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987 2008.03.06 10:04

    

  热热带着洁洁奔了一宿,最后还是看到坐骑口吐白沫,方才就近找个避风所在停了下来稍歇。

  热热把颠散了架一般的洁洁抱下马后,自己也是浑身骨痛筋软,当下便同洁洁一起靠在路旁的山石上。也是直到了这个时候,他才能从容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头领忽然又要来杀我?”

  洁洁忍不住“扑哧!”一笑,说道:“如果他真要杀你还能让我有机会去找你?”

  热热立刻坐直了身子问道:“这话怎讲?”

  “其实是来来让我这样说!”

  “他为何要这样做?”

  “他没说!他把我和洁洁带回后,便借口把洁洁从身旁支开,只把我一个人带进了帐篷追问事情经过,而后便问我想不想留住你的性命?我当然是想,他就告诉我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你的性命,所以我一听完便照此骗你离开队伍!”

  热热听完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来来会有这等好心?如果他真不想杀我,也不必费上这些手脚,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洁洁见他忽然抬头看向自己,当下便摇头说道:“你不用看我,我也不知道!”

  “你猜他会不会是故意设套让我们钻?这样等到队伍回转大营后,他便能借口我们私自逃脱而按族规惩治。这样不仅可以堵住助助说情的嘴,更能把我俩连同续续一起杀掉!”

  “不会吧!我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暗耍诡计,否则他也不会等我出来后,立刻就把洁洁找进去不使对方知道这件事情!”

  “哼!我看还是小心一点好,打死我也不相信这个来来能有这般好心!”

  “其实来来这个人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坏……”洁洁一句话没有说完,见热热便朝自己瞪起了眼睛似要发火,立刻转而问道:“我们现在该当怎办?”

  热热见她不再为对方辩白怒气稍消,随即说道:“眼下还是先找些东西把肚子填饱,然后我们抓紧上路。只有等到返回大营获得首领的原谅后,我们才能真正性命无忧!”

  洁洁听他说要找食物,马上从怀中掏出一大块熟肉说道:“我这里有食物!”

  热热见状满眼疑惑地问道:“你哪来的肉食?”

  不擅作伪的洁洁只好低头说道:“来来给的。”

  “他给的东西你也敢吃?扔掉!”

  “可我们总要有吃食才能……”

  热热不等她说完便似有所悟地断言道:“他定是看到在营中杀不了我,才想起这个可以避开别人耳目的方法在半路上将我们毒死,而你却偏偏肯信他的谎话!”

  “不会吧?”

  “什么不会!我让你扔掉!”热热说话间一把夺过熟肉扔在一旁。

  “你把它扔了,我们回到大营前吃什么?”

  热热听完毫不在意地说道:“不还有我吗?”

  洁洁马上提醒对方道:“我们以前经过这里时,可都没有发现过野兽,如果在天黑前找不到吃食,我们又如何回到大营?”

  “你别忘了,我可是一个好猎手!”

  “再好的猎手也得找到猎物才行,我担心这里根本就找不到食物!”

  “如果我找不到食物就让你把我吃了!”

  “这是你说的,到时候我就把你活烤!”

  热热听完嬉嬉笑道:“别用火烤,你还是生吃得了!”口中说着就要猴上身去准备动手动脚!

  洁洁猛地推开他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有这份闲心!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我们能被撵出队伍吗?你还是留点力气去出猎吧!”

  热热听到这话才住了手,也是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走得太过匆忙竟然没带武器上路,心中不由暗骂那些下属愚蠢,为何只记得为自己牵来坐骑却不带上铁矛!不过骂归骂,眼前的状况就是没有武器,他也得想尽办法猎得野兽,否则就只能让二人忍饥捱饿,那样在剩下的几天路程中能否回到大营都是未知之数!这般想着,他对洁洁说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去就回!”

  “你快去快回,可别让我等得太久!”

  “你放心,我一会儿就转回来!”热热口中说着时,已经跨上战马直奔远处的密林而去。

  天不作美,只在热热出发不久,原本阴沉着的天空就飘开了雪花,而后更是越下越大!

  热热驱使坐骑赶到那处树林后,才发现内中并无野兽出没。这令他入目所见只是树杈上不断加厚地积雪;耳中所闻除去风的肆虐,就是踏雪发出地吱吱声,让他感觉这个世界上好象除去自己之外,已经再找不到一个可以喘气的活物,眼前的这种窘状迫使他只得转而另寻猎场以期有所收获!

  当鹅毛雪片漫空飞舞时,也令洁洁的视线越加模糊!她一边借着跺脚来取暖;一边不断地努力张望热热的去途,盼着自己能够早些看到对方回归的身影,但随着一次次地失望加剧后,只能让她的心情益发沉重!

  在这种无尽地等待中,洁洁见雪还在没完没了地下,而热热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未免自己在对方赶回前已经冻僵,她便想转而找个可以躲风避雪的地方。要说洁洁的运气可远远好过热热,当她刚刚萌生这个念头后,一眼便瞧见距离这里半箭地的地方似乎有一个山洞,这个发现令她的心情稍稍好转,而后更是不顾积雪难行,硬是一步步挪了过去!

  洁洁来到这个比较宽敞的洞口时,发现内中竟然还有些枯草,心下不由大喜过望!她立刻在附近搜集其他可作燃火之物,间中还不时聆耳细听可有热热的动静,以免因自己走开而错过二人相逢。

  火石终于引燃了洁洁撕下的那缕皮装,这使她在兴奋中像捧着个新生儿那般小心地将其移到枯草当中,于是一堆篝火很快就在她的精心照料下燃烧了起来,但与此同时也令洁洁发现一个奇怪地现象:因为这团火并不是像平常那样随意燃烧,而是仿佛受到什么东西吸引一般张牙舞爪地窜向洞底的方向。如果不是洁洁及时闪开,她便险些惹火烧到身上!

  这堆篝火不仅很快使洁洁手脚回暖,更使她心中的好奇开始沸腾!这种状况甚至令她一刻都不想再等,马上从底下抽出一根较为粗大的木棍儿充做火把,便沿着蜿蜒铺展地洞道走向内中。

  大约走过了一箭地后,前面出现一个岔道口后,洁洁选取了吸引火苗的那个方向继续往里走。而越走向里面,火苗也越加强烈地被吸向到前方。就在她全神贯注地盯着前面猜想自己会遇到些什么的时候,不料脚下一软、身体突然跌入沼泽样地污泥当中,脱手甩飞的火把更在骤然而至地黑暗里不知所踪!

  洁洁事发的瞬间本能地用双手挡住了自己的头脸,也就是这一下才使她在接下来的努力中让身体保持了头上脚下的姿态,但她很快就感觉到下面的一切都仿佛虚不受重,粘湿地污泥很快便由腹间向胸口爬上,这使得洁洁在惊慌中根本来不及去想这里为何会有湿地?心悸连同着惊恐,迫使她只能声嘶力竭地叫喊:“救命,救命!”可周围除去洞壁的回音之外,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洁洁到了这个时候才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等热热返回便进入其中,但这种想法对于渐渐爬向头颈的污泥于事无补,它们仿佛要将洁洁戏弄个够样开始放慢速度,渐渐蚕食着她裸露在外的身体,让这个无助的女人只能在焦灼地惊悸中近乎绝望!

  洁洁在泥沙蔓过咽喉时才彻底放弃了扎挣,随着她在这样做过之后,身体下沉的速度也变得异常缓慢起来,这种尴尬的境地使她除去可以稍稍仰起头面外益发不敢再动,但每一下气短地心跳仍让她感到如锤钉桩般地将自己敲向死亡!

  死,对于这个远古的女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能够真切地感受到死期迫在眉睫的恐惧,这就如一种超常地重压让洁洁难以承受!一段段往事在她脑海中犹如电闪划过,使洁洁明白自己就将对这一切的一切再无任何感觉,所以在生命即将走到终点的时候,对生的渴望不禁使她潸然泪下!

  当热热的面容最后定格在容容的脑海中时,让她的心头不由一热!容容从未感到自己像此刻这般想念对方,但她敢肯定这不仅仅是想让他来救出自己,可究其根底却又不知是何?

  热热直到天将傍晚仍是双手空空,但想到自己把洁洁一个人扔在大雪中太久终究放心不下,便只好不顾可能遭受对方的奚落,硬着头皮拨转了马头!

  当他来到二人分手的地点后,没有看到洁洁的身影心中大惊!四下观瞧时猛然看到不远处的一个洞口似有微弱地火光,马上便驱马奔至近前。

  热热看到尚未燃尽的篝火时,已经猜出定是洁洁所为,再看周围只有一行来时的脚印,益发断定对方再没有离开过这个山洞,他马上也拾起一根木柴当作火把、牵着坐骑去里面寻找洁洁的踪影!

  热热因为惦记着洁洁的安危,所以粗心的他并没有留意到火焰的指向,这使得他在不闻洁洁对自己的呼声回应时,竟然顺着另一条岔道走了下去,也因而错过了两人的相逢!

  热热越往里走,心中也越加没底,因为这个洞道之长远远超乎他的想象!当他念及洁洁徒步而行不应走得太远后,立刻跨上坐骑加快了前行。热热如此这般又走了近百箭地后,猛然发现洞底竟是一个异常宽敞的大厅。不过,最令他感到怪异的是一块近乎椭圆的石头,竟能漂浮于穿越这里的溪流当中,但也因此使其无法随着水流溜出暗道而困在其中!

  热热尽管不知是什么原因产生了这样的作用,但他知道如果自己把这东西带回去献给首领,或许能对部落有用,所以他没有一点犹豫便准备将那块石头取上来,这时才发现它不仅入手轻盈,更有些温温暖意,这使得正愁无处安放它的热热马上就将其揣入怀中!

  等他做过这件事后,再转目环顾仍不见洁洁的踪影,知道自己定是在岔道的那里同对方交错而立刻转马奔行。这回因为已经熟悉路径,所以热热直到转过岔道后方才下马徐行。而且他一边走着,还一边呼唤洁洁之名,但一切仍同前番一样,丝毫不闻对方的回应!

  因为火苗儿不时被渐次加大地风力抽动,热热为保住这根燃烧近半的火把只能一边将身体靠向洞壁;一边尽力避免火把熄灭,这样一来他的脚步不由放慢,但也因此使他能够更加警醒!

  热热正向前走着时,猛然看到沼泽中仅余半头的洁洁。他见对方已在面色惨白中双目闭垂,当下更是大吃一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