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带着夫君去修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一觉入梦

带着夫君去修仙 凌家小雪 2067 2019.11.08 16:57

  依稀在桃花林中,梦鸢循着好闻的烤鸡腿的香气向前行走,越往深处就越觉得这香气似乎过了魂儿一般,让梦鸢瞬间是了理智,就想着跟过去。

  过了小一会,她找到了烤鸡腿香气的源头,是一个白衣少年。一头青丝看不清脸,但是就默默的想亲近。

  白衣少年身边趴着一只金色的狐狸,那双眼睛眯成一条缝,似乎在等着鸡腿烤熟了落到自己嘴里。

  不敢过去的梦鸢自己偷偷的咽口水,她也很想吃,可是想起来夜楠的警告,就是除了他给的之外谁给的食物都不能吃。

  更加不能向别人去要。

  这时,好像是被发现了一样,金色的小狐狸变成了一个美人。身材姣好,五官更是说不出的美丽,就连飘香院的头牌都比不上十中之一。

  她呆愣在原地,那个一直在烤鸡腿的白衣男子并没有过来,好像就是一个傀儡一般。

  女子走近了一点梦鸢心里就紧张一份,等到只有半尺距离后梦鸢就感觉自己快喘不上来气了,睁大了双眼然后看着女子。

  她开口问道:“你是谁?”

  “你来我这青丘,却问我是谁?世间还有道理可言了吗?”

  说完,她又走进了一步,那浅蓝色鞋子已经踩上了梦鸢的粉裙,可是梦鸢不敢说话,她害怕,她的夫君不在身边,自己没有了底气。

  金色的小狐狸幻化成的女子也是一件金色的长裙,上边绣的都是那精致的白鹭,头上的簪花都是桃花。

  像是这十里桃林都是她家的一样。

  “柔儿,够了,别欺负她了。”白衣男子站起来走了过来,这时候梦鸢发现,这就是夜楠的脸啊,她看了好多年的脸。

  下意识就说了句:“夫君君。”

  白衣男子一愣,有些不解。女子娇笑了起来,那纤纤玉手就勾住了白衣男子的袖子同那梦鸢说:“这是我已经有了婚约的夫君,什么时候就变成了你的夫君了?若是迷路了柔儿愿意请客人享用着刚烤得了的鸡腿,若是和柔儿抢夫君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玉手一挥径直给梦鸢轰出这十里桃林,来到了一处山头,她又看见了那个女子和男子。只不过,这回男子竟不是之前看到的白衣,而是一件墨色大氅,穿起来很好看,一点不像是黑熊精。

  女子躲在那个很像夜楠的男子怀里,她说:“我死后,我这魂魄你定要收好,数百年后我还是会来找你的。”

  男子答应了女子,梦鸢躲在一边这回好像没有被发现,她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站在远处。

  忽然,天空雷声大噪,本是晴空万里的天空开始逐渐凝结着乌云,梦鸢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也没法施法躲避雨水。

  都做好了准备被浇了,可是并没有下雨。雷声越来越大,凝结成一道道闪电。女子走了过去,站在阵法中间然后对着梦鸢的方向用灵魂和梦鸢说了一句:“吾是汝,汝亦是吾。”

  还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梦鸢愣住了,就看那一道道闪电披在女子身上,飘出来的魂魄凝结成一粒金黄色小球后飘了过来。男子伸手接住了,同一个瞬间男子扔出去另外一个金黄色的小球。

  瞬间,烟消云散。

  梦鸢忽然惊醒,大号的自己双目无神的坐在床上。在眼底一探,原来早就不知何时泪流满面了。

  女子的容颜其实梦鸢醒来后就已经记不得多少了,依稀记得眼睛特别大,和一件金色的长裙看起来很温柔,头上的簪花还是桃花。

  但是记得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吾是汝,汝亦是吾。”

  窗外的天色还没有亮起来,但是这个时辰夜楠也是醒来的,他睡眠很少,估摸着是去练功去了。

  换上一声简单的衣衫,她带着夜楠给自己的禁步挂在腰间就出去了。梦鸢不傻,知道这是保护自己的物件。

  来到了当年夜楠找到了自己的乱葬岗,她没有注意自己为何没有被禁锢阻拦,就是心里感觉那个乱葬岗应该就是女子被雷劈死时候的地方。

  她想去看看,但是没有想到夜楠已经在那个地方,正在桃花树下打坐。

  这附近虽然没有了尸体,但是也没有灵力啊,根本不适合修炼。

  “夫君?”梦鸢试探的喊了夜楠一声,正在打坐的男人睁开眼睛,站起身来。

  没有责怪梦鸢。

  “怎么?是知道为夫在这?”他语气温柔,走过来要牵着梦鸢,不过梦鸢没让。

  她看起来是耍脾气了,有点不开心了。

  “走吧,为夫哄着鸢儿回去睡觉。”夜楠还以为梦鸢闹觉,所以天没亮就穿着衣服出来了。

  可是梦鸢站在桃花树下,一脸认真的和夜楠说:“我到底是谁?”

  说不糊涂是不可能的,夜楠和梦鸢说:“我娘子啊,写在姻缘册子上的。”

  “不可能,在一片桃花林里,夫君君在给一只金色的小狐狸烤鸡腿吃。那只小狐狸变成了一个和好看可好看的女子了,她说夫君君是她的,然后给鸢儿赶了出来。”

  听到梦鸢这么说,夜楠沉默了一下后问梦鸢:“鸢儿是做噩梦了吧?”

  说话时候还想着提出她梦里的那段记忆,却没想到本来都快被梦鸢忘记的记忆忽然就浮现了出来。异常的清楚,就像是她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而不是梦里的事情。

  “鸢儿,别闹了。乖,听话,夫君君回去抱着鸢儿睡还不行?还给鸢儿买糖果子吃,省的鸢儿在做噩梦了。”

  夜楠就像是在哄着梦鸢一样,可是梦鸢不上当。她也夜楠说了那句自己一直没有忘记的话。

  “那个女孩子说:“吾是汝,汝亦是吾。”来着,我到底是谁?”

  “多加三串糖葫芦,要是鸢儿在提这件事,为夫就把我们的名字从道侣册子上抹下去。为夫马上离开长生门,自此以后永不相见。”

  他说完,梦鸢忽然就哭了,她哭的很凶狠凶。

  不管梦里有多么逼真,但是看着夜楠头一次这么生气,她哭着变成超小号的自己然后往夜楠衣服里钻。

  因为不管为什么,她总是知道只有夜楠怀里才是自己最能依靠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