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816 2005.06.23 12:56

    林间的一块空地上,对峙着两个部落。

  雄雄身后站着三十多个族人;对手身后却有五十余众。双方的族人有节奏地用矛枪把儿撞击着地面,口中也随着发出“呜、呜”的声音,为各自的头领助威。

  高大的雄雄紧盯着站在几丈外的对手,那人短横发展的身体上也同他一样布满了盘根错节的肌肉。对方也是丝毫不让地对视着他的双眼,透出内心无比的残忍与冷酷!

  雄雄通过对方的眼神,感受到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也必是个优秀的猎手!像他们这种整日和猛兽打交道的人,临战经验自是非常深厚!所以他并不急于出击,他在等,等一个绝佳的时机!

  随着助威声音的次第急促,西转的日头照到对手的脸。小个子族长在耀眼的阳光下,心中似乎不耐助威声中的催促,突然挺起长矛直奔雄雄冲来。当他行至中途,只听雄雄一声断喝,亦是飞身向前。就在二人相接的瞬间,背对日头的雄雄利用敌人感到阳光耀眼的一刹那,将手中的石矛犹如电闪刺出。

  刚才还是一个鲜活生命的对手,转眼间就因左胸上插入的矛锋而变成一具毫无知觉的尸体,轰然倒在地上!雄雄的属下趁着对方的族人尚在惊愕之中没有回过神儿来,不待头领发出号令,便向侵入者掩杀过去。

  眼见一场血腥的战斗即将开始,恰在此时,只听雄雄大喊一声:“停!”所有的人都住下手来,不解地看着这位勇武的族长,不知他为何要阻止这场例行的杀戮?

  这时,雄雄看着对方脖子上挂着的饰物,只听他朗声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是附近的部族,一定是从很远的地方迁徙过来的。现在你们的头领已经被我杀死了!如果你们愿意加入我的部落?我可以放过你们的性命,让你们在这里随同我们一起生活下去。”

  对方没有人想到他竟然会有这个提议?眼见自己已成他们口中的鱼肉,现在却又肯放弃例行的屠杀,饶过一干人等的性命。这番死里逃生,哪有不暗自庆幸的道理!在这个时代,依服于强者,就意味着获得了生存下去的空间,并不存在什么忠信仁义之说!况且旧日族长的凶残成性,也没有搏得众人的拥戴,大家所畏惧的只是他的武力。因此,在群龙无首之时,饥渴的身体也迫使这群族人放弃了抵抗之心。在族中老者的带领下,纷纷抛下手中的武器,并将刚才猎杀的野兽献于雄雄的脚下,齐刷刷跪倒下来,表示臣服于眼前这位新的族长。

  到了这时,雄雄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他知道对方人多势众,如果自己刚才不这样做,而是一定要剿灭对手,即便获胜,自己的族人也必定所剩无己!这在今后与山那边的玄族部落争斗中,也会面临被剿灭的噩运!而现在不仅自己的族人没有受到丝毫损伤,还大大扩充了部落的实力,这使得今后在与入侵者的决斗中,必然增大了对抗的把握!于是把手一挥,命令族人捡起地上的矛枪,然后带领这些人一起返回自己的营地。

  回来后,雄雄见天色已经不早,打了个手势,族中自有女人开始张罗起晚饭,他便独自向山上的石洞走去。波波见他一个人回山洞,也从后面跟了上来。

  雄雄刚在山洞中坐下,波波便来到他身旁,不安地询问着为什么要把这些人带回来?如果他们晚上发起进攻,恐怕部落就有灭亡的危险!正说着,戈戈也走了进来,他向雄雄表达着同波波一样的忧虑!

  雄雄看着自己眼前这两位男女族人中最好的猎手,便向二人说出心中所想。一时间,三人皆沉默不语。

  良久过后,雄雄才对二人说道:“如果我们现在不扩充实力,最后也只能是被玄族消灭,所以尽管有些冒险,也不能放弃眼前扩大部落的机会。从现在起,所有的女人和孩子都归波波指挥;戈戈你负责所有的男队。先把新来的这些人中的青壮年挑出来,编入我们原来的几个猎人队,年老体弱的再编成一队。每一队都先用我们原来的族人指挥,告诉他们等以后这些人表现出了忠诚和勇猛,再从中挑出一、两个好猎手,让他们升任队长。你们先分别告诉这些人,我们部落的族规,对今后不服从的人,立即杀死。”

  波波和戈戈见头领已经这样决定,便只能点头表示遵从照做。三个人这才站起身来,向外面的露营走去,落实一切有关安排。

  饭后的时光,是远古人群最为快活的时刻!大家混在一起,围着篝火,随着石块有节奏地撞击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表达着对大自然的敬意,感谢上天赐予的食物,并祈求着明天的收获!

  仪式过后,无论新旧族人,都拥到异性群中,挑选着自己中意的配偶,准备在快慰中播下生命的种子,完成种族的延续。

  只见三、五个新族人正围着波波,分别向她展示着自己雄壮的体魄,试图获得她的垂青。波波笑看着眼前的这些男子,丝毫不为所动。而后,站起身来走向雄雄。

  雄雄身前围着更多的少女,她们在扭动着曼妙的身姿,努力呈现出身体上所有的魅力,在想尽一切办法企图将他拉走,去单独赴约。波波穿过人群,笑着一言不发,伸手一把拽起雄雄就向山洞跑去,从协调的动作中显见二人早有默契!众人见他已被拉走,只能四下散去,重新挑选强壮的猎手、找寻不被打扰的草地。一时间,露营四周真是:莺啼燕语娇无尽,满目春guang醉人迷。

  满天闪烁的星斗,俯视着这人间*!只是不知在那遥远的星际中,此刻是否也有生命的种子正在传播?

  夏夜,凉风徐来,偶尔也伴着一、两声夜枭的鸣啼。一块石头的滚落声惊醒了睡梦中的雄雄。多年的狩猎经验促使他时刻保持着警惕,即使在睡觉时也是用一耳着地。这一次,警醒的习惯又让他先于别人获得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他抓起放在身边的矛枪,而后把耳朵靠在裸露的山岩上细听。尽管传来的声音非常微弱,但他仍然判断出这是一支正在行走、人数众多的队伍,而决非仅是只是三、两只走兽所能发出的声音。

  他轻轻推醒也同他一起睡在洞口的戈戈,打了个二人心领神会的手势,然后分别推醒睡在身旁的猎人队。众人迅速由外向里依次推醒睡在身边的人。部落严明的纪律在这一时刻,起了关键的作用,整个动作中没有人敢发出一声言语。

  众人随雄雄绕过洞口的篝火走到外面的阴影里,雄雄用手轻点站在身旁的猴猴,然后向山下的路上一指。猴猴立即会意,提着矛枪飞身前去。这面众人伏在阴影之中已经摆好御敌的架式。

  功夫不大,猴猴旋即返了回来。报告说:正是玄族的人偷袭而来。对方来了许多人,根本无法力敌!

  雄雄心下略略一想,在猴猴耳边轻语几句,待他由另一条山道奔去后,这才把矛枪一摆,率领众人亦是同路向下走去。

  各人下得山来,一路急奔。虽心中不明所以,但到此时,无人敢问,惟有紧随头领其后。

  翻过脚下的一座大山后,行进之中,有体弱之人渐渐不支,殿后的波波只得一边低声催促;一边指挥旁人搀拽着行进。

  突然有人慌不择路,掉进了丛中的一处洞穴,惊急之声不免响了起来。雄雄停下身子,过来看了一下。眼见后队的族人已是气喘嘘嘘,便令波波指挥她的下属全部留下,等救上人来后,在原地警戒待命。又悄声嘱咐几句,这才返身率领猎人队仍就急奔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