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犯了杀戒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2186 2021.01.18 12:00

  一番稠密如水的厮杀,场边的人只看到绰影重重,一个动用霜之玄力,一个使出水之防御,竟是难分难解。

  但见剑光闪烁、气吞如虎,而顾朝悬着的心算是松了口气,这两人势均力敌,怕是没有那么快分出胜负。

  那边严穆叫嚣道:“我不管你是丁豪还是另有其人,在我面前,你只能是废柴。”

  顾朝眼下在绿玉池池水的滋润下,已参透了“补血炼意”,龙血在他体内沸腾如怪兽。

  “小子,多亏了你哥逃之夭夭,我才捡了个好剑侍,现在,新仇旧恨,我都要在你身上一一讨回了。”

  他冷笑一声,又大喝一声道:“剑来!”

  风声聚啸,悬成了一柄柄无形的长剑。但是,尤为重要的是,他一直以来未曾驾驭的天月剑,也是凌云悬着。

  一百二十六柄实剑,从兆京城的街道上齐刷刷地飞出。

  严穆并非浪得虚名,他储物器一掀,十个彪悍的虎狼之士,如影随形地站在了他身后。

  剑拔弩张之后,就是杀!

  接连三个大秦战士猛扑过来,顾朝凌身稍退,飞剑连射。

  似乎是不及对方人多,剩余七名秦士心有默契似的,一起压了过来。

  脑袋、双肩、两肋、腹部和后背,来自七个位置的威胁,顾朝启动风雷遁翅时,晚了,这七人竟已困住他了。

  “瓮中捉鳖而已,劝你早点投降吧!”

  严穆的重剑无锋,一快一慢,炼气不断地加速他的凌厉之风,砸头!

  可是,就在突然间,他发现自己失去目标了。

  “失重——恢复引力——两袖天涯!”

  顾朝尽管挨了不少冷拳头,但是三十六个回合之后,十名秦士已被他利落地肢解了,隐身三才咒对于同级别的高手太有优势了!

  严穆的震惊可想而知,他不顾一切地刺出一剑。

  这是《说剑》中集合了群氓、诸侯和天子的主剑势,出剑之后,山丘为锋,五行为刃,昭昭日月则化成剑芒!

  雄浑剑道的极致,以气化罡。

  此剑的余烈,滑过了一座用木石混合砌成的屋檐,屋檐被分成两半坠下,一条小河之宽的沟壑瞬间形成。

  轰然的撞击声,这一剑与顾朝交织在了一起。尘土隆隆,遮天蔽地,便仿佛万军衔枚疾走的虎斗龙吟。

  “贺兰心脉之后天级!”

  顾朝身上的防御甲胄,完全碎裂了,他整个人再度化成了龙人。龙鳞附体,防御、攻击和暴击,在龙血的涌动下,以三倍乃至十倍地向上暴涨。

  还需要一柱香的时间。

  可是严穆五岁学剑,此后六十年没有松懈,这至强的三剑,除了还不能达到飞剑之境,余下的剑意早已到了化境。

  一重压一重,这三剑在顾朝身上留下了强烈的肉体疼痛!他摧枯拉朽般跟进,接着,仿佛毁天灭地般的又是暴击,远在地下的几座房子在他的威压下摇摇欲坠!

  “你是挡不住我的。”严穆加重了力道。

  张啸天与界门神的战斗正到了决胜的关键,他眼下略占上风,只要等到天恢网布成,界门神就再无反抗之力。

  他听得严穆的喝声,对单挑之外的局势更加放心。

  一阵浴火从顾朝的身上燃起,通过硬熬,他眼下足足吸纳了一炷香的剑势,成了!

  依旧是一式“两袖天涯!”

  “天呐,又一个浑圆境!”王谦守在云殿的城门口,看着天空中的动静,震惊得无法言说!

  天空中所有的云气,磅礴地聚在一起,万象横生,剑涛波荡。雷光如电,一声炫着炸开,来自云殿浓翠的树木之精被抽空了。

  顾朝如同揽着九天的明月,宛若银河的剑波,雷霆万钧地扫向严穆,那种曜天夺地的光芒,置身其中的人,被映照得就像是蝼蚁。

  严穆如同被秋风扫荡的落叶,在两道青气撼山破水的阵仗中,硬生生地拆成了两半。

  便仿佛,“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的匠气,也比不上顾朝厚积薄发后的顿悟之剑!

  此刻,张啸天的天恢网成了阵势,牢牢地笼罩向界门神,他露出了久违的喜悦,他很快就要突破成为虎榜修士!

  蟑螂捕蝉,黄雀在后。

  张啸天终究没有得到这个机会,因为顾朝出手了,比先前攻击力更盛的飞剑!

  云蒸霞蔚,一剑驱动着百来剑,他的身姿,赫然如战神降临。

  “我……不……甘……!”

  张啸天激怒到了极点,谁敢抢了他的界门神,他就让谁去死。

  碧海擎鲸的反击,斜撩着刺向顾朝心口,但他的“心”字还没出口,就撞在了炫亮如九华帐暖的剑压中。

  六七十道剑光一齐闪射,恢弘的景象刹那而止,张啸天一头栽倒在了海面上。

  顾朝心有余悸地又露了一手,雨横风狂的剑阵,从天而降,破空!

  大地如砧板,一剑如虹!困在天恢网中的界门神同样没能躲过。

  嘭的一声,精疲力竭的顾朝从空中坠到了地上,他逞强的代价是近乎血流成河的肩伤。索性,龙人体质很耐摔,他艰难地爬起来,伸手将界门神的心核给摘了下来。

  十颗回血丹和益气丸被连续吞下,而他调理了一盏茶的功夫方才有力气站起。

  “他大爷的,终究还是没在这境界上站稳跟脚。也是,天赋异禀的人都要个七八年,我在这一年里仗着奇遇和梦蝶心法,能到这一步也该很满足了。”

  若不是他用“雕龙舞凤术”坚持养剑,很可能最后时刻就熔不了严穆的剑势,更别说踏入浑圆境使了两剑了。

  他站起来,极快地掠向了云殿。

  纳兰秋水在四大云衣使的夹攻下,顾此失彼,香汗淋漓的她眼下被逼到了一个角落。

  她在战斗过程中,数次尝试着冲破作为剑侍的咒文压制,可这中间的损耗,更让她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局面。

  四色旋风,把云殿的雕栏和大吊灯,震得狂澜四射。

  琉璃瓦碎成了渣滓,从顶上泄下如河,这骇人的阵势几乎是要将云殿给掘起来了。

  “狠心杀她们两个,即便我死了也不亏了。”她不再防守,砍向了青、蓝二使。

  嗤嗤。

  血沫如樱花飘零的,是四个人。

  她呆若木鸡地看着栽倒在地的云衣四使,依旧没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秋水,我们找个地方先躲一阵,这兆京城的废柴少爷还真是不好当。”顾朝苦笑一声。

  原来,刚刚是他后发先至地解决了另外二使,同时化解了她们杀心四溢的姐妹招。他连番作战,气力虚竭到了极点,说话都已带着颤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