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两份薄礼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3759 2021.01.10 20:00

  黑鸦色的人潮,密密地挤了过来,勉强用隐身三才咒保持着不露馅的顾朝,气血虚弱地从紫荆灯的暗处走了出来。

  “顾朝,沈燕,黄山甲,方默,你们四个随我来一下。”南潇湘皱着蛾眉道。

  “她皱眉的样子还真的挺有意思,明明假正经却偏偏很正经。”沈燕笑道。

  “我也一起。”萧胭脂道。

  她心细如发地扶着顾朝,顾朝受伤颇重,面色如常地撑着,与萧胭脂一起走了过去。

  “在你们面前的是一件蟒龙的龙骨,这龙骨最为通灵,能够辨别出谁是刚才闹事的元凶,谁若是抽空了,没有得到龙骨之后的赏赐的,还请在海涯泽多陪我半个月。”她面若冰霜道。

  “这套路可难不住我。”顾朝心道。

  四人一一摸了龙骨,然后等待着南潇湘发话。

  “伸手。”她说道。

  五人照做之后,顾朝等四人全是手指触着墨,唯独萧胭脂的手是白白净净的。

  南潇湘心道:“刚刚闹事的不可能是萧胭脂,看来闹事的元凶一点都不心虚,我以为诈一下,他会缩手不摸的。”

  此女使了个眼色给姜白石,姜白石利落地翻出三个宝箱,譬如,伪龙骨属于沈燕,火玛瑙给了方默,黄山甲得了最次的龙须。

  而顾朝根本看不上这些赏赐,比起全身是宝的风雷龙,这些根本不算什么,但是萧胭脂依旧喜滋滋地举着一本册子道:

  “这玩意儿你得送我!”

  “送送送!”顾朝皮笑肉不笑。

  南潇湘心道:“眼下来的几个郡中,就这顾朝还是个人物,看他并不属意这个萧姑娘,我好歹也得和他做个朋友。”

  “顾朝,其他人三天后按时离开海涯泽,只你还要再留半个月。”她冷冷道。

  “恭敬不如从命。”

  顾朝眼下伤重,在龙宫多待段时间对他来说算不上是坏事,于是乐得顺水推舟。

  “好了,都散了吧。”姜白石挥了挥手。

  水下的世界,无限琉璃。

  岸上的人间,却也是在杳如风雨地在度过。

  一派衰败的狄府,青檐角儿像是振翅欲飞,酥酒黄得偏偏要留客几盅。

  狄良站在酒席边上,他举杯对着罗族的族长罗东道:

  “罗族长,家父不幸蒙难,承蒙您老人家收留,这份情意,狄良只能用这杯薄酒略表敬意。”

  罗东穿着宽袍、窄肩领衫,胡子一沓拉开如墨,他欠身回礼道:“狄郡长此前包容,才有罗某今日,这份情谊哪能不报。”

  顾重陵一袭墨色的青衣,坐在次席,此时却道:“狄贤侄,我们今日还是说正事儿,毕竟,眼下这样的机会不算太多。”

  “是是。”狄良道。

  “在场的还有玉娘、青鸟和风诀这三大猎魔团的前辈,想来三位之前都已经听说过此次会餐的提案了。按照罗族长和顾族长两位的规划,我们在这一周,先行收拾江令天、韩岳、顾朝这三人的实力,然后一起灭掉夜盟会,在跃鱼宴回身的必经之处埋伏,一举干掉其余人员。眼下,不知还有没有什么异议?”

  “这其中的利益怎么瓜分?”费玉娘道。

  狄良看了这妩媚的妇人一眼道:“所有的财物在事成之后将会均分,而在完事后,罗族长将会自荐成为新的烛龙郡郡长。”

  “唯一的难点就是江令天和韩岳这两人,余下的夜盟会和顾宅,他们的主人不在,根本没有太多的抵抗之力,很显然,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鹿风诀老谋深算地说道。

  “不错,然而这两族,并不能由我和罗东来挑衅,不然就坏了十六族的协议了。但是瓜分夜盟会,则可以完全由我们出面。”顾重陵道。

  “嗯。你们的谋算实际上我很合我意,可这里面也并不是没有风险,两族一灭,这除了你们两族之外的十二族,就该视我们为掌上鱼肉了。所以,除了利益方面的原因,我还想知道罗族长执意要动手的真正原因。”

  青鸟是个白脸尖腮的女子,她并没有被瓜分大计所迷惑,鞭辟入里地问了一个核心问题。

  “自从狄云杰和高恭两人离奇死亡后,寺庙修缮款、地下洗钱等诸多不利于我们的事情,已经有些失控,最起码江令天和韩岳两人各自掌握了不少,而且我怀疑他们的下个目标便是我们。俗语说得好:‘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就是这个理儿。而我成为了郡长,十二郡的话语权将掌握在我的手中,想必你们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罗东停下了大快朵颐的筷子,慢悠悠地说道。

  “那么,你呢?”青鸟转向顾重陵。

  “在顾族内,有顾朝就没有我,我现在在顾族说话,已经有点压不住人了。”顾重陵不想提及自己与顾朝父母的恩怨。

  “顾朝和他的那个侍女,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算计在内?”玉娘沉吟道。

  “当然有,不然我们也不会连请三位。”顾重陵实话实说道。

  罗杰道:“不过眼下,几位可以不用担心这一点了。”

  “既然如此,我们的意见和对风险的预判都已经达成了一致,接下来的就只是行动部署而已了。”

  “不错。相信我们终究会马到成功的,让我们喝下这杯酒,来,干了它!”

  这几人举杯就饮,喝完后,他们立马收了面上的豪情,转而心思缜密地布置去了。

  青蛟宮的宫水犹如清酒,每夜每夜地流淌过顾朝的眼。

  他躺在水晶碧玉床上,房间里面,麝香散发着清幽之意,可他偏偏无心睡眠。

  他滴血开启了储物器,储物器中顿时出现了紫鹃和庞凌两人的身体,在南潇湘突击检查之前,他手快才将他们塞进了储物器。

  眼下,他飘然就进了足有一个房间大小的储物器。

  他探寻了下紫鹃,想从她身上搜到些法器之流,很意外,并没有太多收获。

  “年轻人,你毁了我的分身,终有一日,我会找你报仇的。”庞凌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简直目无表情地说着一个令人惊恐的内幕。

  顾朝被吓了一跳,差不多退到了墙边才站定,他确信无误,自己已杀了庞凌。

  “只有楚狂灵士才能利用特殊的功法生成分身,这庞凌身后的势力没有那么大吧?不过,我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事情既然干了,就得往前看,何况,他的本尊恐怕也没那么快到。”

  他想起在梦诀中遇到的卫西鞅,仿佛也是分身,自己一直到现在并没有被追杀,心下倒也坦然起来了。

  他割破紫鹃的手指,滴血到了她的储物器——一枚水银白的戒指。

  “果然身家丰厚,光是聚灵丹就有上百瓶,这下,我要发了,贺兰心脉的后天级肯定稳稳地巩固住了。”

  他静坐下来,一口气吞了三百枚。

  贺兰心脉是典型的聚息大法,内外兼修,同时偏向于借力打力。

  他就这样修炼了一个时辰,直到四肢百骸里的浑浊之气全被排泄了出来,这才收功止住。

  “贺兰心脉到了后天级,我本身的聚气受到气海的滋补,现在已在全身奔腾了一个周天,按理说,我该突破到抱元境才对,可为什么毫无反应呢!”

  他枯坐如蝉,仿佛稠甲化成了枯枝,一动不动地沉思钻研着。

  环佩清声,在这夜凉如水的时分,如卷波似地传到了顾朝的耳内,他立马走出储物器,松散地步入玉馆池。

  “顾公子,南姑娘有请,请穿好衣服后随我来,我在门外等待,如有唐突之处,还请见谅。”侍女碧荷前来叩门。

  这侍女看着水池中顾朝隆起的胸肌,以及舒展双臂间健美的肱二头肌,又见他在水上,仍旧不断地用一柄寸剑削着玉像。

  刻苦修炼到这种地步,如果不是作秀,那说明,他今日在跃鱼宴上凌驾诸人之上的表现,完全是天道酬勤。

  “好的,我稍后过去。”顾朝道。

  他忘情地修习着雕龙舞凤术,眼下,他能轻而易举地将龙宫的翡翠柱刻成翠鸟,惟妙惟肖那是不必细说的。

  “想要养成浩荡剑气,一定要远离女色,譬如童孪女婢,只可远观,却不可亵玩。其次,养剑须得一日不缀,等到我这剑气养成,千里之外取人首级,那都是轻而易举的。”

  他心下有了定数,在洗浴之后,走到了南潇湘所在的白龙楼。

  中宮浩大,白龙东掀着一鳞,西盘着一遛长须尾,积压在锱铢满地的白玉殿上,显得颇具神采。

  “今日正是第十五日,我有两件珍品要送给顾公子,还望公子接纳。”

  “哦,这倒是不赖。”

  “第一件便是这垂露盘,此物对于擅长凤雕的你来说,无异于是宝剑赠英雄。”

  南潇湘取出了一个镀了银光的玉盘,她轻轻一抛,这垂露盘就团团如月地坠到了顾朝的手边。

  顾朝的谢字还没出喉,又听见南潇湘轻启着檀红色的薄唇道:

  “第二件,倒是个冰雪美人,这人便是玉秋阶上立着的碧荷。此女在龙宫待得太久,凡心已经萌生,她想要到上头透透气儿。

  所以,我想把她委托给你。无论你是要将她作为婢女,亦或是将她嫁给凡夫俗子,那都由了你。她的实力嘛,略逊于紫鹃,但也不会差了太多。”

  顾朝并不瞅向碧荷,转而说道:

  “南姑娘盛意拳拳,先是送我狄府求而不得的宝物,继而又送我佳人。俗话说得好,无功不受禄,倒是不知道南姑娘想要我办成什么事儿。我这个人有个拈轻怕重的毛病,若是这担子太重了,我这两样珍品恐怕连一分都不会去接。”

  南潇湘展颜一笑道:

  “顾公子这就见外了,对比与你一同前来的才俊,我觉得你卓尔不凡,文韬武略兼具,所以想要用这两份薄礼,与公子结一个人情,日后如果我有要请公子帮忙的地方,还请略抬贵手。”

  好歹也是活了两世的人了,顾朝哪里会信这些鬼话。

  熙熙攘者,皆为利来。

  利益,通常都是匪夷所思手段后的极力想要隐瞒的东西。可是,以青蛟宮之繁盛,又能发生些什么呢?

  何况,南潇湘是龙女中的翘楚,天命之鳞开了光,龙玄元士只是她的下限,日后突破到楚狂灵士都是有机会的,何苦要来交好自己?

  顾朝拒绝道:“南姑娘的美意,顾某心领了。日后见面,还请南姑娘一定赏脸。”

  南潇湘心道:“龙生九子,各不寻常,这龙女之多,恐怕还要超过龙子。我眼下虽然地位不凡,然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不结些善缘,一旦日后那些被镇压的龙子复苏,我怕是要遭殃。”

  “不接受,恐怕顾公子还真出不了这个门。”她渐渐地露出了先礼后兵的獠牙。

  九阖天门,次第而落,这白楼龙的地界随着蚌门似的卷门,慢慢地依合起来。

  顾朝道:“行,我若是答应了,我想今天就离开。毕竟在我的朋友走后,我又在你这里待了十三天。”

  “这才对嘛。碧荷,快跟上顾公子,往后你就是他的人了。”

  碧荷怯生生道:“是。”

  顾朝向南潇湘辞别,然后,他骑上金猿,肩上背负着柄天月剑,一路悠哉地向着烛龙郡走着回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