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684 2006.01.13 20:03

    

  大雨早已停歇,但是在乌云密布的夜幕中仍然看不到一点星光。没有人想到就是在这样一个漆黑的夜晚,一粒背叛的种子已经开始生根、发芽!

  在雄族露天的野营里,火火以一个待罪之身,故意躺在族群外侧一处低洼的地方安枕。族人们在听信了其所说的一派谎言后,误以为他真的是有意将好睡处让与他人,怎知道他是想利用此处方便逃脱才在这里安睡!

  在大多族人已经睡去后,火火也装做睡熟。实际上他一直在偷窥着看守,暗中等待着逃逸的时机。此刻,他的心里一点也不平静!在知道如果不走就会被处死后,对于逃走后又如何生存的问题,让他感到没有一丝把握!思虑着如果不能迅速加入某个部落,自己就将会是所有氏族的敌人,时刻面临着被处处追杀的危险,到时候恐怕就连猎食充饥都将是一个大问题!但是加入哪一个部落?又如何取得他们的信任?这一切都让他一筹莫展!最后,在心乱如麻的纠缠中,只得确定先逃走再说。

  又过了许久,他见仅剩下的一个看管守着自己的哨兵还不曾瞌睡,怕自己如果行动迟了,天亮后也不能脱离雄族的追击,便只好装作被屎尿憋醒的样子,在迷迷糊糊中爬起来、蹲下身子就要大解。

  那哨兵见他就要在这里排泄,马上用枪杆一捅他,打了个手势,让他走远一些。火火一见正中下怀,便歪斜着身子向外围走去,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人还紧紧地跟在自己的身后!

  两人走出二、三十步,哨兵见他还没有停下便喊住了他,用手指了指地下,然后站在一旁。火火见不能再向前走,只得就地蹲下。稍停,他仿佛无意中将迷蒙的睡眼向对方后面看去,突然惊愕地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用手指着那里,脸上也现出恐惧的表情!

  那哨兵一见,马上回头看去,正当不知自己为何一无所见?后脑就挨了重重一击!连话都没有说出来,就被扑上的火火用臂弯夹住脖子活活勒死!

  火火轻轻地将尸体放倒在地上,顺手抄起长矛紧紧攥在手里。扭头望了一眼仍然熟睡的人们,没敢取马就悄悄地向着行军时的来路摸去。暗想:你们绝不会料到我能走回头路!

  他在谨慎地走出很远后,猜想已经无人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才甩开大步,专拣些不利于马匹奔跑的山路逃去。内心的恐惧让他已不知疲倦,只是不住地向前奔跑,直到太阳高挂中天还不曾有过片刻休息。在无数次张望身后并无追兵时,才把心逐渐放下,但是看着前面的岔路又不知自己应走向何方?

  这时,只见几匹快马从远处迎向自己奔来。火火心里一惊!马上趴伏到路旁的灌木丛中,暗想:亚亚怎么会派人从前面来追自己?

  随着马上的人影越来越加清晰,火火终于看清骑在上面的是花花等人!想到她们是去诱敌后刚刚返回,理应还不知道自己的事!心里一动,站起身来跑到路上去拦住了她们。

  花花看到有人在前面挡路,猛地一勒马缰止住了座骑,这才看清原来是火火!忙问道:“火火,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火火答道:“雄雄病体加重,部落已经转移。亚亚派我带人出来搜寻你和猴猴的队伍去会合,没想到在半路上遇到了敌人,现在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你的马呢?”

  “死了。”

  花花听了他的话并没有多想,顺嘴说道:“上来!你和我共乘一匹。”

  火火听完她的话一愣!心里想道:我与你共乘如果遇到追兵,到时如何离去?便笑着说道:“我还是自己骑一匹,你让她们空出一匹马来给我。”

  花花看着他脸上变幻的颜色,再听了他的话,不知为什么心里产生一种怪怪地感觉!皱着眉头说道:“多事!上来!”火火见花花这样说,害怕自己如果再执意坚持,可能会引起她的疑心,只得一边笑着坐到了她的身后;一边暗自做着一旦苗头不对,自己就抢先出手将她打到马下,然后乘马逃走的打算。

  花花见他已经上来,便问道:“我们去哪里?”

  火火说道:“现在已经看到了你们,当然是去寻找猴猴。我们去山洞的后出口。”花花听见去找猴猴,心里一喜!她一边驱马前行;一边不断地向火火询问着雄雄的伤情。

  火火在有了前两次成功的蒙骗经验后,此刻对于撒谎已是游刃有余!他刻意将真话和假话混在一起来说,使得花花虽然听的半信半疑,但是又不由得她不信!

  就在她们一路向前飞奔的时候,由远而近的马蹄声惊动了一支外出行猎的洪族小队!为首的小头目从声音上听出对方并没有几个人,为防止他们再利用快马的速度逃脱,忙将手一摆,命令属下隐蔽在道旁,准备到时候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花花仍旧一无所知地向着目的地前进,等她们的座骑刚刚进入敌人的伏击圈时,前面突然窜出的敌人惊得这些女人大吃一惊!不等花花命令手下突围,早有防备的敌人就已经从四下里扑到跟前。他们一手拽住了马的缰绳;另一只手举斧就向这些女人身上砍去!

  突然的近身肉搏,使得花花和女伴们的弓箭已经全无用处,短矛到了这时也只能用来招架,很难对贴身的敌人展开扎刺!

  火火看到眼前又是洪族的人!尽管对方也只有不多的几个人,但是此刻的局面加上先前的记忆,让他早已被对方的斧头吓破了胆!只能尽力地躲避敌人对自己的攻击。但是因队伍里只有他一个男人,所以不免就让他成为了敌人的首要攻击对象!

  火火见再也无法乘马离开,慌急之中为了躲避砍向自己的石斧,跳下马来跑开,这立刻又引来身旁的几个敌人追杀。他深知对方飞斧的威力,不敢向空旷的地方逃离,只得围着战团的周围转着圈圈;洪族的小头目看着他明明手里拿着矛枪,但却只肯跑而不还击,心里不免感到有些奇怪!就在这时,身上已经多处挂彩的花花与扯住自己马缰的敌人单打独斗时,于招架中突然调转短矛扎进对方的眼眶!随着敌人将双手向脸上捂去,她一脚将其踹开,随手又向与同伴缠斗的敌人身后刺去。

  敌方的头目见花花解救了一个人后,两人分别又去解救同伴,马上命令手下先放弃这个不还手的男人,去缠住那些女子。

  花花一见自己正要赶去营救的那个同伴已经中斧倒在马下,现在只剩下一个女伴,立刻命其先走,自己则兜上一个圈子冲向了火火,准备带他一起离开。

  敌人看到她又转了回来,立刻从半路里堵截。花花仗着自己已经与座骑配合默契,堪堪来到敌人近前时,突然用手一拍马脖子,座骑猛地向一旁窜去,绕开了对方的拦挡,斜刺里向火火奔去。

  敌人一见,不约而同地将手中斧头向她飞去。花花只感肩上一痛!生怕自己摔下马来救不了火火,立刻趴伏在马背上、双手紧紧地搂住马脖子,冲着前面的火火喊道:“上马!”

  就见火火向前跑了几步,眼看花花已经来到近前,他却没有撤开身子上马,而是突然举枪就刺中了座骑,随着战马突然跌倒,花花猛地就从马背上翻落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