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带着夫君去修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梦鸢可会吓唬人了

带着夫君去修仙 凌家小雪 2042 2019.12.05 21:40

  梦鸢带着贝贝去下山采买,笙秋不去,说是不舒服,可是她看起来面色红润,估计是和谁赌气,所以不想下山。

  在说了,她一天经手的药材也有数十斤,只要有一点不舒服,她肯定两口药材就能给自己治疗好了,更何况那些药材她都是当零嘴吃的。

  “贝贝可以留在山上陪着狮虎吗?”她抱着笙秋的胳膊不撒手,她比较笨,就看不出来。

  梦鸢一把给贝贝抱了起来,扛着就往出走,给贝贝吓得啊,哭的特别惨烈,好像是能给谁的心肝哭碎了一样。

  笙秋没有阻拦,自己在发呆,她没有反应过来。

  刚刚进程,她就感觉到金陵城里有很大的变化,一点没有自己上回来时候的繁华了。虽然看不出来,但是能感觉得到的。

  在一个茶馆,她叫了两个大碗茶和贝贝坐在不算起眼的角落,因为画本子里这样的话就肯定能看见什么大事。

  或者触发什么NPC出来,到时候就可以吸收了八卦。

  贝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拿出来一直揣着的饼小口的啃着,梦鸢这时候就听两个百姓在聊天说陶乐行刑时候老天也生气,一个大雷生生劈死她的。

  说她作恶多端,因为惹了小公主,其实弄死她的算是小公主。

  贝贝的耳朵被梦鸢捂住了,她听不见别人说话,就在专心致志的啃着饼,估计是饿坏了。

  放下两枚铜钱后梦鸢牵着贝贝去买东西,这时候梦鸢看了一眼乱葬岗的方向,或许是灵力感应,她感觉到了那应该有人在使用灵力。

  或许是天灵力的关系,她能感觉得到。

  不过她没有去管这件事情,因为不是夜楠,自己就不在乎了。

  “师父父,鸢儿在乱葬岗看见有人在用灵力啊,是火灵力,你认识吗?”梦鸢推开门随口说了一句,没有发现还有别人在。

  夜凌也来了,梦鸢不知道这个人要做什么反正来的挺全,她倒是感觉到灵力很丰盛,只是以为夜楠在修炼就直接进来了。

  其实,梦鸢不会承认自己因为想看见夜楠在修炼时候,所以直接推门而入的。

  “小鸢儿是不是知道哥哥来了,所以这么迫不及待啊。”夜凌就跟小流氓一样,直接来到梦鸢身边,然后变出糖葫芦哄着她。

  就跟哄着孩子一样,丝毫没有想起来不久之前异界的事情。

  其实房间内的每个人梦鸢都认识,但是好奇心驱使她问了一句那唯一自己不认识的小哥哥。

  “这小哥哥这么好看,怕不是一个火系灵力的?”

  “不愧是天灵力的掌门,真厉害。”男孩子起身走了过来,看着梦鸢和她说:“怎么?你这是提前了解过本王了,要不本王带你去天界玩啊?”

  他好像就是在哄孩子一样,梦鸢看了他一眼直接扑在夜楠身边她才不傻呢。

  感觉自己聪明坏了的梦鸢笑嘻嘻的抱住夜楠的胳膊,然后说:“火族族长忙于公务,而且也有千岁之龄,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按照阁下这个脾性,应该是火族的长子长孙杨恩吧?”

  说完就变成超小号的自己,然后躲进夜楠怀里,就不和他们说话了。

  一脸“你们不懂我”的表情看起来小脸更加圆润了。

  夜楠给她揣进怀里,就像是揣着一个什么物件一样,很是顺手。

  杨恩问夜楠说:“她一个异族人,这回你们无法在一起了吧,难道你就看着怜柔嫁给桃源吗?”

  “不光看着,我还会祝福他们,这些年我给鸢儿惯坏了,她就觉得我是在宠着她,我还比较难办呢。”夜楠十分自然的怼了回去,梦鸢趴在夜楠怀里听得一清二楚,全都当成故事听着了。

  梦鸢很快的就睡在了夜楠的怀里,她扁了扁嘴还在想着回头夜楠能不能带自己去吃好吃的,自己带着贝贝,也不敢特别张扬,而且她还要告诉夜楠自己今天发现的事情啊。

  杨恩是支持夜楠和怜柔的,后来因为怀里有睡着的梦鸢,所以夜楠没有动手。但是夜凌明白,一杯玉泉水灌下去,他直接用不了灵力,只有梦鸢才能给她解开。

  那不是一般的玉泉水,是天山池边的,极寒之地的玉泉水能恰好控制住着肆虐的火系灵力。

  梦鸢醒来时候夜楠还在抱着她,觉得揣在怀里会有不舒服的,没有变成婴儿大小,然后抱在怀里的真实感。

  梦鸢自己变回来了,然后伸个懒腰问夜楠自己是不是睡了很长时间。她习惯性的抱住夜楠撒娇,一转头看着坐在一边的杨恩,自己吓了一跳,差点没给他打了。

  “师父父,他为什么不回家啊?”梦鸢站在夜楠身边,自己好像很好奇这个小哥哥一样。

  夜楠笑着对梦鸢说:“鸢儿,他想让师父父去娶了怜柔,他觉得怜柔在青丘和自己同一个物种的男人接亲是侮辱了她。”

  “你喜欢你就自己去被,为什么要让师父父去,师父父有不喜欢他,”说完,梦鸢转身问夜楠,这应该不是这个男人天黑了也不回家的原因。

  夜楠点头,然后和梦鸢说:“他让夜凌灌了一点天山池的玉泉水,现在用不了灵力了,就看鸢儿想不想救他了。”

  “不想,万一他依旧缠着师父父去娶了怜柔怎么办?”梦鸢还真的不傻,说完就跑出去吃东西了。

  夜楠和杨恩说:“那就留着上神在这小庙里多留些时日了,我家鸢儿烦你,不乐意给你解开。”

  杨恩问夜楠说:“那你为什么不能直接给本王解开?”

  “我要是给你解开了,你在找我家鸢儿麻烦怎么办,你当我不知道让她听到那句话的人是你啊?”

  夜楠指的是那两个百姓说的,陶乐行刑时候被雷劈死的,然后那个雷是梦鸢批下来的。

  因为有这个先例,所以就故意说给梦鸢听,让梦鸢以为自己并不是好人,她因为一些事情还挺在意这些情况的。

  但是有例外啊,比如说梦鸢看见夜楠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会变成一个单纯的孩子,他并没有试探成功反而被坑在长生门估计回不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