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026 2006.09.10 00:24

    

  雄雄说道:“自洪族被我们剿灭以后,部落现在唯一的敌人就是眼前这个日族!我们能将斗族收归帐下,也正是因他而起……”

  波波听到这里就忍不住打断他说道:“就因为这个原因你就要留下他们?难道你忘了山山和叶叶都是怎么死的吗?!你还记得自己在族人尸体前立下的誓言吗!”

  雄雄面容异常凝重地说道:“我没忘那些族人死时的惨状,更没有忘记自己的誓言!但是事情总有个轻重缓急,我认为如果图眼前一时之快而急于消灭这支敌人,对我们来说却是弊大于利!”

  “为什么!!”

  “你还记得我们前两次在消灭玄族和洪族之后,族人们发生的变化吗?”说到这里,他见波波垂目沉思,便指明了说道:“在我们每消灭一个强大的敌人后、新的敌手还没有出现前,族人都因会失去目标而导致斗志回落,直到我们又遭遇新的敌人、并且有了损失以后,他们的战斗***才被重新激发!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在没有了仇恨和来自外部的威胁时,族人就缺少了危机和忧患,每个人都会不自觉地懈怠下来!在这个时候,耽于安逸的想法就像磨刀石一样,在一点点地消磨着战士与敌决战生死的意志!这就使得我们在每次遭遇新敌人后,都要重新去激励族人,就会有一些本该继续活着的战士已经成为这种做法的牺牲品,所以我们不能再继续重复这种错误!”

  “就因为这样你就要留下他们?你就不防备他们一旦壮大起来反噬我们?”

  雄雄听后轻蔑地一笑,说道:“日日算是个什么东西?以他的胆量和智计,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对手。我之所以现在要留下他,不过是为我所用!一来,现在全族之人都对他们恨之入骨,没有哪支敌人比他更适合来刺激我们的族人,所以只要我们一天没有消灭日族,族人就不会松懈下来,始终可以保持旺盛的斗志,这样就能够造就一支随时可以拉得出、打得胜的队伍;二来,统一空间才是我们的目标!留下这只狼让它到处去咬,届时我们就可以追在他的身后。他每树一个敌人,我们就会多交一个朋友;每一个遭受他重创的部落,就将是我们解救的目标。这样一来,新融入的族人很快就会和我们同仇敌忾,既会加快壮大我们的队伍,又会因有相同的目标而省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从两方面对我们都有利用价值的目标,你说我怎么舍得一拳就把它打死!”

  “那你的意思就是不再打他们喽?”

  “不,打还是要打,只是现在还不能把他打死!”

  “这又是为什么?”

  “只有把他打到闻风而逃,再不敢对我们疵牙,才会随着他的到处逃窜去传播我们汉族的威名,使一些处在观望中的部落和潜在的敌人,在想对我们下手时都要考虑一下随之而来的后果,这样我们的队伍就可以凭借自己的威名减少一些不必要的战斗,同时也可以将战斗减员降到最低!”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消灭他呢?”

  “在出现一个比他更适合我们利用的敌人之后。”

  “你的想法不错,但是我很担心你这样做会养虎遗患!”

  “正因为连你都有了这种担心,我们才会在接下来的征战中更加谨慎!我们可以在心理去藐视对手,但是在作战中切可不可存下这种想法,否则就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当雄雄同波波说着这番话时,仍然守在猎场里的亚亚也在和采采私下议论着首领为什么阻止自己追击敌人的这件事情。

  采采说道:“假如雄雄当时不阻止你继续追击,你的队伍不仅可以多杀些敌人,还可以将他们赶得更远,部落也不用像现在这样疲于奔命地追来追去!”

  亚亚看着她说道:“我就是没搞懂雄雄为什么不让我追?”

  采采看着他一笑,说道:“我却能猜出一些,不过不好说出来!”

  亚亚问道:“有什么不好说?这里就我们两个人,难道还怕我怪你不成?尽管说好了!”

  采采听到他这样说,看了一眼周围确实没人,这才低声说道:“你想想!猴猴的队伍在这一战中居功至伟,并且他们当时已经拼杀得几乎力竭,要不然他也不会要求同你一起走!假如雄雄当时让你去追敌人,对方已经全无抵抗意志,难保你杀死的敌人不会超过猴猴!而现在明眼人都知道雄雄在部落中力挺猴猴,他又怎么能让你盖过对方?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所以这没有什么不明白!”

  “你是说雄雄为了猴猴就宁可放弃消灭敌人的机会?不会吧!”

  “如果你不信,可以给我一个理由。除了这一点以外,我真看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看着亚亚听了自己的话低头不语,便又趁热打铁地接着说道:“说老实话!雄雄这回做得实在太过露骨,明摆着是有意来压制你,我心中都为你感到不平!”

  亚亚听了这火上浇油的话,“腾!”地一下站起身来,说道:“我去问问他!”

  采采看到随着亚亚的站起,远处的族人都已经向这里望来,暗想:如果现在亚亚扔下队伍回去找雄雄,难保不会查出他是和我说过话后撺弄着去的,这样一来族人对自己的用意就可以一目了然!所以她赶忙趁对方还没有离开前一把拽住他,低声说道:“你小点声!不要再让人把你的话传了过去!”看着亚亚离去的念头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强烈,已被自己重新拽得坐下,这才放下心来接着说道:“你以为自己去问,他就能告诉你实话吗?他自然有很多理由来搪塞你,就算不给你答复又能怎样?”

  “他不答复我,我就不给他干这破头领了!”

  采采一听亚亚说出这话不禁有些急,忙说道:“你如果真的这样干,岂不是正好中了别人的圈套!难道你忘记了在底下时看别人脸色的日子吗?”

  “可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咽不下也要忍!我相信你总会有出头的一天!”说着看亚亚低头不语,知道自己已经说得他有些意动。

  猴猴处理完手中的杂事就来到雄雄这里,因为已得雄雄特许不用通报,所以径直走了进来。敬过礼后,他见雄雄只点了点头仍在观察日族去向,便打了声招呼向里洞走去。

  波波看到他进来,笑着说道:“草草不在这里,她没去找你吗?”

  猴猴听了波波取笑自己,没有说草草刚才去找他时,自己正忙着没有空儿招呼的话,只讪讪地笑道:“我是来找你的!”

  “有事吗?”

  “有两个事儿想和你说一下。”

  “说吧!什么事?”

  “我和草草在追击敌人的过程中,曾路过一块背阴的地方,那里的冰雪都没有融化。敌人因为是赤脚奔跑所以对速度影响不大,而我们的族人却因脚上捆扎了皮毛,到了这里后纷纷打滑跌倒,不仅使追击放缓,还因为所拿武器过于锋利造成了几起误伤。我想如果不解决这个事情,随着天气渐冷还会出现,所以来和你说一声,看是否能想些什么办法来解决它!”

  波波听完,心里想着自己当初对采采这个方法只看到了保暖的一面,却没有想到如何防止它打滑,现在族人已经习惯后,如果就为此舍弃不用显然不行,只能是在现有基础上进行改良。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又接着问道:“还有一件事呢?”

  猴猴便将林林泄密的事情告诉给她,而后说道:“林林这样做虽然造成我们很被动,但并没有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况且他在战场上表现很勇猛!你看是不是和雄雄说一下,念他初犯,可以减轻或者不对他处罚!”

  波波听完笑着说道:“你为什么不去自己和他说?”

  猴猴也笑着说道:“一来林林是我部下,雄雄会认为我在护短;二来部落中除了你,谁又敢和他说情?”波波听完还未置可否时,就听得雄雄在外洞突然喊着猴猴过去,却又不知为了何事这样匆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