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好戏上演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3416 2021.01.03 12:00

  这位名叫小雀的婢女道:“我是下等婢女的命格,就不想求取富贵了。”

  高恭安抚了下这名虾将,利落地将这名婢女给打发了出去。

  倒挂在房梁上的顾朝却是在自我思考:“若是我废了,冰晶这丫头是不是也会像这婢女一样?”

  他在乱想的时候,那名婢女早就走了出去,然而,她走到一半却噗通地倒在了地上。

  高恭笑道:“姚宽,为了你我的发财,我们干了这杯。这名婢女你若真的看得上,我这就给你私下安排后事去。但是,如果烛龙郡还有下一个寺庙要修建,你可得提前和我联络呀。”

  “这寺庙的修缮款,我这里还剩下二万两,我也不敢求多,想留个两千两,其余的就全孝敬您老人家了。”

  虾将姚宽道:“我们蟹三看过了,他对此次修缮的评级为良。这说明你只动用了修缮款的百分之六十。一般而言,评级为优,修缮款会动用到百分之八十,及格嘛,也就百分之五十,这套路看多了就懂了。所以,除了这孝敬我的一万八千两,你自己最起码已经收了一万五千两藏着。”

  他身旁的一名小厮,露出了森白的牙齿,那是一个蟹头人身的男子。顾朝在旁看到这人时,倒是庆幸自己动用了隐身三才咒。

  便在此时,高恭突然一饮而尽,姚宽只抿了一口。

  “也敬你一杯。”高恭对着那小厮道。

  那名小厮看了一眼姚宽,姚宽道:“你只管喝就对了,我不过是从姓庞的那边借调了你,你不用看我眼色。”

  那小厮停顿了一下,仿佛狠了心一把把酒喝了下去。高恭看着他,那个杯子的沿上,在白光的照耀下,发出一丝植物汁液般的淡青色。

  顾朝想起了自己吩咐梁冰晶种下的植物,更加不急于动手了。

  “姚大人呐,小的……一时鬼迷心窍呐,你让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高恭没料到虾将姚宽对这修缮寺庙的银两,归纳得如此精要。

  姚宽摆摆手道:“我活在水下,这钱对我说有用其实也没用,所以,这笔钱我可以留给你,但是你得给我办几件事情,比如:江令天与韩岳这两位族长,你必须给我除掉。”

  他身后的一名小厮,目光发寒地瞟了高恭一眼,仿佛充满了杀意。

  “这……”高恭发现这两件事也不太容易,他回盯了小厮一个:这小厮还狐假虎威了不成。

  “你没得选择。你自己再垫个三千两,都够孤月楼替你摆平了。”

  姚宽说着亮出了十八张跃鱼宴的请柬,继续道:“你把这请柬高价卖给罗族与洛族,我还不信这笔生意你能亏了!”

  “是,是!”高恭这才眉开眼笑地乐了,只是笑得依旧很难看。

  顾朝在顶上看着这两人的钱权交易,心里道:“我自身实力自然高于这三人的任何一个,但是对付三个,我还真没把握,看来还得继续等了。”

  “来,饮酒。”高恭劝道。

  那名叫姚宽的虾将毫不犹豫地就喝了下去。

  才喝了一阵,他却忽然僵住了。

  他身后的那名小厮,诡异地掏出一个狼牙棒,重重地对着姚宽就敲了下去,姚宽立马就毙命了。

  这种窝里反,看得顾朝有点心惊胆战,不过他很快就恢复过来了,毕竟人为财死嘛。

  高恭狠狠地踢了姚宽几脚,看着后者稀烂的脑袋,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道:“妈的,让你贪,我弄死你,我在烛龙郡都操持了多少年,还怕你一个虾将?”

  他收拾了虾将亮出来的十八张跃鱼宴,对那动了手的小厮道:“鹿宗,这里的二万两银子,你我各分一半,然后你我各自复命。”

  “嗯,好!”

  这名叫鹿宗的小厮,用一瓶药水浇在了姚宽的尸身上,姚宽的尸身没过多久就化成了一滩臭水,这名小厮处理完了后喃喃道:

  “解决这虾将还真是容易啊。我们喝一杯酒,达成了联盟。然后一个眼神的碰头,决定了是否下手。一万两,用这手段杀人,可比孤月楼的买卖划算多了。”

  “不错。”

  高恭转过身,本来是准备要走的,然而看到被放倒在地上的婢女小雀,对那小厮鹿宗道:

  “我把她赏给你了,虾将老了,你却还很年轻,你自己看着办咯。”

  那名叫做鹿宗的小厮嘿嘿一笑,他看到高恭真的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五六步,方才把蟹脸化成了人形,并脱了外衣把她扶起到墙上。

  顾朝扭过脸想去避开这种情节,然而令他意外的情节又发生了:

  鹿宗捂着心脏位置的伤口,嘴里不断地轻叫着,但在那名婢女严捂着的手绢里,根本发不出任何声息。

  鹿宗被那小婢女给杀了!

  婢女小雀站了起来,把银票取走,同时还把鹿宗身上的储物器等全收了,对着高恭道:

  “高郡丞不愧是郡长的头号军师,利用这小年轻的色心,我只用一根簪子就轻易解决了他。”

  “这些虾兵蟹将和人一样,总是有弱点的。”

  “也许是时候了。”顾朝知道高恭下了塔后就不太有机会了,而同时,那名婢女小雀显然武功不太强,为了寿元,必须得杀掉两人。

  “就怕人心不足蛇吞象啊!”高恭突然警惕地回过头来。

  婢女小雀道:“确实如此。酒中有百毒果的果汁,我同样不会告诉你。”

  “你……你原来连我也算计了。可惜,小丫头,我早就饮用了解药,倒是你,就真没有觉得身体有一点点的异样么?”

  “什么意思?”婢女小雀慌了,用指甲不停地检验身体,她不相信高恭对她还另有手段。

  “也没什么,我只是在桌子上涂了一层灵草宫寒汁,若是我涂在酒杯上,你一定会很敏感地发现了。不过,我猜着这虾兵和蟹将肯定会轻薄你,那鹿宗在非礼你时,手上沾着的宫寒汁已触到了你的身体。

  现在你也许感受到了身体的无力,没错,这种用灵草提炼出来的宫寒汁液,是能够产生深度眩晕的。”

  “你!”小雀已经说不出话了,重重的头晕将她推倒在地。

  “要不是我修炼了固本培元功,我早就豁出命去了,不过,很可惜,你现在只能死。”高恭盯着小雀的娇躯,一步步地走向了她。

  顾朝的天月剑抽了出来,他已经见识了高恭的狠辣,一动手就出了全力:

  风裂斩!隐身天灵咒!

  高恭就在扼死小雀的时候,感到空中有一股快如闪电的能量,直接切向了他的胸腹,他不及阻挡地倒在了血泊中。

  “是谁?”他绝望地呜咽着。

  顾朝并不回答他,只是飞快地补上一剑。

  然而意外还是出现了,高恭仿佛回光返照地使出了一件法器:化风符!

  咻咻的风声掠了起来,顾朝感到不妙,马上就将周围卷成了一个风潮,这是烈风斩的三变式之一。

  嘭的一声,高恭还是撞破了束缚,他得意地想着自己并未丧命,然而,很快,他的身子和脑袋离奇地分成两半,掉了下去。

  金猿对着顾朝咧嘴憨笑,一副可爱萌的丑样,顾朝耸耸肩,不愧是这只金猿的手段,居然试用了缠线符。

  锋利如刀刃的缠线,很细很细,一不小心就会挂的那种。

  顾朝将高恭的头颅密封起来,又将二万两的银票给掳掠走,还收拾了场上几人的储物器,这才轻悠悠地下楼去了。

  顾家大宅。深院梨花,池塘的风,溶溶。

  梁冰晶正在苦读着《仙草纲目》,突然间,有个皂栗色袍的下人跑了进来,急嚷嚷道:

  “姑娘,梁管家他……他被人打死了!”

  “什么?!”梁冰晶连书都来不及收拾,就一把站了起来。

  “是这样的。小的和梁管家一道出去,路上碰到狄良,梁管家就向狄良说了我们少爷如何如何厉害,反正狄良听得火了,两人吵起来了。后面就听梁管家说了狄云杰私吞修缮的钱等等,狄良一个大怒就出手了,然后梁管家不幸被打死了,我侥幸逃回来了。”

  “姑娘,你可得告诉顾少爷,让他为我们做主呀!”这名下人埋下身子,就是一番嚎啕大哭。

  “快去请沈燕和楚天阔两位长老过来。”梁冰晶眼睛通红地奔了出去,临走之前,做了个最后吩咐。

  她虽然早就知道她爹是多嘴惯了,然而,狄良仗势欺人,先前将自己的爹爹绑架,现在又一言不合给打死了,这怎么也要冷静报复了。

  她听说顾朝在十日前曾经出过宅院,现在本不该再去打扰他修炼,可若不拉他下水,这事儿准要被狄云杰给赖过去。

  所以,梁冰晶二话不说就去了地下冰池。

  另一边,狄家的紫云轩,狄云杰正与江令天、韩岳两位族长,在觥筹交错地吃着家宴。

  狄云杰一边殷切劝酒,心里却在不断地思索着:

  “前几日,高恭离奇在九层塔上死亡,这说明很有可能有人已经知道了我私吞修缮款,那卖地的事情从顾朝赢了大武试便风声走漏,再这样下去,我的公信力定是不足。

  以我在烛龙郡的人望,我觉得目前最大的问题,便在于眼前两人的拾掇上。毕竟这二人是烛龙郡的真正柱石,我现在只需打探一番就可动手了。”

  “两位族长,你们想必听说了跃鱼宴的事宜了吧?青蛟宮宫主将已对洛武城内的十三郡都发出了请柬,凡是收到请柬的人,都要前去恭贺龙女南潇湘成为了天命龙身。”

  “这个目前还没有收到,不过我猜着也快了。以现任宫主好大喜功的铺陈来看,这跃鱼宴是免不了大赏的,我已决意让我儿子走一遭。”

  韩岳声明了立场,他要派儿子韩栋去历练一番。

  “我女儿也会去。狄郡长说这话的用意,是表明已经拿到了请柬?只要能获得龙宫的一点赏赐,我女儿江央若是再修炼一下,洛武城的八大武院中,前四家还是能中的。”江令天小眼迷离地说道。

  “不错,我今日请两位过来,就是想要把这东西交给二位的。这东西因为关系重大,被我放在了地下密室,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可一同前往。”狄云杰表明了用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