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492 2010.04.11 09:49

    汉军在途中稍事休整的时候,各军便开始着手按照亚亚的要求重新部署。

  响响忙于去找新接收队伍的那些头目分别谈话,以便从中甄别敌我,为下一步更换人员打下基础;牛牛则利用这个时机按照亚亚的吩咐,将一些自己原族留存下来的旧部一起调入中军,以便应对即将发生的变故。

  亚亚一边听着记记转述刚才的经过;一边喝着对方奉上的虎骨参茸汤。待对方说完后,他将手中的空碗放到了一旁,口中说道:“照你说来,这个亏亏听过这话后似乎真的有所意动?”

  “应该如此!而且我估计鱼鱼已经因此有了暗疑对方之意,只是对方也在用人之际,所以才没有同亏亏就此撕破脸皮!”

  “哦?何以见得?”

  “刚才有下属向我报告,鱼鱼满面怒气地返回自己的队伍后,看到军中失去滞重车辆益发大动肝火,但当他分别同几个下属说过话后却没有因此发作,只是指派亏亏去了顺顺军中。这还不是最为奇怪的地方,最为奇怪的是他却没让亏亏带走原有的队伍,而是令对方带走了赚赚的人马!”

  亚亚听到这话心中一动,略略沉思片刻过后,说道:“鱼鱼的这招儿可是不错!”

  记记问道:“何以见得?”

  亚亚说道:“你想食物滞重已然被我们拉回,对方即便是宰了亏亏仍旧于事无补。况且一来对方正着手于围攻我们,一旦其下属纷纷倒戈必将陷鱼鱼于被动;二来如果剪除了此人不仅会让我们起疑,又缺少了派往顺顺军中的人手,假如他杀死亏亏后再把赚赚派去,鱼鱼马上就要独力负责全军的指挥,届时哪里还有精力去关注顺顺的一举一动?三来如果不杀亏亏不仅不会让我们起疑,同时更不会让他在自己的同盟势力对比中处于劣势,唯一令其担心的就是亏亏背叛自己,但假如不让对方带走自己的亲信下属,而是换上了赚赚的人马,因为双方缺少默契,亏亏自然再不敢轻举妄动。而且其中另有一个好处就是鱼鱼可以在随后的交战中利用借刀杀人之计趁势消减亏亏的那些心腹,这样就不怕对方今后再起异心!”

  记记听完亚亚的分析,点头赞道:“还是你想得比较透彻,我当时只以为这是鱼鱼的被动之举!”

  亚亚说道:“平心而论,鱼鱼的这招儿确实不错。假如今后一旦有了机会,我们倒是可以借用一下!”

  记记说道:“你看亏亏是否能够看破此中玄妙?”

  亚亚略作推想过后,说道:“亏亏至少有一点能够看透,就是鱼鱼不让他带走始终跟随自己的队伍,表示对方已经对他起了疑心,所以他再不会成为鱼鱼的倚重心腹!”

  记记闻言笑道:“顺顺必然不会知道此中缘故,无法因势利导收编亏亏,所以这样一来也就等于是把此人推到了我们的这边!”

  亚亚笑着说道:“正是这样!值此多事之时,我们可不怕人手多!我看大可以借重这个因由来迷惑不知内情的顺顺,在顺顺同鱼鱼之间再撒下点离间的种子!”说着,他便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地向记记低声密语吩咐了几句。

  记记听完亚亚的吩咐正要离身去办的时候,忽听车外吵嚷声起,仔细一听却是鱼鱼的声音,忙向亚亚问道:“他怎么来了?”

  亚亚说道:“一定是他还不死心,妄想要回那些食物和滞重!”说完,对向自己投来询问目光的记记说道:“你让他进来!”

  记记听到亚亚的吩咐并没有马上离去,仍旧十分不安地对亚亚说道:“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如果对方此刻用强,我怕……”

  亚亚不等他说完就笑道:“你尽管去办我刚才交代给你的事,我自有办法叫他知难而退!”记记听到亚亚这般说,怕自己再要劝阻难免会打击亚亚的信心,也会因此让对方觉得威严受挫,他苦于自己刚刚领受了任务耽搁不起,更无法在旁照料,当下只得暗自决定加派人手在外护卫,同时要另派下属去通知牛牛赶来以策万全。

  鱼鱼进入指挥车后,他见内中只有亚亚一人安坐,倒是大大出乎其意料之外,令他不由迅即动起了歪脑筋!他心中暗想:亚亚大病初愈。如果自己此刻与他单打独斗可有胜算?假如自己一招得手,倒是可以省去许多麻烦!最有利的是自己因此又可重拾刚刚跌落的威望!他只这般想着,一双眼睛便不由斜向对方,脸上神色亦变得有些狰狞可怖!

  亚亚始终在留意着对方脸上的神情变化,所以鱼鱼尽管只显露出一刹那地迥异,但它却被亚亚尽数捕获眼底!亚亚心念电转之间,知道对方只要主意一定,立刻便会发动攻击!而且此人为了一击得手永绝后患,只要一动手必然就是凶猛异常地绝杀之招。若在平时,他根本就不会把这个鱼鱼放在眼里,但自己此刻身体尚未复原可是凶险得紧,所以必须抢先制住对方才行!亚亚想到这里再无一丝耽搁,他一边暗中蓄力严加戒备;一边对其指向自己身旁对鱼鱼笑着说道:“来,来!坐到我身边来!我也正好有事要和你说,你倒像是知道一般自己来了!”鱼鱼见他不仅毫不在意,还一幅有恃无恐地样子让自己坐到他的身边,心下不免有些狐疑起来!

  亚亚见对方已经起了疑心中暗笑,当下又催说道:“想什么呢?你坐过来啊!”

  鱼鱼听后不由暗想:他这般一定要我坐到身边到底是何用意?是过于相信我不会攻击他?还是准备扑杀起我来更便利些?也罢!我就先坐过去相机行事,如果对方抢在我前面动手也无任何凭据,届时又能把我怎样?他这般想着便依言坐到了亚亚身旁,口中似随意地说道:“适才议事之时人多不便,下属也没有探问你的身体可好些了?”

  亚亚听他这般问,怎还会不知鱼鱼是想在动手之前探探自己的虚实?他当即笑道:“本来刚刚醒转的时候,我确是有些浑身乏力。我同风风较艺时,想来你也看到了,那时累得我真恨不能躺下片刻好好休息!”

  鱼鱼笑道:“那时大家的的确确都是非常担心你能否挺过去!不知你现在可好些了?”

  亚亚闻言压低声音说道:“按说这身体劲力恢复也不一时半刻就能可之事,怎也过上几天才能彻底如前!”

  鱼鱼急忙问道:“但属下奇怪的是瞧你一副龙精虎猛地样子,怎么看也不似没有劲力的样子啊?”

  亚亚听完略显神秘地笑了笑,而后似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说道:“你是军中大头领,我如果连你都不信任还能信任谁去!”

  鱼鱼听他语气中透着奇怪,当下不由说道:“这个自然!你究竟如何?”

  亚亚不答反问道:“你可知雄雄临别之际,为何要避开众人单独与我话事?”

  “不知!”

  “那是因为他除去告诉我有关前途应敌安排之外,另有一事就是怕我身体尚未复原,一旦军中发生变故无法应对,所以特意将自己时常服用的增长劲力地药丸送我一颗吃下,以便确保我十日之内不会再次脱力!否则,我又怎会转瞬既可杀死治治这样的叛将,这都是那颗药丸的功力所致!”

  鱼鱼听到这话,心中不禁有些半信半疑!但因雄雄力大无穷之状确是他曾亲眼目睹,而且亚亚在杀死治治及其以后的状况,也确实同与风风对决时判若两人,这些又由不得他不信!他再顺着这层推想下去,雄雄时常服用药丸增长劲力对敌,应该是极有可能之事。要不自己在遇到对方之前,为何不曾遇到过身具如此神力之人?假如此点可信,那么雄雄在离开这里之前,也就极有可能留下药丸让亚亚服食。否则军前一但有变,亚亚这个代首领岂不是太过脓包之极,哪里还能平事!鱼鱼想到这里的时候,发觉若要自己独力擒拿亚亚实在太过冒险,况且即便是自己在冒险一搏中侥幸获胜,若想毫发无损也是几不可能之事。假若自己因此身受重伤,到时候徒然让顺顺捡了一个大便宜。而后者不仅绝不会念及此功,多半定要寻机杀死自己以绝后患!他想到这里立刻便打消了独力扑杀亚亚的念头,准备仍旧按照事先的计划付诸实施!

  亚亚见他神色逐渐平和,顺势岔开话题道:“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一经亚亚提醒,鱼鱼这才想起自己此来目的!他说道:“我听亏亏说你派记记带人运走了前军的辎重,所以特意赶来问问可有此事?”

  亚亚点头说道:“我才说正要找你也是为了此事!因为刚才大家议事的时候总是针对兵力调配绕来绕去,所以一时忘记同你打招呼,适才忽然想起此事正要派人去找你来,正好你就来了!”

  鱼鱼听到亚亚直承此事,遂问道:“属下不明!征战在即为何还要从前军调走食物和辎重?这样一来岂不要影响军心士气!”

  亚亚听到这话看向他说道:“你知道眼下军中食物并不充足,对于本就稀缺的东西,我们自然不能再冒着陷落敌手的危险,所以我命各军都将食物集中到中军统一看管,以免因一时疏忽大意导致不利!”亚亚说到这里见鱼鱼就要反驳,他不等对方开口便直斥其非道:“前军后队即紧邻中军,两者之间既非远隔千山万水,又无敌兵阻围,若要补给也方便得很!况且这也是族中一贯的做法,我现在只是纠偏于正,实不知这影响军心士气之说到底是从何人口中而起?”

  鱼鱼听到亚亚这般说,心下暗想:族中以前一直都将食物集中管理,自己这一次实因是出于要围攻亚亚阵营的需要才想出了这个法子。现在假如自己执意要拿回粮草,亚亚一旦追究起这背后的目的确是不好回答!但就这样认可这个事实,他又实在心有不甘。他这般想着便转而咄咄逼人地问道:“既然你这样说!但不知为何只将我军中的辎重统统转运,顺顺军中却仍旧留在原地。难道他军中的辎重与我有何不同?他的那些东西就不怕丢失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