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446 2010.02.18 11:29

    自自害怕鱼鱼和顺顺因为此事闹僵坏了大事,马上有意岔开话题道:“现在还不是议论肉肉是否同亚亚说明真相的时候,而是我们到底应该怎样才能化解亚亚对我们的图谋?”

  鱼鱼其实也不想在这个紧要当口同顺顺翻脸导致联盟瓦解,从而丧失自己在这个阵营当中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盟主地位,所以听到这话遂趁势转向自自说道:“怕什么!只要我们都一口咬定手中没有食物,那亚亚还敢把我们如何?即便是他真想对我们动手,我们有这多人难道还怕了他们三个?笑话!”

  顺顺在众人面前挫了鱼鱼颜面自觉有了风光,他见对方并没敢同自己顶撞,心下已经好转了许多!所以听到这话后,他为了进一步在众人面前彰显自己的不凡,马上接口道:“话是不错!但我看有件事情一定还要多加注意才行!”

  众人听到这话,除去鱼鱼之外,立刻异口同声地追问道:“什么事?”

  顺顺见自己隐然成为众人心目中的焦点,当下颇为得意地说道:“亚亚在这个时候把我们找去,要说这里面没有问题,杀了我都不信!只因对方眼下还没有显露出什么迹象,才让我们无从猜测而已。所以为了稳妥起见,我们一定不能一起进到指挥车中。只有在先进去的人发出亚亚也在其中的信号后,大家才可一同进去。而后还要注意一定不要让亚亚借故离开,否则对方很有可能会把我们一起软禁在那指挥车中。如果真是到了那个时候,可就大事不妙!”众人听完一边纷纷点头;一边赞叹还是顺顺想的周到!

  鱼鱼见顺顺轻轻几语便获众人赞同,为了挽回对己不利地形势,当即岔开话题同众人计议起有关细节。直到众人计议已定后,并且分别对自己的部属下达一旦中军有事的应变指令后,他们方才有意错开些距离径往亚亚所在而去!

  亚亚见鱼鱼和顺顺最后才进入指挥车中,怎还会不知对方早有猜疑?他自然不会去当面说破,当下只道:“我们此次赶去同雄雄所率的主力会合,因路途较远且随时会遭遇敌族攻击,所以不得不预先做些防范才成。我今次找大家来,就是想商议一下有关应对敌军的事情!”

  顺顺不等亚亚的话音落地,已经抢先说道:“军中既有侦骑前出,又有强兵殿后。即便是遭遇敌族袭扰,谅这周围也难有可与我们抗衡的部落。亚亚你这样说,岂不是太过胆怯了吗?”他话未说完,脸上神色已经颇为不屑!

  亚亚一边用手按在坐于自己右首就要发作的牛牛腿上;一边含笑回道:“两军征战历来都是有心者胜,无备者败。若仅以双方兵士多寡来计成败,那不仅没有以少胜多的战例,也就更没有我们日渐壮大地汉族部落了!因事涉万千族众性命,所以亚亚作为领军者更不敢稍存侥幸之心,所以才想同大家商议一下,以便用更稳妥之法抵达会合之地。”

  鱼鱼听到亚亚这般说,为进一步窥视对方的意图,当即反问道:“那么你心中的更稳妥之法又是什么呢?”

  亚亚说道:“我要重新对兵力配置做出部署!”他说完先环顾一眼众人,将对方脸上神色尽收眼底后,方才不紧不慢地接着说道:“首先,我把治治队伍统归于响响辖下,置于中军右侧负责拱卫中军和后勤老弱;其次把顺顺的队伍调到中军左翼以策安全。”鱼鱼等人听到亚亚这话心中无不暗笑,因为这样一来就等于是对方帮助他们完成了合围亚亚的部署,从而省却了自己许多容易暴露意图地麻烦!正当他们心中暗自得意的时候,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亚亚随后说出的一句话却让这伙人不由一愣!

  亚亚说道:“根据雄雄来时飞骑所见,距我们前方半日路程内,有一实力较大部落正驻扎于我军行进必经之路的左侧,所以他在离开前特意嘱告我途中务必加强左翼兵力以备不测!我考虑到顺顺所率队伍虽实力不俗,但他毕竟要面临着对方正面攻击的威胁,而一旦我军左翼被敌军撕破,不仅中军即刻暴露在敌人的攻击之下,连那些后勤老弱也会面临着敌军的威胁。故此,我准备先从鱼鱼的前锋当中抽调一个大队,补充顺顺的队伍以应不测。”亚亚说到这里,有意停顿下来静待对方表态。

  顺顺听到亚亚这般说,马上想道:假如真如亚亚所说,自己尽可把鱼鱼派来的队伍放置在对敌前线,所以这既是一个趁机削弱鱼鱼壮大自己的机会,更是一个以此试探鱼鱼是否会从全局出发考量问题的良机。假如对方同意亚亚的这个计划,自己则可借助亚亚之手,先让鱼鱼那些下属充当炮灰,而后在消灭了亚亚的阵营后,便会令自己在同鱼鱼的兵力对比中显露优势,从而把族权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假如鱼鱼不同意亚亚这个计划,那么必然会在己方阵营这些人面前暴露出私心,到了那个时候,那些同盟伙伴儿又怎么肯听从鱼鱼的指挥,所以无论鱼鱼怎样应对此事,对于自己来说都是获益较多!他这般想着强自按捺住内心的兴奋,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静待鱼鱼地反应。

  顺顺能够想到的事情,鱼鱼又如何想不到?他听到亚亚这番话后,马上意识到如果自己顺从亚亚这个安排,势必会在摧毁亚亚阵营后,令自己在与顺顺的实力对比中呈现劣势,那样一来岂不是让自己白忙一场?届时所有的胜利成果势必会让早有不良居心地顺顺一手掠去,而心胸狭窄地顺顺又怎么能够容得下自己?所以他立刻接过话茬儿道:“假如前路遭遇强敌攻击,也应是我这前锋首当其害!既是如此,又何必把我的队伍划归到顺顺辖下?即便是要补充他的兵员不足,也应该是从殿后的队伍里补充才更稳妥!”

  顺顺听到这话心中立刻恼怒到极点!他马上针锋相对地说道:“你没听到亚亚说敌族居于我军左侧吗?他们假若对我军发起攻击,势必会先从我的左翼动手,假如我们在正面不能及时抵御对方的攻击,届时置于守护之下的中军必受其害!”

  鱼鱼听到这话立刻反驳道:“我并非不同意加强左翼的实力,只是我认为从殿后的队伍中抽调兵员更加稳妥!”

  统辖殿后大军的自自再次听到鱼鱼强调要从自己的队伍里抽人,也是心有不满!他暗想且不说前途有敌这事到底是真是假?只说按照亚亚这个部署,我们马上就会不露声色地顺利完成对中军的合围。届时只要我们先于亚亚所说的那个敌族对亚亚阵营发起攻击,必定会将亚亚的势力连根拔去,所以用谁的队伍还不是一样!你鱼鱼坚持己见否定这个调动,除去暴露了自己有意保存实力的私心之外,真不知道又能作何解释?他这般想着,不由向其余几位己方阵营的同伙望去,从对方回应地眼神中亦读懂了他们与自己相同地蕴意!

  响响听着鱼鱼和顺顺不断争吵下去,心中暗道:亚亚预估地一点没错!对方看似无懈可击地同盟,其实在利益面前仍是不堪一击!他们这样争吵下去不仅会起到分化、瓦解其阵营的作用,还可为记记多争取些时间,只不知记记那里的进展是否顺利?

  其实,只在鱼鱼等人全都进入到指挥车中后,记记便带领一大队属下精兵,按照亚亚事先的吩咐先去了后军。亚亚之所以要他们先对负责殿后的队伍动手,主要还是为了避免双方一旦发生僵持影响到全军行进,这样一来不免立刻被坐在指挥车中的鱼鱼等人发觉而坏事!

  自自不在,眼下负责后军的一个头领名叫会会。他见记记带队直奔自己而来,心怀戒备之下亦握紧了手中的钢矛,只看向来到近前的记记不发一语。

  记记上前说道:“首领有令!因前途有大批敌军驻扎,所有滞重都先集中到中军麾下,以免在双方征战之时发生流失!”

  会会看了记记一眼,说道:“我们军中并无什么滞重,有劳首领费心了!”

  记记抬头望了一眼不远处队伍当中的车马,含笑说道:“那些车马不是滞重?你怎么还说没有!”

  会会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而后说道:“那只是我们随军的一些装备,算不得什么!”

  记记不等他说完便已接口道:“首领命令,一切不便于轻装作战物资皆送往中军看管,这些车马当然也在其中!”说完,便向那些手下打了一个眼色,后者立刻便要赶去接手。

  会会脸现怒容地说道:“怎么?你们还要强抢不成!”

  “会会头领言重了!我们现在是奉首领命令行事,难道你要抗令吗?”记记说完双目一瞬不瞬地紧盯对方,只要会会稍一表示抗拒,他便要趁在自己与对方就近的便利将其拿下!

  会会听到这话眉头拧在了一起,暗自权衡除非自己现在公然抗令,否则除去让对方带走食物之外,真是别无他途!自自大头领目下还在中军议事,假如自己此刻就同对方公开决裂,这是否也会给了亚亚口实去对付正在中军的自自?只在他这般犹豫不定的时候,记记的那些下属已经来到驼运食物的车马前,负责看押的兵士见头领没有发话,只好把握在手中的缰绳纷纷交到对方手中!

  记记没有想到在自自手中夺取食物竟会这般容易,他在带人把这些驼运食物的车马送回中军途径顺顺的队伍时,瞄了一眼混在对方队伍中的七、八架车马,心有不不解地想到:亚亚为何一定要放过顺顺的军中的食物?把它们一块儿整回去不好吗?真搞不懂他倒底是什么意思?但亚亚既然已经这样吩咐只能照做。

  他在回到中军后安排好下属看管好这些车马后,立刻又带队奔往鱼鱼的前军。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在鱼鱼军中夺粮的时候,却遭遇到了非常地阻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