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九仙剑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战火烧

九仙剑歌 秋秋小洵 3293 2021.01.12 08:00

  一朵黄云,在黄雀鸟的啁啾中缓缓地浮过了天空。

  顾朝一剑解决了鹿风诀后,风雷遁翅掠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费玉娘身旁,他砸出一拳并沉喝道:

  “风形拳!”

  四周的空气顿时窒息起来,费玉娘提着短剑就劈向顾朝,然而风形拳轰的一声,就把她击飞到了三丈之远。

  这风形拳无形无势,只有凭着气脉感受到了才能躲开,然而两人实力相差隔了两层,自是一招就倒。

  “三翼火舞鸟么?”顾朝眯着眼睛,将储物器一抖,金猿一跃而起,强悍地将这只火色焰尾的大鸟给扯了下来。

  费玉娘何等聪明,快如飞鸟地掠向丛林。

  “没那么好的事!”

  顾朝毫不费力地掠到了她身前,剑气以快打慢,费玉娘扭身躲过。

  仿佛烧痕卷了青冈,她的短剑不断削向松木,松木纷纷倒坠,将她身后的路砸成了春雨中的泥淖。

  此女同时又念动一个稻草符。

  顾朝的眼前,一瞬之间就出现了四五个费玉娘。

  哪个才是真的?他想。

  “说起金蝉脱壳,你小子毛都还没长齐呢!”费玉娘的声波在林内浮动着,充满了鄙夷之意。

  无论有几个假的,顾朝都只有一剑自来去,当然,还有用剑风扩散开的桃花醉!

  桃花香,满江皋。如梦醉,逃不开,林麓青青迷行迹。

  费玉娘感到一阵的晕眩。

  一剑复一剑,在轻、重、缓、急的四个顿转之间,顾朝已用气诀换了八种斗剑。

  他认出了费玉娘的身像!她藏在一块足有三百斤重量的磐石石之后。

  电闪银弧弓被他全力绷住,一箭射透了磐石,从费玉娘的腹部飞出。

  剑气随风,尔后散入成为了林木的清香。

  他转身回到那条羊肠小道,把费玉娘和鹿风诀挂在了一株枝繁叶茂的老槐树上。

  他沉喝道:“还不知退避的,下场就悬在这里!那些铁骑略有动摇,但是他们依仗着有熊罴虎豹撑着,仍旧不肯退。

  “凡杀一人,得钱三百两!”他们贪婪地记着罗东的允诺。

  顾朝凭着两记雷霆之威,回转了形势,喘了好大一口气调侃楚天阔道:

  “射了穿云箭还不罢休,还捏星辉符,这符不是我来寻你的么,这种时候都本末倒置地还给我了,楚天阔,你这是要让我像马一样活活赶死么!”

  从青蛟宮的琉璃世界中刚出来,他收到穿云箭和星辉符的双重警醒,拼尽了全力,才堪堪赶到。

  楚天阔赧颜笑了一下,翻身站起来号召道:“他大爷的,你们的宗主来了,还不打起精神报仇!”

  顾朝见到手下的人精神一振,但久战之后的疲惫,使得他们继续作战的身形比较勉强。

  于是,他背负着双手道:“你们先歇一下,我来收拾残局。”

  从看到地上的死尸开始,顾朝就动了杀心,他念动了捆仙法,那十三铁骑的动作明显滞缓了许多。

  他却纵驰过去,左一转折,右一回旋,一口气斩杀了.十三人。

  青鸟见到顾朝先前秒杀鹿风诀的阵势,已是知道不能力敌,她隐藏到山间的灌木丛中,如奔跑的鼹鼠轻而易举地溜了出去。

  纳兰秋水一袭妖艳的红衣,挡住了前头的去路道:“你想不付出一点代价就逃走么?这恐怕不太好吧。”

  她如影随形地掠向了青鸟。

  顾朝潦草地打发了铁骑,二话不说就开始驱逐地上的熊罴虎豹。

  在他抱元境的实力面前,场上的局势瞬间就被扭转了过来。

  这使得顾朝闲如秋云,居然轻飘飘地看着热闹。但是在陡然间,他想起楚天阔一年之前所说的话,心道:“是时候一口气剿灭三家猎魔团了。”

  他朝着先前青鸟逃窜的方向,搭上了电闪银弧弓,嗖嗖的连射了三箭。

  电弧如流星,循着青鸟的气息,一箭被格挡,一箭贴着她的腰身,另有一箭穿透她的五菱锥,直直地插入她的咽喉。

  青鸟的咽喉上,被刺穿的并不只是气孔,而是王者寸剑!

  纳兰秋水自我调戏道:“我不过是个拦路的,你该把防守重心放在身后才能躲过一劫呀,可惜了!”

  另一头,猎魔团埋伏着的兵力被顾朝横扫一空,躲在草泽中准备捡漏的李耀和白英,赶忙揩了血迹、又夹了尾巴躺在地上装死。

  期间,李耀捏碎了一枚传讯符,压低语音道:“三大猎魔团团长已经被顾朝杀了,他的实力很强,预计很接近抱元境了。”

  白英用同样惨淡的语调,再度重复了一次。

  时间,在清理那些兽类中,过去了半个时辰,顾朝指挥着人手安葬尸身。

  突然间,他发现丛林中的那棵栗子树下,似乎有点不对,于是,他闪身走了过去!

  “痛!”白英的大腿中了一剑,他嗖的就窜了起来。

  “有多痛?”顾朝冷眼盯着,又是一脚踩在了李耀侧着的脖颈上。

  “痛得想求饶!”李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脖子就要断了。

  “该杀的都杀得差不多了,也不在乎你们两个了。”顾朝从白英头上摘下几根发丝,轻轻地吹到天月剑上,发丝自断!

  白英忙道:“别别别,我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要透露给你,看在这个面子上,还请放过我们一码!”

  李耀道:“不是打死不说的么!到你这怎么就变了?”

  白英道:“命都没了,还留着一张嘴干嘛。顾大爷,您的顾宅如果再不回去恐怕就要沦为废墟了。”

  顾朝眼一瞪道:“什么?你赶紧把话说清楚。”

  李耀抢着道:“我听我叔父说是有两三位族长看上了你的百草园和七百里沃土,这两个人具体是谁我就不知道了。”

  顾朝在这两人中间丢下一柄刀道:“你们向我透露了一个秘密,所以我放生一个。用这柄刀,你们自相残杀,谁活着,我就放谁。”

  他又吩咐身后的碧荷道:“碧荷,你帮我盯着点。”

  不远处,沈燕与楚天阔等人已经挖坑埋着死掉的八人。

  眼下,顾朝看着他们陌生的脸孔被一抔抔的泥土所覆上,心中燃起了熊熊的恨火。

  这八人本是修缮寺庙的亡命武夫,他们辞工后加入百草园种植,就被顾朝顺势调教着作为梁冰晶的护卫。

  前往青蛟宮时,梁冰晶听说获得请柬的人,可以带一名仆从,就非要让八人跟着。

  他神思悠远,忽然听到碧荷在他边上道:“公子,他们两个同归于尽了。”

  顾朝瞥看了一眼,白英和李耀选择了抢先出手,你捅他腹部,他捅你胸膛,一个比一个狠,结果谁也没挺过去。

  他凝重道:“天阔,带上你们猎魔团的人,等下聚齐到顾家大宅。江央和韩栋,劳烦你去各自家族声援我,这部分的费用,我不会少给你们的。”

  同时,他喊住了即将离去的李俏儿道:

  “俏儿,我这有一件轻雪凤装要送给你,希望你能念及我们青蛟宮的情谊,答应保守今日的事情。同时,帮我向天圣国院传达一下,我将申请休学一年,有劳了!”

  李俏儿年龄不算大,可嫩白脖颈下的束胸,则是波涛澎湃,让人叹为观止,沈燕私底下都喊她为“真理”。

  因为真理总是赤裸裸的,幸而李俏儿薄纱遮体,却也挡不住肉白膏体露出些许的春光。所以,楚天阔将它修正为“局部的真理。”

  她见到顾朝投向自己的目光,避开了“局部的真理”,这才松了口气道:“我被打晕了,醒来时不记得发生什么了——这样说可好?”

  顾朝点了点头,风雷遁翅启动后,携着纳兰秋水,风驰电掣地赶去了顾家大宅。

  “两到三名族长!”他心里不断盘算着可能的人。

  一般性而言,族长的实力一般都临近于化府境道门秀士,所以,无论是哪名族长,他都不具备任何的胜算。

  纳兰秋水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道:“武道上,一寸险,一寸进。我加上你,能够勉强对付两名族长,你的风雷遁翅,比起化府境的移动速度无疑要更快些的。”

  顾朝道:“如果他们能迟上半个月发动,等我消化了此次跃鱼宴的气运,正式晋级抱元境,那我才不至于如此悬心。”

  两人悬着的心,如吞了饵的游鱼,两人跋涉了大半个时辰才算赶到了顾宅。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顾朝看到熟悉的门扉,同时院落外的梨花溶白如月,他也无心欣赏,冲了门就进去了。

  他还没见到梁冰晶,倒是先看见了顾媚笙和顾吟心两人。

  顾媚笙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的急促,然而她很快镇定下来道:

  “顾朝,罗族要进攻我们顾族,我爹还有五六个叔叔伯伯,现在都聚在颐和轩。我们姐妹俩帮不上什么,就出来找你了。”

  顾朝心里本能地警惕着,他心下暗想道:

  “顾媚笙的话并不可信,她和罗门如胶似漆,而我又在武试中连削了两人的威风,倒是顾吟心有可能会帮我。”

  他看了顾吟心一眼,顾吟心有种酸楚的意味。

  她想:“顾朝身旁的这位佳人,如果是我就好了。嗨,仿佛才隔了一年多,他就又优秀到不可攀登了。”

  顾朝见两人猫猫腻腻的,也就不理会两人,他一门心思要先找到梁冰晶。

  他的步子跨过中堂,对着正厅的遗老膏像就喊着道:“冰晶,我回来了,你在哪?”

  “动手!”

  暗地里,一前一后地扑出了两个人影,他们的身后,还各自带了两个人。

  这六人见了顾朝,就饿狼扑食地围了上去,乱如雪絮的聚气,将重新装裱起来正厅闹得东一个气孔,西一个弹痕。

  顾朝忙中不乱,有条不紊地应对着,对付这些连聚气七星都没到的家伙,自是小菜一碟!

  与此同时,烛龙郡的另一个地方——孤月楼的二楼,却显得别有景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