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重振声威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3180 2021.01.13 12:00

  顾吟心此刻被梁冰晶领了出来,她一见到即将死于非命的顾重陵,泪雨如梨花地求饶道:

  “顾朝,只要你不杀我爹,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顾朝冷冷道:“让你们做我的侍妾也可以?还是别闹了,我和你们父母的恩怨,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你们决定不了。”

  顾吟心犹豫了一阵,最后泼出去道:“如果你真的肯放的话,我确实愿意。”

  顾朝道:“可惜我不愿意!我将一直记得你爹要置我死地的样子!碧荷,此事交给你了。”

  雨水如残梦,在清冷中摇曳不停。

  顾朝步履艰难地走进了中堂,纳兰秋水连忙跟上,并极为担心地给他服用了三枚补血丹。

  “我有养生伏虎丹,请替我拿一下。他虚弱道。

  梁冰晶补上去效劳之后,中堂的门外响起了刀起剑落的声音,紧接着,是顾吟心和顾媚笙两人的哭声,伤怨已极。

  顾朝将身上的龙鳞褪去,在纳兰秋水的帮助下,足足疗伤了半个时辰才恢复过来。

  碧荷捧着一杯红枣银耳汤,恭敬而内敛地端上道:“公子,门外有两人求见,他们一个姓沈,一个姓楚,说是公子的朋友。”

  顾朝道:“去请他们进来吧!”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然而,更妙的是,这春阴浮动的天色中,不是萧瑟的风,而是甘醇的清新味儿。

  沈燕还没进门就在门外嚷道:“顾朝,你没事吧?一定没事的是不是?”

  楚天阔道:“老哥我思虑了一天一夜,已决定加入朝天宗,在半路听到有铁鹰骑士围攻顾宅,这可把我吓死了。我实力不够,不敢贸然相助,顾兄弟请别放心上。”

  顾朝道:“不碍事的。”

  沈燕看着顾朝,心里想道:“好像无论我怎么努力,总也赶不上他。也许,我静静地仰慕他就可以了。”

  “对了,江令天和韩岳两位族长是不是被关起来了?”顾朝问。

  沈燕道:“岂止,狄良绑了他们,听说是要放在油锅里煎了。”

  几人又说了许多的话,林林总总,纳兰秋水看得出顾朝的疲惫,低声道:“我们过去走一遭就好了。”

  夜晚,烛龙郡通往仪水郡的一条玉道,宽敞的同时,也冰凉如水。

  狄云杰的夫人余凉凉驾驭着兽车,兽车的车厢后头,狄良盘坐在软缎垫子上,他的身旁放置着一个兰陵王的面具。

  “儿子,你等我一下,我去访问一位老朋友,你要加入雁北军,恐怕他得出面一下。”

  余凉凉看到黝黑的灯影里,山峦静寂,她心里紧张地悬了口气,希望不会太晚。

  一座古色古香的凤楼,在路旁的桐树边倒插了出来。

  狄良道:“嗯,行的。我坐在这边等一下。”

  他想起了被放在逐鹿鼎上油烹着的江令天与韩岳,脸上露出了饱满如油桐花的笑容。

  余凉凉来过这里很多次,在她十八岁时,这里有一弯江潭,桂花漂浮在水上,修筑在旁的房子也还没有这座凤楼这般富丽堂皇。

  乳白色的天空,映照出低沉的楼道。

  她加快速度绕过廊道,看到绣了黄菊的帘幕之后,依旧立着一个人,这才松了口气,急切地走了进去并投入到他的怀里。

  “不要走,行不行?”她哭眼朦胧地望着他。

  “没办法的事,我要离开洛武城。”他的语气平淡,双手却不由自主地在余凉凉娇弱无骨的身上游走。

  “狄云杰现在已经死了,只要我把杰儿安排到雁北军中,我们就不用忌惮那么多了。”余凉凉道。

  “我的决定和这些无关。”

  她感受到了他语气中的不耐烦,同时,

  “我们动作快一点吧,我儿子在车上等着。”余凉凉道。

  这名男子显得有些惊讶,他一晌的往事侵袭过来,如果不是因为狄云杰,他们的孩子确实也该有十五岁了。

  “我好像看见了一张脸。”他低声说。

  余凉凉猛地吃了一惊:“在哪里?”

  “就在那株桐树下。”

  凤凰非桐树不栖,非桐花不食,她的视线投落出去,一直到了才刚刚长了稚白色花朵的树上。

  来自薄暮与灯光的双重天色,将余凉凉的目光收回,她探向窗外的目光,只够看到桐树最上沿的绿叶。想来,从凤楼底下向上,也不外乎如此。

  “你应该只是看到你自己吧。”

  “也许。”

  她坐上兽车,发现狄良的面色有些发白。

  她的身体散发出茉莉的清香,她对着儿子道:“你怎么了?江令天与韩岳过了今晚就死了,在雁北军中有洛武城的城主为你照拂,相信你会很快适应的。”

  青牛斗兽在道上发出了啸声,他们在烁光点点的大道上,一路疾驰。

  路上,余凉凉听见狄良零碎地说了什么,回转过身道:“你刚刚说了什么吗?我听说左城司上官亭山已派出两个人,调查郡长狄云杰与郡丞高恭的死。”

  狄良又说了一次,但她依然听不清。青牛斗兽发出的低吼声,淹没了他的声音,余凉凉隐约听到狄良在说:“一切都只是死的代价。”

  离开的啼声,并不会真正留下什么。

  顾朝走在阴郁的云下,穆风和畅,韩府外一片岑寂。

  低低叩门,没有应答,宛若无人。

  他破门而入之后,发现韩岳脸色如纸,差不多是命悬一线的境地,韩栋的脸上满是戚戚然之色。

  顾朝道:“我来尝试着为他运功疗伤。”

  纳兰秋水充满疑惑地抛给了他一个眼神,顾朝低声道:“不要忘了我身上的龙血。”

  “哦。”

  大抵运行了半个时辰,韩岳的脸色从膏肓色转为了青色,韩栋见了后立马跪倒在地道:

  “恩公,请受我一拜,我到家时,把家父从油鼎中捞出来,可他中了毒,请了大夫,说是到了大渐之期,要准备后事了。日后凡有所需,我韩栋这条命便是你的。”

  顾朝点了点头,他输出了足够多的龙血炼气才算保住了韩岳。

  他问:“江令天是不是也是同样的情况?”

  韩栋连忙点头,顾朝交待了几句,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江府。

  路上,纳兰秋水问道:“剑主师父,我有点不明白,韩岳和江令天与你并没有太多的交情,你现在如此虚弱了,为什么还要为这两人疗伤呢?”

  顾朝道:“我基本上不会在烛龙郡久留,但是梁冰晶不一样。我结下两个善缘,是为了要保护她,毕竟她爹是因我而死。”

  纳兰秋水道:“哦,原来这样,我看冰晶妹子挺有成为女娇龙的天赋的,你不妨为她找个师父。”

  顾朝道:“这件事,我会让两位族长帮忙的。”

  江府。一片光火暗淡的冷色调,独有中门,大红灯烘托着一丝暖意,陆莺歌此刻正坐在木椅上喝茶。

  她指着桌上系了青绳的画轴道:

  “江央,我看过你的国画。描绘山水,典型的金碧山水之风,以玛瑙绿等层层渲染,深得本朝展子虔《游春图》的真意。落笔人物,则线条细腻,不但画骨,还能点缀出神采。写意画,却是有李吉安《戏墨葡萄》的文人格调。”

  “若是论武学修为,你现在肯定是不能进入天圣国院的。但是,你在绘画一途天赋很强,已达到副院长所要求的水平。考虑到此前曾有一位以画悟道的龙玄元士,我们决定邀请你前往天圣国院修习六个月,请问你可否愿意?”

  江央喃喃道:“以画悟道的龙玄元士呢!真是厉害!”

  凡是晋级成为龙玄元士,寿命最起码六百年以上,能够御风飞行,还是各大城主争相招揽的对象,她幻想着这一幕幕,垂着螓首,低冉冉地出着神。

  陆莺歌道:“这么说来,江姑娘是愿意去了。从武试过后,三大院和五大军团,都已进入招生的白热化阶段,希望你能好好把握机会。”

  江央兴奋道:“我会的!”

  陆莺歌站起来,她白衫飘飘道:“你眼下可有顾朝的消息?说实话,我此次来烛龙郡,主要还是来找他的。”

  江央看了陆莺歌一眼,她发现陆莺歌比菊花要清瘦些,一双长腿在任何时候都像是江南风景,她带了双重艳羡道:

  “他已从跃鱼宴回来,修为增长之快,远超我们同龄人的想象。你去他家肯定能找到他。”

  江家的小宅外,顾朝叩门走了进来。

  陆莺歌这时节仔细打量着顾朝,此人五官清秀,尤其是一双眼睛,仿佛画龙点睛似的,将他脸面的俊秀给点了出来。

  顾朝打破沉默道:“江央,江伯父眼下没事吧?我听韩族长说他受伤不轻。”

  江央摆手道:“已经不碍事了,一位女娇龙救了他。”

  顾朝意外中有点惊喜道:“是谁?可否帮忙引见一下?”

  他顺带着补充了梁冰晶要拜师的种种,江央一笑,波浪形的头发披撒下来道:“我过去请她出来,你在这里先和陆导师聊一下。”

  说完,她径自往里面走去。

  陆莺歌开门见山道:“我听俏儿说,你准备休学一年?”

  顾朝道:“不错,我有些个人私事要处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