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641 2009.04.01 06:44

    风风看到亚亚肩膀一动,便知对方要用绝杀之技攻击自己,所以急闪身形向旁窜去,致使飞来的石子与其擦颊而过,只在他的脸庞上留下一道浅浅地划伤。待到风风双脚在地面上踏实,见亚亚再无力乘隙向自己发难,方暗嘘了一口长气,心知侥幸!

  亚亚暗器甫一脱手,便知现在的自己已经无力毙此劲敌,他这时甚至来不及为此感到沮丧和惋惜,便急谋对策准备与其周旋下去。待见风风手中利刃向自己直面劈来的时候,亚亚本想侧身闪躲再伺机反攻,怎奈虚浮无力的双腿这时已如灌铅相仿不再受其驱使,待要使巧劲拨转对方刀头避开身是要害的时候,立刻惊觉自己辛苦积蓄地起来体力这时已经难以为续,所以眼见一道寒光由远及近、由小变大地急袭而来,他此刻除去怒视寒锋之外,再难以去做任何应对之事!

  刹那间,惊声四起!所有的人在这一刻都知道亚亚完了!尤其是那些作为他这一阵营的族人们都没有想到昔日勇冠三军的首领,在经历了一场昏睡后竟然如此难堪一击!这便如一个身形伟岸的偶像于瞬间骤然坍塌一般,对众人心理上的影响无疑于一场强震。如果我们偏要给它定上一个级别,我想那就应该是十级!

  风风见自己的刀锋已然要触及对方眉宇,狂喜之下再不虞有他,这才将自己手上的劲力运足下劈。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突如其来的外力猛然撞击到风风的刀身上,使其利刃向旁一歪飞去之时,竟险些将紧握刀杆的风风带得一同飞离出去!而后才让他听到“当!”地一声爆响,如果我们从物理学声光的角度来猜想,便知道这一撞击的来势会有多么劲疾!

  要说风风那真不愧是久战成精的个中良将,他于如此险恶地危急时刻,甚至还没忘扭头回顾这个加入战团的对手以免为其所乘。但也正是这一看可不要紧,立刻吓得他的三魂六魄都险些离身而去!

  什么人有这般大地威力可将风风吓成如此模样?来者不是旁人,正是雄雄!那些汉族旧部们怎也没有想到雄雄会在亚亚命悬一线之际突然现身,所以众人在万分惊愕之后,随即爆起了经久不息地声浪,令那些后加入到部族当中的人们在目睹了风风被对方一招击退地威猛后,不由得益发心旗摇曳、内心彷徨不定!

  雄雄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傲立当场,只将冷眼锁定风风仍旧一语不发;风风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感受到对方冷冷射来地寒光便如两道无坚不摧地利刃刺入自己的身体,这使他几次想重新合身扑上,但因都在对方积威之下,导致其不争气地双腿乏力难行。一丝惊恐地心理萌发后,风风就感觉自己所有的信心,都被这种骤然汇集起来的恐惧吓得无影无踪!虚脱无力地双手这时哪还能擎得起刀身的重量?只听:“当啷!”一响,风风如同无骨地双膝几乎是与大刀同时跌跪在地!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简直就不是一个男人!”一声气急败坏地尖细女音撕破了声浪过后地肃静!雄雄寻声望去,立刻便看到了站在前排的采采,而对方见他直向自己望来,更是将头颈向上一梗!

  雄雄先没理会这个十恶不赦地女人,而是看向那些原来属于风风阵营当中的将领们朗声说道:“既然他们两个定下了较技夺位的约定,我现在可以给你们一个动手的机会。要是你们当中哪一个人可以胜得过我这个汉族族长,不仅这里的队伍皆归你来统领,便是我新近招收的十余万众也一并归你所有!怎么样?有没有人愿意上来同我一较短长!”雄雄话一说完,便将目光在那些新头领们脸上逐一扫过,见无一人敢于同自己的目光相碰正要说话,但就在这时忽听采采说道:“我愿同你比武较技!”对方一语未罢,更是举步上前来到雄雄身前三尺的地方站定。

  那一位朋友看到这里可能说了,以风风之勇尚难同雄雄走上一合,这采采却要硬同对方比试岂不是在自取灭亡?假如你真有这样的想法?那你便小瞧了这个非同一般的女人蛇蝎心肠!

  原来,当采采看到雄雄突然现身并在风风手中救出亚亚后,她便知道对方一旦在亚亚或是草草口中得知自己所为,绝不会再给她留下任何一条活路,所以便把原准备日后对付风风的毒指环悄悄套到右手中指之上。而后更用当众贬斥风风的手段来彰显其无所畏惧地胆色,以期进一步提高和巩固自己在同一阵营族人心目中的形象。这样即便是她死在了雄雄手上,也可将自己刻意打扮的精神领袖形象推上一个新的高点,将来可以给对方埋下无数动乱的隐患!她在完成了这些铺垫之后,再听到雄雄的新说法不免心中一动,随即便想凭借已经套到手上的毒指环拼命一搏!只要自己能够侥幸得手,以雄雄一言九鼎的性格绝不肯当众背弃承诺,届时便可将整个汉族拢到自己手上。退一步来讲,即便是雄雄借机出手杀死自己,那也不过是将这个最坏的结局提前了一些,而这也远好过对方再用其他手段零敲碎打地加以折磨。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她才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雄雄望着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恨不得立将其撕成万千碎片以解心头之恨!但他却知道假如自己真的这样去做,就正好中了这个女人设下的圈套,再无法让那些不明真相的族人知道这个蛇蝎女人的种种恶行,将来不免留下种种予人与口实的把柄!而要想消除这种埋在人们心头上的隐患,远要比打上几场硬仗费事得多,所以现在必须先留下这个活口迫其认罪,待彻底消除了对方在众人心中的影响再说!

  当雄雄还在心中转着这种念头时,采采已然迅疾出手向其双眼叉去。与此同时,她更趁着对方的视线被自己吸引的刹那,立将蓄势而待的右手直接拍向对方的胸口!

  雄雄一见她刻意遮挡自己的视线,便知道采采要耍阴谋,他在侧身一闪的瞬间,突然反手抓住对方右腕、借助脚尖在其膝弯中用力地一踩,猛然将其手臂向后画出一道圆弧,只听“嘎巴!”一声伴随着对方的惨叫,跪地后仰的采采早已被雄雄生生拧脱了臼!

  目光如炬的雄雄在看到那枚毒指环后,立刻便洞悉了采采的所有意图,为防止对方就此自尽带来无穷麻烦,立将自己的拇指按住对方套着毒环的中指向后一压,快如电闪的动作正好又比采采早了一步,这让在场的诸人马上就听到了采采异常凄厉地惨叫!

  雄雄自然不会放过眼前揭露这个女人的大好机会,在用另手提起对方的同时暗中使力将其肩轴一把捏碎。疼得采采马上流出了眼泪,不过因为对方已经在众人面前出了两次丑,所以为了挽回影响的她,这回倒是生生忍住,这才没有叫出声来!

  这样一来,站在前排的人都看到了采采被雄雄举起的右手,那枚套在其中的毒指环在夕阳的照耀下益发夺目!到了这个时候,谁人还会不知采采是想毒杀雄雄赢得这场争斗,所以她这一不耻的行径立刻便即暴露!

  采采一见众人眼中露出的神色不好,马上忍痛狡辩道:“你刚才只说动手,并没说不可用毒。如果单凭双方较力,哪还会轮得到我这个女人胜出!可如果是两军沙场交手,谁又敢保证敌人不会向我们暗下杀手?所以一个首领能够用最小的代价取胜强敌,那才是整个部落之幸、全体族人之福!”

  雄雄听到对方兀自强辩并没有发火,反倒扬声笑道:“那么我以毫发无伤的结果挫败你的阴谋自然是要更胜一筹了!所以说若是由你这样的人来统领部落,显然更非部落之幸、亦非全体族人之福!”他的话音未落,响响一班人早已轰然附和。采采刚要开口,忽觉肩轴处疼痛骤然加剧,迫使她再也无力将那些刚到嘴边狡辩言语传送出去!

  雄雄撸下采采手上那枚毒指环后小心放好,这才扫视了一眼风风阵营当中的诸将,而后问道:“你们可还有人出手?不要只是现在一言不发,将来再同我说全无机会的怪话!”尽管雄雄一连喝问,但在其声威震慑之下,这时哪还有人敢于应战,所以现场诸人尽皆默不作声!

  雄雄见状即将采采交到赶到近前的响响手上,示意对方仔细看管之后,方才转向仍然跪在地上的风风问道:“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说?”

  风风听到雄雄问起,立刻指着采采的背影说道:“我都是受了这个女人的挑唆才这样,还望族长能够宽恕这一回,风风今后再也不敢了!”

  雄雄听到这话气往上撞,当即喝道:“你刚才立意要杀亚亚难道也是受她挑唆?在你心中可还知道什么叫做手足之情?!我看你除去热衷权势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如铁石冰冷!”

  风风听到这话便知自己已在生死关头,所以立刻高声喊道:“当日如果不是我一力阻止,那采采早已将亚亚和草草二人斩杀,如果真是这样?他们哪里还有命活到现在?”

  雄雄听到这话气急反笑道:“这样说来,我还应该谢谢你喽?”

  “风风不敢,不过此事确是实情!你如不信?尽可去问响响等人!”

  “何劳去问他们!我只问你,假如没有你和采采合谋叛逆,亚亚和草草二人可会昏睡不起?”

  “这都是采采独自对他们下的手,我在事前并不知情!”

  雄雄正要说话,命人将自己背负赶来的草草早已急声问道:“雄雄!波波呢?她可安好?”

  随着草草这一问,雄雄完全是下意识地搜索着波波那里的状况。这一搜索可不要紧,立刻惊得他在心中暗叫了一声:大事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