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114 2006.11.16 15:11

    

  雄雄带领二人来到山下后,并没有看到东东的队伍等候在这里,便转身对东东问道:“你的队伍呢?”

  东东听雄雄虽然发问,但见他脚下并没有停步,知道对方只是对此有些疑问却还不曾怀疑自己!当下作答道:“因为我见事情十分紧急,怕到这里找到你后却失去部落的踪迹,所以命令一组人已经前出侦察,而我的队伍主力居于我们同这个小组之间两下策应,以便能够快速传递消息。”说着,他用手示意雄雄由此拐向东南。

  波波心中很是不信他的这番言语,这时随着他的指向问道:“我们为何走那里?”

  东东心知波波已经怀疑自己,所以眼睛不敢去看对方只看着雄雄答道:“来人说猴亚二人是东出崖谷后才发生的争吵,所以我们从这里才可抄近路追上他们!”波波虽听他说的有理,可仍无法打消心中的疑虑,见雄雄没有说话后只得暗加警惕!

  雄雄走出很远后还有没发现东东的队伍,正想再次追问对方的时候,忽然看到从山石后的一条岔道里跑出一个气喘吁吁的人来,看到对方着装以及手中武器,便知道是本族中人!

  只见这人还没等来到面前,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快!亚亚……亚亚已经把猴猴打伤……现在,正带着部落主力……向东而去!”

  东东不等雄雄开口,已经抢先问道:“我们的队伍到了那里?”

  “我们在……接到第二个人……报来的消息后……已经向前追了下去……不过沿途……会留人……指引路径。”

  雄雄听完马上说道:“你们轮番背负波波,我们马上赶去!”东东听到这话立刻将波波驮在背上,随雄雄大步向前跑去。

  波波扭头看了一眼这人,只知道对方是族中的一个普通战士却不熟悉。这时见他满恋是汗也不像做假,不由暗想:难道授命于自己的亚亚真会同猴猴打起来?可这种想法又让她实难相信!可如果不是这样,此人为何会如此急迫地赶来送信呢?这般想着又让她不禁犹豫起来!随着思绪纷乱,加之一路颠簸已经让她越发头昏脑涨起来!可波波不想因此拖累了心急如火的雄雄,只好强忍住所有的不适,伏在正有意折腾着她的东东背上,心中急切地盼望他们能够早些追上部落主力!

  处在神昏体乏中的波波万没想到自己因受身体的影响,已经给部落造成一个致命的疏漏!这是因为以前族人的思想以及日常管理一直是由她来负责,直到前不久因雄雄有意削弱她才接过手去,但对这方面却介入较少,注意力主要还是集中在对外作战上。这在汉族日益壮大、新人不断增多后,队伍里难免会出现良莠不齐的状况,而这一点恰恰又被居心叵测的采采看中,所以她在控制住东东后,一边意图控制族人的思想;一边让东东进一步拉拢手下心腹以备将来不时之需。眼下这个人就是其中之一,他此刻就是暗奉了采采的命令来引导雄波二人一步步踏入险地!

  简短截说,又如是两次之后,送信的人已经有三个之多,但雄雄在听从他们的指引后奔出很远,仍然没有像对方说的那样追赶上亚亚的队伍。这时随着道路渐渐变得立陡,身旁的山势也益发险峻。当他们路过半山腰的一处洞口时,天色已经已然擦黑。

  东东看到这个洞口想起采采所说,立即指着它对雄雄喜极忘形地说道:“我们从中穿过就行了!”说着侧开身示意雄雄先进去。

  雄雄听到这话突然刹住了脚步!因为前来报信的人都没有提到过这个洞口,从未到过这里的东东为何会知道应该穿行这里?这个疑点就像一道电光在他的脑海中一闪,猛然发觉自己可能已经误入一个圈套!所以他马上盯向东东,一字一顿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东东听到他的问话,立知自己刚才露出了马脚!他愣了一下,刚刚说了一个字:“我……”

  雄雄不等其说下去已经一把将其肩胛抓在手里,口中暴喝道:“说!你怎么会知道!”

  雄雄这一嗓子不仅令东东惊慌失措,连本已头昏脑涨的波波都被震得清醒许多!她一见眼前的情形马上明白了自己先前的不解,立刻抽手往腰间的匕首摸去,可没想到身边的一人早在暗地里监视着她的动作,这时立刻伸手去同波波抢夺起匕首来!

  雄雄看到对方要危及波波,拖着东东的身体就要向其冲去,东东知道眼前的波波是自己唯一可以保命的护身符,只要能将对方控制在手里,雄雄就只能对自己投鼠忌器,所以忍住肩头剧痛猛力向回一扯,这个动作使雄雄只差了一步的距离没有够到对方;同时波波也因此刻身虚体弱,被这人劈手一把将匕首夺过!

  对方见到雄雄还要奔自己冲来,心中吓得砰砰作响!为了保命立刻将匕首横架在波波颈中,颤声对雄雄说道:“你退后!不然我杀了她!”说着手上用力已将波波的脖子上按出一道口子,鲜血立刻从中涌出,迫使雄雄只得缓缓向后退去!

  波波久战沙场什么样的危险没有遇见过,只可惜眼下不得使力,不然凭这样一个角色想来威胁她,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此刻,她知道对方是要拿自己来要挟雄雄,可越是这样对方就越不敢对自己下手,否则这些毫无依仗的败类谁又可以逃出雄雄的手去!所以她马上喊道:“雄雄,动手!”

  雄雄知道她心底是如何想,不过他却不想让自己深爱着的这个女人来冒这个险!所以手里只牢牢地抓住东东,却并没有立刻向前冲去,只看着那三个人和颜悦色地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受了什么蛊惑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不过我相信你们一定是受别人的逼迫才会这样做!想我雄雄自创族之始就从没有亏待过大家,一直都在拿族人当成自己的兄弟!如果你们现在放开波波,我就会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对你们今天的举动既往不咎!如何?”

  东东知道雄雄说话向来是说一句算一句,从来言出法随不曾反悔!要是那三个人听从了提议,这些人放开波波后没有事,自己可就毁了!所以马上说道:“不要听他……”

  雄雄不等东东说下去,只将手中微微一使力,就听“喀嚓!”一声就将自己抓在手中的这条臂膀彻底报废!而后,眼睛一眨不眨地三人又追问了一句:如何?

  正背负着波波的这人曾是风族旧部,所以同其他两人相比在族中时间最长,他之所以后来成为东东的心腹,就因为以前在其他头领手下时都不得意,而东东也正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所以才施以小恩小惠来让对方感恩戴德!

  此刻,这人在听到雄雄刚才那番话后,不禁想起有一次自己夜间出哨正冻得哆哆嗦嗦时,还是眼前的族长巡查见到后替他站了一阵岗,让自己回帐去暖和!可眼下自己却如此对待这位可亲可敬的首领,脸上不免因此面带愧色!于是回头对那两个同伴说道:“我看族长说的有道理,我们不如……”就在他刚刚说到这里,另一人毫无作势就已经将手中的短剑从其两肋对穿而过!而后立刻用利剑抵在已经被另一人挟在臂弯里的波波心口,对已经要奔过来的雄雄喝道:“再向前一步,我就杀死波波!”

  雄雄看到二人皆用利刃加在波波的要害处,而自己却与他们相距三步之外,虽然自己有十足的把握杀死他们,但是只要有一个人拼着性命先向波波下手,那么自己再也休想救活她!因此说道:“你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一定要这样做?”

  对方看着他说道:“我本是响族的一个头目,可你在借机吞并了我们后却只让我做一个战士,你觉得公平么!”雄雄听了这话知道,知道凡是外族并入后除头领级可以保持原位外,其余人等都要从战士重新做起,没想到眼前这人却因此对自己怀恨在心!

  那人看着他满面嘲讽地说道:“你现在为什么不用重新提升来拉拢我!”

  雄雄不屑地说道:“族规虽是我所定,但在部落中就是族长也不可逾越!漫说你没有战功不可提升,就是残杀同族这一条就已经死有余辜!”

  “哼!你还嘴硬!好!我今天就让你看一看谁才够狠?放开东东!”说着他将手中短剑轻轻前送,使波波的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但是波波却咬着牙关哼也没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