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对战与任命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3106 2021.01.21 21:18

  “对手都认输了,徐商赢怎么还在咄咄逼人啊?”

  “他上次输给了洪胜平。后面,徐商赢加入了梧桐雨宗,修为大涨,他现在自然要报复回来啦。洪胜平赢了也挺有风度的,只是点到为止,不像徐商赢,现在分明是要重伤了洪胜平。”

  嘭的一声,洪胜平整个人重重地撞在了会场的格网上,他捂着左腹的焦痕,脸色铁青地往前走去,像是在忍受疼痛。

  总之,他的沉默离去的身影,在连绵的欢呼声中显得很落寞。

  莫愁娘见缝插针地宣布道:“徐商赢,二十招内击败洪胜平!”

  “赢是赢了,就是有点卑劣。”

  “赢家通吃罢了,对了,去看看那边罗忠对阵顾朝吧。”

  会场看台的最后一排,静坐着两个人,一人身着墨色衣袍,一人短葛布衣,他们隐没在夜色里,前排欢呼雀跃围观的那些人,根本看不清。

  若是有人看见了,必定要大吃一惊。

  他们中的一个是上官亭山,另一个是周烟渚,都是声名赫赫的人物,便是在唐墟帝国的地位也都举足轻重。

  但显然,他们的聊天动用了仙咒禁忌,可以建立道门,规避不相干的人。

  上官亭山道:“我们决定动手了。”

  周烟渚道:“什么时间?”

  上官亭山道:“上头发话了,小格局是在五年后的今天,大格局是在十五年后的某天。对了,我昨晚和范鹤白碰过面了,我们的商议达成了一致。”

  周烟渚道:“这是好事。你需要我帮忙吗?”

  上官亭山道:“老同学,上官木瓜就要劳烦你照顾了,青翰宗院离你这儿比较近,同时,你也知道,这些事情可进不可退。”

  周烟渚道:“我懂的。还记得吗?我们当年就是坐在这里,看着大河日落,看着司马文豪滔滔不绝地和我们谈着他的那套‘文气证道’,我们也看着自己的恋人为了权势抛弃了我们,我们像现在一样聊天,同时无酒不欢。”

  上官亭山嗯了一声,麻木道:“我杀人都快麻木了,你却还记得这些。我们去看看这届的新生吧,听说李吉安和胡城主很看好一个叫顾朝的,还和我赌了一株紫菱果。”

  周烟渚道:“那可是九阶灵草呢,这家伙还真舍得下血本。”

  上官亭山道:“走,去你的忘我轩,反正在那里也可以看到这次名额争夺的全部过程。”

  此刻,顾朝与罗忠静谧地停了下来,他们脸上的筋骨全都绷起,像是恶魔般瞪着彼此。

  周围的尘埃滚滚而起,充沛的气机从罗忠的剑上旋出,那漏斗大小般升起的卷风,在薄暮上越演越烈。

  罗忠在虚府中再沉下一口气,左手持剑递入,右手则是揽着画出一道弧线。

  斗剑会场上,磅礴地杂着郁郁的剑气。

  围绕着剑身,飞沙走石和黄泥草絮,被撕扯了起来。

  罗忠道:“我一直只练三招剑,刚刚已出两剑,现在是第三剑!”

  炼气在他的汇聚中,不断地走向峰顶,梨花千树,掀风成势,方圆一里之地,濛濛而清奇,无止境的风沙裹在他的身后,形成了“三象压顶”的硕大手笔!

  杜渭喃喃道:“登峰造极的浑圆境,两人对峙那么久而不发招,原来都在蓄气养着这夺命的一击而已。”

  莫愁娘评论道:“罗忠这一招既出,顾朝根本就没有半点胜算。”

  引天象,入剑身。光是气象就雷霆万钧,罗忠长吁了口气,虎爪一番,蓦地出手了。

  顾朝的身形,一闪而逝。

  再现身时,他已踏步在半空中,凌然而立,宛若玉面战神。他皱眉道:“浑圆境的气机,居然可以有真意,果然骇人!”

  他凝重地伸出了他的右掌,掌心收拢,虎口向上,贺兰心脉在他体内缓缓流转,,借着别人的势,养自己的剑气,可谓快哉!

  一道宽阔如瀑布的飞剑,冰雕般悬着立了三柄。

  晶莹的龙血,像是画龙点睛般,被顾朝注入其中,三柄飞剑收敛到了极致,夺目的白光照亮了剑宗会场。

  这时,罗忠的天象,已经敛云聚雨地成了方阵。滔声不绝,一只四足巨象压了过来,他藏招至此,就是要压住所谓的天选新生。

  他毫不遮拦,直取顾朝的心脏!

  顾朝所站的身后,一座擎举着灯光的亭塔,在天象压过的一刻,瓦砾破碎。

  他心道:“这等夺气的心神,我若先发制人,可就错过机缘了。”

  他掌心的三柄飞剑,泛着龙鳞的雷电,嗖嗖,两柄刺入了天象中。人也马上提势,一个千斤的顶坠就向着罗忠的胳膊卸去。

  眼见两象被绞住,罗忠足尖一点,另一天象涌入到重剑,剑罡汹涌如波涛,他步伐沉稳地对天一指,六根竹笋似的飞剑,居然飘飘渺渺地飞向顾朝的肩膀。

  这招看似轻描淡写,却已罩住了顾朝的身形方位,让他很难借着遁翅在空中飞动,果然,宗众人惊骇的神色中,罗忠祭出了泰山压顶的第三剑!

  洪水开闸般的剑意,绵延不绝,秋风大卷,场外的人没有防备,纷纷被吹得东倒西歪。

  大剑就是他本身!

  他飞扑出来,人体就是剑罡。而他接连拍向顾朝的三掌,以肉眼可见的道之潮水,直把顾朝逼退了五丈。

  坼云裂土的掌势,变慢为快,六根笋剑归位,茫茫四万里长空之中,顾朝居然避无可避。

  “罗忠简直疯了,这是要杀人立威啊!”

  “确实,不知道顾朝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先前的那场对战,和这场相比,简直云泥之别!”

  徐商赢看得目瞪口呆,他一直算计着顾朝,何曾料到罗忠竟有这等实力!不过,罗忠既然引动天象制敌,短期内绝对出不了第二招,他会心同时胆颤地笑了。

  顾朝此刻已生生拆了两道天象,他深吸一口气,喝道:“水剑来!!”

  嘭嘭嘭!

  厚实地地面,突然就喷薄出了汪洋不绝的海水,水何澹澹,山岛竦峙,它所带来的洪波,仿佛是寥廓的天地容纳着云破风袭。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顾朝站在惊涛骇浪之中,将炼气快速地凝结,他一掐一用,千百道水剑,宛若银竹般落下,咻咻咻!

  罗忠的天象,如若银河洗兵一般,被涤荡得毫无波澜。

  顾朝的指头一点,那柄一直在吸纳天之云象的飞剑,倏然飞向罗忠的咽喉。

  嗤嗤。这柄飞剑在顾朝的控制下,在只差毫厘之间堪堪停住,同时,汹涌到足有两丈之高的洪波,源源不绝地又化出了三十余剑。

  “下次不要用自己做第三剑了,没人会可惜你的性命。”

  水剑垂直洒落,地面上的深坑,一个深过一个,罗忠猛地往旁边一跳,而他原先所站的位置,早已被顾朝用飞剑和水剑敲山震虎的破坏力下,震得塌陷了三十余米。

  这场对战的胜负不言自明,而场外,一片寂静。

  尔后,全场哗然,四百多名学员在一人的鼓掌声中,不由自主地就掌声雷动起来。

  徐商赢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很难看,他看出了自己与顾朝的差距!

  忘我轩内,上官亭山望向周烟渚道:“下一场不用比了,顾朝余下的势头就足以应对徐商赢,直接宣布吧。”

  周烟渚暗暗咋舌,却也淡淡道:“好!”

  莫愁娘喉头发涩,正要宣布顾朝与徐商赢的最后决斗,周烟渚的声音,清晰有力地传散到整个剑宗会场:

  “经宗门决定,顾朝从即日起,被任命为‘大乘轩剑冢’的掌门人!所有的集合发起与人员战术配置,全由他一体负责。”

  “这……”杜渭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据他所知,大乘轩剑冢从每年的选拔来说,从未有过新生直接担任领袖的,以往的传统都是由导师负责的。

  这种钦定,恐怕五十年都难得一见。

  顾朝从空中降至原地,他手往前一抓,一枚圆形的星徽标志被他捉在了手中,这意味着他进入了大乘轩剑冢,而且成为了一号人物。

  这时,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丁紫仪,她用手语示意着他将莫愁娘留下。

  心神领会的顾朝,向着周烟渚拱手称谢后,他转对着观众席道:“莫愁娘,我有点事情想要找你请教一下,你眼下没事的话,请随我走几步。”

  莫愁娘的脸色同样不好,不过,她毕竟是六年级的,实力比顾朝要高,应允道:“敢不效劳。”

  巨大的剑宗会场,徐商赢蹲站在原地,心里的耻辱达到了极点:在周烟渚的眼中,他连与顾朝角逐名额的机会都没有!

  强烈的嫉妒,折磨着他年轻的骄傲。

  “这次商演,我们新生肯定不会逊色任何老生了。”

  “浑圆境的新生,整个天圣国院都只有一只手的数,没想到今晚有幸见到两个,真是了不得呀。”

  “是啊,太震撼了,即便是三年级的学员,实力一流的也都只在化府境左右。”

  这些议论声渐渐远去,莫愁娘看向顾朝道:“顾学弟,有何见教,不妨明说。”

  丁紫仪从建筑楼下走出道:“莫姑娘,幸会了。昨天在顾朝身上,离奇地发生了偷袭事件,同时,我还发现他要喝的那杯春雀茶掺了丧气丸,这么损人的事情,不知莫姑娘是否知道是谁下的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