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姨太变正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严刑拷打

姨太变正妻 糖醋排骨13 2126 2020.03.08 23:55

  回府的车上,昆鸿铭仍然没有松开牵着苏君知的手。

  身边终于只剩下自己人了,苏君知赶紧问:“你的伤口还疼吗?林家人没有为难你吧?”

  “还好,回府你再帮我上药吧,倒是岳慕,他要是伤害到你哪里,你可别瞒着我。”昆鸿铭温柔似水地对苏君知说。

  “他没把我怎么样,反而被我打了一拳,喝了媚药还能克制这么久,岳慕倒也是一条好汉。”

  昆芷兰看见这两人在这嘘寒问暖,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道:“我还以为你们这次是要将林婉蓉一网打尽呢,忙了老半天才搞倒人家身边一个丫鬟。”

  这时龙麾坐在副驾驶上,回头说:“今日我在林公馆已经找到小翠的下落,并且趁着慕少帅昏倒时的混乱将她带出林公馆,藏在我们的地方了。”

  苏君知暗暗想,昆鸿铭先前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能让林婉蓉只损失一个丫鬟,还要让她失去岳慕这半个靠山。自己不好好珍惜,朝三暮四,也怪不得别人。

  “将小翠送到岳慕那儿去怎么样?”苏君知说。

  “就按苏太太说得做,再把素云的身份透露给岳慕。”昆鸿铭与苏君知相视一笑。

  素云就是先前在岳慕别馆收小翠信件的那个女仆。先前替小翠送信的那位老农说过,岳慕别馆收信的女仆形象特征非常明显,肤色偏黑,爱扎麻花辫,岳慕对小翠送信的事一概不知,说明那个女仆是林婉蓉的人。

  “是”,龙麾答道,在他看来,眼下的昆爷和苏太太是越来越相知默契了。

  ————————————

  次日,岳慕身体好转后,派人来昆府请昆鸿铭一同审讯。昆鸿铭把我和龙麾一同带去了,军政府审讯处除岳慕外,岳权也在场。

  这是苏君知第一次来到军政府的监牢,这处监牢守卫森严、复杂宽大,所到之处士兵在洗刷地面的血迹,苏君知瞄到那些血迹顿时感到头皮发麻,脚下每一块地砖可能都曾被血染过,就算经过反复冲刷,砖缝处还隐隐沁出暗红,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阴冷的氛围与对前路的无知让苏君知打了个寒颤,昆鸿铭看见了,搂住她的肩膀,抚慰她:“你要是害怕就到车上等我。”

  “来都来了,去看看吧。”苏君知还是决定装起胆子向前走去,没什么好怕的,又不是自己受审。

  监狱里关着三人彩月、素云和小翠。

  监狱的一隅,彩月已被打得皮开肉绽,晕死过去,她一口咬定是自己下的媚药,与林婉蓉无关。岳慕已经基本相信她的供词,不打算再审她。

  “龙麾,去查下彩月的家人。”昆鸿铭转身对龙麾道。

  一旁的小翠早已被彩月的惨状吓死了,立刻把自己的所有情况和盘托出。小翠钟情于岳慕,林婉蓉有一次带她与岳慕一同游玩,岳慕的一个眼神让她念念不忘,以为岳慕也对他有意。加上林婉蓉的唆使,她开始与岳慕通信,替小翠写信的人是林婉蓉找来的一位书生,每次都是小翠说,书生写,她也不知道书生到底写了什么。

  小翠看见昆鸿铭来了,凄惨地哭求着昆鸿铭,“昆爷,求求你救救我,让少帅饶过我吧,我一直以为与我互通书信的人是慕少帅。我才知道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是我误会慕少帅了。”

  苏君知道:“你的银簪是怎么回事?”

  “苏太太,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得罪你,你替我求求情好吗?我不想死在这儿。林小姐说慕少帅在她面前提起过我,林小姐也觉得我乖巧听话,可以容许我做慕少帅的姨太太。一开始我还不相信,她就把银簪给我,说是慕少帅送的,我也听说过岳家银簪婆媳相传的事。而且她告诉我要多为少帅分忧,她说昆爷是少帅归国后的劲敌,我想得到慕少帅的信任与宠爱,我当时又是昆府的人,于是我就开始留意和打探昆爷的行踪,并让那名书生写信告知慕少帅,我以为这样能帮到慕少帅,没想到信件都是去了林小姐的手里。慕少帅一个字都没看见过。”小翠恨不得一口气把所有有的没的都交代了。

  岳慕听见银簪后就恨得咬牙切齿了,林婉蓉怎么能这样骗他,那家中祖传的银簪来收买昆府的一个丫鬟。在他身边安插眼线,甚至用他的身份去刺杀昆鸿铭,这些他都能原谅,他不能原谅的是林婉蓉把与他的婚姻当做儿戏,甚至是算计。

  岳权又开始说起风凉话了:“弟弟的容貌真是祸国殃民啊,牢里两个小丫鬟都为了当你的姨太太,连命都不要了呢!”

  “那些书信呢?慕少帅有没有搜寻到?”苏君知想进一步确认小翠所述。

  岳慕没有想开口的意思,他旁边的一位副官道:“书信在此。”副官指着案桌上厚厚一沓纸道,书信送往少帅别馆后都被素云扣下了,素云承认自己是林婉蓉身边的人,素云发现那些书信都是情书,就没有交给岳慕。”

  苏君知翻看几封信,里面没有一个字是关于昆鸿铭的,皆是情侣之间互诉衷肠,爱意浓浓的语句。她将信中的内容对着小翠读了几行,小翠慌忙道:“不是,不是,我从来没让书生写过这些话,一定是搞错了,除了几句问候的话语,主要的内容都是昆爷的动向。少帅,老爷,太太,小翠所述句句属实,绝不敢说半句假话。”小翠哭噎着,跪在牢里,把头磕得咚咚响。

  书信内容与小翠所说的不符,倒像是苏君知和昆鸿铭安排小翠来诬陷林婉蓉一样。

  岳权坐在审判桌旁的木椅上,云淡风轻地说,“这个素云嘴巴还挺紧的啊,把衣服扒了,那烙铁烫。”

  苏君知大惊失色,都打地满身是血了,还要对一个丫鬟用到如此酷刑吗?

  素云一听要动烙刑了,吓得不行,一块铁烫下去,凄厉的惨叫声让苏君知头皮发麻,背后渗出一身汗,慌忙闭上眼睛捂住自己的耳朵。

  昆鸿铭将苏君知转了一个身,让她背对着监牢,将头埋在自己怀里。

  还没等龙麾寻到彩月的家人,这两人就争先恐后都招了。并将替小翠写信的书生以及穿岳慕军服冒充岳慕与土匪会面的男人都招供了出来。

  那支银簪又回到了岳慕手中。

举报

作者感言

糖醋排骨13

糖醋排骨13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谢谢~

2020-03-08 23: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