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仇人见面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3220 2021.01.10 12:10

  水沫轻轻地流了下去,数百座书橱腾腾地林立起来。

  一派腾跃的金光,流缀了出来,顾朝眼睛里的泪水仍未干去,他看到鱼美人、海螺姑娘各找了一人,涌到了书柜前翻阅秘籍。

  “哇!《横塘燕子剑》,我爹说这是左城司的一名弟子求了多年都不曾得到的东西。”

  “《大庚子午术》、《心炎枪法》、《白衣策玄录》,找到宝了!”

  “我也是,看来这次没有白来。”

  顾朝不断听着有人找到了宝物,急切之间却也只是悠悠地逛荡着。

  “反正有三天的时间,倒也不急。”他想。

  便在这时,纳兰秋水一阵风似地出现了,她见了顾朝道:“已经找到紫鹃了。对了,你想报仇么?”

  “当然啊。她的修为如何?”

  “以我目测是抱元境道门秀士的实力,不过,我估计你更想看到的是,她是由谁派来的。”

  “快,带我去看看。”顾朝连忙道。

  五步一亭,十步一阁,楼阁之间列着各种书橱,在经过了密如灯火的数十幢之后,两人停了下来。

  顾朝看见有两个影子在暗处纠缠不已,就像干将与莫邪这两把神剑,在火炉中交错着。

  “你快放开我,你疯啦,这可是海涯泽!”一个女子的声音。

  “人间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苦,我这都多少天没看到你了。”一个男的道。

  “庞凌少爷,青蛟宮里你都控制不住,往后还要怎么办!”紫鹃轻轻挣脱出来。

  “嗯,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那姓顾的被我引导到云渊通道,八成是要囚禁到老死了。”

  “你说狄良那小子也真够狠的,即便把狄家三代的宝物都给挥霍空了,也要把顾朝给置之死地。我猜,顾朝即便有幸逃出来,也会把首要的复仇目标锁定在洛尘身上的。是了,你往后要去哪?”

  “反正不留在青蛟宮就是了,难不成还一直和你偷情下去?我准备去天圣国院。”

  庞凌轻手轻脚道:“嘿嘿,你是知道我铁定会去那里,才来等我的。我们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可以相处呢。宝贝,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来,亲一个,目啊!”

  在这时,顾朝与纳兰秋水同时对视了一眼,两人这般打情骂俏的话语他们实在无法再听下去了。

  “庞凌的身手比紫鹃要厉害些,在抱元境道门秀士停留得有些时候了。不过,最重要的,他是青蛟宮宫主的旁系外甥。”纳兰秋水提醒道。

  “这仇肯定是要报的。我有隐身三才咒,跟住他们完全没问题的,等时机适合了就下手。”顾朝决意要干掉紫鹃。

  “可以,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得告诉你呢。除了你生命危急时刻,我一般不会出手,别问我为什么,我压根没准备解释。”纳兰秋水道。

  “算你狠。”

  就这样,两人掩在书橱的侧影之后,静心地打坐养气。

  纳兰秋水的芳心并没有染着尘埃,但她到底是女儿身,眼看着紫鹃与庞凌在不远处如胶似漆地调情。

  她频繁地盯着顾朝,她不怕顾朝有非礼之心,倒是有点怕自己日久生情。

  “嗯,剑主师父人呢?”纳兰秋水摸了个空。

  “在这,如果打不过,下毒会怎样?”顾朝提议道。

  “并不怎么样,我表示反对。”

  “可是我压根不想听你的建议,因为我已经准备好这么做了。”

  顾朝将自己栽种的药材从储物器中取了出来,他将合欢皮、柏子仁和首乌藤等这几味极具深眠功效的药物,又加进了两滴风雷龙的苦胆汁。

  他喃喃自语道:“两人亲密完了总该会口渴的,这就对了。”

  顾朝探着步,慢慢地靠近了那座整齐明快的书橱。

  “那里有东西在动!”庞凌指着顾朝所在的方向,突然道。

  “难道是有人靠近?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紫鹃道。

  顾朝此刻紧张到了极点,此刻纳兰秋水离他尚有距离,自己一个人的身手绝对不是这两人的对手,万一被发现就真的糟了。

  风如漫漫流水,在耳边摩擦出尖锐而紧张的感觉。

  他提起天月剑,做好了鱼死网破的打算,便在忽然间,紫鹃道:“只是一本书的书页被风吹动了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庞凌低头不语,只是将头探进了紫鹃的身体。

  顾朝悄无声息地接近,将深眠水滴进了庞凌身旁的一个琥珀杯。

  “先停一下,我有些话要对你说。”紫鹃把头依靠在庞凌的肩上。

  “你说。”

  “在我不谙世事的时候,我喜欢在我的恋人面前摆出可歌可泣的姿态,讲着我尊重你的决定之类,慢慢地,我发现人海涨落,有些人我略一松手,这个人就永远地从现实缩成了回忆,成了我的心事。所以,这一次你要走,我不想讲究所谓的风度,我只想跌跌撞撞、痛哭流涕,因为我无法像风陆通道前玉刻的雕像那样流芳百世。你先润下喉咙,我想听你讲话。”紫鹃睁开眼。

  “好。”

  庞凌没料到紫鹃会讲这番话,他胸内情感的波澜开始浮动,他想着紫鹃肯定爱过人,但她这一刻爱的无疑是他。

  顾朝心道:“下毒,算不得是君子之道,我要光明正大地复仇!”

  他准备把琥珀杯给收走,可庞凌已经一口气将琥珀杯中的水喝了干净。

  “我爱你。”庞凌道。

  顾朝暗暗叹了口气,可惜了这对深情如许的情侣了。

  时间,渐渐沉到了书橱的暗影之下,他知道庞凌的毒该发作了,这意味着他的动手时机也将到了。

  王者寸剑倏然地飞向紫鹃,顾朝的动作干净而利落。

  叮当!寸剑出人意料地被挡住了,顾朝瞥眼去看,他发现庞凌用一双肉掌架住了寸剑,使得它无法移动一分。

  “紫鹃,小……心!”庞凌喷出了一口血。

  紫鹃护住庞凌,同时一个燕子抄水往远处掠起,她沉喝道:“是谁?!”

  顾朝并不答话,他张开了电闪银狐弓,“电弧”、“银月”和“霹雳”一起射出,他从没想过要放他们生路。

  “想要夺宝,门都没有!”

  紫鹃手一招之间,她的纤手已多了一柄绣了桃枝的花骨扇。

  她的扇面往下覆遮,倒卷出一股腥咸的海风,旁边的书橱被吹掠得犹如薄纸,顾朝的三支快箭,也是顺势而回。

  “原来她也是风系的。不过她擅长逆风,看来命格便是如此。”

  顾朝心中一凛,风雷遁翅在卷风中,自在地绕走了半圈,三才咒的作用力挨到了时间,就如薄冰般化去了。

  “原来是你这个小废物,只会下毒。”紫鹃认出了顾朝。

  她手指轻拢慢捻地换了十数个调子,在外观战的纳兰秋水看得明白,大是称奇。

  这是将昆曲词赋的本事,用薄扇中的扇骨来传达出去了。

  譬如说,这招“风起长嘶”,源头却在孔任非的《逆笔桃花扇》。

  经她这般抽丝剥笋地用了出来,大招套小招,大势溢着小境,顾朝便是风中的弄潮儿,却也免不了被绵延不绝地兜住。

  “这风偏偏邪门了,还这等酥麻。”

  他依仗着风雷遁翅躲了一阵,感到天月剑居然完全撩不起劲道。

  “中!”紫鹃喝道。

  逆风中,蒲草似的风芒,在她的一喝之下,全成了实体。

  三千道风之刃!偏偏纠缠得犹如跗骨之虫。

  惊恐,是在一刹那间袭来的,顾朝服下了从洛尘诗题中抢来的一瓶气海。

  一剑破千罡!

  他的天月剑与紫鹃的“桃花逆”卷到了一起。

  仿佛大珠小珠落了玉盘,渐渐地串出了海涯泽铁骑争鸣的杀伐。

  有十道风之刃射在了护体重装上,然而,有三支还是刺破了护甲,他的肉身反弹了一根,另两支擦着腹部而飞。

  在这一瞬间,顾朝有种命悬一线的感觉。

  “不布置些东西,还真不是对手。拥有与抱元境道门秀士一战的实力,可并不代表我就是她们的对手了!”他叫苦不已。

  电闪银狐被他放大,他将自己本身放置在了弦上,“暴击之灵”蓄势,天月剑融合了风系的回风,誓死一搏!

  “三力合一!”顾朝吼道。

  他第一次真正动用了前世的贺兰心脉。

  服用气海后最勉强的突破,艰难的突破,却是实实在在的后天级!

  “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紫鹃眼见着心上人庞凌气如游丝,将一件龙玄元士烧制的法宝残骸给用了出来。

  琉璃舍利珠!

  龙玄元士用灵气浇筑过的攻击性法宝,即便二次使用后只剩百分之一的攻击力。

  轰鸣声不绝,犹如衔枚疾走的兵戈之音!

  海涯泽三里之地的书橱在这一刻无一幸免,那些用花岗石制成的橱架,像是泡沫般在天空中飘洒。

  五里之外的萧胭脂,被一颗砂石刮过了脸,她翘起粉面道:

  “嗯,剑的真意和佛的禅意,从冲击力来说,好像是前者赢了。”

  沈燕等人同时道:“前方肯定是出现了天命鳞甲,不然不可能会有这么激烈的对战的。”

  南潇湘听了后,影子如秋鸿,仿佛从冉冉衡皋中降临,一转念就到了顾朝与紫鹃打斗的原场地。

  空无一人!

  除了琥珀杯的碎片磕在自己的脚前,另有一柄折断的桃花扇,孤零零地刺入到了地下三尺,剩下的就是一丝焦味。

  “这等实力,除了姜白石和洛尘身边的那个护卫,其他人也就顾朝有那么一丝丝可能了,会是谁呢!”她想。

  “白石,吩咐所有人集合,就说我有额外赏赐。”南潇湘吩咐道。

  她非要了解事情真相,只因,地上出现了半片青色的龙鳞,那是她的族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