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259 2010.12.05 12:51

    当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亚亚身上,等待他作出最后地决断时,作为当事人的采采这时却出人意料地站出身来说道:“我不会跟你走,更不会背叛我们的部落!”随着采采这句话一经说出口,所有的人无不愣在当场!

  你道采采为何要表现得如此决然?原来别人看不清容容的意图,一向颇多心计的采采却一眼就识破了对方不惜冒险一战也要救出她的真正用意!采采马上从中想道:我如果想要孤身活命,刚才只要不转回身来,料得早已跑出好远,未始便不能逃脱出去!而自己之所以要冒险留下,还不是因为不肯前功尽弃!如果自己眼下真的随了这个女人离开汉族部落,固然会暂时保住性命,但自己在族人心目中的形象却将因此而轰然坍塌,如此一来自己在他们眼中还会有什么威信可言?没有了这种可以控制族人思想的威信,自己又如何能够左右族人的行为?既不能左右他们的行为,又如何能够让他们肯于舍命追随于我?而不能让队伍追随自己,那么我对眼前这个女人来说就是一个废人。到那时她即便不杀我,作为一个公然投敌的女人,必将在其部落受到种种防范与鄙视,到那时我又能有何作为?如果真是那样还不如死了的好!正是出于这种想法,所以她才当众说出了“我不会跟你走,更不会背叛我们的部落”的话来!

  随着采采当场拒绝了容容的这般“好意”,马上令对方变得异常尴尬起来!因为这时她再要强行带走采采就不是在救人,而是在公然抢人,这样一来那些汉军未必还会袖手旁观,两军之间很有可能因此发生一场混战。身为一族之长的容容想到这里心如电闪般地一转,马上想出了对策,她立刻对亚亚说道:“怎么?你还敢威胁她不让跟我走吗?”

  亚亚听到这话心中一愣,他心想:我何曾威胁过她了?但这个想法刚刚在其心中萌生后,他也马上就明白过来,对方所以这样说,不过是为她自己找个台阶下,而后只要把采采带到其队伍后,所有的一切还不是由她自己说了算!亚亚想通了这层马上开口说道:“我不管你找到什么借口,今天都不会让采采随你走!”

  容容听到这话双眼死死地盯住亚亚,冷然说道:“看来你一定要和我作对了是不是?!”说完,她不等亚亚回答便又接着说道:“如果你一定要与我作对,不仅我们先前借道的约定马上作废,两军也将由此刀兵相见,所以我劝你还是想好了再回答我的好!”

  面对容容再次发出如此赤裸裸地威胁,亚亚心中的怒火立刻蹿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时,只见他双眉一挑,口中森然说道:“既然你自毁约定,那就让我们两军战场上见吧!”

  在旁始终不发一言的响响听到亚亚如此说,心中迅速权衡敌我双方利弊:现在对方已经让开了正前方的通道,只是利用押后的大军监视着本族的一举一动,只要能够让汉军负责殿后的队伍拦挡住对方的冲击,本族的大军便可顺利返程。响响想到这里马上向旁打了一个眼色,刚刚赶来的一支中军小队在其头目的带领下立刻双手持弩,对准已经赶上来的敌人前军。与此同时,早有传令兵去负责通知后队展开防御。

  容容看到对方竟然要有先下手为强的意思,马上指令下属准备与对方贴身近战。那些容族士兵闻言随即压上前来,负责防御的汉军中军头目这时不由扭头看了一眼响响,那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打是不打?

  响响尽管知道对方眼光的含义,但身为副手的他却更知道这道命令只能由亚亚下达。自己一旦越权指挥开战,不仅将极大地损害亚亚的威信,更将担负起战败的责任,而这就将越发打击到亚亚刚刚重新取得的军权地位,所以无论事情如何紧急,只要亚亚在场,就只能由他下令!

  目睹此景的亚亚心中明白,到了这一刻交手已经不可避免,任何一点心慈手软地犹豫换到的只能是族人地伤亡,一旦首战告败,军中的敌对势力马上就会将他所统帅地阵营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所以他立刻举起手来就要下达开火的命令。但就在这时,一个谁也没有料想到的意外却突然不期而至!

  一支尖厉地响箭由上而下,“砰!”地一声贯入两军之间地那条窄窄地空地上后,兀自颤动地箭羽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一场即将发生地杀戮随着这支突如其来地响号嘎然而停!

  当两军战士目光由响箭转而望眼天上的时候,他们这时才发现一群从远方冲至地战枭正要掠过其头顶;一条黑线闪过之后,只听“砰!砰!砰!砰!砰!砰!”一阵密如爆豆地声音响过,两军间隔的一段地带,便仿佛被人种上一排弩箭,挟威而至地锐器让人不觉感到一阵阵地头皮发麻,到了这个时候,谁又还敢擅越雷池?

  容容望着眼前这一排与汉军制式相同地弩箭,心中已经猜到是对方的援军到了!如果说她先前并不畏惧对方在人数上的实力,这时她就不能不考虑到对方占有的空中优势!因为假如对方在空中对其发动攻击,作为没有丝毫防空武器的容族,面临的结果就只有一个:被对方逐一屠杀!

  当容容还在心底因为自己的冲动而感到懊悔的时候,那只领头的战枭一个斜斜地俯冲便平稳地降落在地。一个身材魁伟地壮汉待双足落地后,神情冷峻地向她看了一眼,只这一眼便让容容心中“突!”地一跳,心头百味丛生,但转瞬之间便化为了两个字——敬畏!

  亚亚没有想到雄雄竟会在这个关键时刻赶了过来,他马上紧跑两步到得对方身前,只用三言两语便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向其述说了一遍。

  雄雄听完后一言未发,仍旧冷冷地神色带给亚亚心理上的压力已经迫使其冒出了一身地冷汗!就在亚亚还要说几句自我检讨的话时,雄雄已经迈步向容容走了过去。

  随着雄雄的一步步临近,一种无形地压力让容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努力地挺了挺胸,但渐次加速地心跳却并没有因此得到一点改观!

  雄雄走到对方身前两步的位置便停了下来。他直视着对方的双眼,问道:“你以为得到这个采采,便能得到这支队伍。是吗?”

  容容的心事被对方一语揭穿,而且还是那样地不留丝毫情面,这让她既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思维能力不由刮目相看,又不由因为对方的言语无礼而有些恼怒!她当下只得撑住颜面冷冷地反问了一句:“你又是谁?”

  “我就是汉族的族长——雄雄!”

  “这么说你是可以解决问题的人了?”

  “对!”

  “那好,我可以告诉你!我就是看不惯他们这多人去欺负一个女人,所以我才要救她。既然你来了,就把她交给我吧!”

  始终在直视着对方双眼的雄雄,发现容容在与自己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神与其说是有些飘忽,倒不如说是在躲闪。这个发现让他不由改变了心中早已拟定的初衷,决定采用另外一种方法来解决眼前的这件事!他下定了决心后,说道:“我不仅不会让你带走采采,还要留下你的队伍。至于你——是去是留?悉听尊便!”

  容容一听这话立刻斥道:“凭什么?!”

  “就凭你妄想通过获取采采而控制我的队伍,这一点还不够吗!既然你敢对我的部族居心不良,我就要让你自食其果!”

  “你太自大了!你就不问一问我同意吗?”

  雄雄听到这话冷冷地一笑,似随意但却语意坚决地答道:“我用得着问你吗?你想怎么样?你敢怎么样!”

  何曾受过如此蔑视地容容听到雄雄的回话后,几近丧失理智的她随即一摆手中的兵器,就要合身扑上去同对方拼命,但丝毫不为其所动的雄雄却仿佛是个局外人一般冷冷地看着她,那冰冷地眼神直刺容容的眼底后,就仿佛化作一把无坚不摧地利刃又从那里捅到了她的心间,一下子就把容容那颗原本怒火中烧地心瞬间冰冻了起来!

  就在容容也疑惑起来对方为何会有这种神奇地力量时,雄雄接下来的示意似乎给出了她答案:“为了你的族人存亡,我劝你还是冷静一些地好!”雄雄说完这句话,就像是毫不经意地向天上瞟了一眼,容容随着对方的目光转向天空时,就见有几只战枭上砸下了拳头大的黑球,随着落体与地面接触后迅即炸开,疾飞地碎石猛烈地冲击着周围丈许方圆。好在那些汉族的空军只是将其投向一旁无人所在的空地,所以并没有因此带给对方伤亡,但其猛烈地威势立刻震慑了初见此物的容族众人心胆!

  原本以为对方只有连弩可怕的容容,在见识到了这种前所未见的武器威力后,作为一族之长的她,因为身上肩负着全族性命安危,这时心中也不由再次犹豫起来,她望着那些就在自己队伍头上盘旋的汉族空军,知道此刻只要雄雄打出一个手势,那么这些曾经随同自己经历过无数征战的族人,立刻就将葬身于此!在这个世界上所有关于容族的记忆,也将就此抹杀不复存在!是同对方拼个鱼死网破?还是暂时听从对方的安排,而后再徐图改变?尽管这只是一句话的问题,但此刻在她的心中却面临着无比艰难地抉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