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711 2010.03.20 10:04

    当记记来到前军时,鱼鱼手下的两名副头领似早知他会来一样,脸上并没显现任何惊疑神色。不过临战经验丰富地记记却感觉到二人显然已经有了防范!这不仅在于他俩面对自己时摆出的夹击角度,使自己无论如何都要面临一个侧向威胁;对方手持的武器乍看好像很是随意地样子,其实却在暗中蓄势,随时便可发动攻击;另有几个身材健硕地军中好手随着队伍止步,这时也都纷纷围拢过来,如果双方一旦动起手来,自己立将陷入对方的围攻当中。记记面对如此恶劣局势,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直面记记的亏亏看到属下均已到位,这时方才笑着问道:“记记!你不在中军护卫,跑到我们前军有何贵干?”

  记记呵呵一笑,面色轻松地答道:“我可不敢私下来打扰两位副头领!实因首领有密令传下,所以记记这才奉命前来!”

  “什么密令?”心中有鬼地亏、赚二人闻听此言,立刻异口同声地问道。

  记记并没有马上回答二人的问话,而是先向对方那些军兵看了看,面露难色地说道:“亏亏!这是首领下达的密令,这多人一起听闻不太合适吧?”

  亏亏满不在乎地说道:“那有什么!这些人都是曾随我数次出生入死的兄弟,就像你身后那些下属一样!既然你都能带着队伍来传达首领密令,我的这些兄弟又有什么不可听闻?你说是不是?你就直说吧,什么事?”

  记记回头对身边的一个属下低语了几句,队伍马上后撤了十余步的距离。记记这才看向亏亏,但却没有说话。他那意思显然再明白不过:我的人都已经退后,现在轮到你了!

  亏亏见状不由暗想:如果自己仍然执意不让下属后撤,不仅是向对方示弱,更会让记记从中挑到我们不尊亚亚号令的口实。如果先让那些下属后撤,身旁还有一个赚赚协助自己,难道还怕他偷袭不成?况且记记便真想动手,自己统带的这支大军就在身后,谅他带来的这区区百多人也讨不到好去!再说假如他真的抢先动手,便是犯下了手足相残的军规,到时候鱼鱼自会利用这点迫使亚亚将其除去,那样会在影响到对方阵营的士气的同时,更有助于我们对中军发动攻击!他这般想着便笑道:“你这人真是太过小气!”说完,便冲那些军兵说道:“既然人家不愿让你们听闻,大家就暂先后撤好了!”

  记记听到他这样说,马上笑着纠正道:“不是记记不愿让大家知道,而是首领既然吩咐是密令,我们自然都要秉遵行事。否则,记记有几个脑袋也不够军法从事不是?”亏亏闻听此言,心中暗想:他这是在威胁我吗?

  记记见亏亏没说话,而赚赚也没有撤身离开的意思,知道自己如果再执意让赚赚也一同避开,必会引起亏亏的警觉,这样一来反倒会把事情弄糟!他当下就故意笑着说道:“赚赚也是军中的副头领,你就不用离开了!”

  赚赚听到这话故意侧身装出一副本要离去的样子,待记记说完便笑着接口说道:“赚赚本想一同回避,既然你这样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亏亏听到赚赚的话心中暗笑,而后向记记说道:“闲人都已回避。现在你可以说了,首领下达的什么密令?”

  记记这时先将上身略略前倾,而后方才低声说道:“雄雄在离开队伍前,曾明示亚亚前方不远处有一实力强大地敌族正驻扎于我军必经之路上。”

  亏亏闻听皱着眉头问道:“那又怎样?”

  记记又有意压低了声音说道:“因对方驻扎之处不仅地势十分险要,更是个易守难攻之处,且无他路可供绕行!因此上……”当他说到这里时,声音已经几不可闻。亏、赚二人为了听清对方的言语,这时便有些下意识地向记记身旁凑近了些,这样一来二人原本可以夹攻记记的站位,便不由被他调动到同一个方向上!

  记记见状心中暗想:假如自己此刻猝然出手,多半会毙此二敌,但只要前军士卒一旦反扑,必会引发全军大乱!想到这里,他立刻打消了这个不智的想法,于是接着说道:“首领和众位大头领针对敌情经过商议,现已决定采取强攻的方式突破对方封锁,刚刚已经对军中兵力配备重新进行了部署。”记记说到这里稍事停顿,见他二人脸上无不掠过一丝惊疑之色,马上又接着说道:“据我所知,你二位都已调入顺顺军中策应中军左翼安全。”

  赚赚听到这话立刻反问道:“既然首领准备强攻敌人,为何不加强前军实力,反要将我们二人调走,这……这岂不是大违常理?”亏亏听到这话也死死盯住记记,显然赚赚的话也正好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记记早料到他们会有此一问,当下含笑说道:“首领对你二人非常看重,刚才和响响大头领商议事情时,我恰巧在旁还听到他说今后要重用你们两位,所以怎么肯让你俩去冒这个险?”

  亏亏看着他问道:“我们不冒这个险,那又让谁去冒?”

  记记含笑问道:“你们可知自己调离后,谁会接手这个强攻任务?”

  赚赚见他不答反问,当即说道:“我们怎么会知道!”

  记记轻轻一笑,而后面带狡色说道:“你二人都是聪明人,这会怎么就没有想到这其中地窍要!这强攻的任务自然要落到那些忠于风风的亲信身上,除了他们哪里还会再派别人!”亏赚二人闻言对视一眼,两人无不心想:亚亚刚刚借助雄雄之手重新夺回大权,按说他此刻最怕的事情当然还是被人再次推翻,所以自然不会放过那些忠于风风的亲信,眼下正好可以利用这个与敌交兵之际将这些人一举拔出,这手借刀杀人之计确实很妙!不过,亚亚难道看不出鱼鱼和顺顺是什么人吗?如果对方明白了这一层,他又怎么会重用我们两个?

  记记看到他们二人脸上神色,便知对方心下所想,当下装作十分踌躇地样子说道:“有一些话,按理也不应说……”他说到这里故意打住。果不出其所料,在那二人连声催促之下,他才犹犹豫豫地接着说道:“你们知道!我们军中现有的一些大头领,以前都跟风风很亲近!”说着,他便向二人打出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地眼神儿,那二人怎还会不知对方是在暗指鱼鱼和顺顺之流,心中便是不由一动!只听记记接着说道:“首领对此很不放心!因此准备在军中重新提拔一批可以信任和借重地将领取代那些旧人!亚亚素知二位的才能和战功,常说凭你们两位的本领屈居副头领之职实在是大材小用!所以他有意要提升两位晋升为大头领,但因有人对你们的忠诚表示怀疑,因此上还没有最终确定!”

  “谁?是响响、还是牛牛?”亏亏闻听此言立刻追问道。

  “这……兄弟实在是不敢说!不过只要二位在今后能够表现得忠诚可靠,兄弟可以拍着胸脯担保向首领诉说!”说罢,记记见二人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有些紧张地面容也松弛下来,哪里还会不知计已得售,这时刻意做出一副十分小心地样子对两人说道:“记记刚才之语可万万不要让你们的那些手下知道,否则一旦引起内乱其祸不小!”

  “当然!当然!”亏、赚二人闻听一起点头说道。

  记记接着说道:“首领再同那些大头领商议后,未免两军交手之时滞重流失;同时更是为了防止那些风风的亲信有所发觉后背叛我族,所以特命记记前来知会二位,并要借重两位仍在前军统领的时候,将这里的所有滞重一同转移到中军接管。这样等那些人来到前军后不知其详,这才不会从中窥破首领的心思!”

  鱼鱼不在军中,所有事情都要亏亏做主才成,赚赚闻听此言当即看向亏亏,只等对方拿出主意!

  这亏亏不仅耳根子软,且一向是个不愿吃亏的人!他先前听到前有强敌阻路,先就不免想到如何才能不让自己受损?当听到亚亚要将自己调离险地后,心中先就有了一丝喜意!再从记记口中听到首领如何看重自己并且准备重用的话,不由便想到自己屈居鱼鱼手下,职位确已升到了头!虽说鱼鱼在即将发动的变乱中很有可能会夺得族长之位,但那顺顺又岂是省油的灯?对方必定会从中作梗,使出万般手段迫使鱼鱼梦想落空!假如现在卖个好儿给亚亚,如果真能获得提升,自己很快就是一个能够取代鱼鱼的大头领,这对于自己显然最为有利!况且鱼鱼离开前也曾再三叮嘱自己和赚赚,没有他的指示、或是军中没有发生大骚乱前,万万不可轻举妄动。所以自己此刻就是顺水推舟卖个人情给亚亚,即便是鱼鱼回来也能拿自己怎样!他这般想着为了让赚赚也担上一些干系,马上向对方问道:“你看如何?”

  赚赚与亏亏相处时日已久,岂会不知对方的心思?况且他现在也同对方想法相似,也盼着自己能够获得晋升,所以马上回道:“一切全凭你来做主!”

  亏亏听到这话,心中暗骂了一声:“这个鬼狐狸!”而后看向记记说道:“既然首领有令,我们自当遵从才是!你看是用你的人运走,还是我另派人?”

  记记笑道:“记记怎敢劳动两位大头领?当然还是用我的下属来做这些杂事!今后二位晋升后,还望你们念在记记今日暗中通禀之功,多多提携才是!”

  亏亏听到记记管自己叫大头领,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儿,当即说道:“你说的哪里话来!老兄身居中军显要,今后还盼你在首领面前为我俩多多美言几句!”

  记记闻听笑道:“那是自然!”说罢,冲自己的下属们打了一个手势,于是前军滞重很快就被带往了中军。而后记记借故到指挥车中露个面,好让亚亚知道事情已经办妥!

  顺顺一意要借亚亚之手消减鱼鱼的实力;自自等人更加看重的是利用亚亚这个调动计划可以顺利完成对中军的合围,这就使得孤掌难鸣地鱼鱼失去了同一阵营盟友的支持。而他为了维系这个叛乱联盟,同时更是为了保持自己在这个阵营当中隐然形成的盟主地位,最后不得不做出让步,终使亚亚的整个调动部署得以通过!

  当亚亚为自己的这个妙计暗下得意的时候,他却不知事物往往都具有两面性,一个看似偶然地意外,却陡然增加了变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