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杀戒与清韵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2004 2021.01.18 18:00

  “什么人,敢在我云殿上大开杀戒!”

  一个威严的雄性声音,比来者率先到场,空旷的云殿中,瞬间就悬荡着浓烈的杀气。

  顾朝望向大门,天光在他眼中亮得富丽堂皇,可他胜利后的喜悦,在刹那间消失于无形。他看清了来人,是一个年龄足有两百岁的老者,身披着耀眼的城主铠甲。

  纳兰秋水叹了口气,她认出这是兆京城的城主丁洪波,目测便是虎榜级以上实力。

  若是他要找麻烦,顾朝和她两人加在一起都不够去拼。

  丁洪波严峻的脸色一变,面露喜色道:“哟,原来是我的儿呀,还带了媳妇过来。龙翔铁骑,你们这些人都不用进来了,快散了,散了,我们父子得好好叙叙旧。”

  顾朝望向纳兰秋水,纳兰秋水莞尔一笑,她猛地醒悟过来,瞪了顾朝一眼。

  “这一劫算是躲过去了。”两人不约而同地想道。

  天色澄碧得就像是琉璃瓦,银杏叶潇潇洒洒地飘零着。

  数日之后的顾朝,坐在孤月楼的窗阁内,一边望着窗外风景,一边像是在等待什么。

  侍女如姬推门而入,看见顾朝正在看书,笑道:“你这是要培养气质,成为老学究么?恭喜你,你的任务完成了,你现在的级别之高,恐怕以后要我们的楼主亲自接见你了。”

  顾朝将书本合上,自嘲道:“美味佳肴禁不住两三日的回味,同样,华美的衣服也耐不过一个月的新鲜,唯独这书本,抽丝剥茧地去读着,有些道理却会让你受益终生。”

  世道如棋,如姬看得分明,那本书居然是棋坛孤本的《棋魔三祖大绝谱》,那是棋力快要临近国手的门槛才能看得懂。

  她心头正被惊骇得无以复加时,顾朝忽然问道:“能麻烦你替我再查找一个人的讯息么?”

  她连忙道:“乐意效劳。”

  两个时辰后,顾朝打开一叠的文档,文档的页面上写着“上官木瓜”四字。

  纳兰秋水替他合上文档,不胜娉婷地站在他身前,眼神如一泓清泉道:

  “半个月后,等你融合了界门神的心核,便正式晋级成为虎榜修士了。所以,你不准备奢华地带我游逛一会,当成是最后的告别?”

  顾朝道:“离别,便是一点点的死亡。以后,我该去兆京城找你么?”

  纳兰秋水道:“山长水阔,谁知道呢!”

  “走吧,我们去南湖。烛龙郡的水,听说就像一个人的眉眼,不把好玩的都给逛完,我想你该不会放过我吧。”

  纳兰秋水咯咯一笑,在一蓑烟雨的杳渺中,他们两人舍了修炼的世界,优哉游哉地泛漾在波光之中。

  白发渔樵,烟波江上,眼看着夕阳在湖上一点点地坠去,顾朝感到了由衷的惬意。

  “秋水,我还没读完的那本书,你读给我听吧。一个字一钱,一千字就有一两银子了,很划算的。”

  “哼,你摆明了是在欺负我,才不干,我已经决定了要去云翼城堡。”

  “去找严渊?不会吧,你还对他念念不忘呀。”

  “那是我的事。如果某些人紧张我的话,我们就在那里见呗。”

  纳兰秋水粲然一笑,露出了可人的虎牙。她即将脱了自由,玉润珠圆地读起了那些蝇头小字,听得顾朝倒有点乐不思蜀了。

  “在离开之前,请你前往天圣国院帮我做最后一件事呗。”他望向纳兰秋水,宛若初见。

  “好,无论是什么事我都答应你。”她看向他,一脸温柔。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晚风中,传来了悠悠不尽的曲调,一片融融。

  那块心核,比顾朝想象中的更具能量。他放肆而贪婪地吸纳着里面的能量,在盗天真经的助力下,他对水元力的掌控到达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轰!

  水撼云涯泽,剑雄烛龙郡。

  顾朝心满意足地看着他的一式水剑,轻而易举地斩杀了一只真武四品境裂兽,他仰天而笑,仿佛踏破清秋似的走了进去。

  重新回到顾宅大院时,他的修为赫然已是虎榜级高手。在这个阶段,除非是用元气来杀他,否则他的肉身不死不灭。

  他的寿元,也是到了七百年。

  洛武城的胡府,双杆黑色峭拔的柱子扎在两旁,白玉狮子虎虎生风地端坐在宅外,内里,小星灯幽幽密密。

  狄良坐在厅上,一缕茶香,一两年前的他,在记忆中都悠悠地到了眼前。

  胡宗披着鹤衣大氅,头戴着华阳冠,手上捧有一卷《离骚》,他走过来道:“狄良,千金易得,吴景纯先生的技艺却是很难再得了,你七年前向那位先生学过几年的。此次去黄冈城,一方面是你为着你身上的发病,另一方就是要继承他的衣钵了。”

  狄良轻声应了一下,目光全在窗外的大片紫竹。

  “你母亲在驾驭仙兽时意外身亡,将你交待给我,我忙于统筹对魔族的抗战,无暇顾及,心里挺是歉疚的。黄冈城临近洛京,它里面又有不胜枚数的佛殿道观,我相信到时前来拜访吴先生的达官贵人会很多,你可要上心些。”

  “是。”狄良站起来。

  他看着拓窗上的题字:“夏宜急雨,有瀑布声;冬宜密雪,有碎玉声。宜鼓琴,琴调和畅;宜咏诗,诗韵清绝……”

  楷字厚重如魏碑,他知是胡宗手笔,不由得心里暗骂道:“假惺惺的斯文人,无耻。”

  狄良满意于胡宗的安排,又揣着这位城主膝下无子的痛处,到算是开怀了一些,恭声道:“我一定会努力的。”

  胡宗的脸笑绽得就像春天,他神色和蔼道:“如此甚好啊,你的资质上佳,可浪费不起了。吴景纯先生同时还收有另一名大弟子,名叫明子羽,此人得了吴先生七成的医王本事,还有大半年他就出师了,你和他多相处相处。”

  他的心里,又何尝没有将狄良当成自己儿子的意思?

  狄良恭敬地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多谢胡城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