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644 2007.01.11 16:13

    倩公主独自守在雄雄的病榻旁,执子之手泪眼婆娑。几天来,她寝难眠、食难咽,只是望着夫君日渐清减的面容,在揪心地述说着两人前生的恩爱,试图唤醒自己沉睡中的男人,但却没有任何奇迹发生!

  此刻,她仍在用自己几近嘶哑的声音继续说道:“汉嬴,虽然我们俩人聚少离多,可你知道吗?在离别后的日子里,我每天都在放映着我们在一起时的影象,让时光随着记忆一同流过。即使在被休眠的日子里,我都让人在不停地播放它,因为我害怕失去你的陪伴,这就像离开海水的鱼儿再也无法去活!

  汉嬴,你知道吗?天下间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同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可因你两世为人的经历,让我不得不用超越寻常的爱去承受这种心灵的痛……”

  她刚刚说到这里时,突然在其身前迅即打开了一个画面,黄缘出现在其中,只听他兴奋地喊道:“公主,你做了什么?汉嬴的脑电波出现异常过速!继续!”

  公主听到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就如被扎了兴奋剂一样地继续说了下去,可是影象中的黄缘却在一次次失望地摇着头,因为雄雄再没有丝毫被激活的反应!

  十余个小时过后,黄缘将监护的工作交代给副手,自己才拖着疲倦的身体从隔壁走了过来。他看着公主问道:“你那时跟他说了些什么?让汉嬴的脑电波出现急剧的波动!”公主自然不会去瞒他,便将自己的话告诉给对方。

  黄缘听完点了一下头,想了片刻后说道:“在经过了那个令人震奋的时刻后,我一直在想我们是否应该通过修改治疗方案来设法激活汉嬴?”

  “你准备怎么做?”

  黄缘说道:“我们需要先分析他为何会对你说的那句话出现反应?然后根据得出的结论再继续走下去。”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去做!”

  黄缘听到这话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件事情恐怕不是你我两个人就能够完成!”

  “还需要谁?只要是王国中有的人和物,我都可以给你调来!”

  “别的人用不上,最主要的还是波波!因为汉嬴后来主要是同她接触,除去此人之外,恐怕再没有人会知道他想些什么!”

  “好!我这就同你去找她!”

  “等一下,公主!”

  “还有什么事?”

  “我们是不是应该想一想如何同她解说这件事情?因为你当时的那句话毕竟是针对她来说,我不知道波波听到这个说法后会否产生抵触情绪?如果那样有可能会把事情办糟!可不同她说真话?又会影响到我们的分析结果!你看……”说到这里,他将话头儿打住,只是默默地看着公主。

  公主明白对方担心是什么!想了一下后说道:“你放心!那个波波的气量要比你们的公主大很多,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再说此事关系到汉嬴的命运,我想她即使真有什么想法也会抛诸脑后!”黄缘听到她这样说才把心放到肚子里,不过仍很奇怪公主对这个女人的了解!

  待二人来到波波替代雄雄担负保护任务的地方时,见对方正和唐强谈着新武器的研制情况。后者见公主到来连忙起身见礼,波波这时也站起身来同二人打着招呼,接着就连声问道:“雄雄怎么样?你们两人为何一起到这里来?是不是他有什么事情?现在是谁在看护雄雄?”

  公主当下就把今天的事情说出,而后说道:“我们来找你就是想研究一下他为何出现反应?以便调整今后的治疗计划!”说完就看着波波,等待她作出回答。

  波波听完公主的述说后久久没有做声,她倒不是因为听到公主的那句话后受了刺激,而是隐隐感觉到雄雄即使像现在这个样子,仍对她同公主的关系放心不下,显见是听到公主这样说后担心三人日后相处,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但这话如果说出来不免又要刺激了公主,所以才没有将其说出。

  唐强因为连日同波波的接触,在心中已经对这个女人所表现出来气度也很佩服,所以他并没有像黄缘那样担心波波生气,而是在暗暗将公主同波波对比,只从刚才转述的那句话上便得出一个结论:二人虽然同是汉嬴的妻子,但在两厢比较之下,公主明显要比波波逊色许多!

  公主见波波迟迟不肯开口,暗想:难道她这回真生气了?如若不然为何迟迟没有开口?在此心中忐忑不安之时,碍于身旁有人也无法放下架子向其认错,唯有硬着头皮问道:“波波,你怎么想说出来听听好吗?”

  波波示意大家都坐下来后,看着黄缘说道:“通过今天这件事情看来,雄雄应该能够听到外界的声音,但他接下来再没有做出反应,我想大概有两种可能:一是不能总听到;二是只有言辞对他产生巨大的刺激才能让其有所反应!”

  黄缘听到这里急忙点头说道:“我想也是这样!”

  波波又接着说道:“如果我们现在采用这种办法?无非就是两个结果:一、有效果,但是要经过漫长的等待和探寻才可找到途径,但时间拖得越久,对他的康复恐怕也越将不利;二、这只是一次偶然的变动,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公主听到这话生怕眼前出现的希望破灭,连忙说道:“不管如何,我们总要试一下才知道最后的结果!”

  波波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对方稍安毋躁,又接着说道:“我的意思并不是否定这样去做!而是在想我们是否应该有的放矢,这样才会取得更加明显的效用!”

  三个人听完十分不解,公主更是脱口而出道:“怎样才算做有的放矢?”

  波波看着三个人说道:“我说出来你们不要笑话我,因为这个办法可能有些异想天开!”

  “没人笑话你,你快说!”公主连忙催促道。

  “我想假如雄雄是在有意识地这样去做,就说明他现在并非像先前所说没有知觉!如果这个说法能够成立?这就是说他还有思想,只是因为有病的原因才暂时没被激活。我不知道这里的高科技是否可以将我与雄雄的思想联通?如果可以做到这一点,也许要比刚才那个办法更好一些,因为这样毕竟可以根据他意识的变化及时做出调整,成功的把握也会更大一些!”

  三个人听完她的说法皆不由一愣,因为在雄雄丧失意识后,谁也没有去往这方面想!黄缘这时抢先说道:“对于两个身体健康的人,我们可以这样去做,但是鉴于汉嬴目前的状况,能否接通他的大脑还不好说!”

  波波听到这个回答便说道:“如果不去尝试,就永远也不会有结果!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前,我认为值得去做一做!”

  公主听到这话马上说道:“那好!黄缘,你马上想办法为我接通汉嬴,看一看我同他的脑电波是否可以重合?”

  波波听到公主要去尝试,便坦率地说道:“公主,恕我直言。这件事如果由我去做会比你的效果更好一些,因为现在的雄雄已经不同于前生的汉嬴,对于他的所思所想,我比你要了解许多!”公主听到这话后不由为之气结!但她知道对方所讲确有道理,在这事关汉嬴命运的关键问题上,她也不敢去阻碍对方,所以尽管心下为此泛酸,但也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波波转向黄缘问道:“这件事情是否还需要什么准备工作?”

  黄缘说道:“是的!不过我会抓紧时间,争取在明天早上做好一切!”

  波波点了下头,说道:“你将场地选在一个稍大些的房间里,因为他们五个人也将呆在现场。”

  公主听到这话立刻反驳道:“不行!做这件事情的地点不仅必须保持绝对安静,再说事关汉嬴安危,你将他们带在身旁,如果真有阴界入侵,那么不旦是他们,就连你同汉嬴恐怕都难活命!”

  波波听到她这样说不由将面色一沉,说道:“公主!虽然此事关乎雄雄的生死,但他们五个人的生命也同样重要!既然雄雄和我都已先后承担下这项任务,我就不会让他们脱离自己的视线,必须保证他们的安全才行!”

  “可现在不同往时……”

  “无论是何时,只要我承诺过就会照着去做,因为我不会违背自己的诺言!”

  公主听到这话,当下就气急败坏地质问道:“难道你为了他们可以不顾汉嬴的死活?你还记得自己当初如何劝我忍辱负重的吗?为什么现在轮到自己就不能像同我说的那样去做!”

  波波显然也被对方的这番话语激怒,当下丝毫不让地说道:“公主,看来有些事情你永远也无法理解!因为这不仅是我受何委屈的问题,它还关乎到雄雄视于重过自己生命的信诺。你想过没有?假如我为救雄雄任由这几个人呆在这里,一旦这些人被阴界鬼卒夺走性命,就相当于是用他们的命去换得雄雄活转过来,而这个作法不仅会令雄雄蒙羞,更会令他失去一个男人以信义立世的根基,这只能让他无颜苟活于世间,感觉生不如死!”公主没有想到波波会在此事上如此固执,当下就反驳开来,但波波在这件事情上始终不肯让步,这使得两人很快就针锋相对地吵了起来!

  身处里间的五位精英将二人的话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他们在面面相觑中,皆想到自己枉为堂堂男儿却不如一个女人面对危急时刻所表现出来的胆气,心下真是好不羞惭!

  随着几个人目光相接后心意相通,随即一同走到外间对波波恳求道:“波波,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你还是去救汉嬴吧!”

  波波听到这话后仍以不容置疑地语气喝道:“不行!这件事情必须照我说的去做!”公主听后在急火攻心之下竟昏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