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896 2008.07.23 11:50

    雄雄从攻族众人无畏之语中,不由想起自己昔日那些战死沙场的旧部。戈戈、男男等人的音容笑貌清晰如昨,而今自己却与他们分处阴阳两界。虽说自己重新统领的这支队伍也算是悍勇之师,但若比最初的汉族旧部毕竟要逊色许多!这使他益发坚信自己收服这支队伍的决策没错,可为了不使对方起疑,并让自己的族人更加了解眼前这支队伍,他只能顺着原来的语气说道:“想不到你们这些男人还算是有些胆色!”

  正在苦思对策的攻攻听到这话心中一动,随即答道:“我族中无不是重义轻生的好兄弟,他们的忠勇也绝非是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所能揣测!”

  雄雄听闻“扑哧!”一笑,故意以不屑地语气说道:“有些话可不是嘴上说说就行!”

  “那你要怎样才能相信?”

  “他们宁肯同你一起赴死,我想多半是知道自己逃不脱。我现在倒很想知道,假如我给他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他们是否还会像自己先前表现得那般决绝!”攻攻听到对手终于入套,急忙回身在晨曦中向部下们打出手势,命令队伍一旦得到机会立刻杀出重围!

  雄雄又怎会不知他的部署?所以他在笑声中接着说道:“攻攻,我劝你还是放弃同队伍一起逃生的念头!我虽然说过可以放他们走,但并没有说放你。假如你也想同队伍一起走,那就只会为他们带来杀身之祸!为了那些随你征战无数的兄弟,你可要睁开眼睛看好了!”雄雄说完便让一名特战队员手持短弩出现在对方的视线中,随其轻轻扣动扳机后,只听“飕飕飕飕!”二十支弩箭速射之威,立令首次得见的攻攻变了颜色!

  雄雄到了这时更说道:“只要你有一点妄想同部下一起逃命的念头,我保证你的队伍会在这里全军尽没!”雄雄说完一摆手,两旁立刻有人将拦挡在洞口前的藤网尽数撤去!

  攻攻缓步走出土洞,借着初露的曙光转目望去,见一个足有自己两倍之高的魁伟汉子傲然而立,在对方静如山岳地沉稳中,更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令人心折!再向那人左右望去,两队精锐阵如长蛇,每人手中都拿着同他刚才所见相同的武器,寒光闪闪地箭镞遥遥指向自己身侧,对方这种无声地警告意图那是自然再为明显不过!

  跟在攻攻身后的下属已经见识到弩弓的威力,所以一见这个场面先就一声呼喝围到族长身前,似生恐对方抢先暗算了首领!

  雄雄看着他们说道:“只要你们现在自行离去并不向我的队伍出手,我可以保证不会有人伤害或是为难你们!如……”

  不等雄雄把话说完,早有人厉声喝道:“攻族哪有贪生怕死之人?更不会有人背弃自己的部落!”

  “对!!”尽管只是先出来的这十余人齐声怒吼,但那声音之大却如百人之多!

  攻攻不想让对方突然翻悔,立刻回身对部下喝令道:“你们速离此地返回大营!”但出乎他的意料,所有的人都站在原地动也未动!

  只在攻攻再次下令催促后,方有一人挑头儿说道:“你不走,我们宁死不从!”

  “宁死不从!!!”因为人数急剧增多的缘故,所以今次的吼叫更壮声色!

  “好胆色!”雄雄一声褒奖令所有的人都大感意外,只在众人满脸疑惑之时,雄雄已接着说道:“兄弟手足情深至此,征战沙场自能攻无不克!就冲你们今天能够如此拥戴自己的族长,我敬重他是一条汉子,就给你们一个同返回部落的机会!”

  早在雄雄发话之前,攻攻便已注意到这里的周遭形势。他见除去正面的敌军精锐外,另有几十倍于己之敌早在外形成了包围。再看到这里的地势异常开阔,不仅十分便于对方施展武器的威力,更因此让己方丧失了优势,所以如果想同汉军在这里抗衡,可以说没有一丝胜算把握!只在他这般想着的时候,忽然听到对方说可以给自己一个机会,马上便反问道:“什么机会?”

  雄雄看着他说道:“我可以让你放手来攻,假如你能够打到我一下,我就让你同队伍一起离开,否则你就听凭我的处治!”

  攻族之中无不擅长闪转腾挪之技,所以他们听到雄雄竟敢用这种方法来同攻攻比试,心中更是暗笑对方不智!攻攻听到这话心中却是一惊,他知道对方敢于开出这样的条件,其本身必有过人之长,否则绝不可能故意在下属面前示短。如果真是那样除去会令对方威信尽失之外,再不会得到其他的东西!而这正是自己最为要命的一点,如果自己在最为擅长的技艺上不肯答应他?那么不仅无法向部下们交代,更会引起族人对自己的鄙视!所以说对方说出这样的话后,自己除去点头之外再无别法,只从这一点上来说,便可知道这个叫雄雄的首领绝不是什么易与之辈!想到这里之后,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即使不能胜出此人,也绝不能让他小觑了自己!因此,他口中刚刚说了一声:“好!”便以飞步上前、拳如流星而去!

  雄雄看到对方出招后,刻意等到攻攻见自己没有躲闪而将劲力运足,只在那拳头略差两指就要接触到自己的皮衣时,方才将身一侧让对方打空;攻攻没想到对方会在此间不容发之即闪开身体,因劲力过猛打到虚处后向前倾去,更没料到雄雄却及时扳住其肩膀以免其虞!轰天地叫好声也因此在汉军中响起,攻族众人见雄雄并没有趁着刚才的时机对首领下手,心中对雄雄也略略增加了些许好感,只是碍于本族的颜面,自然谁也不肯在嘴上提起!

  功功遭此尴尬后,当即加起万分小心!他利用起自己轻身灵便之长,围绕对方快速转动,每一拳、每一脚、每一招、每一势无不指向对方要害,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身处圆心中的雄雄却能举重若轻,每每在看似险到极至之时总能化险为夷,使其拳脚与对方皮衣的距离差之毫厘!

  当他们二人在此周旋之即,东面的战场局势突然安静下来!

  原来,当雄雄的箭号响起后,由西奔进的助助骑兵与早已进入东、北两面的军军和帮帮立刻随之响应,再加上媚媚在南面据守的阵地,便使那些盟军立刻陷入到这个铁桶阵中!屡次攻击受挫地那两支盟军骤见数倍于己的敌军将他们包围后,哪里还有心思攻下峭壁?所以俱都裹足不前,前、才二人为免军心散乱益发不可收拾,同时更为保存实力以便冲出重围,马上便将各自的队伍收拢到一起,开始合谋如何摆脱眼前的困局。

  只在这二人刚刚凑到一起的时候,响箭破空之声直钻云天,随后便有无数箭雨从天而降。锋利地箭镞直掼地表后,在他们十矛之外的三面空地上赫然惊现一圈“葱”地!只在众人转目观望思量其密度远超崖上射来的时候,猛听一人高声喝道:“前才两族听了!只要你们站在圈内可保无事,若有人妄想逃离?必遭射杀而死!”因为众人已经见识过它的威力,所以这时并无人敢说这只是对方的恐吓之语!

  前前和才才在无言地对视中用眼神征询着对方的想法,但同时都从那眼神中看出对方流露出地一丝寒意,最后还是才才率先问道:“你怎么想?”

  前前说道:“从双方的间距以及武器实力看,我估计队伍还没有冲到对方脚下便会全军尽去!”说完见才才也点头赞同自己的判断,便又接着说道:“现在敌军已经将你我牢牢绑在一起,无论是谁想单独冲杀出去都已绝无可能,所以只有我们倾力合作,或许还有可能获得一线生机!”

  “你有什么办法?”

  “按对方刚才所讲,只要我们暂时不动,他们应该不会出手,但是他们不会总把我们困在这里。只要对方走过来,我们便可挟其为质,然后再谋它法摆脱困局!”

  “如果他们不过来呢?”

  “他们一定会过来!你想想?双方这次交手,他们不知为何总像心有所忌不敢大开杀戒?从现在的局面上看,我想他们绝不是因为什么武器供应不足方才如此,所以他们一定会走过来才是!”才才听到这话有心反驳,但却没有任何实据,左思右想之下只好点头默许这个提议,这才使得东面战场的形势突然变得平静下来!

  我们转过头来再看西面的决战,攻攻围绕雄雄身周经过无数次功亏一篑地进攻后,因耐心尽失而变得益发焦躁起来,此时此刻的他只想着自己的拳头为何总与对方差之毫厘?却没有料到这是对方在有意消耗自己的体力!

  雄雄看到攻攻第三次在自己的激发下,动作又由快变得迟缓起来,知道已是强弩之末的对手很快就会因后续无力而垮下来,为了获得最佳的效果,他便在躲闪中故意笑道:“攻攻!你最为擅长的技艺尚且如此,你还想拿什么来跟我比?所以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攻攻听到雄雄的嘲讽气得“啊!”地一声暴叫,猛然挥拳朝着雄雄的小腹击去,口中叫道:“你还手……”哪知他这一句话尚未说完,就感觉手腕“砰!”地一把被对方抓住,而后身体便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地凌空朝着火堆扑去!

  一团火,由远及近迅速填满了攻攻的视线、干燥地发梢儿更是遇火尽燃!只在攻攻将眼一闭、心中还未及转念之时,一只大手已经扯住他的脚踝往回一带,一脚踏进鬼门关的攻攻便又被生生拽了回来!也是直到了这个时候,攻族众人才刚刚发出惊悸地呼声,你可想见雄雄的动作会有多快!

  众人看到惊魂未定的攻攻被放下来后容颜大改!几乎紧贴头皮的发茬还冒着丝丝轻烟,燎去双眉的额头更被熏得乌黑一片,那形象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这还是多亏了雄雄没让他头颅沾到地表的黑水,否则任你是谁也无力回天!

  站在一旁的特特看到这个场面心中暗暗叫绝!他猜雄雄故意当众毁去攻攻的形象,这既是抓住对方叫阵的良机彻底杀灭对手的锐气,又可借助这种恩威并施的手段迫其兑现诺言,以此更加便于雄雄在攻族众人心目中建立起威信!

  当特特想到这层后不由也同众人转目去瞧仍旧呆立当场的攻攻,猜想对方被雄雄所救后多半会因此归顺。但出乎他和众人的意料之外,攻攻不仅没有感谢雄雄的救命之恩,相反倒做出一个惊人之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