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楚剑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楚剑瑶

木子李.文

  • 短篇

    类型
  • 2020.04.28上架
  • 21.57

    完本(字)

518位书友共同开启《楚剑瑶》的短篇之旅

学徒书友20200215195822178 见习小雪曦曦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旧剑

楚剑瑶 木子李.文 2105 2020.04.27 09:03

  三月,寒风瑟瑟,冷冬的余威仍在肆虐。

  人和马都喘着白气,但蓉儿依然赶着马车,从一条不知道废弃了多久的小道驶过。

  她们是从关外而来,沉重的马车驶过积雪,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痕迹。

  夕瑶坐在马车里,将身上披的裘绒紧了紧。车厢里虽然不像外面那样寒冷,但奈何她天生惧寒,更许久不曾在这样的天气出门,难免有些不适。

  世事无常,昨天她还和丫头吹嘘自己从来都不会挨冻,不想今天就被迫乘坐这漏风的马车赶路。

  夕瑶摇了摇头,从腰间摸出一个酒葫芦,轻轻抿了一口,眉头却微微蹙了起来。

  说实话,她并不是爱酒之人,甚至可以说是根本不会喝酒。只是曾听人说起过:水越喝越冷,酒越喝越暖。这才在出门之前摸出了一葫芦。

  没想到这东西居然这么邪门,只是喝了一口,就感觉一团火焰从喉咙流下,带着一股浓烈的灼烧感进入腹中。

  她将塞子塞紧,随手将葫芦扔到一旁,暗暗决定以后再也不喝这古怪的东西,然后将窗帘拉开一条细缝,静静地看着外面的风景。

  冷风吹过她的脸颊,留下点点飞雪。

  她已二十有七,哪怕她的皮肤依然白皙、光滑,却仍然掩盖不住岁月在眼角留下的痕迹。

  “驭......”

  蓉儿忽然吆喝一声,勒住车马。

  她撩开帷裳,一大股冷风灌了进来。

  蓉儿面容清秀,眼大鼻挺。虽然年纪不大,但也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

  当她看向夕瑶的时候,一双妙目微微弯曲,仿佛会笑一样。

  长时间的赶路,她的手指已经冻得通红,一张小脸也有些发僵,眉毛上、发髻上都挂上了一层薄霜。

  夕瑶走下马车,替她将身上的雪花打落,然后将手中的葫芦塞给她:“喝一口,管用。”

  她双手夹住蓉儿空闲的小手,快速地摸搓着,帮她缓解僵硬感。

  蓉儿知道自家小姐的脾气,如果她不喝,只怕她会一直在这里摸搓下去。

  她撅了撅嘴,只好学着夕瑶的模样,轻轻抿了一口。

  看着蓉儿不情愿的样子,夕瑶笑了。

  她四处张望了下,无奈道:“这种天气下,还要驾马奔波,真是苦了你了。”

  蓉儿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心中却暗暗想到:“我到宁愿出来受苦,总比一直闷在一个小院子里来的好......”

  两人身前的客栈不大,当然,这个镇子也很小,平时很少会有人来往这里,可今天注定是个意外......

  夕瑶注意到,在客栈的院子里,豢养着许多骏马,显然内中早已人满为患。

  客栈大堂之中,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正坐在里面吃饭。他们吃饭的时候把头压的很低,仿佛这样能方便他们听到该听到的,听不到不该听到的。

  在他们身旁的那张桌上,同样坐着三个人。这三人两男一女,身穿华服,气宇不凡,断不是那些凶神恶煞之辈所能相比的。

  夕瑶走进饭铺,随便找个角落坐下。

  她从不担心住宿问题,因为蓉儿会打理。她更不在乎客栈是否还有空铺,因为蓉儿比她还要不讲道理。所以她单独坐在这里,点了一桌子好茶好菜,慢慢吃了起来。

  她吃的很慢,因为她的心思全然不在食物上面。她不停打量着四周的食客,仿佛他们比这一桌美食更有吸引力。

  外面天色渐暗,蓉儿欢快地小跑过来,坐到夕瑶对面,道:“运气不错,没费什么口舌就办妥了。”

  “哦。”

  夕瑶轻轻应了一声:“吃饭吧。”

  蓉儿点了点头,她拿起筷子,又放下,再拿起,来回犹豫了好几次。

  “有话就说。”

  夕瑶给自己夹了一根桂花翅,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

  蓉儿嘿嘿一笑,也不犹豫:“撞见了几个‘熟人’”

  “哦?”

  夕瑶应了一声,轻轻问道:“‘毒蝎’司徒无悔?”

  蓉儿回道:“嗯,还有‘三花毒宗’毒灵玉和谷家谷穆元。”

  夕瑶道:“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蓉儿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不过听店里的伙计说,他们是从京都来的,已经在这里住了四、五天,好像是在等什么人的样子。”

  夕瑶挑了挑眉,有些不解:“谷老头暂且不谈,那毒灵玉和司徒无悔积怨甚深,每次相遇都是大打出手,怎么可能共同出现于此?”

  她虽然是在和蓉儿说话,但目光却越过蓉儿,落在她身后那桌的少年身上。

  不,准确的说,是落在少年桌上的那柄长剑上。

  蓉儿转头看去,眉头微微颦起,似乎是有些不解。因为眼前的这柄剑,实在是太过平淡无奇。

  这柄剑看上去三尺三寸上下,仿佛很轻,因为它很薄,薄得就像张纸一样。它的剑身黯淡无光,上面隐隐布满划痕,两侧的剑锋上也有几处细小的缺口。

  至于剑柄,也不过就是一个铜质的圆饼而已,而且已经磨得很平、很光,恐怕就是和剑身相比,也不遑多让。

  不知是说给蓉儿听,还是说给自己听。夕瑶轻轻的说:“三年前,我见过类似的剑。不得不说,这样的剑真的不多,我也只见过这两次而已。”

  蓉儿笑了笑:“确实有些少见,主要是它太粗糙了。”

  夕瑶摇了摇头,露出缅怀的神情:“那不是粗糙,只是旧了。”

  蓉儿低声重复了一句:“旧了?”

  她不清楚为什么形容一柄剑,会用到旧这个字。当然,她也不想知道。可夕瑶明显想说,所以她只能继续问下去。

  她眼睛转了转,貌似好奇的问:“那......另一柄这样的剑,您是从哪见到的?”

  夕瑶又吃了一根桂花翅,她用手巾轻轻擦拭着嘴角,缓缓吐出了两个词:“落花庄、慕容流光!”

  “‘流剑’慕容流光?”

  蓉儿惊呼一声,然后立刻伸手捂住小嘴。

  夕瑶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虽然两人都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这番对话仍然没有逃过少年的耳朵。

  或者说,是夕瑶有意让他听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