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九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252 2006.11.21 14:37

    

  当林林找到响响队伍所在的地方,将目下的情况和自己准备追击敌人的想法向这位大头领道出后,令他感到十分不解地是响响竟一口回绝了自己,而且不仅不肯指挥这次行动,还严令他也不得擅自率队追击!

  响响这个说法着实令林林非常气恼,更牵带上埋怨着部落的战场纪律!因为若在平时自己并不隶属于响响的队伍尽可不听这道命令,但是眼下却因为身在战场,在族内实行了“军衔”制后却令他不敢不去照做,否则就是公然违抗命令,这个后果可让他承担不起,正所谓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所以只有暗自憋气!

  响响看着林林气哼哼地坐在一旁,心知对方不能理解自己。但他也是有苦自知,可这话却不能同林林说起!

  因为雄雄在出发前夜已经给自己下达了一道密令,一旦接到猴猴同亚亚联属的命令就意味着族中已经出现变故。如无特殊明令,自己就要等待同猴猴会合并接受对方一体节制。正在因为这个原因,才使响响在完成了袭击米族食物营的任务后,只能焦灼地等待猴猴赶来,眼睁睁看着敌军从容退去而不能擅离职守!此刻,响响所想就是猴猴在哪里?为什么用了这么久的时间还没有到达这里?族内的变故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一切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

  其实,只在响响这般想着时,此刻猴猴心中也并不平静!

  在他随主力一同开往接应雄雄地点的路上,草草为了将猴亚二人捏合在一起,以便齐心去营救可能遇险的雄波,只好违背姐姐的命令,向猴猴私下解释起有关亚亚的秘密!

  猴猴骤闻这个惊人的消息后不禁大吃一惊!他知道草草不可能不顾姐姐的安危在次事上骗自己。更重要的是草草转述都是波波的言语,这话的可信度自然远非他人可比,所以在同先前波波总是有意回护亚亚的一些事情上印证后,立刻就相信了草草的话!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怨波波背着雄雄行事?还是应该埋怨一向宽厚待人的雄雄没有察觉采采背后的阴毒?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雄波二人因采采神秘失踪后处境已是相当危险,所以眼前只有想尽一切办法,迅速找到两人才是当务之急!

  在这种想法下,当他们赶到预定的地点后迟迟不见首领归来时,心下焦灼无比的猴猴随即同亚亚商议。

  两人针对雄雄没有归来分析出无外乎有三种原因:一、风风软禁或是杀死了二人;二、因为接收风族的事情出现岔头儿或是战局异常令雄雄无法脱身;三、采采或是东东暗施诡计算计了首领!而现在因采采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让他们认为第三种的可能性最大,所以只有见到风风才可以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判断出究竟是因为哪一种可能导致雄雄未归?于是,他们将此处的事情托付给草草,并由猎猎从旁协助,在仔细叮嘱了二人一番后,他们就率领部落主力直奔风族所在赶去一探究竟。

  当队伍到达风族驻地附近,猴猴为了以防万一没有让亚亚率队与自己一同上山,只在定好了发生意外时利用响箭作为联络暗号后,他便带上二十个专属队的精兵前往,而之所以要带这些人一同去,猴猴倒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只是怕一旦同对方发生冲突,自己无暇释放响箭向亚亚传递消息!

  猴猴本以为自己对风风有救命之恩,对方多少会对他另眼看待,但是没想到进入风族后照样也是坐了冷板凳。除了负责招呼自己的风族士兵说话还算客气外,风武两兄弟竟连面也没露!还是在猴猴的几番催促下,这个风族侍从才去通报了两次,但带回来的话都是族长还在忙着处理战后的事情,让他再等等!

  此刻,因担心雄雄安危的猴猴听到风风如此推三阻四,哪还会有先前雄雄那般好心情!所以在久候无果时早已怒从心头起,“腾”地一下站起了身子直奔帐外走去。

  那个侍从一见他神色不对,立刻上前横在他面前陪笑道:“猴猴,你再等等,族长说马上就会来见你!”

  猴猴看都没有看他,更懒得同这样的角色废话,伸手一把将其从自己身前扒拉到一旁,径直向外走去。

  当他来到大帐外一看,见外面已经围着很多风族的战士,为首的头目更上前对他说道:“猴猴,族长有令让你先在这稍等片刻,他马上就会过来。”

  猴猴正眼都没有看对方,只说道:“他有事,我也不是闲着才来。你给我让开!”说着就直向对方身前迈步而去。

  这个头目眼看着猴猴的鼻尖已经要撞到自己的鼻尖,仍没有挪开身体,只陪笑道:“族长有令,我不得不照办,还希望你不要难为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人才好!”

  猴猴看着他说道:“风风是你们的族长,他可不是我的族长!我今天来找他,只是拿他当兄弟,如果你再不让开,休怪我手下无情!”

  “我想你们汉族之中也是军令如山,现在成成奉命在此,所以恕我不能从命!”

  猴猴听到对方这话马上将眉头一挑,如果这在平时对方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一定不会再有意难为此人,但今天这涉及到雄波二人的生死安危,任他是谁也休想阻止自己去找风风一问究竟,所以听了他的话后猛然出手在对方的肩头上一抓、接着向后用力一甩,成成就如一个断线的风筝从猴猴的头顶飞向后去。

  那些风族战士见猴猴上来就动手伤人哪肯善罢甘休?立刻就将手中兵器纷纷指向猴猴,随着大头领一起前来的专属队精英们看到对方要动手,不待猴猴发话就已经抢先上前把头领保护在圈子里,两下里立刻刀剑相向互不相让地对峙起来!

  正当双方在这里一触即发时风风突然赶了来,他冷眼扫了一下双方的队伍,口中对自己的部下说道:“你们越来越没有规矩,是不是在拿我的话当作放屁!”说完,眼角扫向了一旁的猴猴,却没有立刻上前同对方厮见。

  猴猴听到这话就知道是说给自己!若在平时只见风风这等嘴脸必会扭头而去,可今天雄雄下落不明只能让他忍下这口气,所以说道:“你要怪就怪我好了!我没有想到来这里见你却这般难,现在想必我们可以说话了是吗?”

  风风听到猴猴这不咸不淡的话心中很不受用,但知道自己也不可太过,否则下一步也不好窥探汉族虚实,所以只好强装笑容说道:“呵呵!猴猴,你是远道而来,我哪好说怪你这个兄弟呢!”

  猴猴听了他这话装作没有听出内中话音一般,径直说道:“风风,你说自己忙,我也不想耽误你做事,我是来接雄雄和波波的,你告诉我他们在哪里?”说完双目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对方。

  风风听完猴猴这话不由大吃一惊。不过,他倒不是担心雄雄的生死,而是从这句话上验证了自己先前认为汉族中出了事情的判断不假!所以马上说道:“雄雄和波波已经走了!是东东亲自来接走的,怎么你没有看到他们吗?”

  瞬间,猴猴就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像在冬日中浸到了冷水里,彻骨地冰寒险些将他浑身上下冻僵一般!这使得风风接下来说出的话都让他充耳不闻,只在心下推定着自己的判断!

  尽管雄雄没有料到东东会到风族中来找他,但是他在临行前夜同自己的长谈时,已经说过不会在事前向风风透漏有关回返的事情,而现在风风能够径直说出首领是同东东一起回返,这除去说明自己同亚亚的判断不假外,也说明风风没有在这一件事情上撒谎。否则,因为对方不知道东东的事情,只消换说成另外一个人就会被揭穿谎言!

  风风轻轻地推了猴猴一下,问道:“你没事吧?”

  “哦!没事!”

  “雄雄临走前同我商定了晚上偷袭敌人的事情,我刚刚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你是随我的队伍一起出发吗?”

  猴猴听到对方这样来问自己,知道这个问题已经不容回避,所以当下说道:“我的队伍就在山下,因为怕两军在夜里发生误会,所以我没带他们上来。亚亚也在那里,他现在是这一战的指挥,所以我们是不是一起走?我还要回去问他,然后再派人来告诉你。”

  风风点了点头,说道:“那好,你先去,我在这里等你让人带回消息。”

  武武在暗影里等猴猴告别离去方才现身出来,待跟着风风一同步入大帐后,马上就开口问道:“如何?”

  风风闻言一笑,说道:“同我们预想的一样!这心急火燎的猴猴发急后果然隐瞒不住事情,看来雄波二人同东东下山后已经出现了问题,我们兄弟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