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078 2006.10.13 18:26

    

  从空中俯视,猎猎的队伍同追兵就像是一只异小的松鼠拖着奇大的尾巴一般,在窄道中不离不即地快速飞奔,同时也掀起黄尘滚滚。

  留守在矛刃前负责指引路径的汉族战士一见同族奔近,打出手号通知众人改道穿过开阔地向缓坡开进。就在跑在最前面的战士刚一愣神的工夫,他就已同队伍融入在一起,喊了一声:跟我来!带着队伍突然一个急转弯向北而去。

  跟在汉族战士后面的几千日军见对方突然转向,正因窄道不便展开队型的他们立刻也紧随其后犹如水银泄地般向前扑去。

  当人人跑到这里的时候,那杆作为标记的矛刃早已被日军踩倒在地,此时更无人会留意自己脚下还有这么个东西,所以在行动上毫无顾忌,一心所想就是如何有利于快速歼敌。

  猴猴看到后面的追兵距离猎猎太近!如果自己不用上那些以防万一的手段,势将无法把两者隔离,所以当即传令下去:狙击手准备!随着这声命令,分布在一条横线、九个点位的狙击手立刻将弯弓拉满待令出击。

  猴猴双眼紧盯着分割线,看到猎猎的队伍刚刚通过后,立刻喊了一声:放!

  “飕飕飕!”九支火箭直奔前方地上横成一排的树干飞抵,无一例外地命中其上用黑水淋浇的横线里,只听“砰!”地一声烟火同发,火舌迅速向东西两侧蔓延开去。

  日军除去最前面的几十人刚刚跨过树干,随后的上百人马上发出一声惨叫翻滚倒地,被阻在后面的敌人立刻止步,真个再无人胆敢从上穿越!

  人人一看火起马上为之色变!念及自己先前内心中的不安,这时几乎已经断定他们是在同汉族作战!马上一边命令队伍停下;一边回跑去向日日报告。

  日日听完弟弟的诉说,心下也是一沉!他对于雄雄的手段早有领教,只是十分不解自己离开汉族领地这样远,怎么还会碰到对方?不禁问道:“你真的能确定他们就是汉族?”

  人人说道:“汉族一向喜欢采取诱敌深入的计策,再有除去他们以外,我们何尝见过还有哪个部落这样善用火攻和夺命利箭?”

  日日听完点了点头,但是马上又反问道:“如果他们真是汉族?又为什么舍弃战马和那种会炸裂的石头不用呢?”人人听了这话也不由疑惑起来!

  日日向坡上看去,对方现在虽在此处放火却还没来得及在东面做上手脚,而用那里的地势攻击显见更为有利!马上说道:“先不管他们是不是汉族,我们到了这里自然不能停下!你立刻带队从东侧绕过去,如果他们继续北退就不再追击,还按照我们原来的计划攻向那个素食部落,否则就全歼这股顽敌!”

  猴猴见日军正如所料准备从东面迂回,便微微一笑。转头去看猎猎的队伍,见他们已经爬上断崖,便下令后队也开始向崖上转移。而后再向北望,见雨雨带领的马队早已撤离,心想:现在就看那个部落能否出击?只要他们能协同自己把日军缠住就算大功告成!

  日日闻听报告对方并没有继续向北逃窜,而是选择爬上断崖。他望了一眼与西侧山体相连、略高有限的峭壁,心道:你们这是自己找死!就在他要下令围攻崖顶的时候,守在林中的素食部落看到人人带队闯入自己的领地,立刻与其发生了激战!

  待日日得报后,马上想到暂时不宜两线作战,应该先消灭眼下的小股敌人后再剿灭这个素食部落,所以即刻下令脱离与东线部落的接触,只要对方不追击就全力围攻山顶。一切正如日日所料,那个素食部落见他们主动退去后并没有顺势追击,只是旁观起日军转去围攻另一伙敌人。

  武武从探马的不断回报中掌握着事态的最新进展。在听到日族在东侧树林遭遇到一个部落的阻击后,因为他先前已经听过猴猴讲过要利用素食部落拦截的事情,这时自然心知是怎样一回事情,不禁暗暗佩服雄雄的手段,因为事情正像他所预料的形势发展!待后来得知猴猴在将敌人引到这里后没有再退反而选择爬到了崖上甘于受困,便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更奇怪对方率领的马队这时跑到了哪里?略略推想过后,从东面的部落没有同猴猴交手的事情上判断出马队应该是转向了北面!

  随后,他把几个头领叫到身边,对晚上即将实行的攻心战作出具体部署。

  分派完任务后,他转头对悍悍说道:“你的队伍负责北面扰敌,如果在行动中遇到一支马队,只要对方没有向你发起攻击就不必理会他们!如果他们问起你的隶属,可以告诉他你是我的队伍。”

  这悍悍原本是风风加入那个部落中的一位头领,说起来这人同猛猛倒有些相象!风武两兄弟初入部落时便在其辖下听令,后来随着风风在部落中渐露头角,地位也是直线上升,由他的部下变成平级,进而在拉拢了他和几位头领后,才一举夺得族长的位置反超其上。

  但风风岂可是敖敖可比!他成为族长后又怎能让人寻着自己的旧路兴风作浪,所以利用一切机会开始在征战中不遗余力地消减各头领手中实力,同时快速提升自己的弟弟来统领。

  这种做法渐渐引起了原来那些大头领的不满,但风风表面上不动声色,却在分派各种任务中暗动杀机,将心中隐患逐个悄悄除去无形当中,现在只剩下这个悍悍和另一个通通,暂时还留得性命!

  这一次,风风为拉出敖族旧部只得调用骑兵,但是他不放心统领这支队伍的悍悍单独行动,所以一上手就把任务交给了武武来执行,这使得原本就不满的悍悍更加恼火,此刻再听得武武这样说后,不由暗自讥笑对方胆小无用!当下便不由拧着眉头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在这里能够骑马作战的人,除去我们就是汉族,他们如果知道你是我的队伍,应该不会攻击你们!”悍悍先前曾经看到猴猴单人匹马而来,但是他却没将对方放在眼里,这时听到武武的话,便只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

  武武看着他这个样子便有些来气,问道:“你听清没有?!”

  “知道了。”悍悍嘴里一边答应着;心里一边有些不忿!搞不懂这支队伍到底是个什么角色?让武武如此上心还要特意叮嘱自己!

  当下,武武见诸事分派已妥,便让探哨带领各队尖兵熟悉路径,单等半夜时分行动。

  日族在将燃烧的树干清理开到达断崖下后,就遭遇了汉军利用崖上石块的攻击,直到天色已然黑了下来后仍没有得手。

  日日看到此时已经不利于队伍攀岩作战,只好命令队伍一边围困住崖上敌人等待天亮后再动手;一边就地结营戒备东侧素食部落偷袭。

  雄雄通过晶石看到猴猴所率主力已经被敌人包围在崖顶,而风风的部落到达战场还需一天的时间,便下令队伍连夜赶路,直奔日族所在地前进。

  一轮寒月斜挂夜空,风吹树摇,更偶尔夹杂着一些大风掠过山石间发出的劲鸣。

  猴猴在这样的夜晚自然不敢休息,他在几个岗哨间不时走动,提醒大家注意敌军动静,以免为对方所乘。

  当他逐一检查过后见没有丝毫漏洞,准备观察一下日军营地的动静时,弱弱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夜的宁静!

  敖族的兄弟们,我是弱弱!你们很奇怪一个死去的人为什么会复活吧?我来告诉你们事情并不是人人所说的那样……

  猴猴看着日族营地中马上随之骚动起来,军中头目更是喝令属下不得妄动。遥望着有限的几个人在内中跑动,估计也是各队头领。

  男人的声音刚刚停歇,马上又有一个女人开始接续起来,直到这时日族才开始派出几个小队的人外出搜寻,但是那声音也随之快速移动,显然是在利用战马奔跑,让对手难以判清地点追踪。

  猴猴从这对男女的诉说中已经了解事情真相,心里也不由佩服武武的做法聪明!在崖上的汉族战士早已经被吵醒,笑看着日军在下面忙乱,知道今晚对方再休想对自己有所行动。但是此时无人知晓,只因武武的这次行动,又给雄雄收服风族的计划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