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印象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3194 2021.01.20 12:30

  顾朝道:“丁姑娘的意思是说,在天圣国院,总共有九卿、十三盟、二十一宗,这些卿令、盟主和宗长,是院长等导师级别下的最大势力?”

  “不错。不过这对我来说,也没什么骄傲的,毕竟,在这座国院内,帝国委派了不少高手在此维护着法纪。像顾公子今天遭受到的挑衅,只是个别,倒并不是常态。”

  “骄不骄傲我是真不懂,不过,我看上苑很多练剑阵的人,见了你,连剑气也不养了,都忙着向你打招呼,可见,盟主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

  丁紫仪道:“顾公子,你真是说笑了。在旁人面前我或许除了是盟主,还是院长的贵客,在学员中地位尊崇,但是,在你面前,我却不过是个剑侍罢了。”

  顾朝这才惊醒过来,咧着嘴似笑非笑道:“原来,你的庐山真面目,居然是我的第三位剑侍!”

  “现在你该知道我为什么非要请你出来闲聊了吧,不过,有点不凑巧,破坏了你和江姑娘。作为剑侍,我可能和你的前两位不太一样,我不会随叫随到,也不会一直跟随着你。但是,有几点是不变的。”

  “比如说什么?”

  “比如,不顾自身性命来保护你的安全,比如,不顾自身的目标帮你实现雄心。这两点相对重要,最重要的一件事,我的容貌,你将是第一个看到的男子。”

  顾朝纳闷道:“你的容貌是你对我最重要的?”

  丁紫仪道:“不错,你往后便会感受到。记住,是深刻地感受,而不仅仅是知道。”

  她说着,揭开了面纱。

  顾朝望向她,他看上之后,便觉得灵魂都要出窍了,根本挪不开。

  那并不只是一种简约、优雅、丰腴、清新的美的融合,而是眼波中带了灵魂的纯粹的美,仿佛多看她一眼,就会恨不得将自己的心跳、呼吸、甜蜜、忧愁,全都一股脑儿地像冰川般融进去。

  他看到的不是她黛色的柳叶眉,清水芙蓉般的秀目,也不是点点关情的点绛唇,那仿佛只是一种印象,你心里所有窒息、鲜活的美,就像粼粼波光中的鱼儿,争着跳跃出来在海面寻找夕阳的光芒。

  她合上了面纱,美的幻象,像是断电般突然中断了。

  山依旧是山,水依旧是水。智者乐山,仁者乐水,他仍是那个忘却山水的顾朝!

  “我父亲说,我的面容,能让所有人看到怦然心动的初见,这是我出生后便被施下的仙咒,就连我自己也无法逃避。有时,我照着镜子,情不自禁就爱上了它,就像我遇到了自己的真爱一样。”

  她看了顾朝一眼,清幽道:“你现在听我诉说这些,是不是挺傻的?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人这样坦荡地聊过了。终其一生,我都要解开这个仙咒,即便我父母说,这永远不会发生。告诉我,你从我脸上看到了什么?”

  顾朝不知道怎么去回答,他看到的不是一张脸,而像是她的灵魂。而所有他看到的,他都只能放在心里,佛说,不可说。

  那种一刹的美,从心花中盛放到了嘴边,原本就已经破坏掉了百分之九十九。

  “我也不知道。我们换个话题吧,你有想过怎么解开这个仙咒么?”

  丁紫仪道:“看起来,这一切都是真的,我需要解开‘宝鉴雪书’之谜,才能变成真的自我。”

  顾朝的心砰砰地跳着,就像火山岩一般,他努力克制自己想要拥抱丁紫仪的想法,即便她的面纱合上了,他强烈的恋情居然转瞬不能挪开,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仙咒?!

  “明天剑宗会场的新生角逐,我祝你好运。”她说。

  顾朝敛了心神,轻轻道:“我会的。”他说完,迈着步伐就要转身离开。

  “你就不问问我,我到时会不会前去观看?”丁紫仪定定地望向顾朝的背影。

  顾朝道:“我不想问,我知道我问了你也不会回答的。”

  他从没想过,他的第三位剑侍,居然如此动人心魄地凿开了他溺于往事的内心。

  宿舍在东首,顾朝挺在楼下,他看到复古楼层与白色璧面交相辉映,它的楼首,是波叶起伏型的盖页,层层推演,逶迤如长龙,。

  “此楼由楚大师玉雕而成,是唐墟帝国第三大的石玉雕大楼,它团团簇簇,华美如长城,曾被标价两千万两……”顾朝漫不经心地读着楼前的铭石。

  他正看着,抬眼时看到手中号码牌上的宿舍楼栋,正贴着一字拉开的横幅,看了之后,他的下巴都快惊得掉下来了。

  横幅上不知是谁在搞怪,居然怒发冲冠地写着一行挥斥方遒的大字:“谁敢虎跃龙腾,唯我天选新生。”

  而楼下,熙熙攘攘的,早就围聚了一堆围观的新生。

  “看,那就是顾朝,就是我们最负盛名的天选新生!”不知是哪个人先喊了一声,很多人的目光纷纷转过来。

  顾朝心道:“我才来大半日吧,谁眼瞎了才能在这几万人中找出我来呀。感觉像是掉进谁的圈套了。”

  “顾同学,你的穿戴别具一格,武功方面又轻而易举击败了两名学长,作为天选新生,你实在是我们崇拜的对象。在这个基础上,我想邀请你给我们做一次煽动性的演讲,为我们这次大联斗加油鼓劲,你看可以吗?”一人极富煽动性地说道。

  当一个人在称赞你的时候,你往往很难拒绝他的请求。然而,顾朝根本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他被余下的人簇拥上去,不得不到了最中央的桌台位置。

  他留意到居中的桌台,摆放这盛好的春雀茶,这是烛龙郡的特色名茶。

  他简洁地讲了一通,可底下的人热情得就像鼎沸的水,巴不得他多讲几句,顾朝只能装模作样地道:

  “大家都知道,我目前还不是参赛的一员。但是我知道,我们眼下的胜算最起码有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三分明月夜’的三分!

  我觉得,那些学长们理想中击败我们的架势,就像是名门贵嫒对待未来老公一般的,艳若桃李,冷若冰霜,好让我们仰慕而后屈服着认输。”

  “可是,我们要叫他们消掉这些念头,就像女人怀孕要打胎一般的难受。听说,有些人失败了,就像失恋了一般,会把他们的伤心像乞丐儿的烂腿,在街道上公开展览,博人同情;我希望在座的大家,都能和我一样,能够当成是事过境迁,像战士的金疮旧斑,脱衣之后就能让人感到战斗的热血,使人敬佩!”

  “归根结底的一句话:男儿行处向来是,既然不服,那么就是干了!”

  顾朝煽情的话算是说完了,他只记得在说的时分,底下时而是一阵窃笑,时而是如雷的掌声,他在台上还是蛮享受这种状态的。

  “原来这位天选新生这么有文化,说话这么幽默的。”

  “是啊,看起来,他可比另一位天选新生要有意思呢,我都快成为他的小迷妹了。”

  顾朝自然是听不到人群中这些碎碎叨叨的议论的,他眼下觉得口干舌燥,同时肌肉因为绷紧了在做演说,他不断地捏着右臂。

  稍微隔了一阵,他将桌案上的春雀茶端了起来,他正要饮下时,丁紫仪不知何时挤到了台前,用着手腕之力,轻轻将它卸下。

  折让顾朝惊愕不已,因为,以他对用毒的敏感度,他也并未嗅到或者察觉到任何不妥。

  这时,一位学姐声音娇媚道:“果然是一位天才呐。顾公子,和你同届的另一位天选新生段雨姑娘,在枫叶亭那边想要单独见你,并且和你把盏言欢,不知公子可否移步?”

  顾朝心情大是畅快,然而他还是将目光瞟向丁紫仪,想要听取她的建议。

  很遗憾,丁紫仪来去如风,居然已经走了。他看到西北角方向还有一堆回程的人儿,他们哀叹连连,看起来挺伤神的模样。

  “好不容易才见到丁盟主,哪怕是背影都这么短暂,真是不甘心!”

  “就是。她难得出来,哪怕惊鸿一瞥,对我们都是天仙般的存在。”

  顾朝听着这些话,想起丁紫仪引人怦然而动的面容,倒并不觉得是夸大,他恍然如梦之间,感到有人正在掖着自己的衣裳,这才惊觉。

  “顾公子,可以走了。你和段雨姑娘的会面,就像是两颗最闪耀的星辰撞击在了一起,将会激起整个新生的心潮。所以,这边请!”

  还是刚才那位面容姣好的女子,在旁边款款耳语地说道。

  顾朝答话道:“好的。请问姑娘芳名,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在前面带路。”

  “我叫莫愁娘,是六年级的,今日受人所托,请顾公子过去,顾公子这么风度翩翩,人又豪爽,可见天才新生的名望,并不是浪得虚名的。把公子请过去,我的任务就算完了。”莫愁娘嘻嘻而笑。

  顾朝看向此女,腰身盈盈,笑容有些轻诡,身上散发着与生俱来的文墨气息,但是幽怨如丁香结,全绷在了转瞬即逝的表情里。

  莫愁娘看到顾朝盯着她看,心里哂笑了下,秀发拨动,往前走去,脖颈头露出了色泽金黄的光芒。

  顾朝道:“你带的玉坠一定价值不俗。”

  他买给纳兰秋水的吊坠都没有这么沁人心脾的玉色。

  莫愁娘失神了一下,很快镇静道:“是父母留给我的,不过,我倒希望是我的恋人送我的。”

  两人就此步步生花地往前,一路走到了枫叶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