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九宫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云杉楼帝 第十六章 环楼的心脏(下)

九宫行 辛辛一橙子 2104 2020.07.22 17:08

  “咚!”

  随着重重一声巨响,这个庞然大物终于落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阿顾趴在它身上,确定它真的死了才徐徐从它身上滑下来,也不管地上脏不脏,直溜溜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浑身手脚酸痛,没有一处是舒服的。

  半晌,阿顾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可身下狼狈的景象让他有些作呕。

  原来这蠹王流出来的血不是鲜红的,也不是无色的,而是彩色的!

  对,就像彩虹一样的彩色!

  红色、蓝色、绿色、黄色......

  杂七杂八的颜色混乱的流淌了一地,阿顾身上到处都是这种花花绿绿的颜色,像油漆一样。

  “嗝~”

  也许是刚才喝的太饱了,阿顾打了个饱嗝,正因为这个饱嗝,坏事了。

  看了一眼地上五颜六色的不明液体,阿顾原本就有些恶心,刚才这个饱嗝,一股腥味再度传上来,让他瞬间再次回味了一下适才的味道,阿顾一个没忍住,“哇~”一口就吐了。

  如果说令人作呕是糟糕的,那接下来的状况更糟糕。

  阿顾突然觉得天旋地转,晕的厉害!

  这蠹王的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这么上头!

  阿顾暗骂一声“该死”,然后就一头倒地,昏睡了过去。

  这一睡,不知过了多久,阿顾隐隐约约被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吵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揉了揉有些胀痛。

  阿顾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他得想办法出去了。

  刚抬起双臂,就觉得右肩头不对劲,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有,不是被浸尸抓伤了吗?

  阿顾小心翼翼的脱下肩头的衣服,解开缠上去的布带,奇迹出现了——

  肩头溃烂的**早已不见,只有三道浅浅的紫色抓痕!

  “奇怪!”阿顾暗叫一声,那么严重的伤,怎么说好就好了?

  难道......?

  一个念头在阿顾脑中闪过,蠹王的血可以解毒?

  想到这,不觉开心一笑,也算因祸得福。

  阿顾起身,来到蠹王这间房间的右下角,找到那个轮子,正准备转动,可这轮子竟纹丝不动!

  怪了,前面几个房间的轮子都能转动,为什么唯独这间房里的轮子转不动?

  阿顾来到最后一面石墙外面,耳朵贴着墙壁细细听里面的声响,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有人抬东西的声响,叮叮咚咚的样子。

  “啪啪啪!”

  阿顾拍了一下石墙,大声喊道:“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他,可里面的声响依然在。

  奇怪!

  阿顾明明听到里面好像有人在搬东西,可为什么没人回应自己呢?

  阿顾再次来到那轮子跟前,依然转不动。

  “难道有人故意按住不让我进去?”

  约莫过了一会,石墙背后的声响渐渐小了,阿顾贴着石墙再听不到一丝动静时,再一次来到轮子跟前尝试,奇怪的是,随着他一转动轮子,“轰隆隆”一声响,这轮子转动了,而且隔壁的石墙也开始下沉了!

  房间被打开了!

  不过,让阿顾失望的是,这间房间里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可自己刚才明明听见有人在搬东西,声响很清晰,为什么现在什么都没有呢?

  阿顾四处张望观察,什么都没有,四面是幕墙,除了能打开的这面石墙外,一切都是玄榭木本来的样子!

  难道是自己幻听了?

  不会!

  阿顾从小练就了一身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技能,几十米内的声响他绝对不会听错,可为什么现在出错了?

  正纳闷间,阿顾突然在地上发现了端倪!

  地板依然是宣泄木,这木头质地的坚硬程度,阿顾不仅领略过,就连独眼的匕首都削不动,可现在,为什么地面上出现了被东西压过的痕迹?

  阿顾俯身细细观察,这个痕迹像什么种东西的腿儿留下的,一共有四处,每一处都深深的压下去,而且陷下去的这块地方有个明显的标识,看样子是一个符号。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符号,像图画,又像汉字,可到底是什么标识,阿顾说不上。

  接着大厅的光亮,阿顾趴在地上,细细的观察,只见被压下沉的这块地方成正方形,四个角是圆角,中间有一圈螺纹状的下凹部分,最中间是个凸起的小球状。

  好奇怪的图案!

  因为自己是在辨识不出这图案,阿顾只好放弃,在房间里四处寻找,企图找到别的痕迹,可最终一无所获。

  那么,新的问题来了,这是大厅周围的第四间房间,四面石墙背后的秘密全部被自己发现了,而第四间房间里没有供自己转动的轮子,怎么出去?

  阿顾来到大厅,对着柱子拍拍打打,没有收获,再来到这间房间里,对着四处的墙壁拍拍打打,也没有收获。

  出口到底在哪呢?

  正一筹莫展时,阿顾猛然在房间地板的正中间,发现了一个白色圆点。

  这白色,让阿顾瞬间想到了环楼一楼地板上的白色区域,颜色和形状太像了。

  难道也需要左右迈步?

  阿顾试着向左走了三步,向右走了三步,再向左走了三步,随后跳起来跺了两下,正要静静等待奇迹时,却发现四周纹丝不动,没有奇迹出现。

  难道是方向反了?

  阿顾这次向右走了三步,向左走了三步,再向右走了三步,然后跳起来跺了两下,这次他还来不及的等待,只听“轰隆隆”一声,整个地板开始下陷,阿顾连忙向一旁躲开!

  可整个地板都在下陷,他压根就没地方躲!

  “簌~”

  阿顾顺着地板被滑了下去,一溜烟滑进了一个洞子里,四周湿漉漉的。

  阿顾站起身,沿着洞子的方向往前走,才走了两步,就觉得这洞子里有端倪。

  阿顾觉得洞子的四周不像刚才的玄榭木,因为玄榭木是坚硬又干燥的,但这里的木头明显湿哒哒的,而且摸上去也没那么坚硬。

  更重要的是,四周幽幽散发出一股浅蓝色的光,若非这股光亮,阿顾根本看不到路。

  阿顾抬头环顾了一眼四周,这个洞子让他想起了那条暗河洞子,高度、宽度,都很像。

  可这洞子的材质和四周的光线,明显不是同一个地方。

  发光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阿顾低头望向墙壁,之间墙壁上好像有一层薄薄的东西在发光,用手摸上去软软的,再仔细看时,好像还会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