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839 2007.11.08 09:25

    

  正当众人见雄雄身陷火海势难幸免的时候,令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奇迹就在这一刻发生!原本已经将雄雄紧紧包裹的火焰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熄灭,而且转瞬之间即没了影踪,这令众人亲见之下无不以为雄雄身负异能,所以才会导致烈火伏首听从!

  那一位说了,台凤霄你真能整!自古以来水火无情,似这等简单道理顽童都懂!它怎么会因为对方是雄雄便能自消其踪?您且慢疑,我把这层窗户纸一捅就灵!火油从融冰进入水中,因二者比重的差异会使其在水面上迅速扩散,这就使得同等面积内的火油厚度由此变薄,再经不断燃烧后哪能还期待它像原来一般烧得持久?所以出现这样的结果并不稀奇,只不过是这个时刻发生了恰巧罢了:)

  雄雄见水中其它几处的火势也渐渐消于无形,立刻转而专心去救困在河里的队伍。有了刚才的异象发生,到了这个时候众人在心中已把雄雄供奉得至高无上,哪里还有人敢于违拗对方,所以他的话真个是言出法随,有令即行。虽然其中仍是费了很多周折,但最后还是成功将八成左右的人救到了岸上!

  雄雄救得最后一个人脱险后,自己才回到岸上。此时此刻他连冻带累使其几近精疲力竭,真是恨不能马上躺倒在地好好歇上一歇,但他却知道自己眼下万不可如此去做,否则一旦有人趁势发难,那么刚才所做一切都将无果,所以他仍旧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到先前那个俘酋面前,对其说道:“我已经把你的队伍救了上来,你是否已经按我的吩咐把他们安排到了外围?”

  这人感激之下立刻回道:“我先前没有听信你的话,才将自己的队伍引上了绝路!现今你已是我们全族的救命恩人,助助从今以后都把性命交给到你的手上!但有吩咐,无不照做!”

  雄雄听完这率性的汉子一番话微微一笑,而后问道:“你叫助助?”

  “对!”

  雄雄正要说话时,另一族的首领这时已经走上前来说道:“我们已经把对方都救到了岸上,我想问问你什么时候为我们打开通道?”

  雄雄听完他的话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让自己的目光在其属下诸人脸上一扫而过,再将那些人的神情收入眼中后,他的心中已然有了底,这才朝着面向自己的众人问道:“你们谁来告诉我?作为一个战士,他身负不容推卸的责任是什么?”

  “保护领地、拱卫全族!”这整齐如一的声音完全出至助族之口,本在雄雄的意料之中,但是另一支队伍的缄口不言却使雄雄大感意外!不过他转瞬之后便明白过来,一个只顾自己亡命而逃,丝毫不顾同伴安危的队伍怎么会有军魂可言!

  他看着眼前一个只用兽皮胡乱围裹着身体的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坦坦!”

  “好名字!想来你也是个胸怀坦荡的人!那么你告诉我刚才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们族中的战士并无誓言?”坦坦听完雄雄的问话,紧紧地抿着双唇、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而后就再也不愿抬起头来露出自己满是羞惭的脸!

  这时,坦坦的首领再不愿听到雄雄在这里搅乱人心,马上开口说道:“如果你还是条汉子就兑现自己的诺言,为我们打开通道让队伍离去,似这样故意拖延有什么用处?你的居心到底何在?”

  雄雄洒然一笑,而后说道:“我说过为你们打开通道就一定会做,我只想告诉你们如果这样走开?那么距离灭族之期已经不远!”随着雄雄话一出口,这族中的众人立刻警惕起来,无不暗想对方是否要趁这时剿灭自己?

  对方的族长闻听后更是大惊失色道:“怎么?你想现在就把我们杀了?”

  雄雄看着他无比紧张的模样不屑地一笑,而后说道:“你们想歪了!”

  “那你为何说我们距离灭族不远?”

  雄雄看着他突然收敛笑容,而后紧盯着对方问道:“你们现在族中可还有妇孺?没有妇孺的族群又怎么能持久发展!你这个为人首领者在只顾逃命时可曾想过要保护她们?正是你为了一己之私才将这个族群推到了即将灭族的边缘!”雄雄的话就像一把利刃正中对方要害,那些族人听完后立刻明白过来!

  “我们没有女人难道还不会抢吗?”

  “抢?呵呵!似你这等惜命的首领也敢同别人作战?如果说你是抢自己属下的女人我还相信,换作别人谅你也没有这样的胆量!”

  “你……”这人刚刚说了一个字,突然就被雄雄变得凌厉无比的眼神吓了一跳,下面的话再也没敢说出口来!

  雄雄这时再不拿眼瞧他,只扭头看向一个助助的属下问道:“为了自己的同族,你愿意舍弃自己的性命吗?”

  “我愿意!”那人面色不改,但却异常坚决地说道。

  “好!我相信你们死去的同族也都会这样去做!”说完,他转向助助说道:“马上吩咐下去,令族人用溺水而亡的尸体压灭火焰,让那支队伍从开辟的通道中离开!”

  “是!”助助沉沉地应了一声,重重地摆了一下手,众人尽管心中不愿,但听雄雄刚才那样说后,只得暗含眼泪去执行这道命令!

  工夫不大,通往前路的主道便即打开。到了这个时候,另个首领再不敢稍有迟疑,马上在口中吆喝一声便向前走去,但没走几步就发现无人相随,当下不由失色斥道:“你们不走还等什么?!”说完见众属下仍不答话,心中已经察觉不妙!

  就在这个时候,坦坦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雄雄面前,口中说道:“我愿追随新首领做一个不怕死的男人!”他这一跪,犹如推dao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立刻就呼啦啦跪倒一大片,最后竟只剩下了那族长一人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地发呆!

  雄雄对于眼前的这个结果早在意料当中,所以这时见众人甘愿加入自己的队伍,马上说道:“既然你们今天愿意追随我雄雄,那么今后我自然会同兄弟们生死与共、甘苦同享!但是有一件事情我们要说在头里,你们两支队伍原是宿敌,现在因都已经加入汉族就是同族兄弟,如果今后有谁还因以前的仇怨生事,到时候休怪我辣手无情!听明白了吗?”

  “明白!”这一次,连助助及其旧部都一同跪倒答道。

  “好!你们站起身来。这里太过拥挤,我们且先将队伍开到外面更宽敞些的地界安营休息!”众人起身后便缕缕相随,沿着新开辟的通道向外走去。

  雄雄先没有理会紧跟着自己的助助,而是来到仍旧尴尬地站在原处的那人面前说道:“如果你想离去尽可走开;如果你也想留下我也会收留。是走是留?悉凭你意!”

  那人听到雄雄在这个时候还肯留下自己,早知孤身上路危险的他马上跪下说道:“来来也愿加入汉族。”

  雄雄见他如此,随口说道:“起来吧,我们一同走。”来来赶忙起身跟在雄雄身后,似生怕自己再引起对方的不满一般!

  助助直到这时才向雄雄问道:“首领,既然你的名字叫雄雄,为何却说我们都是加入到汉族当中?在你上面是否还另有一位族长呢?”

  雄雄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接着便把汉族的由来、以及这个名字含有兼收并蓄的本意细细道来,但因他对眼前二人了解尚浅,为避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对于自己为何同原来的队伍失散等事却只简要带过。助助听完本有心追问,但无奈眼下也怕交浅言深招至不便,所以只得暗暗存疑;至于来来对于这段隐秘,自然也是更加不敢妄提!

  说话间,队伍已经开到波波所在的山下。雄雄传下命令让队伍暂按原来的编制驻扎后,便带着二人上山往波波那里走去。待双方见面后,便把波波介绍给他们相识。

  尽管眼下的波波已经孕身突出,但是来来一见到这个人间少有的绝色后,仍是两眼放光、无法控制自己急剧加速的心跳频率;助助听到这是雄雄的女人后,赶忙错开自己的目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眼便看到了架在山石上的巨弩,立刻情不自禁地上前爱不释手地***端详,当真是看在眼里、爱在心上!

  波波一打眼儿,便对眼前的二人作了区分,暗下想道:看来这个助助也应该是个能征善战的猛将,相信雄雄自然会重用此人!不过那个来来除去一副色迷迷的样子外,不知道可有什么本领也能当得一族的首领?如果这事放在以前,波波必定会对此人敬而远之,但现在因她在王国走了一遭后阅历已经大为增加,所以此刻想到的却是如何能够展现这人的长处,同时更要设法打消对方的不轨之心以绝后患!

  助助这时已经从雄雄口中得知,引燃黑水的火箭就是从波波亲手制作的这支巨弩上发射,连忙转身向波波讨教这门技艺!波波闻听含笑答道:“你不用急,稍后我们会让族中的战士都装备这种武器!”

  助助听完心下雀跃,笑着说道:“如果有了这个东西,我们临战之时威力大增,想来定会所向披靡!”

  雄雄听到他这样讲,不由说道:“武器威力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却是使用它的人!否则即便是手中拥有的武器威力无比,一旦遇到并不比自己逊色的对手后,如果没有决死一搏地胆气,一切仍旧无从说起!”助助听到这话以为雄雄只是对来族的表现所言,所以赶忙点头称是,站在一旁的波波却知道雄雄是想起初到王国时目睹的情形,所以才能有这番感慨,当下深以为然,确信此言不虚!只有来来听到这话后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挥之不去,更使他想到对方既然存了这样的看法,那么不知道接下来又将如何安排自己?当想到自己在这个新部落的地位时,他的心便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正当几个人在这里说话的时候,忽然从山下传来隐隐地争吵声,来、助二人听到后皆是一愣,马上向雄雄脸上望去,以为对方在刚刚融合两支队伍后,必定非常紧张双方发生冲突,哪知道面色如常的雄雄不仅没有丝毫急于下山的模样,相反却坐到了一旁的山石上!

  正当二人看到这个样子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雄雄随口一语即令他们震惊当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