦鸢生气了,跟小孩子一样的脾气是被夜楠宠坏了。

  她已经收拾好了行囊,只有两件衣衫和几两碎银。

  可是她下不去山,有禁制,她出不去。这个禁制是她打不开的,因为怕她们两个小女孩自己下山危险。

  她去找师父父,可是夜楠不同意她下山,师叔不在,现在除了师父之外没人能打开这个门。

  “不开,开了的话鸢儿就不要我了。”

  夜楠居然又知道了,他怎么说也是一个修仙者,所以他知道他家鸢儿怎么想的。

  “那徒儿也是要长大了嫁人的,师父父总不能一直控制着徒儿吧,更何况师父父不是徒儿的师父父。”

  “鸢儿,你是不是忘了前些日子去毁掉陶家的婚礼时候,师叔说你是他夫人来着,你也管他叫夫君了,现在除了你师父父之外你谁都嫁不了的。”笙秋这句补充的特别及时,就看着梦鸢整个人都不好了。

  作为夜楠的徒弟,其实梦鸢从来到长生门时候就已经开启了这个外挂了,她和笙秋这种真正拜过师的女孩子不同。

  她被宠的太好,以至于有点傻了。

  “鸢儿别哭啊,师父父都让你抱了那么多回,也该结为道侣了吧。你也不看看,师父父清白的身子都让你染指多少回了,鸢儿现在还小,师父父也能等的。”

  夜楠好像不正经一样,就那温柔中带着一点委屈,他这勾人的模样还真的让梦鸢犹豫了一下呢。

  有这种不正经的师父父,还真是梦鸢的一个劫难呢。

  “我不管,我要师父父,我要有个师父父。”梦鸢很生气,她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是怎么样的,但是她想有一个师父父,这样她就有亲人了。

  为了留下梦鸢,夜楠终究还是让步了。

  “也罢,但是鸢儿你要知道,认了师父就再也没有好看的新衣服,也没有好吃的吃食了。只有无休无尽的修炼,师父父可比师叔要严厉很多的,举行了拜师仪式,鸢儿就算生病了也没人照顾了啊。”夜楠好像在提醒她,可是梦鸢一门心思就是想要一个师父父。

  笙秋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好说话,她稍微留意了一下自己拜师时候的族谱,梦鸢的名字最后也没有出现在上边。

  “你若是敢说出去,本座便让你尝尝那噬魂柱的滋味。倒时,便是师祖也救不了你了。”

  这话是夜楠说出来的,自然,这时候他已经发现了笙秋知道了这个秘密。

  “相传,噬魂柱现在可在魔道,师叔又是从何处得来的?”笙秋像是觉得这个事情很有趣一样,她在套话。

  在比较偏僻的堂屋,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梳理了三千青丝的夜楠,他估计是要开始称霸全场了。

  摊出掌心,一个看起来很精致的银制品在他手心里静静的躺着,配上淡淡的烟雾还真有几分仙灵之物的味道。

  像是一枚女孩子头上常带的物件,梦鸢有的是。但是梦鸢的可不能随意的吸取他人魂魄,不过夜楠手里的可以。

  这时,属于梦鸢的声音飘了过来,她问什么时候有拜师仪式,她可是很期待呢。

  “鸢儿,不得无礼。”夜楠还真的有几分威严的模样,可给梦鸢吓了一跳。

  她自小就长在夜楠身边,奶声奶气的时候最多了,现在更加因为有有师父父了,所以她特别的开心。

  “师父父,徒儿知错了。”梦鸢乖乖的一小只,她特意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一件新衣服,然后直接问夜楠有没有拜师礼。

  就这个期盼的样子,眼睛亮亮的和以前别无二致。

  夜楠笑了笑,真的觉得这个小姑娘太可爱了,她只适合以后和自己好好的成为道侣。

  这么想着,他把梦鸢的名字记录在一个册子上了,不是师徒册而是道侣册。

  然后睁眼说瞎话:“这是记录你成为为师的徒弟的凭证,往后你可要勤加练习,没有什么拜师礼,但是这缎子是为师刚练出来的,你若喜欢就拿去玩吧。”

  笙秋就目睹这一切,她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是她知道自己要是说话就有可能被弄死了。

  所以她和自己师傅说了这件事,还是怕梦鸢发现而下去了不少隔音决。

  “为师也知道,别同别人讲去,你师叔本性比较残暴。”

  这是罗阳为数不多的善良,他其实比较怕自己这小徒儿被夜楠给弄死。

  而这边梦鸢在得到数不清的礼物时候,她就陷入在这些小物件之中无法自拔,她笑的像是一个小孩子。

  边笑边说:“这回好了,这回鸢儿有师父父了。”

  夜楠就抱着胳膊看着傻乎乎的梦鸢,他朝着梦鸢招手说:“鸢儿过来。”

  就这么如神仙般的男人轻声细语的说话,梦鸢瞬间抛弃了那堆小物件扑了过去埋在夜楠的怀里。

  结果夜楠却说:“鸢儿,你现在可不能在轻薄为师了,拜师结束后鸢儿可就要和笙秋一起修行了啊。”

  “啊~这也算轻薄啊?”梦鸢傻里傻气的模样真的控制不住了,她幸福到飘在云端里,说话都是奶声奶气的。

  夜楠忍不住,轻轻的拍了一下梦鸢的小脑袋,看着忽然出现的一对小耳朵,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给那对耳朵收走了。

  “为师要去找掌门报备,毕竟是收徒,还是要有一个仪式的。”他是这么和梦鸢说的,还变出了不少吃食给梦鸢。

  和以前几乎一模一样,也没有什么变化。

  一点不像是他之前说的那么可怕,真是对她更好了。

  “我们鸢儿的年岁早就可以成婚了,反正都是成亲,不如和我一直在一起算了。”

  和掌门在一起的夜楠很容易生气,别的不多说,就是掌门居然用门规来威胁他。

  好似让他在道侣册给梦鸢的名字抹去,不然自己就和梦鸢说了这件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