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647 2010.05.23 08:51

    亚亚当初吩咐记记留下顺顺军中辎重时,便有心利用此事让这二人因私利再生嫌隙,使对方阵营无法取得一致围攻自己,以便留得以弱搏强的周旋余地。他这时听到鱼鱼果然中计主动挑起这个话题,心下暗笑之余却一脸肃容地说道:“我当时出于顺顺要正面接敌的考量,所以才为他留下辎重便于其设置阵障防范敌军突袭,但却没料想会让你因此有所误会。既然你这般想,我们就把顺顺找来转告他,让他也把一应辎重归还中军,然后再另筹它法用于御敌!”亚亚说完便要呼人去找顺顺,不想还未等他开口,顺顺自己就闯了进来!

  你道顺顺为何来得这般巧?原来顺顺处心积虑要在推翻亚亚后,由自己取代鱼鱼坐上首领的位置,所以他自然不会去漠视对方的一举一动,早就派人暗中监视鱼鱼及其前军动向,似对方辎重被夺这等大事更逃不过他布下的耳目侦知。待下属向他报告鱼鱼已经独自去见亚亚的时候,顺顺马上便想到亚亚既然能够夺回对方的粮草辎重,决计不会再予返还。那么以鱼鱼的为人,极有可能便要从中牵连到自己。如果亚亚趁势也要自己送还回去,到那时除非肯同对方彻底撕破脸皮之外别无他法,如果自己不想在没有经过充分准备之前猝然动手,唯一的办法就是马上找个因由也赶到那里去。料想有自己在旁,鱼鱼为了顾全阵营的统一,尚不敢公然提及此事。即便是他真敢说出口,自己也可以找到诸般因由向亚亚陈说利弊,设法阻止对方改变主意!正是出于这种想法,顺顺才急急忙忙也赶了过来,没想到却与正要走出中军的记记碰个正着。

  记记看到顺顺一副心急火燎地样子,便知对方所为何事。他心念一动之下,故意喊住顺顺说道:“大头领!你来得正好!”

  顺顺心中有事,听到记记喊住自己颇为不耐!他当下十分不情愿地停下脚步后,蹙着眉头向对方问道:“什么事?”

  记记开门见山地问道:“大头领可知鱼鱼来找亚亚为了何事?”

  顺顺听对方主动挑起这个话头儿心中一动,故作不知地说道:“亚亚在见鱼鱼吗?既然这样,那我一会儿再来!”他一句话尚未说完,便诈作转身似要离去地样子。

  记记一眼便识破了对方的这个伎俩,当下只做不知地一把扯住他的手臂说道:“你真是个老实人!你当鱼鱼所来为何?他多半不忿亚亚给你留下地辎重粮草,所以才要游说亚亚把你的东西也都要回去!”

  顺顺听到记记也这样说,心中越发坚定其念,但嘴上却说道:“会有这事?”

  “如果你不信?我也没法!不过我劝你还是先听一听鱼鱼究竟说些什么,以免一不小心中了对方的诡计!”

  顺顺听到这话心中暗喜,当下便顺水推舟地说道:“也好!我就看一看这个鱼鱼在我背后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记记想到指挥车旁有自己的下属把守,如果没有他的安排,顺顺休想在旁偷听。当下只得先带着对方返身往回走,直到为顺顺打点好后,他方才悄悄去办亚亚交代下来的那件事。

  因为有了记记这一耽搁,顺顺来到指挥车外的时候,鱼鱼已经来了好大一会儿,但也因此恰好让他听到鱼鱼最后质问亚亚的那句话。怒从心头起的顺顺当即就要迈步闯入,忽听亚亚开了口,不由止住身子。他心中暗道:鱼鱼既然已经说出了口,我马上进去也已然迟了!我且听听这亚亚如何说,然后再针对其心中所想来下药,这样机会也能更大一些!及待他闻听亚亚对己的一番好意,却碍于鱼鱼的说法而要被迫取回自己的粮草辎重后,心中越发将这个鱼鱼恨到了极点!所以听到亚亚这就要派人去找自己,当下再无一丝犹豫便闯了进来!

  鱼鱼乍见顺顺随声而入,心中有鬼的他也是不由一惊!他再看对方满面怒容,显然自己刚才所说已被其听到,心知这时无论如何辩白都已多余,看来只能随机应变静待事情的发展可会出现有利于自己的转机;亚亚原想找来顺顺后,通过一番旁敲侧击好令对方知道这是鱼鱼在背后搞鬼,以此惹得二人相争,便于自己从中把握局势。但见顺顺一副在外偷听良久已悉全情的样子,便知这样一来自己可以省去好多麻烦。但他碍于心底所想又不能表现在脸上,当下只得对顺顺说道:“顺顺!你来得正好,我正要……”

  顺顺不等亚亚把话说完,已经摆手截断对方道:“亚亚!你不用说了!我刚才在外面什么都已听到!”顺顺一句话没等说完,早将头转向鱼鱼怒目说道:“我怎么早没瞧出你是个背后使刀子地小人!我顺顺哪点对不起你?竟让你如此处心积虑地在背后暗算我!”

  尽管鱼鱼早已打定主意不辩白,但他知道如果无论对方说什么,自己都一言不发,也就等于默认,其结果只能让事情更糟,所以当下只得硬着头皮说道:“顺顺,你听我说……”

  “我不听!”顺顺说完这句话,便又扭头对亚亚说道:“亚亚,你现在是军中的最高统领!我只问你,是军中将士们的性命重要?还是个人的私心重要?你要说军中将士的性命重要,就为我留下那些滞重用于御敌;你要说个人的私心重要,那我们就把军中的各个大头领都找来,当着大家的面把这个事情说清楚!”

  亚亚听顺顺这样说,知道对方固然有暗含逼迫自己为其留下滞重的意思,但更重要的却是利用眼前这个机会,在其阵营同伙中打压鱼鱼的威信。亚亚马上从中想到,假如现在就让敌对阵营当中的人一起倒向顺顺,尽管会因此减少了一个鱼鱼,但对方抱团实力仍要远超自己,届时再想分化瓦解他们可就十分不易!所以倒不如就让这二人这样争斗下去,使其同伙们不知道自己应该倒向谁,最好就是在犹豫当中对这二人保持中立,只有这样才会对己方阵营最为有利!亚亚想到这里,当下不假思索地回道:“当然是军中的将士性命重要!”

  鱼鱼听到顺顺的说法时,就已猜出这背后隐藏的诡计,所以听到顺顺要把大家都找来,心中先就有了怯意,担心亚亚真会把其他大头领们都找来分辩此事,待听到对方似有意回避顺顺的提议后,方才暗暗地出了一口气!正当他想着假如顺顺执意要找其他同伙来自己如何应对的时候,只听亚亚已经转向他问道:“我想在鱼鱼的心中也会认为将士们的性命重要是不是?”

  鱼鱼听到这话,立刻顺坡下驴道:“当然,当然!如果没有将士们在沙场上拼死效命,只凭我们几个作头领的人,就算各个都是天下无敌,又怎么能对抗成千上万地敌军源源不断地补递!”

  亚亚听到他这般说,知道对方已经没有了初来时的底气,当下便当着顺顺的面,故意用商量地口吻对他说道:“鱼鱼!你看是不是这样?眼下我们大敌当前,随时都会与敌军遭遇!在这种紧要关头是不是先把个人的私利放一放,毕竟族中每一个战士都是我们的兄弟,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他们因我们个人的得失丢了性命?所以我看还是把那些滞重留在顺顺军中为好。除非你有更好地办法能够不用那些滞重照样对抗强敌?”亚亚说完这番便只看着鱼鱼再无一语,他心中暗想:你最好临时想出一个什么办法来推搪顺顺,那样一来更会增加顺顺的不满,由此加深你们双方的敌意!

  鱼鱼听到亚亚前面的话,以为对方已经决意为顺顺留下滞重,待听到亚亚说完最后一句并没话彻底封死,心中先是不由一喜,马上转开了如何能够不用滞重御敌的心思?可是顺顺在旁早听得十分不耐,因为他此刻想的是不等我们遭遇敌军便会发动反亚攻击,所以无论鱼鱼想出什么好办法来,都无法替代把食物留在自己军中最为有利!正当他这般想着要打乱鱼鱼的心思之时,军中突然毫无征兆地响起了警号!在场三人闻听心中俱是一震,他们都在想难道对方阵营先于自己发动了攻击?

  正当他们三人心下揣测不定的时候,一个族兵猛然掀起车帘探身报道:“大营左翼发现有敌军扑来,对方距此已经不足十箭地!”

  亚亚听到这话眉头一皱,立刻问道:“对方有多少人?”

  “遍地都是!估计就是比我们少,也少不到哪去!”

  顺顺听到这话十分吃惊地问道:“他们有数万人?”

  “是!”

  三人听到报事兵丁十分肯定地回答,无不倒吸一口凉气!顺顺和鱼鱼心中想的是雄雄给的这个情报十分准确;亚亚心中想是却是:真有这么巧?难道我借雄雄之口来设下计策假事成真?假如真是这样,眼下内忧外患可是险到了极致!但眼下事情紧急已不容他多想,亚亚立刻对顺顺说道:“你马上回去组织队伍准备应战,我随后就到!”顺顺应了一声,立刻离去。

  亚亚刚想对鱼鱼说什么,响响和牛牛已经一前一后都踏进车中,他们看到鱼鱼也在,二人俱是一愣!鱼鱼现在也是不愿在这里多耽,马上对亚亚说道:“我也要赶回去指挥队伍!”

  亚亚应了一声“好!”,随后又说道:“命令你的队伍贴紧同左翼地衔接,千万不能让敌军突破分割!”

  “我知道!”已到车外地鱼鱼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疾奔而去!

  响响和牛牛这时都看着亚亚问道:“怎么回事?怎么真的会有敌军在左翼出现!”

  亚亚看着他们二人苦笑了一下,答道:“我也没想到一语成真!”

  牛牛说道:“内忧外患一起聚集,这怎么办?”

  亚亚尚未答话,一旁的响响说道:“我看这也不见得就是坏事!”

  “怎么?你还认为是好事?”牛牛听到这话十分吃惊地问道。

  响响闻听一笑,而后说道:“至少顺顺和鱼鱼他们眼下因为忙于应敌无法发动叛乱,这就使得我们免去了手足相残地惨事!”

  牛牛听到这话不由问道:“你就那么肯定他们不会趁机反戈?”

  “你别忘了,倾巢之下无完卵!他们如果真在这个时候这样做?即便是他们打败了我们也伤损严重,那样不仅徒然让敌军捡了一个现成地便宜,不明真相地对手也决不会因其反戈一击而放过他们。毕竟每一个部落族长都不会容忍心生反骨的人,因为那种人只要做过了一次,往往就有下一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