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969 2007.04.02 00:57

    

  当雄雄和老国王的谈话还没有结束时,突然就传来公主已经从波波口中得知汉嬴要提前返回部落而痛哭不止的消息!当这老少二人听完急忙赶去后,雄雄万没想到公主看到自己进来后,不仅一改往日的柔顺竟举起枪来要以自杀相挟,意图以此迫使他作出新的抉择!

  老国王看着爱女用枪指着头,关心之下不由立刻慌了手脚!急忙喊道:“倩儿!你把枪放下,千万不要做傻事!”

  波波这时已经急得流下了眼泪,赶忙对雄雄说道:“公主一路上就不断追问我今天是怎么了?我想到她迟早要知道此时,一时忍不住就向她先透漏了少许,哪知道她……”

  雄雄摆了一下手,示意波波先不要说这些,而后看着公主说道:“倩儿,你做这些不过就是想让我留下。对吗?”

  “对!”已经哭得嗓子嘶哑的公主这时流着泪应道。

  雄雄听完她的回答心中已然有底,知道只要自己去不刺激对方,那么公主就不会做出傻事!当下,他便轻轻说道:“你有什么想法尽管坐下来同我说,但像现在这个样子分明是用自己的性命来胁迫我,你应该知道我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受人威胁,所以你想同我谈就先把枪放下!”

  女人对付丈夫最喜欢用的方法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所谓寻死自然不会是真的想死,这只不过是一个迫使对方答应要求的手段而已!此时的倩公主当然也是出于这种念头才会如此,所以她在听得汉嬴这般说法后,已经了解对方性情的她也不敢弄巧成拙把事情搞大,那样就会使自己同汉嬴之间再无回旋余地,所以听到这话后当下便顺从地把手臂放了下来,任由父王将自己手中的枪取走,但口中却说道:“我虽然这时听了你的话,但是如果你要是谎骗,只要一有机会我还会死!”随着她这句话一说出口,在场的几个人又不由将放下的心再次提起!

  雄雄打了一个手势阻止了老国王开口,而后向他说道:“父王,把公主交给我好了,您先回去休息!”

  “汉嬴,你看这个样子我能离开吗?我敢离开吗?!”

  “您放心,我只想单独同她谈谈,并且可以保证不会让公主出事!”

  当老人听到这话还在迟疑时,公主听到汉嬴说要同自己单独谈,便也说道:“父王,您就先回去吧!”老人看了女儿一眼,想到她的枪已经在自己手里,这时还有汉嬴在旁料来也不会出事!心中暗道:解铃还需系铃人,也许自己在这里反倒不能让这夫妻二人好好沟通!这般想着便在波波的掺扶下一同走了出去。

  雄雄看到此时房间里只剩下了夫妻二人,便一边取过公主扔在地下的手帕递向对方;一边柔声劝道:“擦擦泪先,然后我们再谈!”

  公主想到每次都是自己顺从对方,也许正是因此才让他不拿自己当做一回事,便趁着自己此刻掌握着主动权时,用力地挥开对方的手,仍就边哭边说道:“如果你不改变主意,我宁肯去死也不用你来管我!”

  雄雄听到这话一时不由为之气结,但他知道正是因为公主全心全意地爱着自己,所以才会如此,这时自然也不好发作!于是,他便想了片刻之后,忽然开口说道:“如果你不再哭,愿意心平气和地听我说,那么我会将自己去留的决定权交由你来处置!”

  公主听到这话一愣!她顾不上仍在不停地流下的眼泪,就急声追问道:“真的?”

  雄雄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是真的!”

  公主听到这话,立刻三两把擦去了脸上的泪水。心想:让我来决断?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你走!正当她就要开口说出自己的决定时,雄雄端起桌子上的水晶杯递到公主唇边让她润润喉,而后不等对方开口便抢先说道:“你先不要忙着作出决断,听我说完之后,如果你仍要我留下?我便住满三个月!”

  “你说!”公主立刻催促道。

  雄雄将手里的杯子重新放回到桌上,而后故意不去看向公主,只是低着头字斟句酌地说道:“在我从阴界返回前,我一直认为公主对我的爱可以超越一切!直到刚才,我才开始反省这个问题,从中判断我的这个想法到底是对?还是错!”

  公主听到这话马上说道:“为了你,我甚至可以去死!难道这还不够吗?”

  雄雄听到这话停了下来,他摆了一下手,示意对方不要打断自己,而后接着说道:“我相信公主为了我可以毫不在惜自己的生命,就像上次为了救我,你不惜甘冒奇险躺上手术台一样。我更相信天下间所有的女人都会为自己所挚爱的男人付出所有,因为每一个痴情的女人都会将自己的最爱看得高于一切。但是,你不要忘记,我是一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绝不会仅仅为着儿女情长所活,因为在他身上要比女人多出一种至高无上的东西,那就是——责任!

  现在,我的族人还在另一个世界里等着他们的首领归来;与此同时,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正加速着脚步,随时随地都会将人类的种族灭绝!而唯一能够将部落那些兄弟姐妹拯救出来的那个人就是我,如果换作是你,我不知道你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但是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如果因为我没有及时出手而让人类就此毁灭,那么我永远也无法饶恕自己犯下的错!!!”说到最后时,雄雄原本就浑厚无比的声音变得越发撼人心魄,它就像一记重槌狠狠地敲在了公主的心上,让她感到一阵窒息般地心悸!

  “汉嬴,我并没有说不放你走!现在只是求你多留些时日同我聚首,难道这样也有错?”公主说完咬着下唇说道,与此同时,满含乞求的双眼中泪水更是奔涌不断!

  雄雄用手把住公主颤抖的双肩,让她把头靠在了自己的胸前,任由其泪水打湿衣裳,只在口中动情地说道:“你没有错,错的那个人是我。因为正是我改变了返回空间的日程,才让你如此伤心欲绝!

  公主,我知道汉嬴欠下你的东西太多,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再补偿给你,这种亏欠对于我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心债而倍受折磨!

  我也很想能够多与你相处些时日,我更想能够与你执手到老,让时光随着我们的笑容一同流过。但是肩负的使命现在已经不允许我那样去做,早一些返回空间就意味着可以多赢得一些准备时间,因为应对这场灾难所做的一切要远远比你想象得多!”

  公主听到这话停止了哭泣,她仰头望向汉嬴问道:“告诉我,你是爱我?还是爱你的部落?”

  雄雄神情专注地望着公主,语调缓慢但却以不容置疑地语气说道:“我爱你和波波,远胜过自己的生命。但为了汉族部落,我可以舍弃所有的一切!”

  公主听到这话吃惊地问道:“那就是说为了部落,你可以牺牲我和波波?”

  雄雄并没有回答公主的问话,而是说道:“将汉族发展成一个无可匹敌的强大部落,让所有的族人可以在和平中快乐生活。这与其说是我的理想,倒不如说是一个已经坚定不移的信念,因为我无时无刻不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身体里每一滴奔流不息的鲜血也都是为着它而活!

  当一个信念发展成一种信仰时,任何对它的背叛就意味着毁灭了自我,一个心已成灰的人所剩下的不过就是一堆行尸走肉般的皮囊。到那时,你所面对的人既不是雄雄,也不是汉嬴,他甚至连一个人都称不上!而你所得到的除去一颗碎裂的心,就是一个个记忆的片段和一段段往事的图象。你希望是那样吗?”

  雄雄看着公主愣愣地望着自己不再说话,稍作停顿后说道:“你不用现在就回答我,因为我希望你是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再告诉我最后的决定。现在我还要抓紧一切时间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当你有了答案以后可以随时来找我!”说着,他轻轻地拍了拍公主的肩,而后转身走出了这个房间。

  当雄雄来到外面的走廊上时,见到老国王和波波就站在那里。在二人身前打开的图象中还显示着公主的身影,很显然他们都已经从中目睹了刚才的一切!

  雄雄先向站在一旁的悦儿说道:“你进去陪陪公主,从现在起不要再离开她左右,一旦发现任何反常马上报告我!”

  波波看着他问道:“我看还是你亲自陪着她比较好!”

  雄雄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现在陪着她就会影响到接下来的决定,所以一切还是等她作出决定再说!”

  老国王听到这里拉着雄雄的手走开几步,而后看着他低声说道:“汉嬴,父王知道你是个做大事的人,但是你肯定这招以守为攻对倩儿会有效吗?”

  雄雄望着老人充满担心地眼神说道:“父王,我相信公主最终会理解我!”

  老人听到这话后叹了一口气,口中说道:“希望是这样!”而后想了想又问道:“你这时要去做什么?”

  雄雄听到这问话,想到自己要办的这件事情还需对方同意才可,当下便说道:“我正想同您商量这件事!我从阴界那里获得的返回空间的路径,但是这个落点会偏移部落所在的位置很多,因此我想在征得您的同意后,派出两艘飞船前去查看,同时收集相关的消息等项,以免在我返回后再因此耽搁!”

  老人没有想到汉嬴的心会如此急迫,在倩儿还没有回复前就已经在准备一切!转而一想,对方也许就是要利用这种办法让女儿知道他的决心,所以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同意,你去做吧!”说完见汉嬴点了下头便要离开,想了一下后又叫住了对方道:“汉嬴,父王支持你所做的一切,但我不想让倩儿受到伤害,所以你要答应我,在没有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一定要好好待她!”

  雄雄望着老人家眼中闪动的泪花,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口中说道:“我会的!因为她也是我的妻子,我也爱她!”老人听到这话也点了点头,用手示意波波跟着雄雄一起去,而后方才转身又走进了女儿的房间里,准备再好好劝一劝她!

  波波跟着雄雄一边往外走;一边在口中埋怨道:“你就不能再缓缓做这些事情而多陪陪公主?真不明白在这件事情上你为什么会做得这样绝情!”

  雄雄听到这话不由停了脚步,他看着对方说道:“我不敢再留在那里,因为我不忍心再面对公主那般伤心的样子,可是为了部落我又无法答应她留下来!”

  波波听到这话愣愣地望着对方,看到雄雄的泪水就在眼圈儿中打着转,一时间不由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