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591 2006.05.08 13:10

    

  当亚亚率着胜利之师返回女人们所在的洞穴后,从她们满含悲愤的神情中,就发现这里的气氛异常压抑!

  自以为已经安排好一切的水水不等亚亚发问,就上前轻描淡写地说道:“今天早上,有一个女人妄想逃跑,被自己打死了。”他的话音未落,坐在最里面的一个女人就嗷地一声,要冲过来和他拼命,但却被身旁的人死死地拽住。

  亚亚说道:“你们放开她!有什么话?让她跟我说。”随着大家松开手,女人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但就在她堪堪来到亚亚身前时,可能是因伤心过度,竟突然昏了过去。亚亚看她身子一软,忙上前一把在半下里将她搂住。心里就想:如果真如水水所说,一个因为逃跑的女人被处死后,还会有人为她如此伤心吗?就这样想着时,已将她放在地上。一边命人取些水来将她泼醒;一边回头想再问问水水到底是因为什么?

  可他这一回头,却发现水水已经被山山叫到洞口处,嘴里正一个不是、十个没有地向哥哥保证着自己没有杀错人。他只好又转向一个紧盯着他的少女问道:“你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这少女见亚亚像是真想知道事情经过,又想到大家最初来时,他安慰众人的那些信誓坦坦的话,胆气也壮了起来!便问道:“我说出来你能信吗?”

  亚亚看着她说道:“为什么不信?只要是真话我就信!”少女听见他这样说,这才咬牙切齿地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地细细道出。

  原来就在昨天晚上,这个一向人轻位卑、从不受重视的水水接手这里以后,突然就管理起这么多的人来,尤其大多还是被掠来的女俘,这促使他久受压抑的心理开始急剧膨胀,很快就耍起头领的威风!

  初始,他还只是对众人呼来喝去,见众女人逆来顺受便色心大起,竟不顾亚亚颁下的严令,在强迫两个女人与自己欢好后,还硬要和一个叫小小的幼女胡来!

  他的作法立时就惹起了众怒,但这些懦弱的女人只敢在嘴上说说,一旦见他真的举枪相向,马上就禁了声。只有小小的妈妈,也就是刚才昏倒的那个女人死活不干,却也被水水命人将她扯到一边。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水水利用令人发指的手段强奸了小小!

  只可怜这****的小小怎堪承受水水如狼似虎的百般虐待?在天刚蒙蒙放亮时,于抽泣中惨死在妈妈的怀里!水水见她死后,怕亚亚惩治自己,便命令手下把小小的尸体拖出去远远抛开。

  亚亚强自按奈着性子听完,他的肺都要气炸了!见水水还在那里和山山说个不停,当即一声咆哮:“水水!你给我滚过来!”这一声怒吼,震得在场所有的人心里都不禁一颤!但是众人望着他暴怒下已经血红的眼睛谁人敢劝?

  山山刚听完弟弟的话把心放宽,猛然就听得亚亚这一声吼!再看水水的脸立时就变了颜色,使他隐约感到水水可能没有和自己说实话!与此同时,也暗怪亚亚太不给自己留情面!气火攻心之下,抬起手来“啪”地一掌就打在水水的脸上,喝令道:“没听见大头领叫你!还不过去!”接着又是一脚将水水踹得倒在地上。看着他哆哆嗦嗦的样子,山山心里这个气啊!他没有想到自己弟弟竟会这样给他丢脸!一手拽起水水的一只胳膊就将其扯到亚亚的面前。

  正在暴怒下的亚亚既没有想到山山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也没有想到因自己没有顾及对方的脸面,他这样做是有意在给自己脸色看,还以为山山也是和自己同样气愤,便劈手从属下手里夺过一支长矛就要刺向水水,但不想却被山山一把攥住枪杆,只听他说道:“亚亚,就算水水不是我弟弟,你也应该问清楚了再杀吧?”他的话让亚亚清醒了许多!当下便撤回指向水水的矛枪,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又和山山说了一遍。

  水水看着哥哥沉默不语。知道如果自己承认此事,哥哥那脾气一定不会再为自己说话!暗想守在这里的都是旧日同族,没人会出来指证自己,只要自己咬死了绝无此事,哥哥就会和亚亚争执下去,亚亚就是想杀也杀不了自己。待回到部落,凭着雄波二人与我们兄弟本是同族的情面,很有可能会对自己网开一面!想到这里,他突然开口说道:“亚亚,你不能只听她们的一面之词!如果真是像她们说的这样,为什么这里的男人都不肯作证?”山山听到这话,一想也是!便将眼睛看着亚亚,想听听他如何回答?

  亚亚听水水还在这里强词夺理,原本已经稍稍平息一些的怒火又“腾”地一下烧旺!他知道如果今天自己不能拿出证据,山山兄弟马上就会向自己发难。到了这时,已经不容他再多想,马上说道:“是谁把尸体扔出去的?给我站出来!”

  立立因大家制定了攻守同盟,所以还抱着侥幸心里观望,没有想到亚亚突然会问到谁扔的尸体!就在他一愣神儿的工夫,本就不满水水所为的族人都就势向一旁闪开,单把他留在了原地,使他再也无法遮掩。

  亚亚点指叫过两个一直跟随自己的齐族旧部,说道:“你们两个跟着他去把尸体找回来。如果有一顿饭的工夫还找不到,把他给我就地杀了!”这二人得令后,不由分说,架起立立的两只胳膊把他拖了出去,只一会儿的工夫,就把尸体找了回来。

  当下,众人看到那孩子弱小的身躯,先就没人肯信是她想逃跑的鬼话!再仔细向她身上看去:满身的淤紫不说,在其下阴处不仅已经高度肿胀,更有严重的撕裂外伤。明眼人一看便知那些女人所说不假,就连山山看得弟弟造成的后果都暗自心惊,心里是又愧又恨!但是恨归恨,他毕竟只有这一个弟弟,手足情深!他又怎能忍心看着亚亚把水水杀死?便想着如何开口向亚亚讨个人情,留下弟弟的一条性命。

  这时,站在尸首旁的亚亚说道:“山山,你都看到了!你说应该怎么办?”

  山山略想了一下,望着他说道:“水水做得是过份了!按照族规应该即刻处死。但是……念在部落外有强敌,此刻正置用人之即,大头领!你看在我的情面上,是否留下他一条命?让他戴罪立功!”

  众女人听到他还要为水水开脱,不约而同地跪倒在地上!纷纷对亚亚说道:“大头领!你曾保证过我们不会受到伤害!假如现在这小小是你的亲妹妹,你又会怎么办?!”

  这个时候,小小妈醒转过来,乍见女儿的尸首就在近前,猛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哭喊:“小小!你死得好惨啊……”这一声悲恸立刻又引得百多的女人都齐声发出凄惨地哀嚎!

  这声音就像一支无比锋利的长矛,深深地扎在亚亚的心里,让他满身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此刻,什么头领情面?什么戴罪立功?在他眼里都变成了毫无人性的屁话!只听亚亚沉声说道:“把水水给我拖出去,杀了!”

  山山骤闻此话,情急之下挥矛喊道:“我看你们谁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