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舍弟是严渊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3253 2021.01.17 20:59

  承露盘吸纳了一会儿,便停止了萃取。它渐渐地折射出了一道光纹,在翻页式扩散开来的折纸中,顾朝看到了赫然在目的五个大字:《玄水明灭剑》!

  他用手指轻轻滑到了下一页面,画面上出现了一个白发长髯的老者。

  这位老者穿着一袭羊裘,他开口浩吟道:“天无今古何有我,镂下三诀勿相忘!”

  这等像诗又不像的东东,听得顾朝几乎头皮发麻。

  羊裘老者腾出一根翠玉杖,并不见他如何拆招出招,页面中出现了无比繁复的效果。

  那一连串的华丽大招,看得顾朝目不暇接。

  “绚烂烟花式。”一川的剑雨,旋落如烟花,壮阔!

  “万箭齐发式。”百剑瞬发,聚成一剑之后,竟是劈断了天门山的瀑布。

  “瀑流倒挂式。”反撩而上,雄浑的峡谷波澜居然被一分为二。

  “……”

  但凡如此,一共绕转了六百多个画风方才停下,顾朝即便是看着也是瞠目结舌!

  龙玄元士的实力,居然恐怖到了这种程度。

  这翻页中的招式,他自认每一招都抗不下,他重新去听老者的口授,那老者道:“这套重力破冰的大法剑,共有三诀,其中的真谛归纳起来只有三样。”

  “第一重意便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最后收之为‘两袖天涯’……”

  顾朝见到这些剑意感觉分外的玄乎,华而不实的倒是不知如何应对了。

  纳兰秋水提醒道:“你看这里,这三重剑诀,全是剑走偏锋的绝招,第一重是鱼死网破的极致攻击,第二重是绝地求生的融合攻击,第三重是返虚入浑的无为之剑。总的来说,是灵级上品、圣级中品乃至神级下品的存在。”

  “嗯。好难。”

  顾朝现在算是知道这位龙玄元士的招式里,压根儿就没考虑过防守。

  对于那些灵级上品这样学究式的高下划分,顾朝心里倒也是明白得紧。

  武学一道,全以境界,可这武学的法诀,因人而异,被大能设成了凡级、灵级、圣级、神级、仙级等等,每个级别里都分为三品。

  换句话来说,他现在根本就只能勉力修习第一式,只有晋级成为虎榜修士后,他才有可能学习第二式乃至其他。

  “算了,反正有这绿玉池,我的进境总是比常人要快的。何况,我目前接触到的可是帝国顶端人才——龙玄元士的功法!”

  顾朝已经决定了要将这一秘籍当成是辅助旁修的次剑诀。

  这场修炼漫无止境,顾朝的生活又像是一个孤岛。

  在心无旁骛地追求任何一件事时,每个人从出发开始,便注定了是一场孤独者的行路。

  黄铜的太阳,在五个月后照常升起。

  笃笃笃。窗外传来了敲门声,顾朝推开门,落叶秋黄,瑟瑟地铺了满地。

  一人站在门外道:“丁少爷,还有三天便是您的成人宴,请享用美酒。”

  顾朝道:“嗯。你退下吧。”

  可那人并不后退,固执道:“还请少爷喝了,不然我不知如何答复。”

  “你是哪家的?我还需要听你的命令不成?”

  “小的叫严穆,舍弟上周寄来信函,让我特意准备薄酒数壶,并再三叮嘱要亲眼看到少爷服下。”

  “你弟又是谁?”顾朝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了。

  “舍弟是严渊,目前正在云翼城堡。”

  顾朝心思坏坏地想道:“原来是秋水未婚夫的哥哥!”

  绘有花卉的橱窗敞开,外头的天空,正有衔着人字迁移的去雁。

  北雁军。顾朝延续了半年的快活心态,被偶然触及到的这几个字眼给压低了,他想到了还待营救的父母。

  天光突然间变得灰暗,仿佛被什么东西给遮蔽了一样。

  千百头的珍禽在兆京城的整天天空掠过,仿佛骁勇的战士在天空狩猎一般。

  严穆很细致地瞅着顾朝,从外貌来看,他确实分辨不出眼前此人的真假,可是他兄长严渊的来信是错不了的:此人定是伪劣产品!

  他上前一步道:“不如我来伺候少爷饮酒?少爷以前最喜欢濡米酒了。”

  “我现在不喝!”

  “可眼下由不得你了!”

  叮当一声,酒壶在顾朝的推拒中砸到地上,碎了满地。

  严穆怒道:“你不过是个傀儡城主,现在居然还学会了反抗!门外的禁卫军何在!”

  顾朝此时已练成了《玄水明灭剑》诀的第一重,兼之绿玉池的神效,距离大圆满之境只有一线,除非对方是虎榜修士,否则他夷然不惧。

  “这是要撕了台面呀,巴不得呢!”

  这话才说完,门外的两千禁卫军已经像潮水一般涌入,他们把守住了窗格、走廊和大门,断绝了顾朝的所有退路。

  严穆指挥道:“杀了他!”

  顾朝一剑劈出,他身后的池水化成了利刃,直接冲撞向那些禁卫军。

  前头一二十名禁卫军一击就倒,而后头的显得有所准备,用一面防御盾牌护着,摩肩继踵地拼杀过来。

  “不知死活!”

  顾朝翻跃到了池水之后,他凝聚在掌心的炼气往池水中轻轻一拍,波浪掀起如长虹,他低吼一声,用剑身将水珠给弹了出去!

  噼里啪啦如冰雹!

  一滴水珠子,连杀七人,况是数不清的这许多?

  一时间,禁卫军就如秋收后的稻草,伏倒了一大片。

  严穆看不下去了,他手中的重剑一握,凭空跃起,势大力沉的一记“剑开天门”压了下来。云殿上的花岗岩纷纷碎裂,巨大的沟壑节节地往前推,在撞到顾朝时,陡地向上炸起!

  顾朝飞身躲过之后,也算极快地领教了眼前这名对手的实力——货真价实的浑圆境道生!

  严穆目中闪出了杀伐之色道:“今日是界门神冲出海域的日子,你们谁也不能阻止!”

  顾朝不明所以道:“界门神出世,与你非要杀我,有何相干?”

  严穆道:“一山不容二虎,即便你不是真的,那也不行。四大云衣使,列阵!”

  他做事分外缜密,但凡动手,必须要有百分之一百五十的把握才会狠心去做,就比如眼下的四大云衣使联手,实力还在他之上。

  青、蓝、黄、紫,四位身着彩色绫裳的女子,各执一剑,从云殿的中央轻飘飘地拂掠了下来。

  兆京城乃是大秦国的外邦,素来重武,她们娟丽柔弱,却是自小就被严格训练,没有五十年不会参与重大事宜。

  她们眼下曳裳广带,如飞的流衫中怀藏了十数柄短刃,此刻,顾朝便是在漫天如蝶舞的剑刃下,紧张而窒息地做着挪移。

  纳兰秋水平向一掠,水云剑架起了一道云桥,以琉璃碧的水镜盾,挡住了绵延不绝的飞刃。

  “我来对付这四人。”她神情戒备,注意力集中到了极致。

  她深知对方的修行时日已超过百年,所以,开招后就将绝招全用了上去。

  一根碧玉笛被她抛到了空中,这笛子自动发出了秋声敲锵的韵节,大珠小珠,顿落玉盘,居然是将声音化成了千军万马和龙蛇虎象!

  另一方面,严穆的重剑如玄,连拍了顾朝的胸位三下,手指连弹,炼气透过剑身,直从顾朝左肩弹射而出。

  顾朝踉跄退了数步,那些禁卫军马上就冲了上来。

  袖中的剑意,虎啸成势,顾朝剑指长天,剑中嗡嗡而鸣,他蹲下身子大喝道:“失重!”

  那些禁卫军纷纷浮起,不听控制地撞向城墙,而顾朝在这片刻间,气象已成,他宛若无人之境地突入到禁卫军中。

  但剑剑光捭阖,青气冲溢,这成批的禁卫军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不消片刻,两千禁卫军就被顾朝杀了个精光。

  严穆喘了口气,他盘算着在此地可能要酣战太久才见分晓。

  “不如且战且走,将他引向海域,到那时,即便有界门神在场,可我和张啸天合力,又有仙禽扰乱,胜算比现在可不止高了一筹。”

  他的重剑刚毅,劈砍之中,有目的性地削倒了云殿的通天玉柱,还有两边的大石块。

  轰的一声!这座云殿的主城,居然颤颤巍巍地摇动起来。

  两人的拆招也越来越快,他们各自从主城中飞出,半踏在空中。

  一路上,潭水中分的水声哗啦,玉道上的驷马轩车被斩烈了无数,顾朝在气息纵横之下,从桥面转掠奔走,渐渐的就到了海上的静渚。

  严穆抿着的厚唇,隐约浮现暗笑,决战的时机便在此刻了!

  顾朝警惕地望着海面,在一个怪物掀着狂澜冲起前,迅速地逃向了另一侧。

  而那个暗影般的怪物,长长的舌头扫掠,飞在空中的五六只仙禽已被他咽下了肚子。

  此刻,又有一人凌空扑出,他将手中的宝葫芦扔向怪物,在狂风吸纳的过程中,那怪物脱离了本体,摇身化成了墨黑色、盔甲铁衣的战士!

  “界门神,准备了三年,总算将你引出来了。”那名男子叫张啸天的男子道。

  墨黑战士似是不屑道:“你动用了兆京城的六千只仙禽来引我现身,我若还死守着这道界门,便是与我自己过不去了。”

  这墨黑战士的胸口有着一个圆形的心核,很显然,那便是五行能量球。

  原来这就是界门神,他前往兆京城的重要目的!

  顾朝瞅着这墨黑战士,心情激动得无以复加,在陌生城郡的六个月,煎熬到了此时,看来可以完美收官了。

  张啸天乍然看到顾朝,郁闷道:“丁豪?你提前回来了?”

  严穆道:“表哥,他是假的,不过如果我们不杀掉他,兆京城名义上的城主仍将是他。”

  张啸天无暇理会顾朝,他看到界门神不断地吃进天上的仙禽,兔起鹘落间,就到了他身前。

  两个巨大的乾圏,在两人的身后浮现出来。

举报

作者感言

秋秋小洵

秋秋小洵

再次感谢支持我的书友大大们~

2021-01-17 20: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