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二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297 2006.11.24 17:40

    

  亚亚直等到派人找来了猴猴才示意草草可以汇报,草草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两个男人像是完全没有了隔阂一般,心中不禁好生奇怪!但是她知道眼下还不是问这个事情的时候,所以便清了清嗓子将事情娓娓道来……

  她最后说道:“当己己看过我的令牌后,立刻就将队伍交到了我的手上。这时采采表现得也很配合,竟主动提出可以跟我们走,但她越是这种有恃无恐的样子越让我担心!因为到目前为止,谁也没有亲眼看到是她杀死了云云,我们只是根据对方的伤口来怀疑这个女人,现在如果按她的辩解去推想也算是合情合理,这就为我们因云云的死而要惩处采采增加了难度!另外随着东东突然死去,所有可以指证她确是背叛本族的东西都已失去。加上采采在族中一向人缘很好,我们又不能杀得她不明不白,所以这件事情已经变得非常棘手!”正当草草刚刚说到这里,三个人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些嗡嗡地低语声。

  亚亚唤了一声在外面的警卫,一个专属队的战士马上跑了进来。亚亚用眼睛“指”了一下外面,对他问道:“怎么回事?”

  “有很多族人听到采采被抓的消息后,纷纷来到这里探问原因。”草草听到这个报告不由站起身来去掀开皮帘向外望去,只见在篝火的映照下外面站满了黑鸦鸦一片人,粗粗估量恐怕会有两、三千之多,便走了回来向两位大头领打出一个代表人数的手势。

  亚亚轻抬下颌,示意哨兵出去。而后笑了一下,看着猴猴说道:“她在向我们展示自己的威力。”

  猴猴不解地问道:“这个消息为何传得这样快?”

  亚亚看了草草一眼说道:“这没什么奇怪,说明在东东的队伍中一定还有她的人!采采只要给他们一个暗示,对方回到部落后自然就会把消息传开,不明真相而又受到过采采好处的族人届时就会来关心她的生死,而采采就是要借助这些人的力量来向我们施加压力!”

  草草听完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将东东的队伍暂时隔离开,但现在木已成舟说什么都无法挽回!所以只好问道:“我们怎么办?”亚亚没有答话,而是将目光转向了猴猴。

  猴猴看着亚亚征询自己的意见,便说道:“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一是我们不必理会这些人的探询,直接把她杀了。这样做的好处是不留后患,但坏处是有可能丧失人心;二是先把她同众人隔开,派个手狠的人单独拷问,等到有了结果后当众宣布再处死她。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让人知道真相,但坏处是不知道要等多久?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有可能使军心涣散!”

  亚亚接着说道:“还有一个坏处就是会让人以为她是屈打成招!”

  草草急声问道:“哪怎么办?”

  亚亚微微一笑,说道:“办法倒不是没有,但我们需要冒很大的风险,我不知道这样做值不值得?”

  草草立刻说道:“快说来听听!”亚亚转过头去看了猴猴一眼,点了一下手将三个人的脑袋凑在了一起,而后低声说出一番话来,竟是将那二人惊是目瞪口呆!

  猴猴听完亚亚的计策久久没有做声,感觉这件事实在是太过冒险,只要稍有一丝疏忽就有可能会翻车,但是如果真能像亚亚说的那样,也会因此一劳永逸!左右权衡之下,终于下定决心点了点头,说道:“就这样做好了!”

  亚亚看着草草也随着猴猴点了头,便说道:“那好!这个秘密仅限于我们三个人知道,大家都不可泄露出去。否则不仅不灵,还会遗祸不尽!另外现在东东已死,我的想法是让己己来接替他,你们看怎样?”

  草草听完有些担心地说道:“他跟了东东这么久,而且我们还怀疑这支队伍里有采采的人,现在就直接提升他合适吗?”

  猴猴说道:“己己原来是我的部下,我相信他不会参与采采的事情,否则他不会一见令牌就把队伍交给你。而且这支队伍急需要一个熟悉的人来稳定,除去他之外暂时也没有谁可以胜任!”

  亚亚说道:“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明白无误地告诉己己,我们相信他,这会给在接下来清查同东采有关的人带来方便。”草草听到二人都这样认为也就点了头。就在这时,他们突然听到外面传来打斗的声音!

  亚亚听到叫嚷声不由将双眉立起,心想:是谁为了采采可以不顾违犯族规?这个人倒该见识见识!想到这里,便朝二人一摆手,三人一同走了出去。

  等到他们走出帐篷站在众人外围一看,方才知道是自己想错了!原来扭打在一起的人竟是武武同悍悍,知道他们两人的争斗不会是为了采采,一定是同彼此的旧怨有关。

  原来,武武在同亚亚的队伍一起奔赴米族营地时就发现了悍悍,但是因为二人隔得很远,加上联军正准备去同敌军开战,所以他没有腾出时间去指责对方叛逃的事情。

  这时随着很多人都跑到中军帐外看热闹,他一眼看见悍悍竟和通通站在一起密语着什么。想起刚才复复跑来向自己兄弟回说队伍都已经被悍悍留下,再想到如果通通也学着悍悍的样子重新召唤昔日属下那还了得,所以立刻就上前去质问二人。

  可他没想到两个昔日的手下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通通竟是不屑于回话就扭头走开;悍悍更是当面奚落自己,并且在言语中还捎带上风风,这让他如何不恼!想到自己先前在汉族中时,除去雄雄都无人敢对他说三道四,这个气让他如何能忍?所以立刻就发作起来,扑头盖脸地向对方打去;悍悍见他动手也勾起压在心底的邪火随即举拳相向,就这样两人立刻就打在了一处。

  亚亚见猴猴就要出声喝止,便悄悄扯了他一下,而后附在对方耳边低语了几声。猴猴虽然不明白亚亚的用意,但想到他现在是族长,自己在这个事情上应该尊重他的意见,所以便转身照办。一旁的草草可是不管那些,她是有热闹尽管看,如果不是碍于自己现在的身份不同,放在从前早已叫好不断!

  亚亚仗着自己的身高,把视线越过众人的头顶向后去看,直等已经得到猴猴送信的风风从远处向这里奔来,这才猛然出声喝止了二人!

  悍悍听到亚亚的命令当即住了手,可令他没想到的是武武竟没有理会这些,又“砰!”地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这一记令他毫无防备的重拳马上就将其打昏过去,而后对方还像不解气似地要动脚去踹,就在这时一只大手从背后扯住了他的手臂猛力向回拽去,才使武武没有再伤到悍悍!

  武武扭过头去想看一看拉住自己这人是谁,哪知道就在他扭头的这个工夫,对方用脚在他的腿下一绊,配合着手上的力量马上就将其放倒在地上,并且压住他的这条受制臂膀令武武再休想能够站得起来。

  武武到了这时才看清来人是响响!等他挣扎着几下没有成功后,扭回头时发现身前已经站着一人,顺向上看才见原来是亚亚已经到了身边,立刻说道:“亚亚,让他放开我!”

  亚亚笑道:“你说我让他放开你,他会放吗?”

  “当然会放!”

  “为什么?”

  “你是族长,他得听你的命令。”

  “哦!原来你还知道我是族长,族人得听我的!”说到这里突然将口气一变,脸泛寒气地说道:“好!我今天就杀你个明知故犯!”而后转身喝道:“来人,斩!”随着他的这句话,立刻就有专职刑罚的族人提刀上前。

  这时奔到近前的风风见弟弟命在顷刻,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就高声喊道:“慢!”

  亚亚回头像是刚刚看到对方一样气定神闲地说道:“风风,你有何话说?”

  “亚亚,念在武武少不更事,希望你能对他网开一面,留下他一条性命军前效力!”这时猴猴也上前附和着风风求情。

  亚亚故作沉思的模样想了片刻,这才说道:“既然是两大头领一齐给他求情,姑且念在他这次是回归本族后的首犯就饶过这一次。”说到这里看见武武就挣扎着想起身,又说道:“但他不听首领号令却不可不治,否则必将坏了军中的规矩。所以死罪可恕,活罪不免!杖责一百,然后将他配到林林手下由普通战士重新干起。”说完又转向风风道:“你来得正好,我本要派人去找你安排队伍的整编事情。走吧,我们进帐说。”

  风风没有想到亚亚会对弟弟处治如此之重,而且对方显然是要借此断掉自己的一条手臂!他这时有心要立刻翻脸,可猛然发觉自己跑来的匆忙没带武器不说,而且还身陷对方几大头领的夹击地势之中。现在弟弟还在响响的控制之下,只要自己敢说一个不字,恐怕兄弟二人立刻就是身首异处的格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