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姨太变正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金府风云(十七)圣医

姨太变正妻 糖醋排骨13 2142 2020.04.06 01:02

  七姨太仍然搂着瘫坐在地上的思思,思思扑眨着眼睛,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明天早上我就不来送你了,我也是做妾的,这一路上街坊邻居瞧见了,可不好看。”

  她将手里的一对金镯子取下来,塞给思思。

  “这对金镯子你拿着,就当是嫁妆,别还没进张家就被人瞧不起了。今后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别自个人藏着掖着。”

  “唱戏也就吃一口青春饭,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去了张家,就踏踏实实地过日子。”

  “没事多来金府走动走动,大宅大院里势利眼可多了,她们看你在金府有后台,也不敢在明面上欺负你。”

  七姨太朝着思思婆婆妈妈地说了一大堆。苏君知现在才看清,平日里高冷傲慢的七姨太,都是披着一副坚强的外壳伪装出来的。

  有人外热内冷,就好比曾经的五姨太,对谁都热情吆喝着,明明就没打过几个照面,也好像熟的不得了似的,可内心里还不知道打着你什么小算盘呢。

  有人外冷内热,就好比眼前的七姨太,冷言冷语,不屑一顾,没个好脸色,但本性善良,关键时刻想着怎么帮你,而不是害你。

  思思埋在七姨太怀里,哭得更大声了,“师哥,师姐,你们...你们别怪我,也别怪张公子,我也就这样了,这是我为自己挣到的最好的命了。”

  华灯初上,这戏一场接着一场,看得实在是久了点。

  竹心白将众人送到门口。

  “今日真是多谢二当家,苏先生,还有后面这位小兄弟,苏先生今后可要常来。”后面这位小兄弟指的是昆芷兰。

  苏君知颔首。

  阿乔没有露面,他早已藏身别处了。

  “我今天耽误得晚了,我得赶紧走了,否则府上的老爷要着急了,各位就此别过,来日有缘再见。”

  七姨太朝着苏君知她们三人示意告别后,就坐黄包车走了。

  苏君知在路上就告诉了昆芷兰和阿桔,阿乔受伤的事。

  昆芷兰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习武之人受这点小伤没什么大不了的。阿桔嘴上也这么附和着,可一路上都朝外东瞄瞄西看看,房顶、屋檐、角落一处都不放过。

  到别馆后,阿桔看见在处理伤口的阿乔,对他大喊道:“木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苏君知心想,原来不只她一个人觉得阿乔冷冰冰又木讷地像个木头啊!

  “你先反省下你自己。”阿乔没好气地看她一眼,一句废话都不想多说。

  “哎呀,我当时看苏太太旁有阿兰嘛,哪知道阿兰也会不在苏太太身边。”阿桔大大咧咧地,撸起袖子就上手。“你一个人怎么上药啊?把药给我,我来。”

  阿乔可不愿意,把药握在另一只手里,不想给她。阿桔不答应了,伸手过去抢,阿乔躲闪着,怕与她有肢体接触,最后还是皱着眉头让阿桔把药抢了。

  “对了,我特意来,是告诉你,今天的事可别跟昆爷说。”阿乔冷哼一声,阿桔如愿以偿给他上药了。

  苏君知透过羸弱的灯光,看见阿乔背过对着阿桔,不直视阿桔的眼睛。

  苏君知摇摇头,她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啊?盛夏时节,怎么处处都是一副春意盎然的样子。醉了,醉了,还是早点回房休息吧。

  房内一片漆黑,昆鸿铭应该是已经睡了,或者还没回来。苏君知轻手轻脚地回到她的房间,悄悄关上门,她没敢开灯,静静地挪到床前,点燃床头的蜡烛。

  “啊!————————”

  “昆——鸿——铭!有病啊你,大晚上的不开灯,在我房间里,吓死个人啊!”点完蜡烛回头就看到一个阴阴森森的人影,把她吓个半死。

  “我要是开灯了,你还会怎么老老实实地回来吗?”昆鸿铭见眼前的苏君知以及是瓮中捉鳖,跑不掉了,栓了门,开了灯。

  “不回来,我能去哪儿啊?真是的。”苏君知才发现房间的角落还坐着一位男子。

  “你...你们孤男寡女的,不不不,两个男的黑灯瞎火的在房间里干嘛啊?”苏君知看着眼前这位身穿水墨色衣,面似雪月,年轻韵致的古风男子,大眼瞪小眼。

  “这位便是苏太太吧?”那名男子站起身来,站在苏君知面前,打量完她后含沙射影地说道,“苏太太平日里的着装可不一般呐。”

  太尴尬了,她女扮男装的装束都还没换回来,让昆鸿铭看见也就罢了,还让个不知是谁的旁人看见了,真是羞死人了。苏君知此刻真想找个地洞转进去。

  “君知,这位是华圣医,华圣医在烧伤方面颇有建树,既然你暂时不回阳城了,我特意请他来医治你的脸。”

  昆鸿铭向苏君知介绍眼前这位比琉璃玉还美,神采飞扬的男子,他垂下眼睛时就像落下了漂亮的黑凤翎,给人一种雌雄莫辨的特殊美感。

  这次换苏君知打量他了。年纪轻轻就自称医者,还圣医?怕不是个江湖骗子吧。

  华圣医看出了苏君知的犹豫与不信任,他说道:“医病还需先察言观色,还请苏太太先将面纱取下,我为苏太太先把脉。”

  苏君知将黑纱取下,随意地将胳膊伸出去给华圣医号脉。

  她看见华圣医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又面露喜色。她打了个哈欠,心想大晚上不睡觉,整这些个虚头巴脑的。

  “恭喜昆爷,苏太太有喜了。”

  噗,苏君知一口老血没吐出来,她瞬时浑身的困劲都没了,她随手抄起床上的枕头就往这个庸医头上揍,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你招摇撞骗骗到我身上来了啊?你这种庸医简直治死人不偿命。”

  昆鸿铭赶忙上前抓住苏君知的手腕,冷着脸,下意识的扫了眼苏君知平坦的小腹。

  “昆鸿铭,你别放他走,这种谋财害命之人,简直是祸害人间。”苏君知想甩开昆鸿铭的手,可她感觉到了昆鸿铭的那股力道。

  她与昆鸿铭都没有男女之实,怎么可能怀孕了呢?此人要么是学艺不精,连怀没怀孕都能看错,要么是撩拨里间,恶意构陷。后者嫌疑最大。

  “你...你不会是信了他这鬼话吧?那我跟你...跟你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苏君知用力将胳膊甩下来,气得面红耳赤。自己的贞洁受到莫须有的侮辱,还是在自己的夫君面前。

  她气的是,昆鸿铭对她竟然连这点信任都没有。

举报

作者感言

糖醋排骨13

糖醋排骨13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谢谢你们的支持~~

2020-04-06 01: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