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039 2006.10.15 13:29

    

  眼见天光就要放亮的时候,弱柳二人的声音也随之消彻。

  尽管被武武这一手折腾得筋疲力尽的日族表面上可以安歇,但在新人内心里却早已开了锅,大家只是碍于日日淫威所迫,嘴上才什么也不敢说!

  悍悍带着柳柳率领着队伍趁着黎明前的暗色往回返。当路过一处树林外时,他胯下的坐骑突然停步不前,嘴里发出一阵“嘶溜溜!”地马鸣将众人唬了一跳!更另人奇怪的是这面声音还没有停下,林中立刻也响起了牡马的和鸣声,而后悍悍的坐骑仿佛再不受控,撒着欢儿地奔进密林,害得诸人忙调转马头紧跟头领。

  雨雨听得自己所带马群中有一匹发声就心知不好,立刻一摆手让自己身边的二十多个随从纷纷取弩在手做好应战准备!

  这时,进入林中的悍悍也看到了被圈集在这里的众多战马和拦挡在前面的汉族战士,随即喝令队伍做好战斗准备,双方一时间就僵持在这里!

  雨雨看到对方骑马就已隐隐猜出是武武的队伍,所以尽管看见他们的人数多过自己两倍有余,但凭借短弩的速射威力也没太将对方放在眼里,当即问道:“你们是哪个部落的队伍?”

  悍悍瞟了一眼对方的马群,回说道:“我们是风族战士,你们呢?”

  雨雨答道:“汉族。你们可是武武部下?”

  “对!武武和我说起过你们,没想到真在这里碰上了!”悍悍说完转过头去命令属下收起弓箭。

  雨雨见他如此,随即也摆手让众人放下短弩,这些训练有素的汉族战士听令后虽遵照而行,但仍暗自戒备,右手皆有意无意地搭住剑柄以防不测。

  悍悍翻身下马,一边向雨雨走来;一边问道:“我先前看你们有一个头领去见武武,这会怎么不见他?”

  雨雨不知对方用意自然不能如实回答,随口说道:“他正带人在附近夜猎,想来也该回来了!”

  “哦!”悍悍一边漫不经心地应着;一边抻头去看对方身后的马群。不知是否因他过度关注战马?一不留神就被脚下突起的石块绊了一下,身体不由向前扑跌;雨雨完全是条件反射般急忙上前伸手想拽住对方,但没料想就在要接触到对方臂膀时,悍悍突然反手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起身、拌转、拉回三个动作一气呵成,而后更用臂弯向雨雨脖子上勒来;雨雨见势不好!利用身体被对方拉转的瞬间伸出空着的右手迅疾向对方胯下一抓,几乎与悍悍夹住自己同时,也将其身下男人特有的那一堆一块牢牢掌握、蓄势待发!

  双方战士一见头领动手立刻箭箭相对,口中纷纷呼喝道:放下武器!但是说归说,以眼下的情景谁又肯听从对方威吓!

  悍悍迅速衡量利弊,自己现在的优势在于人数上占优,足足比对方多了一倍有余,但要命的是雨雨下手的位置却比自己更为有利!再看了看对方身后大批的马群,如果让他放弃抢到手的功劳却真舍不得!想到这里暗下决定博一把,口中阴沉地说道:“我数到三,如果你的人再不放下武器?我们就互射,看看谁的人多!”

  雨雨听完这话,看到下属头目已经单手擎弩,另手向大家打出准备提前行动暗号,并用眼神示意自己同时下手!

  在这个时候,雨雨心里不得不立刻权衡得失!以自己这些人的身手和武器威力,相信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但同时也知道交手中能够活下来的战士必定无几!更重要的是雄雄有不得与风族交手严令在先,虽然对方先出手,但是却并没有给自己造成伤亡,反过来如果自己利用弩箭先取对方性命,那么发生血拼后的雄风两族必将誓不两立,雄雄再无法收归风族部落,一旦追究起责任可都在自己!但因此要他把属下的性命全交到对方手上,却也是万万不能!就在他心中两难时,悍悍已经脱口喊道:一!

  雨雨眼见时间紧迫再不容自己多想,马上喝道:“住手!”说着,雨雨趁悍悍一愣神儿的工夫,手下猛一用力,趁对方下身吃痛的刹那,突然用左手由上反擒发力,配合着右手一个摔虎式就将这个悍悍由自己的头顶掼到脚下,不等他再出声已经用小臂压紧对方的咽喉令其再不能声言!

  风族众人怎都没有想到对方头领出手如此之快!眼见他们又有两个人跑过去用藤索绑缚悍悍,这些人发了一声喊,就要过去抢人。

  雨雨怎能让对方近身变为群殴局面,抽出断剑迫在悍悍喉间,喝道:“想他死就过来!”见对方被自己的威势所震慑,才缓缓说道:“你们都看到了,刚才是他先出手袭击我!不过只要你们站在那里别动,我念在武武曾是我的头领,一定不会害他性命!你们回去告诉武武,我会把这个人完好地送回去!”

  这些风族战士听了这话一面投鼠忌器;一面想到如果对方真的认识大头领应该也不会伤害悍悍,便纷纷扭头去看现在为首的头目。

  还未等这个头目说话,猛听得一个声音在一侧响起:“雨雨,你既然知道他是我的人还动手,看来也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众人听了这话不由齐唰唰扭头看去,原来不知何时武武已经带队赶到了这里!

  雨雨一见武武出现在这里就情知不好!再听见他这般说,更知道对方定不肯善罢甘休!当下只好说道:“武武,你误会了!刚才是他先出手偷袭我,更要迫令部下向我们动手,我为免于双方见血才不得不出手制止他!现在既然你来了,正好把人交给你带走。”说完回身示意手下给悍悍松绑。

  悍悍刚刚重获自由,就“砰!”地一拳将那个捆绑自己的战士打倒!而后大摇大摆地回到自己的队伍中,看得一旁的汉族众人无不恨得牙根痒痒,他们只是碍于头领没有命令才不得擅自出手教训对方!

  武武凭着对悍悍的了解,心知雨雨所说不假!他此来本就是不放心此人,想知道对方会否阴奉阳违自己的命令?待看到眼前这种局面怎还会不知是悍悍“见财起意”而自取其辱,所以尽管心中对他罔闻命令一事恼怒异常,但当着外人自然不能追究示弱,更何况雨雨现在的作法无疑就如打在他脸上一样,如果自己在两族面前不争回这个颜面势将威信扫地!想到这里便翻身下马,一边向雨雨走去;一边说道:“原来你还知道念旧!原来你还给我留了情面!这样说我还得谢谢你了?”

  雨雨一见武武神色就知道对方要动手!尽管他知道自己非是武武之敌,但要想过个三招两式绝没有问题,可这样一来谁也无法保证双方族人不会趁此动手,那样自己刚才的所有努力立化泡影,到头来仍难逃混战的结局!想到这里便说道:“武武,你与他不同,我们二人曾是一族兄弟!不要说雄雄有严令在先,就是他没有命令我也不会向你动手!”

  武武听到对方此刻提起雄雄不由心中一动,如果说他对这个汉族首领没有敬畏那就是一句假话!所以听到这里便借着走到对方身前停下脚步,说道:“雨雨,我可以不给你留情面,但却不能不给雄雄这位昔日族长留情面!今天你出手伤了我部下,我这个当大头领念着雄雄的旧情可以不出手,但却不能不为部下出这口气!”说完,回头冲着自己带来的队伍一摆手,说出了他心底最想说的那句话:把这群战马给我牵走!

  汉族战士听到对方要抢这群对部落征战至关重要的战马,立刻将弩箭对准了来人,喝道:“你们敢!”

  武武扭头看向雨雨说道:“雨雨,我这样做已经是手下留情,如果你们想动手?事情可就真不好办了!”说完,拍了拍雨雨的肩膀说道:“自己想想。”而后转过身去毫不犹豫地把手一挥,仍令众人上前牵马。

  汉族这些战士见对方已经向自己迫来,食指紧扣扳机,口中焦急地喊道:“雨雨!”他们在等待头领发出攻击的命令!

  在这一瞬间,从来都是一个小角色的雨雨,忽然感到自己变得无比重要!现在只要他一句话,就将决定着雄风两族今后截然相反的走向!未知雨雨究竟会作何抉择?且待下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