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踏雪破浮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突击

踏雪破浮屠 梨园跑堂 2240 2017.08.13 09:48

  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行程,李成的步军前军五百士兵终于到了刘山西侧的山脚下,一片青山之中,远远地已经可以看见山坡上护宋军的营寨和飘扬的“潘”字军旗。

  伪齐军一路上小心翼翼、担惊受怕,防地雷炮、防震天雷,还要防范护宋军的偷袭,行军速度慢如蜗牛。可是除了虎尾谷受到几次震天雷的袭击,其他地方却连护宋军的毛都没看到一根。渡过最险要的羊角滩时,大小军官都紧张的要命,不知道什么时候,哪里会突然冒出一支护宋军,把大伙全阻击在半渡中。结果却是全军毫发无损,如后世旅游般轻轻松松就过了羊角滩。李成绞尽脑汁,预设了用来对付护宋军偷袭的各个办法,都成了瞎子点灯,白费力气。

  过了羊角滩,包括李成在内的伪齐军官一致断定护宋军要么是吓破了胆逃走,要么是收拢兵力死守刘山。现在看到山上的护宋军营寨和旗帜,却看不到有兵丁走动。

  副将李时对李成道:“李帅,护宋军这营寨不知真假,不如末将带兵去冲一冲,探探他们的虚实?”

  李成摆了摆手,说道:“潘贼放弃虎尾谷和羊角滩,其意难测,不过我军兵力占优,堂堂阵战即可,何必突袭冒险。”

  他又对传令兵道:“传令全军,就地安营扎寨,等南路的骑兵营和辎重营到了以后,步军配合骑兵冲锋,要么不打,要打就一战而定。”

  苦命的辅兵没有资格休息,纷纷开始安营扎寨,火军准备埋锅造饭,随军工匠和少量的士兵在设置鹿砦,大部分的伪齐士兵都在原地休整。还有一些哨马则三三两两地牵着马匹到河边喝水。

  就在一片和祥之时,刘山山腰处,护宋军的营门大开,四匹战马冲出,中间两员主将,金盔金甲披着红袍的正是护宋军主帅潘韬,银盔银甲披着白袍的是第三营副指挥鲁一奇,两边是两名旗手,一面旗帜上高高飘扬的“宋”字军旗,另一面旗帜上写着红底黑字的“潘”字大旗,四骑之后是一百多个杀气腾腾的长矛战兵,再后面是大呼小叫的一千多喽啰兵,如山崩地裂般冲下山来,直扑尚在修建中的伪齐营寨。

  “赶紧集合、整队、整队、整队!”李成一看不好,就要传令,突然发现传令兵刚刚离开。

  李时道:“李帅,请速到后军整备全军迎敌,我带这里的人先抵挡一阵。”说罢,一催马,带着自己的几个亲兵,迎着护宋军的来路,就出了还没成型的寨门。几人一边骑马,一边焦急地招呼那些正目瞪口呆的士兵道:“贼军来了,快跟我迎敌。”

  潘韬手里拿着长刀,控制着马速,不让自己和后面的步兵拉开太远的距离,他强忍住自己的兴奋和心跳,骑马杀敌的英雄气概是自己儿时的梦想,没想到在自己意外穿越到的时空成了现实。

  两世为人,他更清楚自己的职责和应该站的地方,这样的冒险虽然刺激,却很愚蠢,唯一的好处是激励了军心,特别是那一千名十三山营的喽啰,没有潘韬自己冲在前面,他们不会有这样如虹的士气。

  他转念又想:“要是现在这里有萧六斤的骑兵营,一阵突击,说不定就把李成的人头砍下来了。”

  本就没有多远的距离,又是从山腰往下冲,不过几息的功夫,潘韬、鲁一奇和一大队的战兵如一百多头饿虎般冲进了伪齐军还来不及建好的营寨,李时和他的几个卫兵根本来不及抵抗,就被几根长矛刺中落马。潘韬向后挥手,高声叫道:“护宋军的弟兄们,杀啊!”一千多的喽啰兵迅速掠过潘韬,冲进齐营,护宋军的几个亲兵将他团团围住,再不肯让他犯险。

  护宋军的那一百战兵们则在鲁一奇的带领下,与仓促拿起兵器、冲出寨门抵抗的伪齐军迅速地战成了一团,等到十三山营的一千饿狼也冲了进来,伪齐的少数人马本来就抵挡不住,这下开始四处退却。

  鲁一奇指挥战兵们不停地剿灭还在抵抗的伪齐军,把他们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小阵型冲散。那些十三山营的喽啰兵则放火的放火,杀人的杀人,干起了打家劫舍的老本行,把这个刚刚建造了一半的营寨完全捣毁,又砍下不少脑袋。

  “先取山西十二州,别分子将打衙头。回看秦塞低如马,渐见黄河直北流。天威卷地过黄河,万里羌人尽汉歌……”在嘹亮的军歌声中,所有护宋军将士赶在李成带着大队伪齐士兵杀到之前,和潘韬一起,吹着口哨,牵着抢到的几匹战马,得意洋洋地返回自己的军寨去。

  李成看看那山腰上防守严密的营寨模样,挥手阻止了几个部下的追击要求。

  随后让军中虞侯清点了了下伤亡,除了李时,其他大小军官都好端端的活着,死伤的士兵大约两百余人。

  李成笑道:“鼠辈无胆,今日明明偷袭赢了,也不敢占我营寨,若我猜的不错,他们在这山腰上的营寨没有多少人马,多半在周围埋伏了兵马,或偷袭我营寨,或断我粮道,鬼蜮伎俩而已。

  传我军令继续安营扎寨,严守寨门,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出去。派快马到皇太子军中,告诫防止贼军偷袭。

  几个带兵将官负责每日安排好值哨士兵,伏路军四个方向都要派。他们今日便是要故意激怒我们去攻他,老子偏不上当,等皇太子大军到了,看他们拿什么守。”

  顺顺当当回到刘山护宋军大营,从潘韬自己,到鲁一奇,到十三山营的两个临时营指挥,全军上下个个兴高采烈,潘韬下令,除了值勤士兵,当晚全军破例喝酒宰羊,底下军兵顿时欢声雷动。

  南三一手拿着一条羊腿,一手拿着个酒葫芦,边喝边道:“痛快,痛快,老子以前在牛蹄山张大当家手下,天天喝酒,可也没这么痛快过。”胡大胡二两个则口沫四溅,夸耀自己刚才的武勇,砍翻了多少个伪齐兵,点了几把火。

  帅帐里,鲁一奇边喝酒,一边笑道:“刚才的突袭打了李成一个闷棍,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自放弃虎尾谷和羊角滩以来,留守的护宋军上下哪个心里没有疙瘩,今天一个大胜,总算解开了。

  潘韬踌躇满志,笑着对鲁一奇道:“鲁指挥,我们可以走了,李成在刘麟没到之前,应该不会攻过来。咱们全军走小路向东南去李文镇,与徐大那边联系后,再直下密州州城。”

  “是!”鲁一奇恭恭敬敬地敬礼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