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孟德往事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3268 2021.01.22 19:33

  四人在黄鹂轩车上又讲了些闲言碎语,他们在上苑对面的步行街下了车,顾朝看到行人往来如织,在湖光与灯影的双重映照下,俊男靓女的步调显得格外轻盈。

  他们从湖碟轩的正门走了进去,侍女们恭敬而充满礼貌地道:“欢迎光临。”

  孟德对这里很熟,直接道:“老位置,不过这次是四个人。”

  侍女道:“要预留一个位置吗?”

  孟德稍微楞了一下,方才回过神道:“预留?哦,不用了,就是我们场上四个。”

  “好的。”侍女退却,顾朝随着孟德一起上楼。

  顾朝问魏远道:“侍女说的预留位置,是孟德之前过来都会带女伴么?”

  魏远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同时故意落在后头压低声音道:“这是孟德的伤心事,你以后会知道的,千万别刺激他,我改天再告诉你。”

  “哦。”

  这时,孟德已经到了一个临着湖畔的轩窗雅座,他怡然地坐下来,品茗着茶水,并极快地勾点了菜品,落在他身后的魏远,瞅了隔着屏风的邻桌一眼,不安道:

  “孟德,不如我们换个位置?”

  顾朝听到隔壁桌传来了颇高的喧哗声,那浑厚的男人声音和清婉的女音,像杯子里的酒水掺在一起,发出了水流冲击河床的湍波。

  “不用啊,没觉得这里风景很好么?那巨大的摩天塔、霓虹楼,还有雄壮的六翼雄狮夜光雕,多么壮阔呀,每次看着我的心情总会很舒畅。”

  孟德沉浸在夜色中,并没有要起身的意思,魏远耸耸肩,只能坐下。

  顾朝对着杜渭道:“隔壁桌有点嗨呀,好像是为着几天后的商演的,酒兴都喝得老高了。”

  杜渭应了一声,含糊地给了魏远一个眼神。

  魏远道:“老大决定了是这个老位置,点菜吧,老四,你也别站着,这么软的坐垫,这么柔的姑娘,还伺候不了你坐下呀。”

  顾朝被逗笑起来,透过屏风,他忽然看到程守仁和上官言,还倒有点冤家路窄的意味。

  孟德此刻瞳孔一缩,问道:“方晓他们在那边?嗯,钱琴也在?”

  “对,今天看样子是方晓的生日,钱琴来为他庆祝呢。”魏远给孟德倒了一杯酒,斟得很满。

  杜渭提议道:“来,先干一杯!”

  四个人各自喝了一大杯,顾朝偶然瞥到孟德的眼神,他黑色眼睛就像受伤的刺猬,里面有股强烈隐忍的愤怒,这让顾朝猛地一震。

  他说道:“杜渭,你和我一起去挑些果酒吧。”

  他们站起来,向着侍台位置走去,顾朝走着离了位置一阵,他问道:“钱琴和孟德是不是有些故事呀?”

  杜渭苦笑道:“钱琴一开始倒追孟德,他们两个甜蜜地相恋了一年半,当时我们俩天天被撒狗粮,可惨了。后来,钱琴提出了分手,孟德挽留了一阵,没成,这些都是去年期末的时候发生的。可能,孟德看到钱琴那么快就有了新欢,有些伤心吧。”

  顾朝道:“他一定是爱过她,我们吃快些吧,免得他对着昔日的恋人难受。”

  “好。”杜渭去催了下上菜,顾朝拎着几瓶颜色缤纷的果酒,往座位上往回走。

  隔壁座上,程守仁递了一个眼神给上官言道:“看,顾朝那小子也在,听说他进入了大乘轩剑冢的商演赛。”

  “方晓,就是他,在昨天教训了你的两个人。”上官言有意无意地说道。

  长发瓜子脸的钱琴看了方晓一眼,像是在暗示什么,方晓淡淡回应,对着程守仁道:“走,你去给他使个绊子呗。”

  程守仁也往侍台方向走去,在顾朝走到位置上时,他故意翘了下脚。

  顾朝没有中招,然而,赶着上菜的服务员却没有躲过去,啪的一声,他托盘上的两个大菜直接扣到孟德的怀里。

  浓热的酱汁与牛肉,还有干锅上魔兽的蓝色兽火,不一而足地溅到桌面上,使得每个人的衣服都被汤汁给宠幸了一遍。

  孟德怒道:“怎么端菜的!”

  那服务员委屈道:“四位,非常不好意思,但是,这事真不怪我,这位爷突然使了绊脚,您的这位朋友可以作证。”

  他一前一后地指着程守仁和顾朝,孟德等在场的三人马上会意过来。

  孟德本就怒火浇心,站起来吼道:“程守仁,你他大爷的搞事情呢?”

  程守仁毫不示弱道:“我又不是故意的,明明是这位服务员自己不看路,来,我喝了这杯酒,就当是我向诸位赔罪。”

  他举起一小杯的绿醅酒,还没开喝就被魏远拦下道:“酒这么浅,诚意不够啊,要喝就一口气喝掉这一大瓶。”

  他指的是顾朝刚拎着过来的一大坛子,按着这种绿醅酒的浓度,不搞个半醉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程守仁尖声道:“你这是存心找茬,欺负我没人么!上官言,有人要我喝完这坛酒才肯罢休,来,你助我一程!”

  他把手中的酒杯往地上一摔,刚好砸在了杜渭的脚上,杜渭马上跳了起来。

  “姓程的,你今天存心来搞事情是不是!”

  上官言走过来面露凶相道:“就算我们是来搞事情的,你能奈我何?!三年级的小菜鸟,我们动动手指头就能灭了你!”

  “在天圣国院的地盘,你大我们一年级,还嚣张起来了!”魏远站起来,愤愤不平地瞪了上官言一眼。

  “我们有嚣张的资本,你们这些小菜鸟,有种就干一场啊!”方晓也拉开椅子走近过来,同时直勾勾地瞪着顾朝。

  钱琴在隔壁,看到这边闹起来,息事宁人地劝道:“如果是我们这边有错在先,我在这里代表他们先行道歉,希望你们见谅下,不要耽误了各自的雅兴。”

  孟德听到钱琴的声音,脑子里烫得炸开了锅,霍然站起来道:“他大爷的,如果?如果你妹啊,这是事实,不是如果。方晓,吃完夜宵,我们就在那座桥头等你们,男人不服就是干!”

  顾朝根本就没来得及插话,两边的几个人就已经推搡起来了。

  场上打斗的气氛,一触即发!

  方晓仰着脸,鄙夷道:“对,只要不怂的话就是干!我正要让钱琴看看,她撇了你,是做了多正确的一个决定!”

  钱琴愣愣地站在了原地,她看着孟德急吼侍台道:“服务员,把我今天的菜,打包了送到松风馆座七楼的1572室,小爷今天不吃了,先打了这场架再说!”

  话一出口,整个现场就此失控,两边的拳头和脸凑到一起,顾朝同样被激得愤怒异常,别说孟德要打架,就是他这个局外人也受不了方晓这样伤人自尊的挑衅。

  “谁敢在这湖碟轩闹事?!”

  一个洪亮的声音,带着一股闷雷,来自空间道的震颤,把双方的哄闹全部压制了下来。

  空间道之威力,它能让整个空间的碎片崩破出来,哪怕只是空气,碎裂之后也足以致命,顾朝深深知道这一点。

  关于道,那是龙玄元士才有的完美实力!

  双方的人,都往过道中央看去,顾朝也不例外。

  他发现来的是两个人,其中一个他认识,是李吉安,另一个人红光满面,宽须长袍,他不怒自威的形象,似乎地位与实力,还在刚刚出手的李吉安之上。

  “后面的这位肯定就是洛武城的城主胡宗了。”他想。

  顾朝认出了来人,他在代表烛龙郡迎战屏风中的贝兽时,见过此人。

  “各位都是国之精英,都坐下好好吃饭吧,别辜负了我们的期许。”胡宗不紧不慢地说道。

  他环顾四周,场上所有人都处在道的笼罩下,而顾朝并没有产生抗拒,反而,他的贺兰心脉和《永夜大典》有了强烈的涌动。

  尤其是《永夜大典》,居然自觉地从玉环上传透进一股强大的能量。

  顾朝的虚府,在一瞬间变得无比的充盈,他愕然地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心道:“天呐,是一位虎榜修士陨落了,而气源,似乎就在这城主胡宗的身上。这波能量太复杂了,它居然是依附着躲到我体内的,怪事!”

  “是,胡城主。”

  两边的人都悻悻地散去,各自安静地吃饭。

  尤其是孟德这边,即便大快朵颐,却也少了原先热烈酣畅的氛围,不过杜渭的胃口依旧很好,明显就是大胃王。

  顾朝看在眼里,吃完后,对着正在结账的杜渭道:“你们先回去,我有点事,要过一段时间回去。”

  孟德道:“早去早回呢,小心点,对了,用我的黄鹂轩车吧,听杜渭说,你有个大美女要去私会。”

  魏远道:“嘿,干嘛不蹭用呢,反正我有海马战车,在武将上虽说只是九品,但他们两人也不会介意。用好鞍好车撩妹要紧,哈哈。”

  “这……”

  顾朝倒有些盛情难却起来,只能接过孟德递来的仙兽符,这种仙兽符,是驾驭轩车和兽类所必备的解咒符文。

  凌波桥上,方晓告别了一起聚餐的几个朋友。

  钱琴道:“不要去管孟德了,有些事情我希望你不要给我难堪,不然我真的会生气的。”

  方晓道:“你跟我说过,孟德都没有继承权,身上的钱也不过是暂时的,他得瑟什么呀,我这是替你出气。好了,今天我有点小醉,等下我表弟要过来,就不能送你了,你自己先回去,好吗?”

  “好。”钱琴骑了一只仙宠走了。

  方晓站在桥上吹着风,可他很快就发现不对劲,黑暗中,好像有人一直在盯着他,可事实上,他什么都没有看到。

  顾朝紧紧地尾随着方晓,他本来外出是要抢占下气源,看看能不能冲破到虎榜修士的第一个门槛。

  可孟德的情意,让他颇为感动,他此刻施用了隐身三才咒,在找着下手的时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