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我是流氓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3105 2020.12.28 12:00

  星满天,月未落,依旧是葡萄藤院。

  顾朝走了进来,他摘了一颗葡萄放在嘴里,吸吮着吹弹可破的肉汁。

  “楚天阔是不是值得信任?”

  沈燕道:“这个你别问我,听说星域太古池只愿意和一个人牵头,烛龙郡的猎魔生意也就只能由一个人来承接,煞士嘛,当然也就只能存在一个。你知道的,猎魔煞士是我们帝国文阁堂的一个分支,文阁堂目前的处境不算太妙。”

  顾朝道:“嗯,我确实听说过文阁堂的一些情况,我们郡里面对‘白衣卿相’的招揽势头,一直都是有增无减的。”

  沈燕道:“是啊,其实道理也挺简单的,我们唐墟帝国处在四战之地,眼下主盟国的位置差不多要被宋苑帝国给取代了,文阁堂不断地从三十五城、八百郡中选取精英,为的就是要挽回昔日的尊严。你看武试就知道了,今年这一届,九境山府投入的资金最是丰富了,听说还会和北雁军的入伍考试联系到一起。”

  顾朝道:“是啊,鱼跃龙门,凡人修仙,武试这关历来是道门之下的焦点。”

  沈燕道:“聚气层,道门秀士,虎榜修士,龙玄元士,楚狂灵士,天盟策士,九界真君,大乘鸿卿,破虚仙尊……我突然感到踏入仙途的道路,真的好遥远。”

  顾朝道:“事在人为的。等过了聚气七星,我们便能成为道门秀士了。我本来以为你了解楚天阔的为人,我也怕被算计啊,好了,我先走啦。”

  他不再说话,转身就走出了葡萄藤院的拱形门。一旦成为道门秀士,那便是军队中的强者了!

  沈燕道:“说实在,我们的友谊实在奇怪,我经常嫉妒你,却又希望你变得更强。也许是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成为九境山府最强的人。对了,还有个消息要告诉你。白帝郡的叶阳,现在在追求上官木瓜。”

  “这些事情,基本上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顾朝心不在焉地转过头,上官木瓜飞舞的裙裾,银月般皎洁的腮脸,像是那个仲夏夜的对视,一起浮现在心头。

  沈燕不信顾朝可以走得这么洒脱:“嘿,有一份《示辱书》,我保存了一年,以为不太可能会交给你了。看到你现在重新振作,而且比我期待得更强大了一点,我想我该忠于郡长大人的托付,把它交由你了。”

  顾朝停住道:“我还真想砍了你这厮,居然充分贯彻了死不要钱、死不要脸的原则。你就不怕你一年前救我的恩情,在我这个眼神里就这么灰飞烟灭吗?!”

  沈燕道:“我又不怕,忘记和你说了,我根本就没有脸。”

  顾朝接过信,撕掉了朱红色的漆口,羊毫笔落在宣纸上的字迹,如此熟悉,如此深刻,那年联城会的失败经历一下子就全到了眼前。

  “你……下一次见面,我肯定要暴揍你一顿。”

  夜晚的那些石雕,在他单薄的背影持续地发着暗光。

  鸟声嘹亮,青山却显得越发的寂静,一片野风吹过,顾朝走了一阵,自尊心才没有像瓷瓶一样碎在地上。

  “锦绣庄的南湖小筑。”

  顾朝极快地确定了此行的修炼地点。

  选择这个南湖小筑的原因,在他看来极为的简单,《梦蝶心法》的最后一味药物,可以在那里自由地收割着。

  大片的紫茑萝在随风摇曳,熏艾草如绣织的目光,一望无垠,想到这些,他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夜色越来越深澄,仿佛眼睛就要因此而寻找光明似的,顾朝精神抖擞地朝着锦绣庄走去。

  他一口气奔走了将近有三里,穿过了奔流的雪溪,当然,还有枝繁叶茂的松柏街。

  主郡区里头,兽车、鸟车飞快地移动着,用烛龙鳞片制成的火灯像是不断地在摇晃着,顾朝很快就看到了一座朱墙碧瓦的府邸。

  府邸的外院门上,远远地贴着两张符文,葱茏的草木中掩映着一个池塘,他知道,这算是富人区的“金钟罩”了。

  那些不起眼的草木,以前就经常抓到一些小毛贼。府院很是清冷,连灯光也都没有冒尖去打破这片黑暗。

  就在这时,嗖的一声,一支长箭猛地从身后飞来,凌厉逼人!

  顾朝侧身一闪,才刚躲过,草丛中忽然撒出了一个装满小银刀的渔网,有三个人就像是围捕着黄鼠狼似的困住了他。

  “鹤立鸡群!”顾朝一个提纵,紧跟着长剑盘旋,寒光像是松风笼罩着周围,一缕缕的剑气犹如白练,在那渔网上绽开了银光,那三人的力气使了空,往后直跌过去。

  “我爹说得倒也没错,这小子的实力确实有所恢复,不过嘛,本小姐一向是计划周全了才行动,这等玩物今晚是插翅也难飞了。”

  顾朝道:“原来是你,玩跳山羊摔得最惨的那个。”他已经认出眼前的这个姑娘了,族长顾重陵的第二个女儿顾吟心。

  顾吟心咯咯笑道:“就是我,你的姑奶奶。”

  她的声音娇如啼莺,在青苇草中压得很低,然而声音还没有歇下,两柄飞刀带着冰霜迅猛地射过来。

  顾朝连忙格挡,哪知,这飞刀在撞到剑身之时,又飞快地射出一支。

  他心里暗想着,这女的小的时候就刁钻的要命,动不动就出手伤人,听说前些年拜师学艺去了,现在看来学成后还想杀人了。

  “炼灵士的道符!”顾朝不敢大意,有些厉害的道符足有上百种变化。

  刀光绷起来就像是割喉的弦线,弦翻,剑去,仿佛一派的塞外声,顾朝从容地弹开了连瓣飞刀,那剑气铮铮,将灌木给抽得啪啪作响。

  “快上,劈了他,武试名额不能烂在他的手里。”

  罗源等三人各自取出一张灵符,一张纸符化成了一长串的火舌,一张纸符爆发出了镁粉般的雾气,还有一张干脆就是一支刀罡!

  顾朝轰出了一拳,大拳套着小拳,拖拉行转,流畅如一,在这三道灵符中显得灵活有变。

  他略松一口气,心道:“原来是些二星道符,也就两种变化。”

  顾吟心说道:“我们四个人还打不过一个嘛,把这厮打晕了给喂鱼。”

  白英附和道:“没错,大伙儿都没到秀士级别,我们钱多,现在又有了上乘装备,办他!”

  这时,三人饿狼扑食地缠了上来,顾朝在腾挪了十来个把式之后,卖了个破绽,白英立马就进了剑光笼罩的圈子。

  “雪剑崩!”那长剑的剑气,仿佛凌驾在天姥山之高,直从山巅奔腾而下,他把白英和李耀在第十二个回合摔出了圈外。

  顾吟心的刀之影,在她自身黑暗气息的掩盖下,突然就溜到了顾朝的胸口,在顾朝后退两步的时候,那三人恶狼一样抱住了他的大腿和腰部。

  “二小姐,快!去取武试符。”

  火光四溅!天月剑和鹰刀发生了强烈的碰撞。

  噗通一声,顾吟心的鹰刀在聚气的强力冲击下,落入到了池塘之中。

  与此同时,顾朝将缩聚在身的力气,陡然地一放,挂在他身上的三个人,就像跳蚤一样以飞一样的速度被弹射了出去!

  一记连环腿闪踢,左勾手拳又是挨着猛锤,紧跟着便是快如疾风的一记虎拳!

  白英挂到了树上,李耀被踩到了地上,而罗源受了顾朝破关时才用的全力一击,兀自在天上飞着。

  顾吟心眼看着形势不妙,红色披风一卷,像只水鸟般躲到苇草中。她的鼻尖嗅到了芦苇草青涩汁液的淡香,好险,终于逃脱了,她想。

  “我就在你的面前啊,不值得你特意下水游过来啊。”

  “你……”顾吟心被吓得又要落水,然而,她很快就被顾朝给踢回了岸上。

  在试图保持身体平衡的时候,顾朝已经将长剑架在了顾吟心的脖子上。

  顾朝道:“就你这聚气四星的实力,也想给我使绊子,我明天就放话说你为了我‘湿身’了。”

  “流氓。你再不放开我,我爹和我姐不会饶过你的。”

  顾朝道:“你都说我是流氓了,流氓会做些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你在水里再扑腾一段时间没准儿会更好看。”

  “如果你坚持这么做的话,梁川和梁冰月会很难受,他们现在该被铁鹰骑士带走了,他们原本该带走的人是你!你可得想清楚了。”

  “你威胁我?!又是铁鹰骑士,不是你爹,那就是郡长干的。说!梁川和梁冰月现在在哪里?”

  顾朝把顾吟心像鱼饵一般浸入到水中,圆月朦朦,莎草的影子在水面上发出了幽冷的寒光。

  “咕咕……你……你快放开我……(呕吐声)我说,我说,他们现在锦绣庄的右厢房。”

  “挺好的,那我就说话算数,饶了你。”

  顾朝头也不回地掠了起来,他就像是一只飞鸟,沾着芦苇的叶缘,接连换了六七口的聚气,方才飘到了锦绣庄的玉墙之外。

  他看了下这高逾三丈的石桅墙面,知道难以攀爬,就转过头看了下左右两边。

  黑漆漆的风影中,顾朝翻想了下脑中的记忆。

  左边应是绿得晶莹剔透的竹林,右边是横连着江皋的乱石堆。

  很显然,乱石堆陷在河床上,要越过墙面的高度只会比当下更高,所以,他不假思索地选择了竹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