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重压之下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3321 2020.12.27 12:00

  顾重陵皮笑肉不笑,对梁冰晶和梁川使了个眼色道:“你们两人避让一下,我有些重要的事情,想要和我的侄子商议一下。”

  两人都是没有动,一个用脚在扫着地上的落叶,一个低头弄着衣角,仿佛没听到的意思。

  顾朝道:“你们先去替我准备晚饭吧,我迟点就过去吃饭。”

  “少爷——”

  “少主——”

  顾朝道:“你们去吧,放心呢。”

  顾重陵眼神冷冽地盯着梁川的背影,这老家伙真是一个很讨厌的障碍物。

  他转过脸继续道:“小侄啊,你好容易出关,点了祖香,也投了武试符,我们哪有不庆祝的理由呢!来,摆些酒菜,我和顾朝边吃边聊。”

  他一抬手,立马有个妇人提着个食盒进来了。

  顾朝道:“我已经吃过了,现在肚子也不饿。顾族长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行告退了。”

  顾重陵加重声音道:“你就不怕我自己取了武试符,然后抹掉你的名字吗?!”

  “你不会的,这些武试符在下发的当日就有了我的气血,除非我本人抹去了进行转移。不然,在帝国的律法之下,你的罪名可小不了。”

  “好。我欣赏你此刻打肿脸充胖子的勇气,简直和你爹一个脾气。你在枯木大师梅望陇名下的那个朝天宗,我已经授权转移给了其他人。当然,这些不是我留下你的最重要原因。”

  顾朝道:“干嘛拐弯抹角的?你现在挑明了说也就是了。”

  顾重陵道:“你也知道,白龙楼在很多年前是我和你爹合资的,后面这楼就成了你们的招牌。最近,上官木瓜的府邸扩建,要拆掉白龙楼,她让我传个话,日后她会亲自过来和你交涉的。”

  “她这是要让我自动交出白龙楼的地契咯?想得可真美。”

  “上官木瓜是左城司上官亭山的独生女,前些年还被云游天下的元士墨菲给看中了,成为人家的亲传弟子。她可是铁板钉钉要成为秀士乃至修士的人,你这块地被瞧上是你的福气,难不成你还委屈了?”

  顾朝笑道:“那个和我下棋的红衣小姑娘,什么时候郡长大人如此关心了?这白龙楼是我爹和我娘一起攒下的最大家产,我可不敢拿去贱卖。请你转告她,让她不用再多想了。”

  “怎么,你还有脾气了?”

  “这不是脾气,而是所谓的志气。我顾朝人在的一天,这白龙楼就一定属于我顾家。”

  “行,算你有种,看你这硬骨头能撑到什么时候,再过些日子你就会后悔的。”顾重陵冷哼了一声,负气上了轿子。

  顾朝不卑不亢道:“很抱歉,我这人并不会,族长请慢走。”

  一想到上官木瓜,他的怒气不由自主地就涌上了心头。很多年前,他和上官木瓜是烛龙郡公认的最具修仙天赋的少年。

  十二岁,聚气七星,他和上官木瓜距离秀士就只有一步之遥。

  “我不能落了下风,更不能把白龙楼给卖掉给到上官木瓜。我猜着她想要染指白龙楼,多半是她父亲的主意,这些老狐狸。哼,顾宅被收,白楼楼面临出售,我在烛龙郡的生计也将成为问题,真是想要逼死我啊?!”

  顾朝避开人群,一个兔起鹘落就过了兰桨桥,他看到四周没什么人,就在一个幽闭的亭落里,将天月剑取了出来。

  他念着绵密的口诀,天月剑的诏光中现出了“大道源空”的仙符,顾朝在“实体”和“虚影”中选择了前者。

  没过多久,明月葵就从虚空中走了过来。

  明月葵穿着睡袍,显然应诏的时候是准备睡觉的,她认真倾听了顾朝的心声后说道:

  “如果你想快速提升战斗力,光是与我喂剑对招,近期肯定不能有所作为了,我这里有种方法,对你应该会很有帮助。”

  顾朝道:“什么方法?我必须在两个月内突破到聚气六星,这次的武试有很多好手,没有六星,根本连一战之力都没有。我需要把一天掰成三天来用。”

  “你听说过庄周梦蝶的典故么?”

  “听说过。道家的杜陵老祖庄周,在梦里变成了蝴蝶,醒来之后不知道是自己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了庄周,栩栩然不能自己。我听说在很多化仙境的元士在飞升到二重天之后,就能够拥有相似的洞天境界。”

  “确实如此。我这里有套《梦蝶心法》,就是你可以寓神入梦,在梦里修炼气诀。梦里一个时辰,能抵得过正常的五到十天。”

  “普通人的休息时间是四个时辰,也就是说,正常的休眠可以达到一个月的实际修炼时效,对吧?”

  明月葵道:“不错。这套心法有三层,你领悟得越深,所能寓神入梦的时间就越多,当然,五到十天,只是第一层乾清室的效果。进行修炼之前,你需要找到几种特殊的药材,出于诏命,这些我目前无法提供给到你。”

  “是哪几种?”

  “分别是紫茑萝、熏艾草和红蓼三须根。前两种基本可以买到,红蓼三须根生长在界门地带,一般猎魔煞士的手头会有着一些备货。”

  明月葵将纤手托起,仿佛拢住一段有形的生物,顾朝仔细看去,一团纷柔的银光,呈丝状地自动裹成了一个蛹形的茧子,茧子中包含了三种药材图形和一本厚厚的上古经书。

  “那些从界门中流放过来的铁面人,脾气古怪、力大无穷,可不太好打交道。”

  明月葵道:“没办法,红蓼三须根需要深入到地下魔窟乃至界门才能得到,它们自带着太古星域池的煞气,需要特殊炼制后才能接近,交易的方式会比较好。”

  顾朝陷入沉思道:“这种煞士并不多见,在烛龙郡,也许只有沈燕所在的沈园士族可以找到他们。沈园虽说只是虚无界驻扎在烛龙郡的子部,不过在他们如日中天的时候,是经营过猎魔军团的。”

  他出了一会儿神,心里想道,老石匠沈山捡了个很好的养子啊,嘿,沈燕啊沈燕。

  “这些需要你你自己想办法了,我得赶快传授你法诀,当然,为了省下时间,我会在我的梦里教你,我现在是第二层的金刚塔,时间上完全够。”

  顾朝道:“那我直接进入你的梦诀中修炼不就好了,可见根本就不需要那些药了。”

  “哪有这么简单,我们境界不同,你迷失在虚境中就差不多是灵魂死亡了。切记,这三味药材是基础,你得马上着手去准备。”

  “明白了。那看来我没得选了,这几天我先行修习这套法诀好了。”

  明月葵道:“你现在盯着我的眼睛,轻轻的,你现在感到眼皮很重,就像是在云端漫游……”

  顾朝睡了过去,在梦境中,他修炼了“入梦”、“化蝶”、“寓神”、“返身”等路数,足足花了三个月的时间。

  在他醒来一看,发现才刚刚过去两个时辰。

  顾朝累得筋疲力竭,回家吃完饭后就匆匆地出门了,梁冰晶也不敢拦着。

  夜色,黑甸得就像葡萄杯底部的残渣,顾朝长驱直入着到了靠近比较寂静的庭芳街。

  沈燕的宅子不算大,各色的石头翻在墙外,刻到一半的大鹏、吉庆的蟠龙等等,全是沈山还没完工的手艺活。

  顾朝此刻见了那些栩栩如生的石雕,心里道:“这个老石匠沈山在烛龙郡开了一个石坊,石雕上的花鸟鱼虫,大户院落的虎豹狮子倒有大半是他用刀笔给勾成的,他个头矮,手艺如此了得,也挺让人佩服的。”

  浓翠欲滴的藤叶,正将嫣然的黑葡萄给晾在了灯光之中,他看到沈燕站在葡萄棚下,他立马就感到不虚此行了。

  顾朝记得,沈燕拜了抱月山庄的甘超作为师父之后,掏鸟窝的树旁、割稻子的田埂,还有石坊的石头堆里,再也找不到这黑娃了。这家伙不是在宗祠的武厅里练剑,就是在石屋里练剑。

  沈燕的身旁还站着一位紫穗长裙的女子,她脸的轮廓有点反光,顾朝看得并不真切。

  沈燕道:“你这么快就来了,不像你的风格啊,一起吃几颗呗。”

  顾朝开门见山道:“恐怕得等以后了,找你说个事儿。大家都知道,烛龙郡只有你有猎魔煞士的讯息,我想通过猎魔煞士,批量购买一种药材。”

  “都这么直接?我以为你是出关了要找我聊天喝茶呢。也是,学塾里的枯木大师意外身亡了,你家承受了很多的伤害,我爹也没有站你这边。嗨,不提这个。你今天的这事儿我应下了,只是,我想顺便和你商量个事儿,萧胭脂想要朝天宗的黑木令,这样她可以每月向顾重陵讨要两瓶气识,这令牌,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卖我一个面子。”

  顾朝正眼看向紫衣女子,她的眉黛弯弯,天生丽质的脸上有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同时皮肤白净、仪态万千,不过是豆蔻年华,却给人无端娉婷的怜意。

  他认出了这人——萧胭脂,就是一年前写信鼓励他的那名少女。

  萧胭脂并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顾朝,她所修习的冰清百花诀,让她散发着一种拒人千里的冰冷感。

  顾朝认出了萧胭脂手指上佩戴着的黑石戒指,那是朝天宗副宗主才有的信物。

  他笑道:“我还记得这些小门小宗,原来就是个讨教武学的聚会儿,就是那些信物和烛龙郡的千年历史有着极深的渊源。我生病后,听说朝天宗新一任的宗主是顾媚笙,顾重陵对她女儿倒是挺器重的啊。”

  萧胭脂道:“你出关了便好,也不枉了我们的一番苦心,宗主什么的,也就在考取武宗学院时加着一些分数。这黑木令,我爷爷说我终究还是要取用的,希望你不要觉着我是在落井下石才好。”

  沈燕挡住萧胭脂秀气的面容,他把含在嘴里的葡萄籽一吐,带着这位好友往一座密林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