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意如姑娘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3400 2021.01.14 13:00

  她,感受到了顾朝身上与众不同的光芒。他,很卓越。她想。

  武士勋章的光之潮波,不断地涌涨着,顾朝知道是孤月楼那边在催他出发了。

  他忽然转过头,对着楚天阔道:“天阔,眼下就由你来代我处理家族事宜了,在我离开烛龙郡的日子里,替我好生招待石卿玉姑娘,梁冰晶这丫头也委托你了。”

  顾朝本想即刻就走,想了一下,还是将“武师”勋章交给了梁冰晶,让她在危难时刻,一定记得去孤月楼,一方面他自己可以得讯,另一方面,孤月楼怎么都会看在勋章面子上卖个人情。

  做了这些事之后,他心里再无挂念,只是看见梁冰晶的红脸杏腮上挂了眼泪,觉着有些不舍,然而也只是跃上青云端,就走了。

  楚天阔糊涂地应了顾朝一声,目光却像是被蜘蛛网黏住的昆虫,一刻也不带腾挪地盯着碧荷。

  碧荷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脸色桃红地回看了楚天阔一眼。

  她看到楚天阔挡在十数个族长之前,单剑低垂,眉头横着,有种豪杰的意味,不知为何,心口忽然一荡。

  孤月楼的五楼。

  顾朝走进一个椭圆形的飞行器中,这是由紫水晶补充能量的一种木鸟,鸟生双翼,在传送界门中,可以从一个空间波动中抵达另一个空间。

  这种空间结界,一般都是由楚狂灵士劈砍出来的。

  “如姬说我将在三天后抵达,等我到达兆京城后,和我组队的五个人将会在城内的天合楼会面,既然如此,我眼下倒也是可以利用闲暇再修炼一下。”

  顾朝静坐下来,在木鸟内壁的镜像中,他像是欣赏一幅画般,瞥望着自己。

  他的穿着朴素而干净,是紧罩性葛布而非绸织衫,长期的锻体修炼,使得他的肌肉和轮廓宛若一名炼体修士。

  在某一时刻,他感到自己体内的另一个灵魂,像是唇舌上的翅翼,即将飞出。

  纳兰秋水现身道:“你眼下要专注养剑了。第一是以血,第二是以精,第三是以神。切记切记。”

  顾朝点点头,很快就进入了浑然忘我的状态。

  “唔,今天对我而言是个很特别的日子呢!”

  纳兰秋水尴尬地看着闭目修炼的顾朝,已经组织起来的语言,像软体动物般瞬间塌下去了。

  醒,是在乌鸦色的树叶中跳伞。

  他走出复式结构的木鸟,在六楼的阁座中坐下,按照计划,参与此次任务的其他五人,将在这里碰面。

  楼上的阁座,以一条河状的围栏绕成。

  边上是各式各样的服装、珠玉和丹药,置身其中,其浓郁的商业气息,连同古色古香的紫晶灯,都唤起了顾朝心底对购物的渴望。

  他忽然记起,纳兰秋水好像说了些什么!

  他走进一个精细装修的门面,他颇感兴趣地看着橱窗里陈列的玉雕制品。

  “海之恋钻石纯银项链,售价四千两。”

  “玫瑰金四叶草吊坠,售价八千两。”

  顾朝看着其精细的做工,心里不自禁地叹笑了下,原来玉雕之后的利润竟然都有一半以上。

  以他雕龙舞凤的造诣,应对这些万两以下的玉器,倒也是绰绰有余的。

  他招呼柜台旁的侍女,指着一个价值两万八千两的‘爱之唯一’心型瑰紫金镶钻的项链问道:

  “我看这条项链在这里并未标价,我想知道下它的价格是多少。”

  侍女打量了下顾朝的穿着,懒洋洋道:“这是我们店里最畅销的项链,要价是两万八。”

  顾朝正犹豫间,边上一个男子鄙夷地笑笑道:“真不明白,有些人连全身家当凑一起都不够买一条项链的人,还要左看右看,难道多看几眼就能买得起了?”

  顾朝听得心里暴怒,以他目前七十万两的身家,这项链又岂会买不起。

  侍女见到那男子后,眼神一闪,微笑怡人而又热情地招呼道:

  “原来是姚大庄公子,欢迎光临。您也看上了这款项链么?请允许我为您介绍一下。这是鸽血红宝石,它由紧密有序的钻石加以映衬,配上高雅华丽的玫瑰金与浪漫紫,仿佛是被呵护的幸福。绝对是您送人的首选,不知姚公子想要送谁。”

  那名被称作姚大庄的男子,腆着一个气囊式的肚子,得瑟道:

  “自然是要送给本人最心爱的女子了,不然又何必购买这么奢贵的‘爱之唯一’项链呢?来,拿出来给我瞧瞧。”

  侍女笑颜灿烂道:“公子,这位姑娘必定是人间仙女,想来也只有您这么有眼光的人才能与她般配。您稍等一下,小的马上为您取出,这款不但可做项链,还可充作戒指的哦,两戴性的产品哦。”

  她说着,戴上黑色手套把那珍贵的项链盒子给取了出来,并层层铺开。

  顾朝指着项链的边缘道:“这精美绝伦的宝石是这项链的灵魂,不过,这宝石的切工显得略有瑕疵,若是玉雕的师父更加精益求精,要价肯定更贵。”

  姚大庄冷冷地瞥了一眼顾朝,他最烦这种买不起还在这里叽叽歪歪的人了,尤其是看了些宣传画卷当成是专家见解的那种人。

  他大声道:“不懂装懂。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这人典型的就属于从小城小郡来的,告诉你吧,这些项链不是卖给你这种穷酸的!”

  顾朝不以为意地指着壁面上的一张图片道:“麻烦将那款‘传世之作’的凤鸟钻石项链取出来给我包装起来。”

  那位侍女满脸惊愕地看着顾朝,不知眼前这位穿着普通的少年,到底是开玩笑,还是真的要买。

  那款由奢华碎钻群镶工艺制作出来的飞凤项链,论雕工之华美,配饰之时尚,便是在整座孤月楼都是屈指可数的。

  像飞凤项链这种都属于特别珍藏的,不是特殊客人,一般是不做介绍的。

  她讪讪地笑道:“这位士子,还请不要开小的玩笑了,说实在,这款‘传世之作’不是你所能买得起的,它的要价是八万八千八十八两,这价格都够得上买一匹四级仙宠坐骑了。”

  顾朝却别有图谋,他眼下“雕龙舞凤”的技艺已有小成,对剑气的控制可以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想要用雕玉来赚钱,就必须用这款传世名品来消化一下其中的工艺。

  何况这项链用纯剑气雕刻,绝代华耀,他站在此地都感受到它体内的精气!

  顾朝指着一个由子墨氏特别打造的机关盒子,口吻淡淡地说道:“我想它眼下就被安放在那个柜盒内。”

  “这个……”

  姚大庄心道:“就算是我,眼下也掏不出这么多的银票呀,这少年真的有这么大来历?我还真不能被吓住了。”

  他尖声道:“劝你还是别装大爷了,装大爷,遭雷劈!”

  这时,刚好一位女子走进这家精装修的珠宝店,姚大庄见了她,原本嚣张跋扈的脸,立马压低了眼色,变得柔情似水道:

  “颜意如姑娘,原来你也这么快就到了呀。尊师青萨观音近来如何?”

  姚大庄买“爱之唯一”项链本就是为了这女子,眼下见到这正主来了,眼热心喘,恨不得全身的解数都给使出来。

  顾朝被图案上的工艺所吸引,一时没留意到颜意如的到来,他取出狄云杰惯常用的一张银卡,直接道:

  “从这张银卡上刷吧。我还有点事情,稍快一点。”

  那名侍女看到顾朝掏出的果然是银卡,毕恭毕敬而又笑如桃花地招呼着这位金主道:

  “这位公子,请您稍等,我们马上为您取货。”

  “嗯。”

  颜意如发现自己在场时,居然有男生全程都对自己无动于衷,不由得大是好奇。

  她师父青萨观音是南隋帝国的显赫人物,她随着青萨观音从南隋来到唐墟帝国,一路上有多少男子艳羡她的容颜,私下里有个榜单,甚至将她评为南隋国的第七美人。

  她此刻蒙着纱巾,却有意摘了去,露出精美绝伦的脸庞,淡淡地答复姚大庄道:“家师甚好,也许不日就会前来唐墟帝国,倒是不劳你挂念了。”

  “是,是。”姚大庄喜从天降地说道。

  顾朝仔细地鉴定了“传世之作”飞凤项链的雕工,然后提起宣绘的袋子存入储物戒指,径自向着珠宝店的门口走去。

  “欢迎顾公子下次光临,您的光临让蓬荜生辉,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那位侍女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都哭成了泪人,她意识到了识人不明的严厉后果。

  颜意如忽然鼓起勇气,躁红着脸,低声对顾朝道:“麻烦等一下,请问公子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顾朝愕然地回过头,这时才看到一位容貌清丽、气质出尘的女子站在那里,他取出一张笺纸道:“抱歉,今天实在有事,你要的全在这上面了。”

  他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颜意如愣愣地接过那张硬纸片,月色的花颜,浮现出一种无语凝噎的表情。

  这家伙也太高冷了吧!不过,他的面容倒是挺帅的——

  垂着花穗的帘幕,遮蔽着窗户,顾朝坐在一个隐蔽的位置,安静地等着他的五个队友过来。

  他现在的手头,多了一份关于姚大庄和颜意如的个人讯息。

  姚大庄来自唐墟帝国仪水郡,他是‘铜雀家族’的年轻一代。姚大庄今年三十七岁,身为化府境道生,寿命一般接近两百五十岁,他在未来他极可能成为浑圆境道生。所以,他在铜雀家族中是绝对的精英。

  铜雀家族,不但在仪水郡只手遮天,便是在洛武城也是豪门之一。

  颜意如的身份信息,顾朝破费了六百两的手续费才算得到了。

  来自南隋帝国的颜意如,今年二十二岁,是龙玄元士青萨观音的唯一传人,中层家族出身,在十六岁随着家族搬迁到了唐墟帝国,隔了一年进入天圣国院的分院,在二十岁那年就突破到了化府境道生。

  二十二岁,这意味着她成为浑圆境道生只是时间问题!

  据说,青萨观音随同来到天圣国院任职,主要是为了栽培她,可见她的天赋有多么惊艳。

  “原来是她……侍女如姬之前提到过。”顾朝恍然大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