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带着夫君去修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操心的夜楠

带着夫君去修仙 凌家小雪 2033 2019.11.09 18:24

  中午笙秋才看见梦鸢从院子里出来,虽然知道梦鸢一般都是起来晚点,但是没有这么晚的时候。她看起来好像是在调笑什么梦鸢很想解释,可是很快就看见夜楠宽松着衣服就从梦鸢的房间出来了。

  从后边抱住了很小一只的梦鸢和她说:“不是闹觉吗?怎么不睡了?”

  笙秋的眼睛都直了,双手捂着自己的耳朵逃跑的,站在原地的贝贝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抬头看着梦鸢和夜楠,她还小,她什么都不知道。

  梦鸢的脸都红了,她不是什么稚嫩孩童了,自己什么都懂啊。忽然推开夜楠自己就往外走,走了几步后走回来抱起来了贝贝往出走,都没有看夜楠一眼。

  好像是被撩的狠了。

  因为是知道梦鸢会和笙秋待着,起码大半天不会敢来找自己。夜楠放心的离开去了青丘,他需要知道一点事情。

  为什么鸢儿能通过梦境知道怜柔的事情。

  “一个残缺了的魂魄都能养成天灵根的小掌门,没什么,最多不久之后被夺舍而已。再说了,你当时不是挺喜欢她的吗?这应该对你来说是个好消息吧。”

  桃离是一只粉色的九尾狐,趴在司命星君的怀里懒洋洋的说话,眼睛都懒得睁开。

  夜楠反问桃离:“找一只别的狐狸让她夺舍也没问题吧。”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他在凡间这块一百多年了,现在就有这一方执念。别的想法没有,就是想和梦鸢在一起,每天哄着自己的小娘子。

  对于怜柔,他当初给梦鸢吃下她的魂魄也是不得已之举。不考虑前因,没想过后果,就是想看着当时奄奄一息的小女孩能活过来。

  听到夜楠在打别的小狐狸的主意桃离就不干了,很凶的朝他龇牙,甚至想用摄魂术来吸取夜楠的思想,但是她夫君不让,自己就只能忍着了。

  明明没有成亲时候她还是一介战神呢,她有点委屈了。

  夜楠好像是在担忧着什么什么一样,要是怜柔真的会夺舍的话梦鸢就不在了。现在的梦鸢和怜柔已经开始有很像的地方了,他很担心这个事情。

  桃离答应他自己会想办法有别的解决办法,但是夜楠要有好一个心理准备。

  就是梦鸢会被夺舍,以后她会变成怜柔。

  回去后看见正在写字的梦鸢自己过去摸了摸她的头发和她说:“鸢儿,为夫带你去欺负华家啊,这两天听说城中有很多人都在追求华娅,不想去看看热闹捣捣乱?”

  说完好像还在哄着梦鸢一样,一把给正在写字的梦鸢抱起来,那毛笔的墨水沾到了梦鸢的脸上,像是一个小花猫。

  她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发现了没有危险时候自己还会用清洁决给自己脸上的墨水弄掉了。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花猫一样,夜楠带她去报仇了。虽然不是什么很厉害的报复,但是梦鸢还是挺开心的。

  只是开心而已,没有报仇的感觉,和当时欺负华家时候一点不一样。

  夜楠好像一直以为华家被欺负了,梦鸢会开心,可是这回明显没有啊。他也开始怀疑是不是怜柔快夺舍了,自己没有娘子了。

  “开心点,别想这么多,说不准她最开始就是怜柔,只不过自己没有发现而已啊。”顾明月依旧坐在房梁上,他可喜欢这个地方了。也就笑着说:“我要是你我就先找个傀儡,然后给梦鸢的魂魄提取出来,等到怜柔真的有一天夺舍了,自己就还有一个新的梦鸢。”

  后边这句话还没说完,夜楠手里的噬魂柱就出现了,就算是顾明月也害怕到往后退。一边退一边说:“当年怜柔能去经历天劫然后留下魂魄数百年都没有修炼成,怎么就让一个只剩下半口气的小丫头一吸收,没两年就能化形呢?你也不好好想想,她就算真的化形,大不了提炼出来不就完了?”

  这套理论有很多误差,但是夜楠就很快的相信了。像是一个病急乱投医的病人一样,可能就是寻求一个心理安慰,他是期待怜柔不会夺舍的。

  他也不知道,青丘那边对于梦鸢的看法就是:“这姑娘像极了当年的金色小狐狸。”

  “怎么了?”梦鸢在吃东西,还特别大方的给夜楠一些,这是自己去厨房刚拿来姜婶婶新做的好吃的。

  夜楠摇摇头,问她说:“让华娅出丑,鸢儿不开心吗?”

  “开心啊,但是没有特别高兴,之前鸢儿其实没怎么见过华娅的,就算知道华盈欺负我是她挑拨的,但是就是恨不起来啊。”

  说完,还一脸诚恳的看着夜楠,和他说:“以后还是不要去华府好了,鸢儿只想找到陶斌的转世,然后暴揍一顿,总感觉当时太绕过他了。”

  她好像是真的很在意这件事情,夜楠和梦鸢说陶斌是天雷劈死的,并没有转世,早已经魂飞魄散了。

  是啊,对于鸢儿来说,其他人真的就没有那么大仇恨了。

  “鸢儿,你还喜爱为夫吗?”夜楠跟一个深闺怨妇似得,虽然看起来就是一个风流的白衣公子一样。

  “不喜爱了,这两天夫君君都不给鸢儿抱着睡了,就算是一张床榻也没用。”梦鸢跟一个小流氓一样,对于这些哀怨夜楠一般都是不闻不问的。

  自从知道是夫君君后,她这个小脑袋瓜好像就没有想过别的一样。也没办法啊,都这么说了,夜楠肯定不会同意,他可不觉得自己有自制力这个东西。

  最多,变小然后控制她的灵力这样才能让她睡在衣衫里。

  梦鸢看起来有点委屈,夜楠揉揉她的脑袋告诉了她自己的底线,梦鸢答应的很痛快。都不写字了,变成超小号的自己往夜楠怀里一钻,拿着鸡腿哄着都不出来了。

  还没到这天中午,梦鸢就打算在夜楠怀里呆到明天了。因为今天夜楠还要去账房算账和查看外门弟子的训练情况。

  所以很多不知情的人都能看到一向不苟言笑的夜楠扶着小腹,一脸温柔的模样。

  知情的人已经看不下去了,快原地爆炸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