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决战风云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3603 2021.01.01 12:00

  白云字字征帆似地浮着,郡长狄云杰在李吉安耳旁密密地说了许多话,李吉安招了招手,萧胭脂很自在地就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缓缓提醒道:“你身家悬殊,用初吻来博名,请自重,不要负了你师父传授你冰清百花诀的美意。”

  萧胭脂不以为然道:“身如孤鸿,心似蓬草,没有见到可以扛起东墟国旗帜的人,我的名声又值些什么?难道只是好好活下去么?看,白倾赢了。”

  李吉安道:“白倾和顾朝本就是要狭路相逢的,唯独可惜的是,沈燕没有参加大武试。”

  萧胭脂云淡风轻地听着,却用纤细的手指剥弄着南隋梅子青香炉,她红绣鞋袜所对着的一个龙泉斗彩瓷瓶,多年之前那是产自她家的。

  天上的白鹤翩翩飞过,水滨与莲台隔着一线,海岸线与视线交织的一条炽热线。

  “白倾厉害太多,李俏儿在他面前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沈燕低低道。

  “他面对的是一个气力将竭的人,比不得顾朝用了那么的损耗,这也是常理。可是看到他在强大的肉身之外,居然还能变身化形,这就不是单纯的天赋了。突然间就发现我的银子比我的心更痛!”楚天阔满褶子的心慌,都坠到了衣袍上。

  “一变为虫,三变成虎,七变可以脱胎化入柳氏宗门,白倾现在到底可以几变呢?”明月葵的凤目一紧。

  “白倾与顾朝的胜负,将决定此次大武试的魁首!一个是异军突起的妖族少年,一个是陨落重生的天才,到底谁能进入天圣国院?!”

  郡长狄云杰将场上的悬念做了一个有力的总结。

  武试的吸引力,就像抛向湖面的鱼饵,随着场上的一动一静,都要在赌局上钓起一条肥鱼。

  眼睛能吃人,烛龙郡热气腾腾的三五千道目光,则已足够杀人了。

  场上的顾朝,没来由地觉得燥,他看过白倾与李俏儿的对战,清直的鼻翼沁出了紧张的细汗,他接下来要应对的绝对是一场险战。

  “将莲台地央之中的贝兽给放出来。”李吉安下达指令道。

  “这……”顾重陵站在高恭的喉头,听得额头冒汗不已,这意味着两个人在互相缠斗的时候,还要留意贝兽的突然袭击。

  “这一局,实际上比得是竞合!”狄云杰颇有见识。

  石门中开,在耀金色阳光的穿透中,一只体重超过七百斤的贝兽出现了。

  这只狮面猿身的白银级贝兽,从一出场就张牙舞爪地冲向莲台之外,咻咻的水声,呈环状的圆线冲射而起。

  水中含有电芒,一阵刺痛下,这只贝兽不得不缩回。

  它连试了三次,转过血红色的倾盆大口,桀骜不驯地抖动着极为旺盛的毛发,已向着顾朝与白倾二人冲来。

  白倾和顾朝两人,一个剑如杜鹃花卷血,一个枪如雪梨花抖擞,已先对拆了二十来招,这时,却不得不一跃而开。

  “膝伤一分,肩伤三分,仙咒在半个时辰内无法动用。”

  顾朝极快地检查了自身状况,而正当此时,贝兽的前爪猛地俯冲到了身前,并以千钧之势将他压倒了。

  他大骇,御剑如风,仿佛剖成一个横截面,顶住了贝兽。

  而贝兽在这关键时刻,却去影无踪地消失了,等顾朝反应过来时,他的前胸已多了两道爪痕,不但长衫破了,汨汨而流的血从腹部渗了出来。

  瞬空而移!

  白倾眼见贝兽全力缠斗顾朝,横着一杆长枪,飘身三丈,坐山观虎斗地负着双手:“等你实力耗尽,我再来斗你,还不手到擒来?”

  他泛起了冷冽一笑,同时,将妖星的本尊——黑山熊给显了出来。

  顾朝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睛冒着猩红色的火光,这只贝兽简直无所不在,从出来开始就一直撕扯着他的体力。

  莲台上的石型地砖,留下了这只贝兽攻击所留下的各种下陷、凹槽,种植了半个环面的松柏,不用说就遭了秧,纷纷居中断裂。

  而那只贝兽久攻不下,愤怒得不断磨着獠牙,绕着顾朝逼近了半步又半步。

  顾朝此刻已到了体力崩溃的边缘,如果这贝兽还是这么个急旋风似的缠斗,他根本就不用留力去应对白倾了。

  汗,一滴滴地落下,他嘴唇发白地盯着贝兽,这只贝兽也红着眼在盯看他。

  便在此时,贝兽积攒了全身的气力,闪电般从空中扑过来。

  白倾修整了小半个时辰,身影暴涨,也是如一道弧线激射了过来。

  “熔风炼意,剑之披靡!”

  在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时刻,顾朝也是拼了,挥动长剑,全身的力道压满剑身,一个反旋就劈了出去。

  太阳呜咽,场上砰砰的倒下了两个影子。

  顾朝躺在地上艰难地吸气、呼气,躺在他旁边的贝兽有着一道横劈的巨大剑伤,已是死去。

  “顾朝,你认输吧!”白倾的长枪,携卷着凌厉的疾风,直刺到顾朝的咽喉之前。

  在这避无可避的时分,顾朝突然发现身上的聚气居然源源不断地涌动起来,在恍惚间,他本能地动用了隐身三才咒。

  “嗯?人呢?”白倾的长枪在巨石上旋落一个极深的刺孔。

  顾朝屏息缩在一旁,他现在距离白倾的长枪只有两尺之远,若不是隐身咒恰巧可以启用,他今日必输无疑了。

  陡然地,离顾朝两丈外的地脉上,一连五块飞石快如流火地弹射而来。

  白倾精准无误地一一挡落,人也钻风般地刺向那个地段。

  “还好金猿是藏在地底的,不知为何,刚刚那种精疲力竭的感受让我极为舒服。”

  顾朝心下略微宽松,他全神贯注地将那些海洋般流入的聚气,一点点汇聚到虚府,他有种预感,自己是要突破到聚气六星了!

  接二连三的爆破声,从崩飞出来的石屑中飘入顾朝耳内,一块石头以陨星的速度弹向后者。

  一波绚烂的气华从顾朝身上燃起,那块石头嘭的一声反射回去,宛若钢豆!

  这时,金猿奈不住白倾的长缨枪,嗖地一声从地底钻到了顾朝的袖子。

  “原来这才是你的本尊,然而,可你现在已经激起了我的怒火,我不仅仅是要赢这么简单了,我要卸你一条胳膊!”白倾这才意识到刚刚被调虎离山了。

  十招,一炷香的时间,而这点时间并不够改变些什么,他想。

  天月剑平稳地被擎在手中,顾朝感受着胸中滚烫的聚气,久战后的气源告诉他,他完美突破了!

  “依旧有坏消息,我这气源在体力极端疲惫的情况下,只够我动用两招聚气六星的大招。”

  他立起眉头,抢先发动了攻势!

  一剑破三甲,劈开南湖三重浪!

  “没有用的,你击败贝兽都如此费力。”白倾心中默念,长枪的枪尖后弹后一个前旋,枪尖出火,火光与顾朝的风系之剑碰撞在了一起。

  嗡嗡声长鸣不绝,白倾看到顾朝被枪火烧烂的衣服,露出了会心一笑。

  然而,很快,他的笑容凝滞了,就像他现在暂时不能移动的身体一样,极短的七秒。

  “一剑在手,风雷动!”

  顾朝等的便是白倾滞缓的这七秒,他将全身聚气萃取到了剑身,剑身的光芒冲天而起,耀天夺地!

  白倾同样不会束手待毙,他的身形顿变,高逾三丈的黑山熊像一座小山般再度显形。

  以一化二,以二又化为三。他在化出了四个分身,才堪堪停住。

  “妖星的肉身防御很强,这白倾已有了四变之体,公子的剑意恐怕很难尽数破去了。”梁冰晶不免有点忧虑。

  “君不见昆吾冶铁飞炎烟,红光紫气俱赫然。良工锻炼凡几年?铸得宝剑名龙泉。龙泉颜色如霜雪,良工咨嗟叹奇绝。琉璃玉匣吐莲花,错镂金环映日月。正逢天下无风尘,辛得周防君子身。精光黯黯青蛇色,文章片片绿龟鳞……”

  顾朝浩吟着贺兰心脉,贺兰心脉的威力随着剑诀一重更压过一重地显现出来。

  这剑诀吟了足有一百三十字,一字一莲花,一字一剑意,源源不绝,如流水倾泻!

  白倾的熊身千疮百孔,而他仍旧屹立不倒。

  “顾朝,即便你突破越阶了,又能奈我何?”这名妖星哈哈大笑。

  “合百为一。破!”硕大的剑意全都围拢成一束赤色的剑芒,剑芒所及的地方,空气都化成了水蒸气。

  “关山碧血枪!”白倾何等身手,在顾朝的百道剑光不能破掉熊身,立马就使出了他的杀手锏。

  碧血枪化成了一个熊的啸声,扑向顾朝的熊熊剑莲!

  顾朝发出了极为压抑的吼叫,他的聚气仿佛耗光似的,五脏六腑都要移出身体的感觉,一切变得极为缓慢。

  渐渐的,他发现他所苦练的贺兰心脉有了成效,因为,剑莲之光正在侵吞白倾的妖熊之像。

  “很好。熔!”

  磅礴的光芒嗤嗤地射出,南湖的莲台传来了隆隆声,那地格像是往水中沦陷了一尺,众人全是惊心动魄。

  砰!天月剑与碧血枪撞击到了一起。

  这时候,斗战技巧已经没有任何作用,比的纯是虚府天赋。

  白倾根本不信顾朝的肉身可以强大到挡住枪火,然而这样的内耗持续下去,他聚气五星顶级的实力,在聚气六星面前根本就不是对手。

  “我认输。”白倾口吐白沫,脸如死肝色地喊道。

  李吉安弹出一道弧波,南湖的水化成两面墙,插入到双方的斗争之间,各挪一寸的时间,平缓而柔静地卸了这场生死战。

  即便如此,白倾整个人还是喷血不止,那种喉咙里咽着太阳的痛苦之感,让他在莲台上足足痉挛了五六下。

  眼下他的熊身已卸,虚弱的本体就像一条小虫一样在蠕动着。

  顾朝同样没好到哪里,身体挂在长剑上,汗流如注,面色苍白如纸。

  暗地里为顾朝揪心的梁冰晶总算悬下了心,可在莲台的底下,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传来了两重闷棍声。

  金猿浴着血,横躺着像是死了一般。另一边,飞出六只白色玉兔,其中五只浮尸水面,另有一只白色小兔,则是柔顺地舔着白倾的脸。

  “原来不止台上,台下还发生了一对六的御兽大战!”这一下,许多人方才反应过来。

  “我宣布,烛龙郡大武试的魁首是——顾族的顾朝!”狄云杰朗声宣布道。

  “太厉害了,简直燃到爆。”

  “我之前以为顾朝闯到决赛,不过运气,这实力,还真是强悍啊,恐怕烛龙郡的年轻一代,他说第二,没人敢应第一吧。”

  “……”

  场下还有很多的议论,而顾朝脑中一片空白,他原地调整气息后,抬眼望着云阕,天上丝云绒绒,寥廓的江天,澄澈万里,他终于证明了自己!

  他不是两年前的废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