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362 2007.02.13 15:27

    中央调度场与枢纽营同处阴界要害地域,它们与指挥控制区和阴界总部坐落在一起,四者两两相靠,构成了一个单独的核心区域。在总部的外侧一路之隔还有一座军营,那是二线军的一支队伍驻地,专门负责着这片地区的安全事物。男男以前也曾是这里的一分子,但眼下显然已同对方势不两立!正因为他非常熟悉这里的情况,所以更知道如果自己一旦被对方发现后,那么能够从这里逃走的机率几乎为零,所以这让他益发格外小心谨慎起来,生恐自己在得手前就遭遇了意外!

  说起来对方本可以利用智人的追踪系统轻而易举地找到男男,但是作为二线军的统帅因为想到这样做的后果就会让阴冥知道自己先前犯下的错,所以始终没敢上报有关男男的事情,现在只是借口担心雄雄的到来促使汉人趁机生乱,从而利用这层掩护来四处抓捕眼前的隐患,也正因此才给了男男一个可以回旋的余地!

  此时,男男来到距离调度场不远的一个偏僻的地方,在这里有一座专供路人方便的茅厕,他没有一丝犹豫就在它的旁边找到一个隐蔽处蹲了下来,而后就不时地用眼瞄着道路的另一头儿,在沉默中等待自己的一个机会。

  大约过了两刻钟左右的时间后,他的机会来了!干秋开着那驾专门负责运送粪便的地效车,由远而近要途经这里。男男这时顺手从衣兜里面掏出冥币一撒手,随风而动的纸钱立刻被刮得散落一地。

  果不其然!嗜财如命的干秋看到后,立刻停车下来开始捡钱。男男看着他还在追逐着被风刮远的冥币,知道机不可失马上掀开顶盖钻了进去,忍着难闻的恶臭再将顶盖复原。

  做好这一切后,男男方才放下些心来!他知道警卫们不会把这个盖子掀开来看盛装粪便的厢体,现在唯一可虑的就是这里在自己下去前不会装满,否则到时就会有自己的好看!

  一会儿的工夫,干秋拣净了冥币开动车子,男男便在恶臭中随其一同奔向调度场的大院。

  车子经过岗哨的时候正如男男所料,谁也不愿上前检查。但正当哨兵已经放行后,忽然被一个由远及近的声音喝令住!只听对方说道:“你们为什么不检查?如果熟悉这里的男男利用它进来,谁吃罪得起!上去!”

  男男听到这话心中一惊!暗道:看来对方已经猜出我能够到这里!这时也来不及多想,立刻将身体撑靠在顶壁上,用眼睛瞄着一侧的顶盖口,准备对方一旦发现自己就只好拼了!

  一个最窝囊的鬼卒终妥不过同伴的指派,只好掀开顶盖用手中的光棒向里照了照。这时,那个声音又喝道:“你仔细看看,别给我敷衍了事!”

  这个鬼卒在听到这话后,只好又装模做样地瞧了瞧后,方才下来说道:“没事!”

  于是车子再次启动,但男男因为怕自己弄出声响没敢马上下来,就在这时听到外面一个声音讨好地说道:“您放心!我们里面都已经做好了准备,现在不怕他来,就怕他不……”哪知话音还没等落下,就听“啪!”地一声显然是被打了个耳光,想来是要拍马屁的这个鬼卒拍在了马蹄上。接下来就是先前的那个声音就训斥着对方,但是话音已经听不清楚,估计着就是训斥对方不要多嘴一类的话!

  男男听到这一切后不由冒出一身冷汗!暗自想道:如果不是自己在意外之中听到这番话,今次很有可能会因此翻船,但在自己已经得知后情况就不一样了,自然要全力避免同对方的遭遇!

  车子继续前行,不过这回是走走停停。每站下一次都要抽上来一些粪便,可怜男男因为总听到外面人声不断还不敢出去,只好不断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呆在里面,从而等待出去的最佳时机。也是多亏了魂魄凝聚体远轻于人类的体重,要不然他此刻想要坚持如此之久,就是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力!

  正当男男已经心急似火的时候,车子再一次停了下来。不过这回倒不是因为要抽粪水,而是因为干秋似乎要去找谁另有旁事。男男怎会放过眼前的大好机会,立刻将顶盖掀开后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这才发现车子停在一处洗衣房外,心中不由大喜!立刻麻溜地下得地效车,准备先换身衣服除去难闻的气息,以免因此暴露了自己!

  待男男再次从成衣房中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近卫服。现在只是手上所携武器与身份有些不符,不过想来此刻城中已经提升戒备级别,加上他现在伪装的身份也不是那些二线军战士敢随意询问,只要能够不和他们有太近的接触想来应该无事!

  眼前最大的难题倒是在明知对方已经设好陷阱后,自己是否还要钻进去的问题?如果不那样做可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没有?男男略略权衡一番后,忽然想到了这院与枢纽营连接的角门,那里虽然鲜少开启,但是眼下自己倒不妨去碰碰运气!

  随着他这般想着便贴着一侧的便道飘去,一路上远远地碰上两伙巡逻的队伍,都因他此刻高人一等的身份而没谁敢于上前探问,这使得男男没有太多地悬念就到达了那里。

  男男看到脚门仍然紧闭,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尽管他知道凭借自己手中的武器可以轻而易举地毁坏门锁,但是这样一来立刻就会引得警报大作,会将自己马上陷于重重围困当中,所以这样的作法太过不智!

  正当他在心里犹豫着自己是否还要转去调度室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道:“是谁?站在那里做什么?”

  男男听到这话没敢回身,只将头稍稍转动、斜着眼睛瞟了对方一眼,见是五个寻常的执事鬼卒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尽管他们手上也拿着武器,但是男男并没有将这些最下层的敌手放在心里。他知道对方可以开启这道门,便尽量以近卫们少有的平易语气说道:“我是智人的近卫过来办点事。因为刚才将飞舰放了回去,现在又要马上去枢纽营。你们过来把门打开!”当他说到最后一句时,已经变成不容置疑的语气。

  问话的鬼卒听到对方是智人的近卫,心中先就是一哆嗦!知道无论如何自己都得罪不起,所以马上就要过来开启门锁,但是这时身旁的一个同伴却拉住了他,而后看着男男说道:“对不起!上头有令,我们今天不能放你从这里过去!”

  男男在知道对方不是二线军的队伍后,这时已经不怕他们认出自己,便转过身来装做没有听清的样子,和颜悦色地问道:“你说什么?”

  对方以为他真是没有听清楚,又重复道:“我说我们不能放你过去……”

  男男不等对方说完就骂道:“不识好歹的东西!”说着扣动扳机,一道蓝光闪过,这个鬼卒的魂魄立刻就没了踪迹!

  这一下惊得那几个鬼卒险些魂魄飞去,他们没想到男男做事竟然如此霸道,现在只是一言不和就杀灭了同伴魂魄,但因为那些近卫平时何曾将他们放在眼里,所以这时谁也没有因此起疑!

  男男借着自己眼前营造出的威势,冲着那个最先答话的鬼卒摆了下头,对方立刻上前为其打开了门锁,男男便头也没回地飘了进去。

  当这几个鬼卒仍在这里哀叹同伴冤屈的时候,就有一队二线军的队伍急速赶到这里。原来他们刚才远远地看到蓝光闪现,知道那是武器发出的光束,猜想此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便匆匆赶来,但没想到自己还是迟了一步,男男早已进入到枢纽营的区域!

  带队的头目看到这些鬼卒开口就问:“刚才可是这里开枪?”这些鬼卒立刻纷纷点头,争抢着将刚才的经过说了出来。那头目听说后马上就猜想出一定是男男所为,所以一边向上报告;一边指挥自己的队伍也从这里进去追踪男男。随后因二线军统帅得到报告后,更展开了拉网式的搜捕,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谁看到男男的一丝踪迹!

  原来当男男进入这个大院后,他知道如果刚才这些执事一旦将有关自己的消息泄露出去,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场大搜捕。所以在转过一个弯后就避开巡逻的敌人,按尾尾事先同自己商量的办法,钻进了主楼棚顶的维护过道,再由此按照记忆悄悄进入到与主控室近在咫尺的排线间中隐蔽,而后便默等雄雄到来的消息!

  当雄雄的影象终于在天际中展现时,因一线军中那些旧部都已被关在营房之中,面对眼前的局面确实是有心无力。至于那些与其同一种族的平民,漫说此刻已被关押起来,就算没有这样也因缺少必要的武器无法完成任务,所以此刻在整个阴界之中唯一的希望就只在男男一身所系!

  当一直蛰伏着的男男听到雄雄召唤时,那熟悉的声音于他来说如闻听冲锋的号角一般,对昔日首领的敬仰更激发起胸中万丈豪情!此时此刻,对男男来讲什么艰难险阻皆可等闲视之,心中唯一存有的意识就是迅速进入主控室关闭重幕,用行动向首领证明自己是一个真正的战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