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453 2005.07.03 19:05

    

  雄雄看到距部落越来越近,心里就越加急切地想看到波波!他的步幅也随之是越迈越大!当他终于回到自己的部落见到了波波时,这位铁打的汉子反倒说不出话。

  波波此时已经能下地走动几步,她乍见朝思暮想的雄雄,激动之中便不顾身上有伤,立刻扑入他的怀中。嘴里不断地问着:“你还好吗?”及待发现雄雄肩头有伤时,心里竟然觉得对方的伤要比自己身上的伤还要严重许多!泪水在瞬间就凄然而落。

  雄雄看着波波憔悴的面容,心里知道她一定受了不少苦!见她只不停地询问自己的伤势,显见她更关心却是自己,心里一热忙答道:“没什么!只是被矛枪扎了一下,很快就会好。”然后,在波波不断地询问声中,雄雄向她简述着二人分手后的经历。

  外面的大雨已经持续了一天一夜,亚亚和草草仍然被困洞中。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反反复复寻遍了各个洞穴,只得到了一个答案,就是这里只有当初他们摔下来的那个出口!那里且不说二人根本没有爬上去的可能,现在因接连的暴雨,水已经积得很深,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积水在上涨到他们走过来的洞口下,便不再上涨,只停稳在那里,再聚集的雨水仿佛就消失了一样不知去向!

  现在二人目前面临的最大危险倒不是能否走出去的问题,而是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他们究竟还能坚持多久?

  草草靠坐在亚亚身旁,她的肚子里传来“咕噜噜”的响声,她为此而感到愧疚!因为此前在亚亚百般哄劝下,自己独享了仅剩的一只体积最小地那只鸦鸟!她迎着亚亚看来的目光说道:“可惜我这里没有奶水,不然能教你吃饱多好!”

  亚亚笑道:“呵呵!你当我是小孩子吗?三口两口就能吃饱!”而后指了指对面的涌泉接着说道:“你再去喝点水吧!这样肚子会好受一些!”

  草草摇了摇头,打怵地说道:“不喝了!我现在见水都要吐!亚亚,你说戈戈他们会否到我们?”

  亚亚听她这样问,心里想道:这么大的雨!他们既使能出来找我们,又怎么能找得到!那个机会比我们自己出去还渺茫!但为了安慰她,口上却说:“能!必定能找到!”

  草草尽管知道他是在哄自己,但在心里却不愿打碎这个唯一的梦想!也不愿再给亚亚心里增添一丝烦恼。她望了一眼怪岩外的雨幕,口里自言自语地说道:“雄雄还不知道他的娘被玄玄杀死!他要是知道必定会和玄玄拼命!我想不通,即使雄雄不在,可他哥哥英英还在,他怎么可能眼看着自己的亲娘被杀害!”

  亚亚因为是后来才加入部落,对于雄雄和龙族之间的恩怨根本就不了解,所以就远不如草草感受到的那种切肤之痛!因此,只感觉到饥饿的他并没有去接草草的话茬儿。

  草草仍然独自说道:“阳阳怎么会参与在两个族长之间地交谈?按部族的纪律,他不应该有这么大的胆子?”

  就在草草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在龙族的的内部仍在继续着一场唇枪舌剑地争斗。

  自从众人在与玄族对峙的战场上返回后,因为龙龙把雄雄的母亲交给了玄玄,这一举动便召来全族上下的强烈不满!更有阳阳私下挑唆,峰峰和天天两名猎人队长就此带头,将矛头直接指向龙龙,言来语去的交锋便没有片刻停歇过。

  可笑龙龙初时尚被蒙在鼓里,自以为手中握有族长权威,众人奈何他不得!一味为了维护自己的虚荣,还不想把阳阳鼓动他这样做的想法说出来,由此而把自己放在了风口浪尖之上,直到被逼入死角之后,他才发现始终不开一言的阳阳,大有坐山观虎斗之意,方才有所醒悟,这才想到为了摆脱眼前的困境,应该先把阳阳抖出来。

  阳阳尽管坐在那里未发一言,但他眼中的余光始终留意着龙龙的一举一动。这时,见他的眼神不断地瞄向自己,眼里透出的目光也再不似先前那种渴望为他辩护的求助之意,心里明白:这龙龙是要挺不住了,看来他马上就会把自己说过的那些话说出来。

  想他阳阳岂能让自己苦心经营的计划落空!这时,他便先给龙龙送去一个安慰的眼神,力求稳住对方。然后,这才站起身来,突然朗声说道:“没错!龙龙这种作法根本就不配再当我们的族长!”在龙龙惊诧地目光中,阳阳接着说道:“我当时就已经出言阻止他,可他身为族长,为了一己之私,竟然向玄玄投降!把我们部落的荣誉全部丢在脑后!你们大家说,我们还能不能再让他当我们的族长?”

  在多人大声喊道:“不能!”的同时,龙龙大声辩白道:“这样做……是……是阳阳先提出来的,根本就不是我的主张!”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向阳阳射来。这时,龙龙身边一个叫旁旁的心腹,更是踏前一步,冲他说道:“阳阳,当时只有你还在场。你为什么要过去?在龙龙宣布交出人后,我们为什么又没有看到你出言反对?”

  阳阳闻听这话,心知对方的话是正中自己的要害!但他先前早己料到此点,因此面不改色地大声说道:“龙龙,你不要血口喷人!到了这时,你还想为自已狡辩开脱!可见你是个多么卑鄙无耻之人!

  不用我说,你们大家都知道,龙龙对雄雄始终是心怀不满!上次他把雄雄囚禁在部落里也充分证明了这点。玄玄这回带人来,就是要让龙龙交出雄雄,而这又恰恰又是他心里最想做的一件事!

  龙龙历来是个欺软怕硬的人,他所有的手段都是只能用在我们的族人身上!在这个时候,我怕他会因怀有私心而铸成大错,便忍不住上前,想帮他顶住玄玄施压。谁知道他己意孤行,在手中没有了雄雄之后,竟然丧心病狂地置同族亲人的生命于不顾,定要把雄雄的娘交出去,让玄玄杀掉这个老人,以泄私愤。立意以此换取向对方摇尾乞怜,真是丟尽了我们全族人的脸!

  如果此时,我极力出言反对,势必会让玄玄看到我们内部不和。在那种形势下,马上就会攻打我们。而这时我们因为全族上下各自想法不同,根本就无法组织有效的抵抗。试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能够对抗得了人数远超自己的玄族部队?接下来必然会溃不成军,甚至更有灭族之祸!

  大家都知道,我阳阳历来不是个贪生怕死之人!但是这回,实在不想因为自己的鲁莽而招致全族的覆灭。”

  旁旁听到这里,忍不住插话道:“你也讲是怕招来全族的覆灭。那么你怎么知道龙龙就不是这样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