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新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混战之局

江湖新语 无花梧桐 3184 2018.06.14 00:04

  牛二丁使用的钎担既普通又稀奇。普通的是,作为农具,这确实是当地樵夫常用之物。与扁担相比,钎担要粗大得多也结实得多,往往选择质地细密的杂木制作,两端削尖成三棱状,外面裹以厚实铁皮,经常使用的钎担,铁皮会磨得雪亮。稀奇的是,作为兵器,江湖上极少有人使用。此物似枪似棒,比枪略短而沉,少了枪的灵动,比棒则多了两头的锐利,像木棒两端各绑了一把锋利的三棱刀。因此这钎担作为兵刃的用法,江湖上几乎无人知晓。牛二丁的师父本是一名樵夫,所练招式源于枪法,正是名叫“钎担开山法”,高韧随口一叫,却撞个正着。这钎担开山法来头不小,源自岳家军第一猛将高宠的高家枪法。高宠力大无穷,使一杆錾金虎头枪重达一百二十斤,岳飞死后,高宠后人亦遭追杀,在江湖好汉帮助下归隐山林,钢枪换成了钎担,马上之高家枪法渐渐演变成了马下之钎担开山法。后世岳飞沉冤得雪,高家后人也复出入仕,这钎担开山法却在山间田野之中小范围内流传下来,为牛二丁所得。

  牛二丁虽心中恼怒,使起钎担来却含不含糊,尤其见高韧叫破了他所用功夫的名号,便更加小心在意,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招招留有余力,不敢用老了招式。高韧虽不喜圣音教,对这牛二丁却有点好感,不欲伤其性命,因此抢在展飞鹰前接了这一阵。此刻剑虽未出鞘,使的却正是高老头教的无影十三剑,扫径寻梅、拨雾寻幽、青龙回首、云鹏摩空,一招招地使出来,重在实战中领会剑意,绝不与牛二丁硬碰。在旁人看来,这两人似乎是在习武场上切磋武功,点到即止,见好便收,热闹是热闹,却毫无杀伐之气。只是高韧闪避居多,渐渐地偏离了道路,两人斗着斗着,斗到了一旁的草坪之中。

  两人你来我往斗了三四十回合,陈实华早已不耐,使了个眼色,谢成全心领神会,拔出腰上的佩刀,叫道:

  “走,咱们不管他,下去打水去!”

  当先往下便闯,候贱桥猱身上前挡住去路,道:

  “丐帮的兄弟,没见我教正在下面办事么?给我姓候的一点面子行不行?”

  谢成全呼地一刀照候贱桥脸上搠去,叫道:

  “哪里来的野猴!让开!”

  候贱桥大怒,“吱吱”一声怪叫,缩脖耸肩,一个小跳步避开刀锋,左手往头顶一挠,右手突地伸长直袭谢成全面门,乃是一招“灵猿献果”。

  谢成全叫道:

  “来得好!”

  右手长刀一挽,斜斜地追着候贱桥后背割去,左手一翻,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刺向往自己面门袭来的猴爪。

  原来这谢成全所用刀法有一个说道,叫滚手双刀,长刀杀敌,短刃护体,攻守兼备,最善缠斗。这滚手刀全凭腕力转换刀势,因此招式变化极快,与猴拳对上,可谓棋逢对手。

  猴拳对上滚手双刀,一个上跳下窜,抓切磴踹,一个远攻近守,劈刺划挑,谁也奈何不了谁。只可怜拥在路口的圣音教教众,帮忙又帮不上,路口又不能让出来,只能左支右绌狼狈闪避,惊呼连连此起彼伏。候贱桥虽有意迫使谢成全离开路口后退,怎奈后者并不上当,反而一门心思往前硬闯,因此两人越斗越往下走,越往人群中钻。尤其是看出关窍后,谢成全索性耍起长刀全往圣音教人群中招呼,只用匕首护住自己身子。只听“哎哟”声起,已有两人中刀,鲜血长流,随即众人纷纷出手,全往谢成全身上招呼,变成一个多人群殴一人之局。

  这下谢成全可招架不住了,往后便撤,脸上终于中了候贱桥一爪,四道血印从下眼睑直拉到腮帮子。陈实华大怒,喝道:

  “无耻!以多打少么?弟兄们,结打狗小阵,上!”

  丐帮众人早已跃跃欲试,闻言一哄而上,各执长短棍棒,也有拿枪矛刀剑的,全往候贱桥及身后众人招呼。他们武功不高,好在人多势众,更有一个打狗阵法能首尾呼应、协同作战,威力倒也不小。打狗阵法最玄之处在其自由组合,二人、三人均可成阵,一个打狗小阵最多五人,再来一人时,便拆成三三之数,形成两个小阵,而两个小阵又联结成一个整体阵法,如此不断添加,威力不断倍增,到十个以上的小阵联结,便称为打狗大阵。比其他人数固定的阵法而言,此阵法对结阵之人的武功强弱要求低,人固然越多越好,少了几人也破不了他的阵,最适用于丐帮这种人多而武功相对较弱的情况。

  下边圣音教一看丐帮蜂拥而上,除了教主和刘义隆、张宗耀,其他人也纷纷在马大交带领下跑来迎战。马大交看出丐帮似乱实整,也大叫道:

  “兄弟们,结阵!十字光明阵!”

  圣音教众人以使剑者居多,也有使长刀、双节棍的,闻马大交结阵之令,马上五人一组,形成七个十字形阵法,显见训练有素。这十字光明阵每五人各自为战,有旋转、折冲、扩缩等种种变化,要旨在前防后攻、中枢策应,在混战中使出来效果极佳。刘星燕冲入丐帮阵中,陈实华早听高韧说过此人武功甚高,不敢大意,亲自上前挥掌迎住。朱定边、秦奋然带领丐帮,胡胜带领平正公会,一齐向圣音教所占道路冲击挤迫,展飞鹰和丐帮徐哲、林汉威在外围掠阵,乒乒乓乓打得不可开交。麓山寺护寺武僧听闻动静,在法净带领下也冲了过来,却远远地站在数丈开外,既不出手相帮,也不出声喝止,想是方丈早有指示,莫要引火烧身,只作壁上观便好。

  毕竟丐帮人多,加之占了自上而下的地利之便,圣音教渐渐后退,战场逐渐移到了白鹤泉水池边。双方均不时有人挂彩,有哇哇大叫越战越勇的,有哎哟连声跳出战圈的,整体来看,显然圣音教众人的战斗力更强,组织性也更好,身负小伤绝不退出战斗。当然这也可能和他们的阵法有关,十字光明阵较之打狗阵法最大的劣势,便是非得五人方可成阵,一人退出,阵形立散,剩下四个便变成了各自为战。但丐帮众人有一项功夫却是圣音教所远不能及,他们不光打,嘴里也一直骂个不停,各种脏言恶语层出不穷,冷不丁口中还会喷出浓痰鼻涕之类“暗器”,搅得圣音教众人又怒又烦,狼狈不堪。

  高韧和牛二丁已相斗上百回合,牛二丁已经气喘如牛。原来这钎担开山法毕竟源于军中重枪枪法,讲究大开大阖、气势威猛,招式变化却不甚多,而消耗力气甚巨。牛二丁刚上场过于谨慎,被高韧缠斗数十回合,才醒悟自己的招式丢了气势便丢了根本,此时再加力刚猛使出,却被高韧早看清了套路,在无影十三剑剑式的配合之下轻松避过。此时高韧胜券在握,见双方混斗已移师白鹤泉边,趁着牛二丁出招散乱,一招“天边挂月”连剑带鞘戳向牛二丁额头,在牛二丁侧头偏让之际,忽然剑鞘交到左手,右手握住剑柄“唰”地拔出承影剑,一招“银燕点水”迅即点向牛二丁两手手腕。牛二丁未料到高韧突然拔剑,更兼承影剑若有若无的剑形,还没看清来剑,双手腕部已先后中剑,手中钎担脱手掉向地上。此时高韧剑已回鞘,后跳一步,竖握剑鞘抱拳道:

  “承让承让!”

  牛二丁脚尖一挑将钎担挑起,伸手去接时才发现手腕处连筋带肉已被割断,虽并未伤及关节,已知今日无法再斗,对方已是手下留情,登时脸色灰败,边喘气边道:

  “多谢┅┅多谢手下留情。”

  以手扶着钎担,垂头丧气地缓缓坐下。高韧再一拱手,转身两个腾跃来到展飞鹰等人身边,向下面白鹤泉前看去。

  只见圣音教教主已坐回石凳,背向众人,眼睛仍看着笑啼岩方向的刘义隆、张宗耀两人,对双方群斗战局似乎漠不关心。苟三娘站在教主身侧,紧张注视着双方打斗场面,俨然教主贴身护卫模样。程实华与刘星燕、谢成全与候贱桥各自捉对厮杀,却是旗鼓相当,一时分不出胜负。程、刘两人都是用掌,刘星燕掌力之威猛竟不亚于程实华降龙十八掌,周围数尺木石纷飞,无人敢近其身畔。谢成全脸上、脖子上血迹殷然,已被猴爪抓中几次,堪堪避开要害而已,那候贱桥也好不到哪里去,大腿中了一刀,左手也鲜血直流,动作已全无猴拳该有的灵动。马大交则全场呼喝照应,手中拿的正是来自问剑山庄的一星白晶剑,每奔到一处,必有丐帮弟子受伤,解了圣音教十字阵之危。

  林汉威大怒,便要跃下去接住马大交。高韧按住他肩,略一思忖,道:

  “这样,展副会长,你去对付那苟三娘,林长老对付马大交,徐长老掠阵。我呆这儿喘口气,随机应变。”

  展飞鹰也不答道,身子腾空而起,在空中转折盘旋,如同苍鹰展翅,往泉边亭中扑去。徐、林二人不认识高韧,却认识展飞鹰,见后者身为副会长,却老老实实听这毛头小伙子的指令行事,心中不禁大感惊讶,当下亦不迟疑,先后跃下往马大交扑去。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