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姨太变正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上香礼佛

姨太变正妻 糖醋排骨13 2120 2020.03.20 14:32

  金府一大家子人带着昆鸿铭和苏君知坐着马车出门。

  马车到山脚下就停了,苏君知望着眼前山峰高耸入云,崇回寺建在山中腰处,这么一大伙人爬上山都得半天时间,今夜不免要在寺里留宿。

  赶马车的小厮们都留在山脚下的客房内,此处也有人工轿撵上山,但金夫人坚持要虔诚地爬上山去。姨太太们也只能随着金爷和金夫人爬山。

  行走在蜿蜒的石阶上,背后传来阵阵寒光,总觉得不远处有目光在盯着自己,可她环顾四周没有人有什么异样,苏君知不禁打了个寒颤。

  昆鸿铭将自己的外褂长衫脱下来披在苏君知肩上。

  “我总觉得有人看着我。”苏君知道。

  “别怕,我昨日就在寺庙后院埋伏了些手下,万一遇到什么事,他们会出现的。”

  “爬个山,拜个佛,至于吗?”苏君知将手兜在外褂的口袋里,摸到了里面的匕首和枪,都是昆鸿铭曾送给她的弯月匕首和勃朗宁。

  “防人之心不可无,金家这么多人大张旗鼓地出门,也说不定会被哪家盯上,还是以防万一吧。阿乔在暗处保护你。”

  苏君知心想暗处看着她的可能是阿乔吧。她觉得这男人也太小心翼翼,难得出来玩都不尽兴。

  几名姨太太在身后有些小声的抱怨和牢骚,“累死了,上个香可真折磨人呐。”

  “是啊,下山的时候可得坐轿撵,不能再爬了。”

  终于到了石阶的尽头,待一行人抵达崇回寺,都已快是下午了。崇回寺是中华比较具规模的寺庙群,里面古香古色、香火不断,今日还有不少敬香者往返此处。

  “崇回寺”几个鎏金大字才映入眼帘。就见几位方丈、僧人在庙门前等候,门口蹲着两座雄威的石狮。

  金贤上前与僧人施礼,“今日是爱女的诞辰,金某携众人一同上香礼佛,承蒙各位高僧的厚爱,还望今后多为小女诵经立德。”

  “金施主向来热善好施,金家小姐生前亦虔诚善良,必会遁入轮回,往生太平。”

  一名小厮将香火钱交给僧人。

  昆鸿铭诧异地看向苏君知,“今天是你诞辰?我...我都没给你准备什么。”

  “没事,我这个年龄都不兴过生日了,越过越老。”

  寺庙之中响起深沉而悠远的钟声,杏黄色的院墙,殷红的石柱,苍绿色的参天古木,多少楼台掩映在这蒙蒙烟雨中。

  待众人稍作休息,吃完斋食,就继续上香礼佛。

  每座庙内都屹立着形态各异的佛像,庙内的屋脊上雕刻了许多栩栩如生的仙人。人们在佛像面前三叩大拜,双手合十吐述着自己的夙愿。

  苏君知与昆鸿铭随着这大批人马一同前往各个庙堂上香、叩拜、行礼,不知各位佛祖能不能认出她就是金家小姐的往生呢。

  金爷和金夫人两人泪咽却无声,游魂千里奏,如何思量愁。其他姨太太等人也跟着金爷金夫人后面亦作泣涕之意。

  不过这里温润的空气十分清新,凉风习习吹过,天空中的云层有种触手可及的感觉。

  入夜,苏君知和昆鸿铭被安排在一间房内。苏君知有点面色难堪,虽然是最高档的厢房,但与昆府的设施比起来是简陋了些。

  “怎么办?你要不要再去订一间?”

  “夫妻同行却要订两间房,外人知道了,会怎么想?”昆鸿铭挑挑眉,一副反正我不去,你爱咋咋地的样子。

  他理理衣衫,准备解扣。“我先去沐浴,回来时希望你能在沙发上睡着了。”

  “啊?不是?你的意思是我睡沙发?”苏君知指着自己,丝毫不敢相信这话能从翩翩君子的昆鸿铭口中说出。

  “不然呢?你要睡外面?你之前在我房里不也是睡沙发嘛?”

  苏君知在昆鸿铭面前用力地拍了拍那个“沙发”,“这也是沙发?这就是一张又冷又硬的长板凳!睡一晚非冻死我不可,还是说你想让我明天早上直不起腰啊?”

  昆鸿铭看见苏君知气急败坏的样子非常想笑,他克制住自己收回嘴角上扬的弧度。

  “咳咳,你明早直不起腰,也不是我的功劳吧,这是佛门重地,还望苏施主注意自己的言辞。”

  苏君知朝天冷笑一声,这男人一言不合居然开起车来,简直衣冠禽兽。

  现在不是和他理论的时候。苏君知赶忙拿起毛巾,往隔栏处走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道:“我现在要去洗澡,我希望等我回来时,你已经在沙发上了。”

  她边走边说,自己可要抢先霸占沐浴的地方。要比他先脱好衣服!

  苏君知走进隔栏处后,又退了回来,左右看了看。什么嘛,连个门都没有,就一道刺绣屏风,还有几处是镂空设计。她拿手在上面印了下,透得很嘛。这水汽一吸上来,自己还不被看光了?

  苏君知气死了,要不是自己白天爬山,出那么多汗,一身黏答答的,谁稀罕洗这个澡。

  昆鸿铭见苏君知在屏风处犹犹豫豫的,又忍不住上前去逗她。

  “太太还在这儿等为夫一同沐浴吗?”此时的昆鸿铭已将外衣褪去,只剩下一件里衫敞开挂在身上,露出麦色健壮的胸膛。

  “你,你,你,”苏君知赶紧把他推出去,“你到外面等我行吗?我一下就好。”

  “太太不要害羞,你还有哪里是我没看过的?”昆鸿铭左手轻轻地攀上苏君知的腰。

  苏君知就知道,自己被龙麾下媚药的那次,自己醒后身上穿的是干净整洁的衣服,八成是这个混蛋换的。

  这男人吃软不吃硬,她眼下只有一个办法了。

  “人前你总是装作宠爱我或者与我相敬如宾的样子,为什么私底下却总想欺负我?你在我面前就不能对我好吗?在我面前装装样子就有这么难吗?”她努力挤出几滴眼泪出来。“人家不想睡沙发,人家累了想洗澡休息了,洗个澡还得求着你。”她一脸委屈地看着昆鸿铭。

  “好,好,好,我去外面走走,你洗完后叫门外的僧人来送一床被子,我睡沙发好吗?”昆鸿铭赶忙安抚道,用手轻抚她的脸颊。自己怎么就表里不一了?怎么就私下里没对她好了?

  苏君知抽噎地点点头后,得逞地看着昆鸿铭重新穿好衣服往外走出客房的背影。

举报

作者感言

糖醋排骨13

糖醋排骨13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哦豁~~苏君知把昆鸿铭给暂时支走了~~~   那今晚可不太平咯~~~   各位读者们~~周末愉快哦~~

2020-03-20 14: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