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975 2006.09.13 14:37

    

  人人看着狼群带回的猎物越来越多,不由为自己采用派狼群化整为零偷猎的这个办法而得意!暗想: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汉人,他们也得睡觉!看着手下已按自己吩咐将猎得的野兽绑在架杆上,便摆了摆手命其先走,免得夜长梦多被对方发觉后谁也跑不掉!就在运送猎物的这些人走后没多久,人人和留守的几个族兵准备等狼群返回一起撤退时,突然就听到林中传来了纷杂的叫喊声!

  一个小头目急声说道:“一定是对方发现了狼群出猎的事情!”其实不用他说,人人也已经猜到!他赶忙拍了拍身边担任通讯的幼狼脑袋、打出一个手势,后者随即将头一昂,嘴里发出一种难听的嚎叫,为仍在森林中的同类发出撤退信号!

  人人未等幼狼声音停歇,便已带着这几个手下急于奔逃。他此时只想尽快离开此地,免得被对方捕个正着,所以不管身下高低,只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跑。

  人人想着不知道先前派出的族人走到了哪里?如果他们速度过慢,对方再随后追来,事情可不大妙!就这般想着跑了一段路程后,后面的狼群已经渐渐追上,回头看见汉人似乎并没有追来,心下才略略放宽,再瞧了一眼狼队已经损失小半,想到食物到手即算完成任务,反倒并没有因此而烦恼!

  再跑了一段路后,人人发现日日竟然站在前头,忙赶上前去询问大队为何会来?日日当着众人没有回答,只追问人人道:“你甩脱了敌人没有?”

  人人闻言会意,马上说道:“另有几个手下为了掩护他们,将对方吸引到另一个方向去了,这时身后应该没有敌兵!”日日听完仍不放心,又派出几只恶狼出去探听,直到最后确认没有追兵,才吩咐埋伏在左右的队伍原地休息,让狼群充做流动哨。

  当下自有族人在隐蔽处准备生火烧烤,日日才趁机将人人叫到一处背静的地方把自己的来意通报:那个没有找到弱弱的族人回到驻地后,已把事情悄悄报告,因他看到弱弱没回知道大事不好!为防止对方偷偷泄露隐秘,立刻以接应人人为借口,带着队伍启程赶来。遇到运送食物的族人后,因那些人早已得吩咐,只假说其余人等已经遭遇敌兵正在奋力作战,这与人人刚才的说词对得正好,想来也没有引起别人怀疑,二人为计已得售而暗自庆幸不提。

  再说亚亚同争争、战战三下合围后,只截杀到一些没有来得及逃脱的小股狼群,亚亚见到对方竟然没有派一个敌兵进入猎场,心中便知道自己这回小看了对手,而这个一时的大意正好被对方所利用!

  争争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敌人如何胆小,不敢亲自出猎只派狼群行动!见亚亚站在那里不语,便上前说道:“我们应该去追击这伙敌人,不然就这么让他们跑了岂不窝火!”

  亚亚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采采,对刚刚赶来的东东和枪枪瞪着眼睛喝令道:“谁让你们过来的?马上回到你们驻守的位置!”看着二人一脸无辜地离去,这才对争争说道:“首领只命令我们扼守猎场,并没有允许我们出击!现在出现的只是狼群,也无人知道它们到底获得了多少猎物!假如我们现在为了追它而跑出森林,前方敌暗我明,一旦误中埋伏损失更大;再一个,如果敌人没有获得足够的食物,我们贸然追去,岂不是正好中了对方声东击西的圈套!”

  争争听了这话还想分辨,亚亚已有些不耐,把手一挥说道:“不要说了,你们两个马上带着各自的队伍返回原来的位置戒备,如果我的命令错了,到时候自有我一力担当,也怨不到你们!”战战听到亚亚已经说出这话,害怕争争再说下去把事情弄僵,便推了推争争让他同自己一起走。后者知道现在自己多说也无益,只好悻悻地离开,只是头脑里想着就凭亚亚这种想法,他怎么会打得那样多胜仗?

  采采见亚亚也已经往回走,便也一言不发地跟在他身后。直到二人回到栖身的树上,她才凑到亚亚耳边问道:“你不怕这回失手后又没有追击,让雄雄再抓到你的口实吗?”

  亚亚冷哼了一声,看着她回说道:“前次齐集部落精兵时,他都说无法全歼敌人!我这回所带队伍更少,自然也可以为避免误中埋伏而不去涉险了!”采采听到这话就知道亚亚已经和雄雄开始较上了劲,想到他这样岂不是去以卵击石,急得赶忙不停地劝说亚亚不要干蠢事,但亚亚仍固执己见。直到天光大亮、说得采采已经口干舌燥后,亚亚方才似乎有些回心转意!

  队伍刚刚吃过早饭,猴猴就带人赶到了这里。正在气头儿上的亚亚自然没有好脸色给他,但猴猴可不管这些,仍旧连说带笑地将他先拽到一旁,小声嘀咕着什么?

  采采因为心怀鬼胎而不愿与猴猴照面,所以只在远处冷眼旁观,她见亚*绪非常激动地指天画地、比比划划争辨着什么,最后因他只是摇头,猴猴无奈才转回身来代亚亚下令:全面捕杀野兽、队伍撤离!

  众人见亚亚默认了猴猴的传令,这才行动起来。大家整整又忙了一天,直到天将傍晚,枪枪的队伍等众人开出森林后,才按猴猴的吩咐引燃了整片森林!

  熊熊的大火在众人身后传来猎猎声响,未得受擒的飞鸟在半空中不断盘旋,它们高一声、低一声的鸣叫,似在哭泣失去的家园!

  采采跟在枪枪的身边一边走;一边说道:“鸟儿也没有了窝,听它们凄惨的叫声真可怜!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烧了森林,守在这里不行吗?”

  枪枪听她怜悯这些飞鸟,以为采采也像别的女人一样心软!便想都没想地就按猴猴所说答道:“只有这样才能让日族对此死心,不用再想着回来采猎,我们才能彻底切断敌人的食物来源!”

  “可将森林都烧了,我们今后又怎么狩猎?”

  “我们自然也要离开这里!”

  “去哪里?”

  “当然是去继续追击日族!”

  “可我们现在连敌人躲在哪儿也不知道,又怎么去追击他们?”

  “我们虽然不知道,雄雄会知道!”

  “你怎么这样肯定?!”

  “当然了!因为雄雄有……”枪枪说到这里猛然想起族中禁令,不由打了激灵,赶忙闭上了嘴!

  采采听到对方的话,立刻想到火火临死前那个萦绕在心头的谜点,忙笑着追问道:“有什么?你倒是说啊!”

  枪枪已经改口道:“有过人的直觉!你难道没听人说过他总能发现临近身边的危险?”接着便把自己知道和听说的雄雄诸多事迹搬了出来,但采采哪会相信这些,知道对方是在有意对自己敷衍,只好表现出刚才不过是随便问问的样子,主动把话题引向了别处,以免引起枪枪的疑心。

  波波在晶石中看着烟雾已经遮蔽了自己视线,扭头对雄雄说道:“你不能总用这种办法来躲避空中敌人的窥看吧?”

  雄雄笑了一下,说道:“如果每一次遇到敌人都要烧一座森林,那岂不是很愚蠢!现在从效果上来看,这种办法应该可行。我们在今后的应用中可以变换一下方法,比如采用野兽的粪便可以使烟雾更浓密一些,另外在里面加放一些辛辣之物,也可以起到驱赶飞鸟,使驾鸟的人也睁不开双眼的作用。你可以先带女队实验一下,需要架设多少烟火才可保证队伍的行踪不被敌人发现。同时,你也要将风力强劲的程度一并考虑在内才行!”

  波波听完点了一下头,又看着他说道:“亚亚马上就要返回部落,我希望能由我来和他谈!”

  雄雄听了笑道:“这一回你怎么争着做黑脸?”不等她答话就又接着说道:“由你去说也好!他这回实在是太大意了,一定要让他从中吸取教训,切不可再犯!”说完想到自己还要到碰碰那里就走了出去,因此没有看到波波的脸色已经一瞬三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